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吐槽自家产品,钉钉如何用AI留住7亿用户

总裁吐槽自家产品,钉钉如何用AI留住7亿用户

用AI大模型重塑所有产品并非一场容易的转型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

编辑|李薇

头图摄影|赵东山

“10条结果都是广告。”2024年6月23日,钉钉总裁叶军在微信朋友圈吐槽百度搜索,随后他又把矛头指向自家产品,“钉钉搜索体验更差,必须先改变”。

叶军的紧迫感,在AI大模型时代更为强烈,尤其是今年5月后,大模型厂商们掀起的价格战,让他有点猝不及防:“我们没想到(大模型)居然降价了,还降到这么便宜。”

百度文心大模型4.0Turbo相较于文心一言4.0通用版本降价幅度高达70%;阿里通义千问Qwen-Long直降97%;字节跳动旗下豆包大模型的计价单位更是从分降低到了厘,其主力模型在企业市场的定价为0.0008元/1000Tokens,比行业价格降低了99.3%。

大模型集体降价,对叶军和钉钉的影响在于,钉钉AI业务的商业策略必须要改变了。

2023年,钉钉大举进行AI重塑产品时,叶军当初的设想是,这些产品和业务从一开始就是要收费。为此,钉钉和众多同行一起教育市场的付费习惯。但是,一年后,钉钉决定先免费提供大部分基础功能。

AI大模型轰轰烈烈发展了一年,叶军发现应用侧的进展仍然不够快,比想象的要慢很多,且没有足够大的拉力。“当需求侧没有这么旺盛的时候,供给侧的优势发挥不出来,基于资源收费的逻辑也就不成立了。”叶军告诉《中国企业家》。

过去的商业模型不成立,叶军给出的解法是,按能力和服务收费,即标准功能免费,核心高成本的功能收费。比如,钉钉生态内企业可以建立AI助手,一般的企业可以建10个,但如果一家企业需求旺盛需要建立100个,那可能就要收费了。

“如果没有场景,客户就没有付费的动机。”这是叶军这一年多的AI落地探索心得。

2023年4月,钉钉接入通义大模型,决定要用AI将产品重做一遍。至今,钉钉已经完成了20多条产品线80多个功能的AI化。2023年8月,钉钉还开放了AI PaaS,帮助生态伙伴用AI重塑产品。

来源:受访者

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曾表示:“大模型行业短期之内不会有大变,现在是应用层创业公司比较乐观的时期,未来一年大模型的应用层会迎来爆发。”

过去一年多时间,大模型行业确实经历了数量爆发和快速迭代时期,随着模型能力的不断提升,AI大模型从业者们也逐步形成共识:真实场景中的大规模应用,才是大模型价值验证和通往AGI的必经之路。

最近,钉钉在接入通义千问之外,也接入MiniMax、月之暗面、智谱AI、猎户星空、零一万物、百川智能6家大模型厂商,集齐了AI大模型的“七龙珠”,用户在使用具体产品时,可以根据模型优势自由选择大模型厂商。

叶军说,大模型厂商是拿着“锤子”找“钉子”,钉钉属于拿着“钉子”找“锤子”——对于大模型厂商来说,钉钉像一个跳板,他们通过钉钉找到业务场景,放大自身价值,而钉钉则借助大模型的底层能力,服务更多的企业。目前,钉钉生态伙伴总数超过5600家,其中AI生态伙伴已经超过100家,钉钉AI每天调用量超1000万次。

2014年,为了对抗微信,原阿里“来往”负责人陈航带队创立了钉钉。2019年6月,钉钉并入阿里云。4年后,在阿里的“1+6+N”调整中,钉钉从阿里云脱胎成为一家独立公司。当时市场猜测,此举是为阿里云上市铺平道路,毕竟钉钉离盈利还比较远。

过去的一年多时间,叶军急需证明钉钉。而AI是这家独角兽公司最不想错过的机会。但对于钉钉这样一家用户数超7亿、组织数超2500万的公司而言,用AI大模型重塑所有产品并非一场容易的转型。而操盘者叶军,也因此获得了别样的心得和体验。

AI重塑后的改变

决定用AI重塑公司所有产品之后,叶军一个明显的感受是组织被激活了。

“任何公司在新技术来临的时候,都会受到一定的冲击,但组织里的一些人也会显现出来,那些本来沉默的人可能会跳起来,你会发现他特别擅长这些,马上就被激活了,就像池塘里面突然来了一条鲶鱼的感觉,它会激活整个组织。”叶军告诉《中国企业家》。

更重要的是,叶军重新找回了创业公司的那种感觉,他发现员工做事的态度也正在发生变化。

AI化改造之后,用户对产品和功能更加关注,一部分钉钉员工做产品的热情也再次被点燃,他们开始关注AI化之后给用户带来的体验,也迫切希望得到用户端的及时反馈。

截至目前,钉钉已经完成了20多条产品线80多个功能的AI化改造。钉钉的AI化改造,也给众多的ISV(独立软件开发商)带来新的业务增量。

售后宝是钉钉生态中一家客户服务类SaaS企业,创始人、CEO李明回忆,2022年年底,大模型爆红时,他有很多担心和困惑:“AI是不是来消灭SaaS的?售后宝如何参与其中?”

