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特·拜登的挣扎:美国史上第一个面临刑事审判的总统孩子;他与乌克兰、中囯人都有特殊关系,捲入多宗案件,如定罪最高刑期17年;对拜登连任影響多大:深刻美国20240601

大家好!歡迎來到我們的深刻美国節目!今天我們要帶大家深入了解美國總統兒子亨特·拜登的複雜生活,從他的成長經歷到他面臨的法律挑戰。我們將揭示他如何在家庭悲劇、成癮問題和商業爭議中掙扎,並探討這些問題如何影響他的父親——現任美國總統喬·拜登。從涉嫌非法購買手槍的刑事指控到與外國商業利益的關聯,亨特·拜登的故事充滿了矛盾和爭議。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一个名字曾经仅仅是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小儿子,现在却成了难以忽视的公众人物。说他是“唯一幸存的儿子”或许有些戏剧化,但谁能想到,这位54岁的总统之子竟会因为涉嫌在2018年购买手枪时谎报吸毒而面临审判?是的,他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面临刑事审判的总统孩子。陪审团将在特拉华州开始审理此案,简直堪比好莱坞大片的剧情。

去年夏天,这位“老大哥”似乎已经准备好通过认罪协议解决税务和枪支指控,顺道避免在监狱里度过数年。然而,这个交易在法庭上如同肥皂剧中的转折点,瞬间破裂。于是,负责调查他的联邦检察官们决定不再手软,对他进行了枪支指控。12月,他再次因为未能支付2016-2019年度欠下的至少1.4百万美元联邦税而遭到起诉。此时,国会共和党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对老拜登进行了弹劾听证会,试图挖掘更多关于他儿子涉嫌“兜售影响力”的证据。拜登夫妇对此坚决否认。

与此同时,亨特的个人挣扎也在公众面前一览无余:酗酒、吸毒、人际关系的混乱——简直是现实版的“绝望主夫”。媒体争相报道他的每一个丑闻,从《纽约客》到《早安美国》,所有的关于他的故事都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亨特·拜登的童年本身便是一出悲剧的开场。1970年,他出生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父亲是乔·拜登,母亲是内莉亚。两岁那年,家庭遭遇了严重的车祸,他的母亲和妹妹娜奥米不幸去世,而他和哥哥博则受了重伤。老拜登在医院的床边宣誓就职,这一幕至今让人印象深刻。

这个悲剧性的开端似乎为亨特未来的“戏剧性人生”奠定了基础。他后来进入了乔治城大学和耶鲁大学法学院,1996年顺利毕业。期间,他加入了耶稣会志愿者团,在这里遇到了他的初恋凯瑟琳·布勒,他们于1993年结婚,育有三个孩子——娜奥米、芬尼根和梅西。然而,这段婚姻在2017年走到了尽头。

成瘾的“黑暗角落”

亨特的父亲老拜登自己不喝酒,但这并没有阻止亨特在十几岁时便开始喝酒并且在大学时滥用可卡因。他经常进出康复中心,这一幕幕像极了《绝命毒师》的场景。2013年,他尝试加入美国海军预备役,并在白宫仪式上宣誓就职,但好景不长,他的可卡因使用检测呈阳性,结果被赶出了军队。

亨特的成瘾问题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退。2015年,他的哥哥博因脑癌去世,亨特的酗酒变本加厉,有时他甚至一天只出门一次去买伏特加。谁能想到,一个总统之子竟会有如此糟糕的生活状态?他的女儿娜奥米曾在Twitter上写道:“他和博是一体的,同心同德。” 诚然,兄弟之情深厚,但成瘾和痛苦让亨特的生活一度陷入了黑暗的深渊。

在他与凯瑟琳离婚期间,凯瑟琳指责亨特不仅挥霍家庭财产在毒品、酒精和脱衣舞俱乐部上,还给他那些“特别朋友”送礼物。去年,她在《早安美国》里打破了对24年婚姻破裂的沉默,称亨特在“大规模毒瘾”下挣扎,令人心碎。

