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假被罚后,地方给了27.7亿补贴......

造假被罚后,地方给了27.7亿补贴…

作者| 猫哥

连续造假不停。

这两天,特发信息、海峡创新和汇金股份这三家上市公司因财务造假,被ST了,股民骂得也挺凶,这仨公司实控人,还都是地方国资。

股民想不通了,地方国资的公司都开始下场造假了,那民企们岂不是更肆无忌惮,那么,股市里面5000多家公司,有几家是让人放心的?

进入2024年,监管部门确实没闲着,处罚通知一个接一个地发,造假一个赛一个地令人瞠目结舌:

新野纺织,连续造假7年,虚增利润24亿,虚减8亿;

广誉远,连续造假7年半,合计虚增利润6.74亿,虚减4.69亿;

st美尚,连续造假8年,从上市前就开始造假,招股、并购、公司债、定增,都出现了虚假记载;

复旦复华,连续5年的造假,导致连续11年财报,全部存在虚假记载。

造假手段也是五花八门,有虚增营收的,有虚增利润的,有虚增资产的,还有虚降负债的,有现金归零的,有存货丢失的,还有虚构业务的……

财务造假的前科,很多公司都有,有些造假吧,还算是“用了心”的,毕竟,监管部门为了核实,还是费了不少劲儿的,造假手段和明细,都得列好几页。

当然也有公司,甚至连心都不用,直接上简单粗暴、侮辱智商的手段。

1、业绩靠“PS”

2019年,主营园林绿化的公司绿巨人想上市捞一笔,于是交上去一个漂亮的招股书,营收利润蹭蹭涨,就奔着做“大牛股”去的。

但是很快,这家公司就现原形了,因为监管部门去现场检查了。

好家伙,监管部门估计都懵了,绿巨人居然直接在最好查的银行流水上动手脚,名称、摘要、明细账,直接用PS就改了,就这手段还有双重目的,不仅要虚增收入利润,还要掩盖与大股东的关联交易。

假账都懒得做了,还想上市圈钱,也是够可以的。

2、黑客入侵

*st金洲也是造假大户,当然也不缺背锅侠。

它2019年的年报里面,一家门店营收2000多万,营业利润却6700万,交易所要求解释一下,而st金洲给出的解释也是绝了,因为服务器被黑客入侵,勒索钱财,重新制作会计账套导致失误。

会计出错,黑客背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黑客直接篡改了报表,结果公司给的解释是,黑客攻击锁死了账套,公司要重做账套,而会计在重做的时候,计提的黄金,成了发出的黄金。

黑客在这段逻辑关系是最不重要的一环,却直接背上了最大的锅。

3、存货,“跑了”

獐子岛的扇贝跑了,可以说是资本市场的经典笑话了,后来还上演过一出扇贝跑回来了,扇贝死了等多场戏,让监管部门甚至动用了北斗卫星系统才破案。

2020年的时候,广州浪奇也弄了这么一出,洗衣粉,也跑路了。

浪奇说,自己价值5.72亿的存货,存在了两家公司的仓库里,但是存完之后想去盘货,每一次都没法正常开展,这样纠缠了一年,浪奇就发公告了,这些存货没了。

浪奇坚持,自己就是存在了这俩仓库里面,但是第一家仓库说,我们确实签了合同,但是没有储存货物,第二家直接说,我们根本就没有跟浪奇签过合同。

洗衣粉总不能长腿跑路,能搞这一出的,必然是人了。

当然,这背后是虚增收入、虚增资产,当然也不乏刑事犯罪在里面。

4、荒山埋单据

*st长方的雷,来自一家收购来的子公司康铭盛,双方内斗不可开交。

一来,康铭盛的业绩对赌没完成,二来,康铭盛的财务造假。

最早的焦点是一笔1.68亿的返利,本来应该计提负债,结果成为利润,2022年7月,康铭盛公司为了掩盖,就要把会计凭证销毁,st长方报警,截回来一车,另外两车,还是被拉走了。

