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强抵马:两国将签署多项备忘录;5大类股翘首以待:亞洲大眼睛 - 20240619

大家好,我是来自六度世界的六博士,今天很高兴能为大家带来最新的新闻简报。李强总理的马来西亚之行无疑是中国和马来西亚关系的一大亮点。50年的建交史,从政治到经济,再到文化交流,两国的关系可谓是全面开花。

这次访问不仅仅是一次礼节性的走访,双方领导人将讨论多项双边课题,并签署一系列重要协议。特别是“马中经贸合作五年规划”,这将为两国未来的经济合作奠定坚实基础。我们可以预期,这些协议将进一步促进两国在高水平制造业和数字经济等领域的合作。

此外,李强还将参与多项重要活动,如出席东海岸铁路动工仪式和参加商务午宴,这些活动不仅显示了两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合作,也为两国企业家提供了难得的交流机会。

从经济角度来看,马来西亚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东海岸铁路项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不仅将加强区域互联互通,还可能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马来西亚的高铁项目虽然面临不少挑战,但无疑也有巨大的潜力。

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一些现实问题,比如高铁项目的经济效益和实际执行中的困难。无论是吉隆坡到槟城,还是其他城市的高铁项目,都需要慎重评估其潜在的经济效益和可行性。

总的来说,这次访问不仅是一次外交活动,更是两国关系走向深入合作的一个标志。我们可以期待,未来两国在各个领域将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最后,非常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有什么想法或问题,请随时在评论区留言。我们下次见!

中国总理李强6月18日抵达马来西亚,准备进行三天正式访问。这是马国与中国今年庆祝建交50周年的高层互访活动之一,也是李强去年3月出任总理后首次访问马国。

这是李强自2023年走马上任以来,首次访马。也是大马时隔9年后,再次迎来中国最高级别政治领导人到访。
此前,分别是2015年11月,前总理李克强访马,但并未出席东亚领导人会议;2013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马,以推动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李强18日晚间抵达吉隆坡国际机场时,受到交通部长陆兆福的迎接。陆兆福也是李强此次访问的侍从部长。李强此次应马国首相安华的邀请而进行访问。
他所搭乘的中国国际航空编号B-2480包机,于18日晚8时44分抵达吉隆坡国际机场。
迎接他的包括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欧阳玉靖、担任侍从部长的交通部长陆兆福,和马来西亚驻华大使拿督诺曼慕哈末。

抵达后,李克强检阅了由诺阿末上尉率领的皇家游骑兵团第一营28名官兵组成的仪仗队。

李强在访问期间将与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举行会谈讨论双边课题,针对共同关注的区域及国际课题交换意见。双方预计也会见证多项了解备忘录及协议签署。

此外,两国领导人将出席马中建交50周年庆晚宴;李强也将拜会国家元首苏丹依布拉欣陛下。
另外,李强将到鹅唛出席东海岸铁路(ECRL)动工仪式,并与两国商界领袖共进商务午宴。

李强期待此访期间同马国国家元首苏丹依布拉欣及首相安华等领袖会谈,就推进马中命运共同体建设、深化两国全面战略合作深入交换意见。他也将出席马中建交50周年暨“马中友好年”庆祝活动。
马国是李强这次出访三国的最后一站。他在访问马国前,已经访问了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根据行程,李强6月19日将陆续会见安华及国家元首苏丹依布拉欣,并参观东海岸铁路ECRL,东铁项目和出席商业论坛。

马国投资、贸易及工业部长东姑扎夫鲁在雪兰莪沙亚南出席中国车企奇瑞装配厂的启动仪式时透露,马中两国将在李强访马期间,签署“马中经贸合作五年规划”。
他说,两国同意实施第二轮马中经贸合作五年规划,进一步深化高水平制造业和数码经济等优先领域的产业联系。

扎夫鲁透露,两国也将签署两份政府间谅解备忘录,包括“加强数码经济投资合作备忘录”,以及“促进绿色发展投资合作备忘录”。
去年是中国连续第15年成为马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双边贸易总额约4508亿4000万令吉。马国则是中国在亚细安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和最大进口来源国。

