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增27.2萬就業機會,勞動市場持續強勁增長;《環球郵報》勇奪十項數字出版獎,數字故事大放異彩;明尼蘇達大學致力加強與部落關係,推動歷史和解:讀書簡報20240609

歡迎來到我們的《讀書簡報》節目,我是你們的主持人:梁峻。今日新聞概述如下:首先,美國勞動部報告顯示,五月份新增了27.2萬個就業機會,超出預期,顯示美國就業市場持續增長。建築、酒店、醫療和政府等行業均有增長,工人們也獲得了工資提升。接下來,《環球郵報》在全國媒體獎基金會頒發的數字出版獎中獲得十項大獎,成為加拿大獲獎最多的新聞機構,展示了其卓越的數字故事講述能力。最後,明尼蘇達大學正在努力重建和加強與部落國家和原住民社區的關係,根據2021年啟動的戰略計劃,該大學致力於推動歷史和解並實施相關建議。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Yahoo US:美国劳工部代理部长朱莉·苏在接受Native News Online采访时,分享了五月份就业报告的好消息。美国雇主在五月份新增了27.2万个工作岗位,远超经济学家的预期。失业率连续30个月保持在4%或以下,是自1960年代以来最长的一段时间。苏指出,健康、建筑、休闲和酒店业、政府和教育等多个行业都在增长,且工资也有所提升。此外,她还提到将启动一个“好工作夏季巡回”活动,旨在为所有想工作的人提供有尊严的就业机会,特别是关注那些过去被忽视的社区,包括土著社区。

Yahoo US:明尼苏达大学领导层将讨论加强与部落关系的进展和计划。根据MPact 2025五年战略计划,大学致力于重建和加强与部落和土著社区的关系。TRUTH报告详细记录了大学与明尼苏达州土著人民的共同历史,并提出了如何巩固持久关系的建议。大学通过与明尼苏达印第安事务委员会、部落领导人和社区成员的定期互动,推动开放和尊重的关系。Karen Diver将向董事会汇报新旧项目的进展,包括转变大学的土著承诺计划以解决学生住房成本问题,以及制定土著研究政策等。

The Globe and Mail:The Globe and Mail在第九届数字出版奖上获得了10项大奖,成为全国获奖最多的新闻机构。获奖项目涵盖了从信息获取困境到移民和气候变化等广泛主题。总编辑大卫·沃尔姆斯利表示,这些奖项展示了新闻编辑室的卓越新闻工作。获奖项目包括关于电动汽车的“需要电池”项目、“暗流涌动”的全球移民危机项目,以及“秘密加拿大”的信息自由项目等。健康记者凯利·格兰特凭借关于早产双胞胎的长篇特写报道赢得了长篇特写写作金奖。此外,其他新闻机构如CBC和The Narwhal也在此次颁奖中有所斩获。

《每日电讯报》报道,英国文化产业正被反以色列激进分子推向毁灭。这些激进分子四处搜寻文化节赞助商的投资组合,寻找与化石燃料和以色列防御基础设施的联系。一些艺术家和作家对这些调查结果视若珍宝,立即宣布拒绝参与任何与以色列有关的活动。结果,海伊文学节、爱丁堡和切尔滕纳姆文学节纷纷与投资公司贝利·吉福德中断合作。更有700多位出版商和作家联名要求停止贝利·吉福德的赞助。爱丁堡书展总监珍妮·尼文表示,这些激进分子将各种原因混合在一起,导致问题无法解决。最令人愤慨的是,虚假的指控称以色列在进行“种族灭绝”,因此英国公司投资以色列就是在从种族灭绝中获利。艺术节的资金崩溃,文化活力和自由首当其冲受到打击。历史上,艺术家和作家往往站在进步主义一边,反对反犹主义,但在极端反犹主义时期,艺术往往被与犹太人和堕落联系在一起。如今,这些反以色列的激进分子通过商业手段对唯一的犹太国家进行攻击,令人不禁联想到过去对犹太商店的打砸和抵制。贝利·吉福德的声明指出,这些激进分子的匿名胁迫和误导性活动给作者和艺术节社区带来了难以承受的压力,阻碍了艺术资助。普通民众也将因这些“亲巴勒斯坦”/环保激进分子的行动而受害,因为他们的目标是繁荣本身。