直到4个月后,警方在康铭盛公司的子公司厂区的山坡上,找到了这些原始单据。

光挖这些单据,就花了2天的时间,埋单据的大坑就达到9m*5m*5m,单据挖出来377箱,时间跨度从2013年到2021年……

当然也还有更离谱的。

2017年,尔康制药财务造假被踢爆,2018年6月,因财务造假被罚。

它的操作方式也很简单,2015年,尔康香港公司从尔康柬埔寨公司买了200吨改性淀粉,然后通过两家中间商,再卖回尔康制药。

2016年,如法炮制。

而在造假期间,尔康制药的老板帅放文家族还多次套现,总金额超过了12亿。

这个造假金额不算大,手段也不算高明,但是事后的故事走向有点超出预料。

财务造假,让尔康的股价暴雷,帅老板家族的股权质押面临风险,到了2019年2月,造假的罚单还没过1年,帅老板就迎来了大救星。

当地国资搞了一个“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专项工作”,当地一研究,不行,这得救啊,别家1-4亿,而到了帅老板这里,直接给了27.7亿,比几家加起来都多。

股权质押的钱去哪儿了?套现的钱去哪儿了?都没说。800多股民索赔,也就赔了7000多万。

造假的还能有机会成拿救助大户,“这是不是鼓励造假”,谁也不敢确定。

财务造假这事儿被查,是从2001年的银广夏事件开始的。

从没落的软磁盘转型到食品医药的银广夏,成为中国第一蓝筹股,造假案发,也是从牛皮吹破开始的,他们宣称的产能,所有的设备24小时连轴转,也产不出来。

仅仅5天,银广夏就自爆了造假。

从此以后,财务造假就是股市里面最大的事故,而且造假数字一个比一个高。

2018年,一份会计差错更正,直接推翻了了康美药业的2017年财报,其中最夸张的就是,在货币资金直接少了近300亿。

监管立案调查,这一查不要紧,康美药业的底裤直接被扒了:

1、2016-2018年,虚增营业收入合计206.44亿;虚增影业利润20.72亿;

2、2016-2018年,虚增货币资金合计886.8亿;

3、2018年,调增资产总额36.05亿;

4、2016-2018年,累计向控股股东提供资金116.19亿;

股民的损失很惨烈,相关的投资者索赔还在继续,当然造假者的代价也是很大的,康美药业的老板马兴田和许冬瑾都已经进去了。

有人身陷囹圄,而有人还在“逍遥法外”,这就不得不说贾跃亭了。点击阅读《贾跃亭,真他娘是个人才……》

乐视网的上市,本身可能就奔着割韭菜去的,毕竟根据监管部门通报,乐视2010年上市,但财务造假是从2007年持续到2016年,2016年是贾会计良心发现了吗?

当然也不是,只是因为那年,乐视网以及整个乐视体系都暴雷了。

乐视体育和乐视影业,收割了不少明星,受害者可以网罗娱乐圈众多爱投资的大腕们:张艺谋、郭敬明、孙红雷、黄晓明、李小璐、冯绍峰、孙俪、邓超、刘涛、秦岚、陈赫、贾乃亮、霍思燕…….

一网打尽。

再然后,就是收割昔日的地产大佬了,乐视网把贾会计老乡孙宏斌坑了,而海外的FF汽车项目,还曾收割了造车的许家印。

2021年,证监会对乐视开了2.4亿罚单,对贾跃亭开了2.41亿罚单,投资者相关赔偿20.4亿,贾跃亭还承担连带责任,只不过,这个时候的贾跃亭已经美美地远走美国了,“下周回国”。

即便到了现在,FF都要从上市走到退市了,贾跃亭的镰刀,依然还没放下,还想着做什么个人IP圈钱呢。

咋说呢,做个人ip之前,先做个人吧。

不过,财务造假“低成本”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1、罚单的金额越来越大,普遍的罚单已经从十万级上升到百万级乃至千万级;

2、该罚的罚,该抓的抓,造假的始作俑者,越来越有“判头”了;

3、投资者的索赔金额越来越大,十亿级的索赔,正在进行中了。

股民也该有点盼头了。

Tue, 14 May 2024 12:22:33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