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潜在副手自卫杀狗引争议;《年轻与热情》艾美奖得主玛拉·亚当斯逝世;2024年最富有的牧师和电视布道家排行榜:讀書簡報20240427

歡迎來到我們的《讀書簡報》節目,我是你們的主持人:梁峻。今天,我們有幾則引人注目的新聞要和大家分享。首先,南達科他州州長克里斯蒂·諾姆,在她即將出版的回憶錄中分享了一個關於她如何殺死自己狗狗的故事,引發了公眾的廣泛批評。諾姆辯護說,這樣的艱難決定在農場上經常發生。接下來,我們要談論的是,《年輕與熱情》中飾演迪娜·艾伯特·梅傑隆的玛拉·亚当斯逝世的消息,她以85歲高齡離開了我們,留下了她的女兒、兒子、孫子女和曾孫。最後,我們將探討2024年最富有的牧师和电视布道家排行榜,其中包括了T.D. Jakes、Joel Osteen和Kenneth Copeland等人,他們擁有巨大的財富但卻很少公開討論。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在最近的新聞中,南達科他州州長克里斯蒂·諾姆(Kristi Noem)的一則故事引起了眾人的關注。作為唐納德·特朗普的潛在副手選擇,諾姆在即將出版的回憶錄中分享了她如何處理一隻名為Cricket的狗的故事。根據BBC的報導,諾姆寫道,Cricket是一隻“無法訓練”且“危險”的狗。在決定需要將其安樂死後,諾姆帶領狗走向一個礫石坑並射殺了它。面對批評,諾姆辯護說,在農場上,像這樣的艱難決定經常發生。

另一方面,娛樂界也傳來了一則悲傷的消息。據Yahoo US報導,以CBS肥皂劇《年輕與煩惱》中Dina Abbott Mergeron一角聞名的瑪拉·亞當斯(Marla Adams)已於85歲高齡去世。亞當斯在電視和電影界擁有漫長而成功的職業生涯,她曾出現在《金婆婆》和《心心相印》等節目中。2021年,她因在《年輕與煩惱》中的表現贏得了白天艾美獎。亞當斯留下了女兒、兒子、孫子孫女和曾孫。目前尚未公布有關追悼會的信息。

諾姆的故事和亞當斯的去世,雖然是兩個迥然不同的新聞,但它們都在某種程度上觸動了公眾的情感。諾姆的行為引發了關於動物權利和農場生活實際情況的討論,而亞當斯的離世則讓人們回憶起她在螢幕上留下的深刻印象以及她對娛樂界的貢獻。無論是政治還是娛樂圈,這些故事都提醒我們,每個行業中都充滿了挑戰和變化,而在這些變化中,個人的選擇和行動經常會成為公眾討論的焦點。

在當今社會,財富和影響力的話題總是引人注目,尤其是當這些話題涉及到那些擁有巨大財富和廣泛追隨者的牧師和電視福音傳道人時。《南華早報》的一篇文章揭示了八位美國富有牧師的估計淨資產,包括T.D. Jakes(2000萬美元)、Rick Warren(2500萬美元)、Creflo Dollar(3000萬美元)、Andy Stanley(4000萬至4500萬美元)、Steven Furtick Jr(6000萬美元)、Benny Hinn(6000萬美元)、Joel Osteen(1億美元)和Kenneth Copeland(3億美元)。這些牧師因利用宗教資金奢華的生活方式而受到批評,但他們拒絕透露自己財富的細節。

在文學的世界裡,書籍是另一種形式的財富,它們豐富了我們的內心世界和想象力。《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的一篇文章為我們推薦了四月份的新書,這些書籍包括了從當代英國生活的縱橫捭闔到個人在文化和政治動盪中的掙扎。例如,《Caledonian Road》通過各種角色和客串角色捕捉當代英國的生活,《Martyr》則是一本關於詩人Cyrus Shams的書,他在思考一本關於世俗烈士的書時,也在掙扎於自己的個人損失。《The White Cockatoo Flowers》探討了在中國和澳大利亞都感到不滿的孤獨和無根的個體的生活,《The End of the Morning》是一部設置在大蕭條時期澳大利亞的自傳式小說片段,《Bullet Paper Rock》是一部回溯作者家族歷史的回憶錄,背景設置在中東的政治腐敗和戰爭中。《The Spoiled Heart》講述了一場在英國的工會選舉及其引發的個人和政治分歧,《Naag Mountain》是一本詩集,探索了契約勞工的暴力和不同流離失所社群之間的聯繫。

而在法律和媒體的交匯處,《Hill》的一篇文章介紹了作家和記者Ronan Farrow對於前總統特朗普和好萊塢大亨哈維·韋恩斯坦案件之間的相似性的看法。Farrow指出,這兩起案件在法律理論的應用上存在共通點,特別是檢察官和法官允許使用除被指控罪行以外的其他罪行的證據來建立意圖。他特別提到了法官決定允許在特朗普封口費案件中使用AMI支付的證據,以及韋恩斯坦定罪被推翻的案例,後者中更多間接的證據被作為因素考慮。Farrow認為,特朗普會抓住任何機會來爭辯說他的起訴是有偏見的,並且允許了過多的證據。

這三篇文章從不同的角度展示了社會的多面性,無論是透過財富、文化還是法律的鏡頭。它們揭示了人們如何在這個複雜的世界中尋找意義、權力和正義,同時也展示了個人如何在這些領域內尋求影響力和認同。无论是探索牧師的財富、沉浸在文學作品的豐富世界中,還是關注高知名度案件的法律辯論,這些故事都讓我們得以窺見人性的多樣性和複雜性。