不止是婚姻破裂

2019年,一项DNA测试确认亨特确实是来自阿肯色州的异国舞者伦登·亚历克西斯·罗伯茨的孩子的父亲。然而,亨特在他的回忆录《美丽的事物》中声称他“不记得”他们的相遇,但他已经与罗伯茨女士达成了亲子诉讼,并支付了子女抚养费。尽管拜登总统最后承认了这个第七个孙子,但这段故事的每一个细节都仿佛是肥皂剧的剧情。

而在2018年,亨特更是与他兄弟的遗孀哈莉·拜登展开了一段复杂的关系。他告诉《纽约客》,他们因失去亲人而共同的悲痛而走在一起。这段关系在2019年的分手后迅速结束,但亨特的生活并未因此安定下来。仅仅几周后,他与南非电影制片人梅丽莎·科恩结婚,并在短短六天的时间里体验了一场旋风式的恋情。他们现已有一个儿子。

艺术疗愈与争议

近年来,亨特将绘画作为一种治疗形式。他告诉《纽约时报》,绘画“让我远离不该去的人和地方”。然而,他的作品售价高达500,000美元,也引发了新的道德困境。拜登总统多次为儿子辩护,尤其是在2020年的总统辩论中。当时特朗普质疑亨特的挣扎,拜登回应道:“我的儿子——像很多人一样——有毒品问题。他已经修好了它并努力工作,我为我的儿子感到骄傲。”

家庭与企业的交织

从耶鲁大学毕业后,亨特在MBNA America工作,这是一家总部位于特拉华州的银行控股公司。乔·拜登与该银行的密切关系为他赢得了“MBNA参议员”这一不那么光彩的称号。当亨特被提升为执行副总裁时,乔通过参议院推动了有利于MBNA的破产改革立法。此时,亨特不仅在银行内工作,还在华盛顿开设了一家游说公司,专门处理与父亲立法优先事项重叠的客户。

拜登总统坚持认为,他与亨特的业务往来毫无关系。然而,亨特与外国商业利益的联系使这一切变得复杂。2013年,亨特成为中国私募股权公司BHR的创始董事会成员,并拥有该基金10%的股权。尽管他声称这只是“一杯咖啡”的相遇,但依旧引发了大量争议。

乌克兰的漩涡

亨特在乌克兰的交易同样引发了更多的争议。2014年,他加入了乌克兰能源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董事会,每年的薪酬高达1.2百万美元。副总统拜登曾集会要求罢免该国最高检察官维克多·肖金,批评人士认为,这只是为了保护亨特不受调查。尽管没有确凿证据显示乔·拜登和亨特·拜登从中受益,但这些指控仍然困扰着拜登家庭。

亨特的笔记本电脑更是成为了2020年总统竞选中的重要筹码。联邦调查局以及美国媒体都认证了硬盘的真实性,这进一步曝光了亨特在中国和乌克兰的商业活动,以及他以酒精和毒品为燃料的出轨生活。这些曝光不仅给拜登总统的连任竞选带来了困扰,也让亨特的生活再次陷入混乱。

亨特·拜登的故事简直是现代版的“灰姑娘”——只不过,这位“灰姑娘”并没有找到水晶鞋,反而在毒品、酒精、婚姻破裂和法律诉讼的泥潭中挣扎。他的生活既是公众的娱乐,也是家庭的噩梦。无论未来如何,这场戏剧显然还远未结束。也许,在某个平行宇宙中,亨特·拜登正在过着平静的生活,但在这个现实世界里,他的故事注定会继续吸引着我们的目光。

亨特·拜登最新的法律麻烦正引发一场美国新闻业的风暴,甚至可能比他与福克斯新闻的纠纷还要震撼。是的,你没听错。这位美国总统的儿子正在卷入一场涉及“非法使用姓名、形象和肖像”(NIL)以及报复性色情法的复杂法律战。而事情的发展,可能为整个新闻行业带来巨大震荡。

