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杉中国的这支新基金募了180亿,成为VC的新“风向标”

红杉中国的这支新基金募了180亿,成为VC的新“风向标”

什么叫中国VC的绝对头部机构?看看红杉中国刚刚募集的180亿人民币第七期基金,这就叫头部机构。

纯看规模,180亿确实很大,今天的人民币市场,基本只有与国资合作的专项基金可以媲美,比如前阵子投中网《北京淡马锡,一天落地500亿》一文提到,基石资本管理的“北京市先进制造和智能装备产业投资基金”,以及康桥资本管理的“北京市医药健康产业投资基金”,规模都达到了200亿元。

但规模当然不是全部,毕竟你看红杉中国2021年的人民币六期基金,募了足足280亿人民币,相比之下,最新的这期基金规模其实缩水不少。2022年那期规模破纪录的90亿美元基金更是不消说。

总之,规模对于红杉中国来说,只是多些和少些的区别,而不像很多机构那样关乎生存。

之所以把头部机构的Title再抬出来,不光是因为这是“近一年来中国风险投资机构规模最大的一次募资活动”。

我在《投中发的报告,藏着一句实话》中说过,按照2023年的投资机构业绩benchmark,“最优秀基金和最差的基金差距正在越拉越大,都在喊行业出清,未来出清的力度、速度都会加快,集中度还会继续上升。而规模虽然不是评价优劣的指标,但至少是LP用脚投的票。

而这几年,一些以业绩见长、规模不大的黑马机构趁势兴起,成为不少LP的心头好,“大白马”好像逐渐为人所忽视,毕竟大家都想要更多的阿尔法嘛。红杉中国这支基金的诞生就是提醒各位,大白马的势能还在,影响还在,对于大体量资金来说,贝塔和阿尔法一样重要。

更何况我认为在募资上,红杉中国这支新基金又成了VC的“风向标”。

这几年都在谈募资难,而且一年比一年难。以地方政府引导基金为代表的国资,弹药愈加紧张,因此也越来越谨慎;市场化资金更缺,这是2021年底就开始谈论的问题;产业资本规模有限,难以成为主流出资方。

那么谁是红杉中国这支新基金的LP呢?据《金融时报》,红杉中国“得到了杭州市政府以及多家国有保险公司的支持”,照我看,这可能还不是全部的LP构成,不过既然重点提到了杭州和国有保险公司,那么显然值得说道说道。

杭州市的创投生态自去年开始,焕然一新。

在此之前,杭州市场主要以市场化LP为主导。而去年5月,杭州政府设立了3支千亿基金,一改本土创投格局。

这3支基金分别为杭州资本管理的1000亿杭州科创基金、1000亿杭州创新基金,和杭州金投管理的1000亿杭州并购基金。

当时,杭州资本就向投中网介绍说,“(科创基金和创新基金)两只母基金板块清晰,前者是政策型的,在投资策略上,我们是围绕自己的能力圈,立足杭州,坚守科创金融。而后者任务是‘招大引强 ’,所以GP选择与国际知名或国内排名前20的头部投资机构及省内头部投资机构、行业头部企业合作。对GP的募资能力、投资经验、投资回报、自有资金出资比例及返投都做了严格要求。”

包括红杉中国在内的国内一线机构,基本上都拿到了杭州国资的钱。 比如君联资本联手杭州资本与余杭区,组建君联良道基金;达晨与临安区合作,设立了杭州达晨创程基金;阳光电源 (仁发投资)在杭州设立了10亿元的新能源 多策略产业母基金……

红杉当然也不例外。而且从投资情况看,红杉中国在杭州/浙江一直有着广泛布局。据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红杉中国在浙江一共出手了164次,投资金额高达86.88亿元。 比如最近一年,红杉中国在杭州就投资了生物医学公司黑玉科技、光伏新材料研发商睿衡新材、自动化生物合成平台纳博智造等多家公司。

再说说险资。

目前,国家正鼓励和支持保险基金这样的长线资本参与一级市场的科创投资。 再加上二级市场权益投资收益率下行,保险资金正在寻求收益率更好的资产来替代、升级,这意味着保险公司对一级市场的布局意愿是存在且强烈的。

当然这并不代表险资的钱好拿,恰恰相反,目前险资的出资占比在一级市场并不多。出资意愿和是实际出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一方面,险资对基金的管理规模、过往业绩,退出项目数量等都有明确的最低要求。另一方面,保险资金对GP经营的稳健性要求更高。这些门槛也意味着险资对于大白马更为偏爱。所以当险资尝试入局或增加一级市场的投入时,红杉中国、高瓴资本等机构往往被列为第一批出资对象。

据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红杉中国的历史LP数据中,险资机构有25家,共出资了45次,是第四大LP来源(前三名为企业投资者、FOF、VC/PE投资机构)。比如,中国财产再保险、中宏人寿、太平洋人寿、中国人寿 再保险、新华人寿等都曾出资过红杉中国旗下基金。

不过,投中网在多篇文章都说过全球“优质资产荒”的问题。充足的弹药在面对优质项目以及度过周期时,自然是绝对优势,但如果宏观环境迟迟见不到改善,接连拿到几笔大钱,对红杉中国也是个不小的挑战。

美元方面,受制于国内外各种政策和现实情况,那笔90亿美元资金的投资压力不小。比如据报道,红杉中国在欧洲市场进行了一些尝试,今年3月,英国的金融科技 公司Monzo融资4.35亿美元,红杉中国参与了投资。

人民币方面,科技当头,红杉中国这支新基金显然也会瞄着科技打。但长话短说,人民币市场热点稀缺、IPO不确定性、回报的绝对规模小等问题,不仅是对红杉中国,所有大规模人民币基金都必须面对。

所以一个合理的猜想是,除了继续往早期科技投资方面发力之外(比如yue创业加速器、在孵化方面的尝试等),或许红杉中国手里丰富的“工具箱”会越来越多地掏出来,比如以往并不显眼的后期、并购、二级市场等。总之,用得少并不代表不会,钱拿的多了,为了“投出去”,未来你可能会看到红杉中国越来越多的新鲜动作。

Tue, 09 Jul 2024 12:32:30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