2023年,售后宝采用内置API的模式,将钉钉的AI助理能力内嵌于自身的应用之中,打造“AI客服助理”,为客户提供自然语言问答、数据分析等功能和服务,有效地解决了用户咨询量大、客服部门接待压力大、回复效率低等问题。

来源:钉钉APP截图

事实上,李明此前的担心并不多余:过去两年,SaaS行业并不容易,2022年年初美国市值前25名的SaaS企业市值总和约2万亿美元,但等到年底,这25家公司的总市值只剩约1万亿美元,缩水约40%。国内的SaaS企业同样陷入困境,裁员缩编、IPO暂缓、投融资遇冷、创业公司艰难求生。

但钉钉CTO程操红发现,AI降低了很多专业开发者的门槛,越来越多的人通多低代码的方式参与到AI解决方案中。钉钉和这些生态合作伙伴抱团取暖,两者深度融合集成套件产品,一方面SaaS企业从钉钉平台上获得更多客户,另一方面也可以创造更多场景化的收费模式。

根据钉钉公布的数据,截至2024年5月底,钉钉套件的生态合作伙伴共计22家,近一年实现营收近1亿元。

搜索只做B端

钉钉AI化改造的另一重要业务,是AI搜索。

这是一条已经被微软验证过的路。2024年第一季度,微软营业收入619亿美元,增长17%,净利润为219.4亿美元。其中,因为微软在Bing和Edge搜索业务中加入AI技术,其在搜索与广告的收入增长12%,超出市场预期。

在叶军看来,如果说此前的钉钉AI助理解决的是钉钉功能繁多的问题,那AI搜索就是要解决钉钉上信息分散的问题。

从移动互联网时代到AI时代,各家业务自建的APP和业务体系,信息孤岛的问题正变得越来越严重。每个人、每家企业每天生成众多信息,沉淀了越来越多的聊天记录、文档、会议纪要、业务数据等信息。但因为信息散落在各个应用场景中,用户想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信息也正在变得困难。而AI能力的出现,则为整合信息、提升搜索效率带来了巨大的价值。

钉钉COO傅徐军向《中国企业家》强调:“钉钉不会做通用搜索,而是聚焦在B端发力。”

钉钉上,企业和个人沉淀了大量数据,企业的工作场景、管理场景、业务场景都在钉钉上。AI搜索默认打通了个人的日程、邮箱、文档、知识库,借助大模型的理解、推理、生成等能力,可实现自然语言的信息查询能力,并对碎片化信息进行整理与总结提炼。

此外,傅徐军强调,B端搜索的另一关键特征是,必须100%克服大模型的幻觉问题,“C端用户可能因为好奇心而有一定的宽容度,而企业级服务,准确、安全、专业,是最起码的要求”。

目前,基于AI搜索的能力,用户可以将其应用到写周报、任务管理等场景中。用户处理信息的方式,由原来的“时间流”式,转为以事为中心,可以更有效、更专注地聚焦于重要的事情上。

跟着客户出海

借助AI化战略,钉钉今年也正在加速出海的节奏。

2024年6月,据36氪报道,钉钉内部已将出海作为战略级项目,并开始招聘驻海外员工。此次出海的决策,除了开拓海外市场外,更好地满足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协同管理需求是主要考量,尤其是当下中国企业出海的主力军“新三样”——光伏、锂电池和电动汽车行业客户。

叶军告诉《中国企业家》:“钉钉目前已经在马来西亚开了分公司,此前在新加坡也曾注册了一家公司,现在钉钉把属地的人也派到了马来西亚,其中包括销售线、产品线的团队,我把各个部门抽了一些人,专门形成一个独立的经营单元,直接汇报给我。”

来源:视觉中国

早在2018年,钉钉就宣布启动了出海战略,向海外市场寻求增量,第一阶段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地区。2020年,钉钉推出海外版本DingTalk Lite,支持繁体中文、英文、日文等多种语言。

华为、阿里云、百度、字节跳动、科大讯飞等企业均纷纷公布大模型“出海”新进展。5月29日,华为面向北部非洲发布星河AI网络产品及解决方案,其中包括网络大模型应用Net Master;5月10日,科大讯飞新加坡办公室正式开业,中国AI企业“出海”热度不断攀升。

对于钉钉而言,因为赛力斯、宁德时代等新能源产业相关企业正在加速全球化进程,为了服务现有客户的出海需求,钉钉也在加速出海节奏。目前,钉钉已服务宁德时代、晶科能源、天合光能、阳光电源等数百家中资企业的出海场景。

此外,钉钉透露,为助力中国企业更好地拓展海外市场,钉钉还联合生态伙伴围绕找市场、定品类、客户管理、生产管理、跨境支付、网络安全、人事管理等场景提供一站式服务。

关于出海的未来计划,叶军表示:“我们后面还会继续扩张,就是看哪个城市需要人,我们就以打点的方式一个个把人‘扎’进去。”

Thu, 11 Jul 2024 06:21:35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