要理解这个问题,先从亨特·拜登的律师给福克斯新闻的一封信说起。这封信不仅仅是普通的法律通知,其中塞满了各种法律术语和威胁,让人眼花缭乱。拜登的律师指控福克斯非法利用亨特的姓名、形象和肖像,甚至违反了报复性色情法。这些指控一出,福克斯新闻立马紧张了,火速撤下了他们在Fox Nation流媒体平台上的纪录片《亨特·拜登的审判》。这就像是福克斯新闻在大街上走着,突然被人泼了一盆冷水。

《每日来电》采访了个人权利和表达基金会(FIRE)的公共宣传主任亚伦·特尔,他表示,如果报复性色情指控成功,将对自由媒体造成“非常糟糕的裁决”。特尔说:“媒体有权根据第一修正案发布非法获得的信息,只要他们没有参与非法行为本身。”这句话听起来像是从法律教科书里摘抄出来的,但却道出了一个关键问题:政府可以惩罚黑客,但不能惩罚报道公共利益信息的媒体。

拜登的律师还指责福克斯非法发布并继续发布亨特的裸体和性行为的私密照片,这违反了大多数州的“色情报复”法律。詹姆斯麦迪逊言论自由研究所的总法律顾问詹姆斯博普(James Bopp)也警告说,这种指控将给美国媒体带来严重后果。

“这不是报复性色情,不是某人试图惩罚他人,”博普说。“这涉及合法的公共利益,与亨特父亲在任期间的行为有关,因为他儿子的行为可能会损害他的利益。”

而这些材料的来源更是让人跌破眼镜。据《纽约邮报》报道,特拉华州计算机维修店老板约翰·麦克·艾萨克(John Mac Isaac)表示,2019年4月,一名他认为是亨特·拜登的男子将三台笔记本电脑丢在他的店里。没想到,亨特再也没有回来拿这些笔记本电脑。而麦克·艾萨克则把硬盘的副本交给了联邦调查局,随后传到了特朗普的律师鲁迪·朱利安尼手中,后者又把它们递给了《纽约邮报》。这就像是一本复杂的间谍小说,只不过这次的主角是亨特·拜登,而不是007。

亨特的律师坚称,这些材料是“遭到黑客攻击、窃取和/或篡改的数字材料”,本应保持私密和机密,却被非法获取和发布。亨特·拜登甚至起诉了朱利安尼及其律师,称他们“彻底摧毁”了他的数字隐私。

然而,福克斯新闻并没有就此屈服。在《每日野兽》的采访中,他们声称自己有权根据第一修正案报道这些信息,因为这些信息涉及公众人物,而且已经公开。这就像是福克斯新闻在打出了一张“免死金牌”,希望借此摆脱法律的纠缠。

华盛顿的法律专家扎克·史密斯表示,这些指控的目的是“抑制对亨特·拜登的负面报道”,并称这是一种“激进的策略”。他说:“新闻媒体报道的内容已经进入公共领域,这对亨特·拜登来说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

然而,这场法律战还远未结束。拜登团队还要求福克斯撤回并更正对前联邦调查局局长斯米尔诺夫指控的报道。斯米尔诺夫指控亨特和乔·拜登分别从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里斯马收受了500万美元。拜登的律师声称,福克斯对这些指控的报道构成了“阴谋”,因为这些指控“已被证实为虚假”。

司法部称,大陪审团已经起诉斯米尔诺夫,指控他向联邦调查局撒谎。这就像是一场法律版的“你说我说”,各方都在试图证明自己的清白。

亨特·拜登在接受《每日野兽》采访时解释了他为何对福克斯新闻采取行动。他说:“我的毒瘾不是他们把我非人化的借口。”这句话听起来有些悲情,但却揭示了一个深刻的真相:无论是媒体还是公众人物,在这场法律战中都在试图维护自己的尊严和权利。