《悉尼晨锋报》探讨了“男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个问题。多年来,研究人员和女性一直在关注男性的困境。书籍如《男孩战争》、《男人的终结》和《男孩与男人:现代男性为何挣扎、为何重要以及如何应对》分析了过去几十年男性的变化,追踪了手工工作减少和非熟练男性的经济脱离,讨论了对男性的社会期望和媒体刻板印象,以及男性在一个既庆祝他们的地位又谴责他们追求地位的社会中的迷失感。这些书籍标志着许多男性在社会荒野中迷失的路径。然而,男性的困境也受到了很多嘲笑。尽管男性在社会权力职位上仍然占有很大比例,但女性在董事会和高层管理职位上的代表性逐渐增加。然而,女性高管仍然被视为“强硬派”,而不是领导者,这增加了女性在职场中的复杂性。女性在家庭中也面临挑战,尤其是当她们的收入超过男性伴侣时。研究表明,当女性收入超过男性伴侣时,家庭暴力风险增加35%。暴力行为不可原谅,但非暴力的迷茫男性也给女性带来了其他挑战。年轻女性在约会应用上仍然渴望传统的高个子、受过教育和职业稳定的男性,但也希望享受性别平等的红利。这种文化上的混乱让男性在如何成为“传统”与“现代”之间左右为难。

《卫报》报道,苏珊·所罗门是芝加哥人,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大气化学博士学位。她在20世纪80年代的研究确立了人造化学品如何破坏地球的臭氧层,这些研究为1989年蒙特利尔议定书提供了基础,该协议帮助消除了99%的有害溶剂。现为麻省理工学院环境研究和化学教授的所罗门,撰写了三本书,最新的一本《可解决的:我们如何治愈地球,以及我们如何再次做到》应用了过去环境成功的经验来应对气候危机。所罗门解释了臭氧层的重要性以及它如何保护我们免受太阳紫外线的伤害。尽管臭氧危机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得到解决,但气候变化问题更为复杂,因为涉及的利益更大,化石燃料行业的投资也更为庞大。所罗门指出,公众和消费者的行动在推动环境保护中至关重要。她强调,尽管气候科学家中有不少人对未来感到悲观,但她仍对未来持乐观态度,认为我们正处于成功的边缘。她呼吁普通人团结起来,共同推动变革,因为这是解决气候危机的最有效方法。她还指出,蒙特利尔议定书的成功不仅挽救了臭氧层,还帮助减缓了气候变化。

《卫报》:洛瑞·摩尔,67岁,是美国最具原创性、敏捷性和娱乐性的作家之一,擅长短篇小说、长篇小说、评论和散文。她的第四部小说《如果这不是我的家,我就是无家可归的人》充满了野性的魔力,是一次奇妙的挑衅。小说既悲伤又幽默,还带有挑逗性的哥特风格,讲述了一个可爱的怪人芬恩和他精神脆弱、极具魅力且最近去世的前伴侣莉莉的故事,她以最意想不到的方式回到了他的生活中。摩尔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写作过程中的幽默片段就像生活中的片刻氧气,缓解了故事的沉重和绝望。她还谈到了对疯狂的理解,认为完全理解一个人可能是一种幻觉,而疯狂则是那些无法理解的部分的代名词。

《纽约时报》:尤尔根·莫尔特曼,这位在二战期间作为德国士兵的经历促使他构建了关于上帝、耶稣和救赎的变革性理念,使他成为20世纪最重要的新教神学家之一,于周一在德国图宾根的家中去世,享年98岁。莫尔特曼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图宾根大学任教,他在基督教对纳粹时代的反思中发挥了核心作用,强调任何信仰体系都必须面对奥斯威辛的神学意义。他的工作范围广泛,包括生态神学和女权神学,但他专注于末世论,探讨灵魂在死后的去向和世界末日时基督将重返地球的信仰。他通过1964年发表的《希望神学》等三部曲确立了自己的声誉。

《卫报》:美国的开国文件之一《弗吉尼亚权利宣言》实际上是写在印有英国国王徽章的纸上,这一发现由英国专家伊恩·克里斯蒂-米勒在研究他的哲学书《良心——恢复》时揭示。该文件由乔治·梅森于1776年起草,后来被托马斯·杰斐逊等人广泛引用,成为《独立宣言》的基础。讽刺的是,这份呼吁美国独立的文件竟然使用了带有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徽章的纸张。牛津大学的彼得·汤普森教授指出,这可能是为了符合《印花法》的要求,进一步加深了这一发现的讽刺意味。尽管梅森本人拥有超过100名奴隶,他在文件中宣称“所有人生而平等自由”,但这些权利并未延伸到被奴役的人。

Guardian:比利·科根(Billy Corgan)是Smashing Pumpkins乐队的主唱,他的文化亮点包括与儿子一起观看宫崎骏的动画电影《少年与苍鹭》。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失去母亲的男孩的故事,这让科根想起了自己在四岁时母亲被送进精神病院的经历。科根还提到他在芝加哥抒情歌剧院观看莫扎特的《安魂曲》时,感受到了一种宗教般的体验,这种现场表演的震撼让他深感谦卑。此外,他还谈到了自己常去的意大利餐厅Del Rio,这家餐厅有着近百年的历史,保留了原始的装饰,给人一种过去与现在完美结合的感觉。

