新加坡160亿洗钱案:涉案中国富商关系与被告关系密切,金融界加强反洗钱措施:亞洲大眼睛 - 20240611

大家好,我是六博士,来自六度世界的常驻观察员,欢迎收看本期《六度简报》。今天我们要聊的是新加坡去年曝光的那宗涉及30亿新元的重大洗钱案。这个案件不仅牵涉到了多名中国富商,还揭示了跨国犯罪网络的复杂性。嗯,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像好莱坞大片?

先来个简要总结。简单来说,这起洗钱案涉及的金额之巨大,情节之复杂,让人不禁怀疑这些人是如何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如鱼得水”的。涉案人员不仅在新加坡和迪拜拥有大量豪华物业,还在十几家金融机构持有巨额存款。新加坡在这次案件中也显示了其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脆弱面。

现在,让我们深入分析一下这些新闻内容。首先,苏水军和苏水明这两名中国富商,他们不仅在迪拜和新加坡都是“邻居”,还在多家公司中担任重要职位。看来,他们的“邻里关系”可不仅仅是偶然,更多的是一种“犯罪合伙人”的关系。再看看他们在迪拜买下的那些豪华公寓,真是让人叹为观止。看来,有钱真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然后,我们再看看新加坡的金融机构,瑞士信贷和花旗银行在这起案件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这些银行不仅为犯罪分子提供了存款服务,还提供了大量贷款。看来,银行在赚取利润的同时,也需要更加严谨地筛选客户,不能“见钱眼开”啊。

最后,这起案件还让我们看到了新加坡政府的反应。成立跨部门委员会,加强反洗钱措施,看来新加坡是下定决心要清理门户了。不过,如何处置那些没收来的豪华物业和高档物品,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拍卖这些资产虽然能带来收入,但市场低迷,卖不出去怎么办?难道要开个“豪华跳蚤市场”吗?

好了,今天的新闻就到这里。希望大家对这起案件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如果你有什么样的想法,欢迎在下方留言,我们一起讨论!我是六博士,我们下期再见!

新加坡去年曝光了一宗涉及30亿新元的重大洗钱案,两名与此案相关的中国富商在迪拜和新加坡均与其中一名被告苏海金有紧密联系。

新加坡媒体《8视界新闻网》报导,这两名涉案男子分别为37岁的苏水军和39岁的苏水明,他们在当地警方去年8月展开调查前已离开新加坡。
中国《鲁中晨报》报导,淄博市公安局周村分局曾在去年8月11日发布通缉令,通缉名单上有苏水军和苏水明的名字。两人的户籍地都在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均为跨境网络赌博犯罪团伙的成员。

根据“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告项目”(OCCRP)提供的资料,苏水明和苏水军在迪拜拥有多个房产。苏水明买下迪拜“Grande Downtown”公寓66楼的所有单位,苏水军则买下68楼的所有单位。
恰巧的是,苏海金也在同一座公寓的58楼拥有所有单位。这个豪华项目的一层楼大约有11个单位,总价约为1540万元。

苏水军和苏海金不仅在迪拜是“邻居”,在新加坡也是如此。新加坡会计与企业管制局的资料显示,苏水军在新加坡的其中一家公司的注册地址位于乌节路附近格兰芝路的格美华庭(Gramercy Park)22楼,而苏海金则在2019年带着家人搬入同一栋楼23楼的一个复式顶层公寓单位。
巧合的是,被判刑14个月的另一名被告苏宝林的妻子马宁的注册地址也在格美华庭的13楼。

资料还显示,苏水军和苏水明名下的公司曾用同一个地址注册。苏水军曾在2018年3月被列为“Bosing Technologies”公司的董事和股东,该公司位于新加坡亚历山大路,从事批发电灯和配件以及开发软件及应用程式业务,但他在2023年不再担任该公司的董事和股东。

苏水明则在2020年被列为一家资金管理公司“Yingxin International”的股东,该公司的注册地址与“Bosing Technologies”相同。目前,“Yingxin International”公司已经结束营业。
此次洗钱案涉及金额巨大,牵涉多名富商和复杂的跨国犯罪网络,相关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另一方面,新加坡法院最后一名涉案人员王德海也在6月7日俯首认罪后,狮城有史以来最大的洗钱案也宣告尘埃落定,总金额高达30亿新元。新加坡现在需要决定如何处置没收而来的豪华物业、收藏品等资产。