而福克斯新闻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的报道是“受宪法保护的”,并引用了亨特承认的多起不法行为。亨特的律师随后要求福克斯撤回该声明,声称这份声明歪曲了事实。

这场复杂的法律纠纷不仅让亨特·拜登陷入困境,也引发了整个新闻行业的担忧。媒体在发布公众人物信息时,究竟有多少自由?这个问题在亨特和福克斯的纠纷中显得尤为尖锐。

让我们再回到2019年,当时推特和Facebook审查了《纽约邮报》关于亨特·拜登笔记本电脑内容的报道。前中央情报局局长莱昂·帕内塔和约翰·布伦南等51名前情报界成员签署了一封信,称这些电子邮件具有“俄罗斯情报行动的所有典型特征”。马克·扎克伯格甚至在乔·罗根的节目中表示,Facebook将其标记为潜在的虚假信息,是因为FBI警告他们即将发布“俄罗斯宣传”信息。这一系列的事件让人不禁想起《黑镜》般的未来,信息战争已经打响,每个人都是这场战争的参与者。

亨特·拜登的律师显然已经承认其笔记本电脑上的“计算机数据”的真实性。然而,亨特不仅在法律上面临挑战,还涉及到多项税务和枪支指控。

起诉书称,亨特·拜登面临九项联邦税务指控,包括逃税和税务欺诈。司法部特别顾问戴维·韦斯发现,亨特涉嫌“参与了一项为期四年的计划,以逃避缴纳至少140万美元的联邦税”。这些指控就像是给亨特的法律火上浇油,让他深陷泥潭。

福克斯新闻的报道指出,亨特还面临着联邦枪支指控。这涉及到亨特在购买枪支时作了虚假陈述,并且在非法使用或沉迷于管制物质时持有枪支。这些罪名加在一起,最高刑期可达25年。每项罪名最高可处以25万美元罚款,以及三年的监外看管。如果罪名成立,53岁的亨特·拜登可能在监狱里度过他的大部分剩余人生。

而这些指控背后的故事更加复杂。据检察官称,亨特“为奢侈的生活方式花费了数百万美元,而没有支付税单”。在2016年至2019年期间,他承认自己在与毒瘾作斗争。这段时间里,他的支出包括毒品、脱衣舞者、豪华酒店和异国情调的汽车。简而言之,他花钱如流水,却忽视了税务问题。

亨特的辩护律师阿贝·洛厄尔激烈回应,指责韦斯在此案中“屈服于共和党的压力”。洛厄尔表示,如果亨特的姓氏不是拜登,他根本不会面临这些指控。这番话揭示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到底是法律在审判亨特,还是政治在左右法律?

而白宫在面对这些指控时保持沉默,将问题转交给司法部或亨特·拜登的个人代表。这种沉默反而让人更加猜测,究竟拜登父子在这场风暴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国会共和党人正在寻求对拜登总统进行弹劾调查,声称他与儿子一起参与了一项影响力兜售计划。众议院预计将于下周投票正式授权调查。这场法律和政治的混战,像是美国政治剧中的经典桥段,只不过这次的主角是亨特·拜登。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表明乔·拜登在现任总统或之前担任副总统期间滥用职权或收受贿赂,尽管人们对拜登家族的国际业务提出了道德操守方面的质疑。尽管如此,这些指控仍然让拜登总统的连任之路更加艰难。

让我们回到2017年12月,这段时间亨特·拜登与中国华信能源公司高阶主管刘亚东的秘密会面更是让人瞠目结舌。据《每日邮报》报道,亨特利用其父出席珊迪虎克小学枪击案五周年活动的机会,安排了刘亚东与拜登会面。这次会面通过微信安排,亨特在微信上直言不讳地邀请刘亚东参加。这段对话不仅揭示了亨特在商业交易中的活跃角色,还显示了他与父亲的关系。