Telegraph:英国一直是难民的灯塔,马修·洛克伍德的书《这片许诺之地》详细讲述了五个世纪以来难民在英国的故事。洛克伍德通过个人故事展现了从宗教迫害到极端贫困的背景下,难民如何融入英国社会。书中提到,16世纪欧洲新教徒的大量涌入对英国经济产生了深远影响,尤其是来自佛兰德斯的胡格诺派教徒,他们的工艺技术改变了伦敦等城市的面貌。19世纪,英国成为“自由的灯塔”,欢迎包括意大利革命家马志尼在内的各种自由主义者和激进分子。然而,犹太人一直被视为问题群体,尽管他们在英国重新建立了社区,但仍然面临怀疑和敌视。洛克伍德的书通过生动的叙述,提醒我们历史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和应对当前的移民危机。

Yahoo US:蒂姆·奥莱瑞(Tim O’Leary)在接到医生的邮件通知自己患有“晚期且非常侵略性”的肺癌后,经历了一场生命的转变。尽管最初的诊断是错误的,但这段经历让他重新审视了自己的生活。他决定辞去广告行业的工作,回到大学攻读创意写作硕士学位,并开始写作。他发现,写作带给他的快乐远超过之前的广告工作。通过这次经历,他意识到生命的短暂和宝贵,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在无法控制的事情上,而是专注于追求自己的梦想和兴趣。现在,他每天写作,享受生活中的小乐趣,保持积极的心态,并定期进行健康检查,以确保自己的身体状况良好。

Telegraph

1990年,一位脖子粗壮的前囚犯穿着过时的苏联西装走出了俄罗斯的AN-24/34监狱殖民地。叶夫根尼·维克托罗维奇·普里戈津,这位街头流氓和抢劫犯,刚刚因抢劫服刑13年,回到圣彼得堡的他几乎一无所有,只有一张监狱发的火车票。随着苏联解体的步伐加快,普里戈津利用他的野心、企业精神、狡猾和暴力手段,从热狗摊贩逐步崛起为雇佣军集团的老板。普里戈津通过经营快餐生意积累了财富,并在圣彼得堡开设了两家顶级餐厅,与政客和寡头们建立了联系,包括当时的市政官员普京。最终,他赢得了政府的餐饮合同,获得了“普京的厨师”称号,并通过提供克里姆林宫无法公开进行的阴暗服务,成为了俄罗斯在叙利亚和中非共和国等破碎国家的强硬手段。普里戈津的瓦格纳集团在乌克兰战场上遭受了巨大伤亡,导致他对俄罗斯高层的无能进行了猛烈抨击。最终,他决定反抗,并在一次神秘的飞机失事中丧生。

Guardian

拉贾·谢哈德正在他位于西岸城市拉马拉的家中。在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开始的六个月里,他估计自己没有走出16公里之外。作为一名人权律师和作家,他的生活工作都围绕着展示巴勒斯坦人与祖先土地的深厚关系。谢哈德的新书《以色列害怕巴勒斯坦什么?》探讨了以色列为何不从南非废除种族隔离的过程中汲取灵感,并得出结论:以色列害怕的是巴勒斯坦的存在本身。书中还讲述了他与以色列精神分析学家亨利·阿布拉莫维奇的友谊,他们之间的友谊在第一次起义期间几乎破裂,但后来他们意识到友谊的宝贵,重新修复了关系。谢哈德的生活与该地区的政治紧密相连,他的祖父是英国托管巴勒斯坦时期的法官,他的父亲是第一个公开支持两国解决方案的巴勒斯坦人之一。谢哈德的父亲在1985年被刺身亡,这一事件至今未得到充分调查。谢哈德通过写作和散步来寻找内心的平静,并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传达巴勒斯坦人的故事和他们对土地的深厚感情。

Foreign Policy

《进入亚马逊,你已经退出了资本主义》——这是亚尼斯·瓦鲁法基斯新书《技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终结》的核心论点。瓦鲁法基斯认为,数字平台已经变得如此强大和无处不在,以至于它们实际上取代了传统的资本主义。他称这些平台的拥有者为“云地主”,他们的商业模式更像是封建领主,而不是工业巨头。他们的业务重点是租金捕获,而不是利润竞争。瓦鲁法基斯试图激发我们这些在Facebook和Twitter领域辛勤工作的“数字农奴”的阶级意识,认为我们需要通过集体觉醒来推翻这些“云地主”。然而,这一论点并不完全令人信服,因为他忽视了现有的法律和监管措施,如亚马逊仓库工人的成功工会运动和欧盟的《数字市场法》。瓦鲁法基斯的书虽然引人入胜,但缺乏对替代解释和反驳的讨论,使得他的论点显得片面和不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