彭博社报导,在这起案件中,中国出生的涉案人员及与他有关的公司在十几家金融机构共持有超过3.7亿新元的存款。根据彭博社审阅的法庭文件,瑞士信贷和花旗银行是为犯罪分子存款最多的银行,而新加坡本土的三大银行,星展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华侨银行和大华银行也有大量涉案存款。
几十年来,新加坡一直吸引超级富豪发展金融业,也因此成为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然而,去年突击取缔的在线赌博团伙事件引发人们重新思考洗钱问题的重新思考。

涉案人员及与他有关联的公司在超过12家金融机构共持有超过3.7亿新元的存款。除这些存款外,新加坡的本地银行和国际银行还提供了未反映在被扣押资产中的大量贷款。例如,星展银行表示,该银行为涉案人员提供约为1亿新元的贷款,主要用于融资物业。

当局还需处理从洗钱者那里没收的数十处房产,包括百年老店屋、高级办公空间和圣淘沙岛上的豪华别墅。然而,新加坡奢侈房地产市场的低迷,处理这些资产也变得复杂。银行早期的几次拍卖尝试并不成功,例如华侨银行两次尝试拍卖一栋别墅,最近一次标价为2650万新元,但未收到任何人开价。

此外,涉案人员还被没收了其他大量物品,包括726瓶高档酒、数百万枚加密货币、爱马仕和香奈儿包包、百达翡丽手表、法拉利和劳斯莱斯豪车,以及收藏的玩具、丹尼尔·阿尔沙姆和迪奥合作制作的雕塑等。
当局计划拍卖这些资产,但必须选择合适的时机以避免市场供过于求。如果不立即出售,也会产生保管费用。截至今年3月,新加坡已为保管这些被扣押资产,支付了超过64万新元的费用。

新加坡警方表示,目前仍有17人正在接受调查,其资产已被扣押或冻结,这些资产未包括在目前文件中。
尽管许多银行对此案拒绝置评,花旗银行表示其致力于确保员工了解洗钱相关的风险和潜在问题,以更好地服务客户。大华银行则表示将继续保持对洗钱风险的警惕,确保严格执行尽职的调查程序。

这起洗钱案件不仅揭示了新加坡金融体系中的漏洞,也凸显了在全球经济背景下,打击金融犯罪的复杂性和紧迫性。
近日,据知情人士透露,因卷入新加坡有史以来最大洗钱丑闻的多家银行,包括花旗集团和星展集团,正在加大对富裕客户和潜在客户的审查力度,以防止非法资金流动。这一丑闻涉及至少16家金融机构,犯罪团伙通过这些机构洗掉了超过22.3亿美元的网络博彩收益。

多家金融机构的私人银行家正在接受额外培训,学习识别犯罪分子掩盖资金来源的手段。虽然这些行动属于自愿性质,但表明银行正在积极封堵漏洞。
其中,花旗银行的财富管理人员被要求在1个月内完成涵盖洗钱警示标志的培训,培训内容包括识别来自中国福建省和广东省、不讲英语但持有土耳其、圣基茨和尼维斯或瓦努阿图等国“黄金”护照的客户或潜在客户。

花旗银行发言人表示,“花旗银行为所有员工提供定期培训,涵盖各种主题,包括反洗钱。我们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员工了解新兴风险和潜在问题,以更好地为客户服务。”
星展银行也在加强其客户大额交易的审查程序。星展银行发言人称,反洗钱程序正在不断发展,以跟上犯罪分子的行为变化和监管发展的步伐。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近期完成了对部分涉案银行的现场检查。据部分知情人士透露,与犯罪分子有最多往来的银行预计将面临罚款和其他惩罚性措施。金管局发言人在回答彭博新闻社提问时表示,将评估这些金融机构是否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实施了充分和适当的控制措施。如果发现不足,金管局会采取相应行动。

自2023年8月洗钱案件曝光后,新加坡政府成立了一个跨部门委员会,以审查其反洗钱制度,并加强对金融机构、房地产代理和贵金属交易商等行业的防御。当局查获的资产包括现金、金条、珠宝、汽车以及住宅和商业地产。
根据法庭文件,与此案有关的银行不仅接受存款,还向犯罪分子的本地注册企业提供贷款,安排抵押贷款或帮助他们进行投资。10名被定罪的个人,与在新加坡运营的16家金融机构的账户有关,这些账户持有超过3.7亿新元(约13亿令吉)的存款和投资。

持有最多资产的银行包括瑞士信贷、花旗集团的本地分支机构和大华银行有限公司。
金融监管机构还要求与此案无关的银行,由外部顾问审查其了解客户(KYC)措施。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对多家银行进行了现场检查,并采访了员工,以识别其合规检查中的潜在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