在全球化的時代,商業活動的每一步都可能牽一髮而動全身,就像一個遠在新加坡的決定,如何影響到了美國巴爾的摩的地方企業。這個故事始於一艘名為Dali的巨型貨櫃船,它不幸撞毀了巴爾的摩的弗朗西斯·斯科特·基橋(Francis Scott Key Bridge),這起事件不僅震驚了當地社區,也對當地商業活動造成了重大影響。根據《多倫多星報》(The Toronto Star)的報導,這艘船隸屬於新加坡的Grace Ocean Private Ltd及Synergy Marine Pte Ltd,價值高達9000萬美元。一家出版公司提起的集體訴訟指控這兩家公司的疏忽,認為它們應該意識到這艘船不適合航行,且應當配備有能力的船員。

《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的報導中,這起訴訟強調了巴爾的摩的企業如何因為這起橋樑崩塌事件而受到妨礙,並主張受影響的企業應當得到賠償。這起事件凸顯了全球商業活動中的責任問題,以及當事故發生時,如何保護地方企業免受外部因素的不利影響。

在這個故事的另一面,我們看到加拿大獨立書店的生存之道。《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的一篇文章慶祝了加拿大獨立書店日(Canadian Independent Bookstore Day),這是一個旨在推廣獨立書店和購買實體書體驗的節日。儘管面臨來自大型連鎖書店、電子書和亞馬遜這樣的線上巨頭的挑戰,獨立書店仍然在加拿大的文化生活中佔有一席之地。去年,參與這一活動的書店報告稱,他們在獨立書店日當天的銷售額增加了75%。這不僅為獨立書店帶來了收入,也提供了一個與加拿大作者見面的機會。

從巴爾的摩的橋樑崩塌事件到加拿大獨立書店日的慶祝,我們看到了全球與地方之間的緊密聯繫。一方面,全球商業活動的複雜性和風險對地方社區造成了直接的影響;另一方面,地方文化活動如加拿大獨立書店日,展現了社區對於保持文化特色和支持本地經濟的承諾。這兩個故事都凸顯了在這個互聯世界中,無論是商業還是文化,地方與全球之間相互依存、相互影響的現實。

在《經濟學人》的一篇引人入勝的文章中,我們被帶入了一個充滿龍和情慾的世界,這是對於幻想文學中性愛元素缺乏的一種反思。文章特別指出,J.R.R. 托爾金的《魔戒》系列,雖然是幻想文學的經典,卻幾乎不包含情慾元素,這可能是因為書中充斥著非情慾元素,比如毛腳和半獸人,以及歌曲中的無意義詞語。這篇文章還提到了其他缺乏情慾的幻想書籍,如《哈利波特》系列和厄蘇拉·勒瑰恩的《地海》系列。唯一的例外可能是《權力的遊戲》,因為它包含了明確的性內容,但由於其暴力主題,這並不被認為是浪漫的。

而在《環球郵報》中,Claire Cameron利用1924年春季發表的加拿大報紙故事中的片段創作了一首發現詩。這首詩反映了春天的到來,對溫暖天氣的期待,大自然的美麗,以及當時的各種事件和趨勢,如汽車盜竊和時尚趨勢。這首詩捕捉了季節的精神和興奮,以及隨之而來的希望和更新感。

《電訊報》發表了一篇關於20世紀最著名的跨性別女性——April Ashley的傳記。《Inside Out: The Extraordinary Legacy of April Ashley》由Douglas Thompson撰寫,講述了Ashley從利物浦艱難的童年到她作為模特兒的職業生涯,以及她作為跨性別權益活動家的故事。Ashley於1935年出生為George Jamieson,從小就知道自己無法以男性的身份生活。她在1960年接受了性別重置手術,成為英國最早接受該手術的人之一。Ashley在倫敦擔任模特兒,但在一家報紙揭露了她的跨性別身份後,她的職業生涯受到了打擊。後來,她成為了一名活動家,並因她的工作被授予MBE勳章。她於2021年去世,享年86歲。這本傳記因其生動而同情的描繪Ashley的生活而受到讚譽。

這些文章從不同的角度展示了文化和社會的多樣性,無論是幻想文學中的性愛缺乏,對於春天的詩意反思,還是對跨性別模特兒和活動家生活的探索,都展現了人類經驗的豐富性和複雜性。每一篇都以其獨特的方式觸動讀者,無論是引發對幻想文學中情慾元素的思考,還是對春天的美好與希望的共鳴,或是對跨性別權益鬥爭的深刻理解。

在當今這個快速變化的文學世界中,不同國家的作家們以其獨特的視角和故事,引領著文學的未來。從加拿大文學的復興到德國歷史的深刻挖掘,再到對“好姿勢”概念的顛覆,這些作家不僅拓寬了我們對文學的認識,也挑戰了我們對歷史和社會常識的理解。

《The Globe and Mail》近日報導了前記者、現任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哲學教授Andy Lamey的觀點,他認為加拿大文學界目前處於一個良好的狀態。Lamey指出,加拿大文學不再像半個世紀前那樣受到批評,Alice Munro於2013年獲得諾貝爾獎是一個高峰。他還說,加拿大文學不再以瑪格麗特·阿特伍德所聲稱的生存和受害者主題為特徵,而文化挪用的辯論讓人想起了20世紀60、70年代對加拿大文學“美國影響”的焦慮。

同時,《NY Times》介紹了德國作家Jenny Erpenbeck,她通過對德國和蘇聯歷史的複雜探索,在文學界取得了成功。她的最新小說《Kairos》入圍了國際布克獎,並被視為獲獎熱門。Erpenbeck的前一部小說《Go, Went, Gone》講述了一位孤獨的東德教授如何在德國的非洲移民中找到共鳴。儘管她的作品取得了成功,Erpenbeck認為東德經常被誤解,被簡化為陳詞濫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