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届国际南岛艺术三年展 新生代原民艺术家作品惊艳 - 231118-15

[专题] 首届国际南岛艺术三年展 新生代原民艺术家作品惊艳 - 231118-15

由原住民族委员会原住民族文化发展中心主办的第一届台湾国际南岛艺术三年展《溯源》,正在屏东台湾原住民族文化园区展出,汇聚国内外25位艺术家,在园区八角楼特展馆、文物陈列馆、生活型态展示馆,展出不少精彩且重量级作品,当中除了有近两年代表台湾参加雪梨双年展及卡塞尔文件展的重要作品,更可见新生代以不同过往的媒材手法,处理自我认同、重建人与自然关系及探询未来等议题,令人惊艳。

双策展人提出双子题 思索文化溯源

首届台湾国际南岛艺术三年展“溯源”,邀请那高・卜沌(Nakaw Putun)与伊诞・巴瓦瓦隆(Etan Pavavalung)共同策展。

那高・卜沌将策展主题命名为“成为有灵的人”,借由探询南岛族群的泛灵信仰,反思人类如何承袭几千前古老智慧,重新找到与万物共存的能力,也许以“成为有灵的人”的行动,可以为人类未来带来一些想像。

在此命题下,武玉玲(Aluaiy Kaumakan)以“拓印”织就出家的模样,该作品延伸自2022年雪梨双年展作品。张恩满(Rawus Tjuljaviya)则带来她参展2022卡塞尔文件展的“蜗牛乐园三部曲-启航或终章”,回应人类航行造成的物种交换,从入侵物种非洲大蜗牛的传播途径,映照出各地多重历史与殖民痕迹。还有即将代表台湾参加2024雪梨双年展的宜德思・卢信(Idas Losin),以台湾男性原住民肖像画回应高更画中常见的大溪地女性,其殖民视角对女性欲望的感官与太平洋岛的异己想像。

伊诞・巴瓦瓦隆则提出“我们之所以是我们”策展主题,从南岛民族有共通的宇宙观、相似的语汇,以及现在同样面对的资本与殖民议题,邀请不同艺术家,以手作的能量,回看过去、面对未来。伊诞・巴瓦瓦隆:‘(原音)面对未来,我们要怎么想?我们要怎么看?可能我们要用我们代代相传的那种我们自我的能量或我们的lima,手作的艺,艺术的“艺”,来讨论我们未来,甚至在这个我们面对复杂的现况里面,我们也是用我们的能量,找到解决的方法。所以我们在这整个场域里面,我们的灵;我们的“艺”,艺术的“艺”;我们的“织”,编织;我们的“造”,造船的“造舟”,还有我们的故事,还有我们的仪式,都在这个场域里面把它串接起来。’

有室内设计经验的伊诞・巴瓦瓦隆,在空间运用与艺术家作品之间,有很巧妙的安排,像是雷恩(Kulele Ruladen)的动力机械装置〈祖灵的形态〉,将古老能量“火”转化成现代电能,并借由“老鹰”作为祖灵显现的一种形态,放在展区外,就像邀请祖灵来看展。伊诞・巴瓦瓦隆:‘(原音)祖先的型态可能是老鹰,可能是花,可能是蝴蝶,总之他(雷恩)相信在病床上断气离开变成祖先的那些人,会呈现不同的形态,呈现在我们的世界里。’

米类・玛法琉(Milay Mavaliw)的作品〈路〉,则在挑高空间中,以苎麻编织作品,创造一个像是从海中升起的岛屿形象,背后有著从天而降的瀑布,呼应溯源主题。

新世代原民艺术家 媒材使用手法令人惊艳

更特别的是,伊诞・巴瓦瓦隆邀请不少新生代原住民艺术家,他们使用的媒材、创作的手法,都令人眼睛为之一亮。像是布农族艺术家胡家榆(Ali Istanda),以擅长的版画技巧,创作〈洪水过后就有岛屿〉,从布农神话中,思索人与岛屿及海洋关系。

陈亮(Sutipau Tjaruzaljum)与郭悦旸(Ljaljeqelan Patadalj)则采用影像,以及相纸作为媒材,运用月桃席的传统编织手法,像是用脸部辨识系统,思索自我认同。伊诞・巴瓦瓦隆:‘(原音)有非常多人是在探讨迁徙和复返的历史背景,所以在他的影像,这个“距离”,还有他们手作编织的“变迁”,其实也是他们在讲很多人在问他像不像?是不是原住民?在这个时代变迁底下,怎么样重新再复返“我是谁?”这个意思。’

另一位新世代原民艺术家高敏修的作品〈记忆平板〉系列,透过游移在原乡和都市间的原住民,他们的记忆物件,加以组合,再透过摄影方式呈现,感觉他们像有文化的根,但又没有,借此诉说自已的文化失落感;高敏修另一个〈缭绕兽首〉系列,则是透过重塑人与动植物所产生的新的容貌,试图重新建立人与环境之间新的连结。

首届国际南岛艺术三年展也邀请到外国艺术家参展,包括著名纽西兰毛利艺术家丽莎・蕾哈娜(Lisa Reihana)的〈海洋游牧民族〉影像作品;印尼艺术家马爹(I Made Sukariawan)的精彩手作木雕;马来西亚艺术家朱威龙的动力机械装置〈想家〉,以海洋上树立高脚屋,屋顶上飞翔著风筝的意象,伴随著展场旁的隘寮溪,像是呼万著大家,只要伴随河流,就能回到思念的家。

Sun, 19 Nov 2023 02:16:30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