2017年,这场纪念活动在纽约市的广场饭店举行,刘亚东当时担任中国华信美国公司总经理及华信国际策略控股执行长。拜登家族2017年从华信集团收到100多万元。而亨特还曾在那年7月发信息催促华信能源公司的赵润龙快点与他联络:“老兄,我跟我爸坐在这里等你来电,你最好确定你现在手边在忙的事有比我们重要。”

新公布的文件也显示,2017年11月,亨特在加密的信息应用程式WhatsApp上建立了一个三人的群组,另外两个人是他爸爸和叔叔吉姆。而吉姆也是他与华信数百万元交易的合伙人。这些信息让人不禁想到,这些秘密会面和信息交换,究竟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面对这些指控时,亨特驳斥了这些说法,称这些信息是他在喝醉酒时传错了人。这个解释听起来像是烂醉后的借口,但在法律面前,这样的解释能否站得住脚,还需要时间检验。

亨特·拜登的法律麻烦不仅困扰了他个人,还牵涉到了整个拜登家族,甚至影响到了乔·拜登的连任竞选。面对这些复杂的法律和政治局势,这场风暴何时平息,真的无人知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亨特·拜登的故事注定将在美国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請大家繼續收看節目的六博士的分析、評論。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现任美国总统乔·拜登的儿子,其生活和法律问题犹如一部美剧,充满了各种曲折和戏剧性。从税务问题到枪支指控,再到他与外国企业的商业关系,亨特的故事不仅仅是关于一个人的挣扎,更是反映了权力、金钱和家庭关系的复杂交织。

首先,亨特·拜登的童年并不平静。1972年,在一场车祸中,他失去了母亲和妹妹,自己也受了重伤。他的父亲乔·拜登在医院的病床旁宣誓就职参议员,这一幕也许是亨特未来生活的隐喻:家庭悲剧和政治生活交织在一起。长大后,亨特进入乔治城大学和耶鲁法学院,但他的生活并没有因为这些顶级学府的光环而变得简单。相反,他的成瘾问题逐渐显现,甚至在2018年,他在购买手枪时因谎报自己不是吸毒者而面临法律指控。

再看看他的个人生活,亨特的婚姻和家庭状况简直是一场“狗血剧”。他与第一任妻子凯瑟琳·布勒(Kathleen Buhle)有过一段幸福的时光,但最终因他的毒瘾和不忠而破裂。更令人瞠目的是,他还曾与已故哥哥博·拜登(Beau Biden)的遗孀哈莉·拜登(Hallie Biden)短暂交往。这种“家庭内部”的复杂关系不仅给他自己带来了困扰,也让公众对拜登家族的内部关系产生了诸多猜测。

法律上的麻烦也是亨特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2019年,他因未按时缴纳税款和在毒瘾期间持有枪支而面临法律诉讼。最初达成的认罪协议因法官的否决而破裂,这使得他再次面临刑事指控。此外,他在外国企业中的商业关系,特别是在中国和乌克兰的投资和董事会职位,也成为媒体和政治对手关注的焦点。共和党人甚至利用这些问题对乔·拜登发起弹劾调查,指控他在儿子的商业事务中存在不当行为,尽管目前还没有确凿证据证明这一点。

亨特的商业行为和法律问题不仅影响了自己,也给他的父亲乔·拜登带来了巨大的政治压力。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亨特遗失的笔记本电脑成为特朗普阵营攻击拜登的“利器”,尽管拜登团队一度声称这是俄罗斯的虚假信息,但硬盘内容的真实性已经得到确认。这些内容不仅揭示了亨特的商业收入,还暴露了他以酒精和毒品为燃料的生活方式。

亨特的故事也暴露了美国新闻业和司法系统的一些问题。例如,他的法律团队对福克斯新闻和其他媒体的法律行动,引发了对新闻自由的广泛讨论。如果媒体在报道公共人物的私人信息时受到过多限制,这无疑会影响公众对新闻真实性和透明度的信任。

