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亲儿子”估值217亿,红杉、KKR入局

字节“亲儿子”估值217亿,红杉、KKR入局

字节跳动拆分IPO的第一枪来了。

The Information报道,字节跳动正在为其旗下汽车资讯和交易平台——懂车帝寻求融资,并称此举是为了懂车帝的独立IPO做准备。

说起来,拆分业务独立上市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只不过懂车帝作为字节中相对“边缘”的业务,从2024年1月独立注册公司到现在曝出独立融资,动作着实不算慢。

并且盘一盘懂车帝在自己的发展路径,我居然发现,懂车帝的独立居然有点像短剧逆天剧情:家族中原本默默无闻的“富二代”,靠努力和机遇实现地位逆袭,上位谈不上,但至少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今年1月,《晚点 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正在将懂车帝相关员工迁往一个新成立的全资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懂车帝战略负责人担任,小部分原属字节跳动的员工会率先在一月底前后将劳务关系转入新公司中。未来,懂车帝会拥有独立的办公地点。

当时外界就猜测,懂车帝的独立是为了上市或者引入外部股东,如今靴子落地,猜测成真。同时也或许意味着,字节跳动正在剥离非核心业务,逐步缩减此前的多元化尝试。

首战即决战,目标8亿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这是懂车帝成立以来的第一次融资,金额高达7~8亿美元,估值30亿美元(约217亿元),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汽车资讯平台行业龙头汽车之家的市值目前约33亿美元。

此外,这次融资的资方也大有来头,均是字节跳动的老股东,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红杉中国将领投此轮融资,投资额在4亿至5亿美元之间。同为字节跳动股东的KKR和General Atlantic也将在本轮融资中进行投资。

肉都烂在了自己人锅里,很难不令人猜想,这或许是字节在一直未能整体IPO的情况下,给一直支持自己的老股东发的“礼包”。

最早入股的是红杉中国,自红杉领投字节跳动2014年的C轮融资开始,已成为字节跳动最大的机构股东,据《福布斯》报道,其持有10%的字节股份。General Atlantic参与的是2017年的E轮融资,KKR则参与2018年Pre-IPO轮融资。

老股东们真金白银再次支持,自然是看好懂车帝的未来回报。虽然比易车、汽车之家成立晚了10年以上,但自2017年独立推出APP后,背靠字节系产品的庞大流量,依然迅速跻身三大汽车资讯龙头之一,MAU(月度活跃用户)除了略逊于汽车之家外,与易车几乎不分上下。

懂车帝发展虽然快,但一方面汽车资讯和交易平台的商业模式相对传统,另一方面,第一道天花板也是显而易见的——汽车之家。

作为行业龙头,10多年间,汽车之家先后于美股、港股两地上市,美股市值在2021年一度超过150亿美元,也是在那年港股二次IPO时,市值达到了913.77亿港元。对比现在的33亿美元市值、12倍PE,整个行业的贝塔已经回归平庸,就看懂车帝能不能找到自己的阿尔法了。

成立7年,日活超700万

与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TiTok这些一级业务部门相比,懂车帝存在感不算强,并且数次出圈,都是在字节系的流量基础上,策划的那些“大力出奇迹”的内容,并且常常伴随争议。比如真金白银的实车真实对撞,比如前不久那次冬季续航测试。

当然会搞内容只是流量的基本操作,就如同汽车之家当年的“媳妇儿当车模”一样,按现在的说法,“泼天富贵”来了能不能接得住,最终能不能转化成有效的销售线索,进而支撑起数十亿美元的估值,还要从其业务本身说起。

懂车帝脱胎于今日头条汽车频道,早期由现任字节跳动董事长张利东在内部推动孵化,在2017年正式作为独立App上线。

作为一站式汽车信息与服务平台,懂车帝涵盖了内容、工具和社区,为用户提供汽车内容和选车服务。目前,懂车帝提供了懂车号、车友圈、评测体系、车型库、懂车分等各类服务。

在这一传统业务方面和主要收入方面,懂车帝与早期的行业两大巨头-汽车之家和易车网并无二致,都是依靠广告收入。

不同的是,除了拥有独立的APP外,懂车帝同时也在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短视频、火山小视频等开展汽车垂类内容运营,也就是懂车帝有着字节跳动的基因,更重内容。

2018年,成立仅一年的懂车帝便宣布投入5亿元,制作100档核心视频IP节目。2022年10月,懂车帝又计划一年投入千万现金与创作者共建50档新能源汽车栏目IP。与此同时,懂车帝还搭建了针对汽车产品力的评测体系。