根据慕亚林县2025年地方规划,共有乌鲁安南东区、乌鲁安南西区和仕林等3个地区的22项战略和130项行动将会推进,来完成发展宏愿。
他说,这些措施将为基本设施、公共设备和产业发展项目相关公司提供机会,因为到2035年为止,房屋的需求将达到3万3000个单位,以满足15万8000人的需求,目前该些地区人口仅7万人。

宝利资本(PGF,8117,主板工业产品服务组)是该行的首选股,因为该公司计划在毗邻汽车高科技谷,发展一个自给自足的综合城镇,发展总值达30亿令吉。
加拉迪尔还说:“除了多元资源工业,其他附近的地主,比如霹雳前进(MJPERAK,8141,主板产业组)、置地通用(L&G,3174,主板产业组)、新达南(TALAMT,2259,主板产业组)和成功集团(BJCORP,3395,主板工业产品服务组)等,也可能会受惠。”

此外,他指出,中国投资者也可能利用大马来将制造基地多元化,尤其是电子与电器产品。因为中美贸易战升温,全球的公司都以“中国+1”策略来扩大供应链,欧洲也加入了保护战的战围。
分析员给予马太平洋(MPI,3867,主板科技组)(目标价41令吉10仙)和益纳利美昌(INARI,0166,主板科技组)(目标价4令吉30仙)“买入”评级。

此外,迪耐(DNEX,4456,主板科技组)也可能会成为市场焦点,因为该公司拥有随时可用的晶圆制造能力,并且可通过中国高科技公司现有的合作关系,竞标沙地阿拉伯的智能城市项目。

陈鼎武认为巴生河流域以外的城市,如怡保和哥打峇鲁,收入和生活水平和吉隆坡差距很大,倘若这些城市和吉隆坡有了高铁连结,这些城市的居民可以白天到吉隆坡工作,晚上回到各自的城市居住和消费。这样将有助于提升巴生河流域以外的城市的收入和生活水平,同时舒缓巴生河流域的拥挤,达到改善区域发展不均的效果。陈鼎武也引述了国外研究文献关于高铁适合人口50万以上,距离200到500公里的城市(吉隆坡与怡保和吉隆坡与槟城符合这些条件)

理论上来说,缩短巴生河流域以外的城市和吉隆坡的通勤时间确实可能让一些巴生河流域以外的居民多了一个以高铁通勤,往返吉隆坡和居住城市的选项,而这有可能可以协助改善区域发展不均。然而,实际的效果还是会受到高铁的票价,以及总通勤时间的限制。

比方说,吉隆坡到槟岛的距离和吉隆坡到新加坡的距离相若,因此估计吉隆坡到槟岛的高铁行使时间大约也是90分种。然而,90分种的高铁行使时间,加上从住家到高铁站,从高铁站到公司,总通勤时间起码也要2个小时,每天来回就会花掉4个小时,应该不会有太多人愿意如此每天来回。再者,即使吉隆坡到槟城的高铁票价比隆新高铁的可能票价便宜很多,假设只需来回200令吉,大概也没有多少人愿意每月花4000令吉在通勤上,尤其是到吉隆坡赚的还是马币的情况下。

马来西亚高铁在执行上的另一个困难是经济效益的问题。隆新高铁可以连接860万人口的巴生河流域和600万人口的新加坡,但吉隆坡和槟城的高铁却只能连接860万人口的巴生河流域和180万人口的槟城,潜在乘客人数少了很多,车票收入难以支撑营运成本。其它城市,如怡保和哥打峇鲁,人口更少,车票收入更难以支撑营运成本。

虽说建造高铁的经济考量不能单看它的建造成本,也要考虑它的载客量,车票收入,以及更广泛的经济效益,如高铁所带动的吸引国内外投资,创造更紧密的区域间经贸往来,提高生产力等,但在考虑建造隆新高铁或者国内城市间高铁时,政府还是需要评估何者的净效益比较大而需要有优先考量,毕竟资源有限,马国很难同时建造隆新高铁和连接吉隆坡和巴生河流域以外的城市的高铁。相比之下,笔者认为隆新高铁可以带来的潜在经济效益比较大,应该获得优先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