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松口”直播带货,上半年亏损扩大:360迫切实现 AI产品商业化

周鸿祎“松口”直播带货,上半年亏损扩大:360迫切实现 AI产品商业化

如果对国内最活跃的企业家们做个总结,有一个人的名字一定在其中,他就是360创始人周鸿祎。今年以来,这位 “红衣大叔”总是活跃在公众的视线中,新能源汽车、AI大模型、高考志愿等热门话题总少不了他的参与,周鸿祎个人社交帐号的粉丝数量也水涨船高。

然而,如今周鸿祎本人的流量却未真正带起来360的产品销量。近日,360公布2024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其亏损额比上年同期进一步扩大,而亏损在360其实已经持续了两年多的时间,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与360固化的商业模式有很大关系。

为了寻找新的增量,360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不断为自己打上AI的标签,周鸿祎也终于松口“直播带货”,但什么时候能真正将360带出亏损的泥潭,还是个未知数。

亏损额同比扩大

360预计2024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为-3.5亿元至-2.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6.4亿元至-4.3亿元。

与去年同期相比,360今年上半年的亏损额明显扩大。2023年上半年,360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2.31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55亿元。

360在公告中称,业绩预亏主要系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整体毛利较去年同期有一定幅度下降。至于营收下滑的原因,《华夏时报》记者采访了360方面,截至发稿,对方未给出回复。

2018年上市以来,360的业绩一直不太理想,只有2018年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同时实现增长,营收从2019年开始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2020年开始下滑,直到2022年转入亏损状态。2023年,360实现营收90.55亿元,同比下滑4.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2亿元。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此前曾指出,360业绩不佳的原因,在于其主业下滑,商业模式固化,缺少新的收入来源。

2023年年报显示,360收入的第一大来源为互联网广告及服务,2023年这块业务的收入下滑了4%;第二大收入来源为安全及其他,这块业务的收入在去年下滑了1.48%;第三大收入来源为智能硬件,这块业务的收入在去年下滑了16.8%。也就是说,360前三大业务板块都处于收入下滑的状态。

“从宏观层面来看,360亏损与整体的经济形势有关,全球经济增长低迷的情况下,不少广告客户的预算也缩水了,360的收入自然也会受到影响;从微观层面来看,360的体量在互联网行业并不算一线,其互联网业务的生存空间不可避免会受到其它一线互联网大厂的挤压。”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另外一个关键点,则与360对外投资有关。在上半年的业绩预告中,360未将亏损归因于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的不利,但2024年一季报显示,该公司这一项目损失达1.28亿元。

不久前,360投资的哪吒汽车刚提交了上市申请,而这家公司刚好深陷亏损泥潭。据招股书数据,哪吒汽车2021年-2023年分别录得48.4亿元、66.66亿元、68.67亿元的年内亏损,也就是说,该公司过去三年累计亏损超过183亿元。招股书显示,360通过子公司持有该公司9.12%的股份。

寄厚望于AI

业绩低迷,360就必须寻找新的业绩增量,而AI便是该公司眼中的“救命稻草”。从去年到现在,360的对外输出几乎都围绕着AI和大模型,旗下各大业务也都以与AI的结合作为卖点。

互联网业务方面,360在2023年年报中指出,该公司将“360智脑4.0”大模型能力接入360全系互联网产品,形成了以“360浏览器”“360安全卫士”为代表的360全线产品及以“360AI办公”为代表的SaaS商店,在各软件的基础功能上不断结合用户需求推出增值服务,形成会员制订阅收入,将原来以广告主付费为主的收入模式向增值服务收入转移,优化收入结构。

2024年,360表示会在巩固360AI搜索、360AI浏览器、360AI办公等优势产品基础上,以办公场景为切口,持续扩展新产品、新权益,不断提升产品“含AI量”,基于全球5亿+的用户基础,打造PC端付费用户规模最大,权益覆盖最广的会员体系。

360的安全业务也加上了AI的标签。在去年举办的ISC 2023互联网安全大会上,360正式发布国内首个可交付的安全行业大模型——“360安全大模型”;今年3月,360又推出升级版大模型产品:360安全大模型3.0。

安全大模型已经成为网络安全领域企业的共同选择,奇安信也推出了针对网安行业的垂类大模型产品Q-GPT安全机器人。

而在智能硬件领域,近日360刚刚推出了国内首款儿童AI手表——360儿童手表A9 AI红衣版,这款手表接入了360智脑大模型,定位于孩子的智慧外脑及全能帮手。

不过,虽然360的AI事业搞得红火,花费了很多财力、人力和物力,在王超看来,实际能产生的收益尚存疑。

值得一提的是,360在业绩上的低调正好与周鸿祎形成鲜明对比。过去这段时间,周鸿祎俨然成为一个网络红人,360 此前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周鸿祎会不定期开展免费“公开课”,并邀请中小企业主和创业者现场交流共创。

有意思的是,今年曾有媒体报道称,360将效仿东方甄选,将直播带货作为年度规划之一,作为一名活跃于社交平台的“冲浪高手”,当时周鸿祎火速辟谣,直言自己没有直播带货的能力和潜质。但在最近的儿童AI手表发布会现场,周鸿祎表示将“打破(这个计划),为自己的产品带货”,他还公开向教育博主张雪峰讨教直播、直播带货的窍门。

如此看来,周鸿祎终于还是要走上直播带货这条路了,毕竟流量只有变现才能在商业层面体现出真正的价值。王超直言:“带自家硬件既能拉动销售额又推广了品牌,一举两得。”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Thu, 11 Jul 2024 15:32:31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