这种字节打法也为懂车帝积累了第一批用户。

2018年的公开数据显示,懂车帝注册用户已超过7500万,日活跃用户数(DAU)为400万。到了2020年底,其日活数据增长到接近500万。另据QuestMobile数据,在2021年至2023年上半年这期间,懂车帝的日活跃用户数量增长了57%,达732万。

在汽车交易方面,懂车帝于2021年推出汽车交易服务,并在2022年5月,上线了“懂车帝重庆直播卖车”,2022年7月,懂车帝在重庆推出首家线下新车体验店,展出各品牌经销商的车型。

当然,面对庞大的汽车市场,懂车帝的野心远不至于此。其业务板块还扩张到了汽车后市场。所谓汽车后市场,是指汽车销售以后,围绕汽车使用过程中的各种服务,它涵盖了消费者买车后所需要的一切服务,包括包养、维修、二手车等。

2022年8月,懂车帝二手车线下交易市场“懂懂二手车”在重庆开业,懂车帝负责人何戬在内部提出,五年内要成为中国最大的汽车交易服务平台。

懂车帝同样也进军线下门店交易。2023年11月25日,懂车帝线下汽车交易门店“懂车帝汽车商城”正式入驻合肥并开启交付。该门店整体面积约8000平米,可提供新车、二手车等一站式交易,这也是懂车帝线下交易门店统一升级为“懂车帝汽车商城”后,在全国落地的首家门店。

可以看到,懂车帝的崛起,不仅是因为背靠抖音从一开始就得到了巨大流量灌溉,还因为它踩准了造车新势力重塑汽车消费和汽车市场新格局的风口。

为何是懂车帝

再反过来看字节跳动。

在2021年11月,字节跳动的组织架构经历过一次大型业务重新梳理,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宣布成立六个业务板块,即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

字节跳动的六大一级业务部门也各有悲喜,其中TikTok的境遇自是不必多说,抖音作为字节跳动的核心业务依旧在扛着营收的重担。

另一个2C业务—朝夕光年也是发展坎坷,去年11月,朝夕光年相关负责人曾向外界透露,该部门将进行大规模收缩,其中对已上线、且表现良好的游戏项目,将会在保证运营的情况下寻求剥离,而对于还未上线的项目,除少量创新项目及相关技术项目外,则均会关停。

不过,最新消息显示,字节跳动将停止出售游戏业务,并以新任游戏业务负责人张云帆和此前接手游戏业务负责人华巍的名义发出内部信,称其 “游戏业务进入第二阶段 ”。另有报道称,目前字节游戏业务年收入约在 100 亿-150 亿元,收入体量上可排在中国游戏公司前列。

而大力教育则是“出生即团灭”,2020年3月,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公布的招聘计划超过1万人。同年10月,字节跳动宣布启用独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由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陈林出任大力教育CEO。好景不长,2021年7月“双减”新规发布,大力教育开始裁员,并关闭大量业务,惨淡收场。

剩下的2B业务—飞书和火山引擎也是“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首先,作为2B业务的排头兵,3月26日,飞书宣布适当精简规模,进行新一轮组织调整,原因无外乎飞书ROI(投入产出比)不够理想。

不过不可否认,字节做飞书,投入大、决心足,此前,飞书披露了2022年ARR超1亿美元、2023年超2亿美元的规模,但这种收入规模并不能让管理层认可,此外考虑到当下企服市场情况,飞书独立融资上市遥遥无期。

与飞书不同,火山引擎现在开始上桌了,作为底层技术服务商,火山引擎也参与到了大模型赛道,即为大模型服务商提供技术底座,其客户包括MiniMax、智谱AI、复旦MOSS、百川智能、IDEA、澜舟科技、出门问问等。同样的问题是,火山引擎目前独立IPO的条件还是不充分。

综上,一级业务部门不能成为拆分的首选,业务模式、营收现金流都相对成熟,并且在市场上有明确对标的懂车帝,自然成了相对合适的选项。即便懂车帝在规模上无法与一级业务部门相比,但拿到市场上,也是个不小的独角兽了。

当然,懂车帝并非字节跳动计划分拆的第一选择。早在2021年,字节跳动曾考虑分拆旗下房地产平台“幸福里”,引入外部股东独立发展。但现在,“幸福里”和“住小帮”已经并入抖音生活服务。

Tue, 11 Jun 2024 04:21:35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