总的来说,亨特·拜登的生活就像一部跌宕起伏的长篇小说,充满了家庭悲剧、个人挣扎、法律纠纷和政治斗争。他的故事不仅仅是一个人如何在逆境中挣扎生存,更是一个国家在面对权力、金钱和道德问题时的写照。无论他的未来如何,他的过去已经成为一个复杂而有争议的历史章节。

請大家繼續收看節目的六度百科,對關鍵內容進行背景介紹。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全名罗伯特·亨特·拜登(Robert Hunter Biden),是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次子。他于1970年2月4日出生于特拉华州威尔明顿,是拜登家族的重要成员之一。亨特·拜登的职业生涯包括律师、投资者和商界人士,但他也因个人和法律问题频繁成为公众焦点。

亨特·拜登毕业于乔治城大学,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之后在耶鲁大学法学院取得法学博士学位。他的职业生涯多样化,包括在法律、商业和投资方面的工作。他曾在MBNA银行、联邦政府与律所Boies Schiller Flexner LLP工作,还曾短暂担任美国商务部的副秘书助理。

亨特·拜登在商业领域的活动也广受关注,尤其是他在国外的商业交易。如他曾担任乌克兰天然气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董事会成员,这一职位引发了大量媒体和政治的关注与争议。此外,他还涉及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商业活动。

尽管亨特·拜登的职业生涯多彩,但他的个人生活和法律问题常常成为头条新闻。他公开承认自己多年来与药物滥用作斗争,并曾接受成瘾治疗。除此之外,亨特·拜登还面临一系列法律问题,包括税务和枪支指控。

税务指控

亨特·拜登的税务问题主要涉及他在2014年至2018年期间的税务申报和支付。2020年12月,他公开表示正在接受联邦税务调查。调查重点在于他是否全面申报了收入和是否如期支付了应缴的税款。

枪支指控

除了税务问题,亨特·拜登还面临与枪支相关的法律问题。据报道,他在购买一把枪时,可能在背景调查表格上提供了虚假的信息,具体来说是关于他是否有药物成瘾的问题。这一行为违反了联邦法律,因而引发了调查。

认罪协议

2023年6月20日,美国司法部宣布亨特·拜登已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以解决税务和枪支指控问题。根据这一协议,亨特·拜登将对两项轻罪税务指控认罪,并接受一项与枪支相关的犯罪指控的延期起诉协议(diversion agreement)。延期起诉协议意味着若他在规定的时间内遵守特定条件,该指控可能会被撤销。

具体来说,税务指控涉及他在2017年和2018年没有如期支付联邦所得税,尽管他在这两年均有可观的收入。枪支指控则涉及他在2018年填表购买枪支时,隐瞒了他正在使用非法药物的事实。

政治和社会影响

亨特·拜登的法律问题和认罪协议在美国引起了广泛的政治和社会关注。支持者认为,这些问题是个人生活中的问题,且他已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批评者则认为,亨特·拜登的问题可能对其父亲乔·拜登的政治生涯产生负面影响,尤其是在反对党共和党的猛烈批评和调查下。

共和党人和一些媒体质疑,亨特的案件是否得到了与普通公民同样的处理,并提出了有关司法公正和透明度的问题。一些共和党议员甚至要求对亨特·拜登的商业交易和税务问题进行更多的调查,认为其父亲的政治地位可能对调查产生了影响。

法律程序和未来

根据认罪协议,亨特·拜登将接受一定的罚款和其他处罚,并且需要遵守一系列条件以避免进一步的法律问题。虽然认罪协议解决了当前的税务和枪支指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再面临其他潜在的法律问题。未来,随着更多信息的公开,他可能仍会面临进一步的调查和审查。

亨特·拜登是一位拥有丰富职业背景的法律和商业人士,但其个人和法律问题频繁成为公众和媒体关注的焦点。他与税务和枪支相关的法律问题及其认罪协议,不仅在法律上对他个人产生了重大影响,也在政治和社会层面引发了广泛讨论。无论是对于亨特·拜登本人,还是对于其父亲乔·拜登的总统任期,这些问题都具有深远的影响。

現在,我們開始六度辨論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