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侠新作无AI!编剧Chris Miller澄清谣言;英国帝国情结难解,历史学家David Olusoga发声;图书馆变身反社会行为热点,管理员穿上摄像头:讀書簡報20240603

歡迎來到我們的《讀書簡報》節目,我是你們的主持人:梁峻。今日的新聞有三個非常有趣的話題。首先,蜘蛛侠系列新作《蜘蛛侠:穿越蜘蛛宇宙》的编剧兼制片人Chris Miller最近澄清了一则谣言,他否认了影片制作中使用生成性人工智能的说法,并表示新电影的目标是创造全新的视觉风格,而不是复制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关于生成性AI的使用在好莱坞和流行文化中一直备受争议,因为人们担心算法可能会取代人类的艺术创作。接下来,历史学家David Olusoga在Hay Festival上表示,英国是大英帝国中唯一剩下的国家。他认为,英国对其帝国历史的持续依恋导致了对其全球地位的误解,并且这种态度影响了英国的各大机构,导致了关于荣誉制度的持续争论。Olusoga指出,英国未能正视其历史,导致了对其历史态度的矛盾。最后,我们来看一下图书馆的现状。在英国埃塞克斯郡的科尔切斯特,图书馆管理员可能需要戴上摄像头来应对反社会行为的激增。过去三个月中,科尔切斯特图书馆记录了54起事件,包括书籍被乱扔、18世纪地图被破坏以及纵火事件。这类问题在全国范围内都有所增加,导致一些图书馆在学校假期期间关闭或更改开放时间。图书馆协会Libraries Connected已经发布了防止和缓解破坏行为的指导意见。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Yahoo US报道,蜘蛛侠动画三部曲《蜘蛛侠:纵横宇宙》的联合编剧兼制片人克里斯·米勒否认了团队在制作新作《蜘蛛侠:纵横宇宙》时使用生成型人工智能(GAI)的传闻。他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这部电影没有使用也不会使用生成型AI,影片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创造前所未见的视觉风格,而不是窃取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尽管生成型AI在好莱坞和流行文化中引发了反感,但米勒强调,他们使用的机器学习技术不同于GAI,它是为了帮助动画师完成繁琐的任务,而非取代他们的艺术创作。这种技术在之前的《蜘蛛侠:平行宇宙》和《蜘蛛侠:纵横宇宙》续集中被应用,用于模拟漫画书中的手绘风格,减少了动画师的工作量。未来关于机器学习和GAI的使用将成为好莱坞与动画工会合同谈判的重要部分。

卫报报道,历史学家大卫·奥卢索加在海伊文学节上表示,英国是唯一一个仍在“英国帝国”中的国家,就像是派对上最后一个没有意识到派对结束的人。他认为这种态度影响了英国对自身和世界的看法,导致了如授勋制度的争论。奥卢索加指出,英国没有正视和诚实面对自己的历史,这导致了许多矛盾和问题。他还提到,英国没有一个帝国博物馆,而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基础,因为它与东印度公司有历史联系。作家萨特南·桑格拉也指出,英国的种族主义问题被认为比美国的“温和”,但实际上英国在种族主义的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电讯报报道,英国图书馆从传统的安静避难所变成了反社会行为的热点。在埃塞克斯郡的科尔切斯特图书馆,过去三个月记录了54起反社会行为事件,包括书籍被毁、地图被涂鸦、玻璃门被打碎、地毯上被点燃火焰等。这种情况在英国各地的图书馆都有发生,肯特郡的反社会事件增加了500%,布里斯托尔的多家图书馆被迫关闭或调整开放时间。图书馆已经从单纯的书籍存储和学习区域转变为“社区中心”,提供各种服务,但反社会行为的增加让图书馆员工感到不安。埃塞克斯县议会已经采取措施,包括雇佣保安和为员工提供处理暴力情况的培训,但一些人认为需要从根本上改革教育系统和社会,以解决这一问题。

《卫报》在2021年8月,英国驻阿富汗的最后一任大使劳里·布里斯托在喀布尔机场的混乱中,拿着一把厨房刀,和安全团队成员一起拆下墙上的女王画像。周围是不断的枪声,电视屏幕上循环播放的新闻显示塔利班已经逼近喀布尔。英国关闭了大使馆,搬迁到喀布尔机场内的军事设施。布里斯托在他的回忆录《喀布尔:最后的呼唤》中详细描述了这种混乱和背叛。塔利班在九天内重新占领了整个国家,西方的失败归因于糟糕的战略和意志的丧失。布里斯托对阿富汗政府的腐败和派系争斗感到沮丧,尽管他努力加快英国重新安置阿富汗人的申请处理,但官员们反而指责他“夸大其词”。当喀布尔陷落时,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正在克里特岛度假。布里斯托称赞了年轻的英国士兵和他的工作人员,他们不得不告诉阿富汗家庭他们不符合撤离条件,令人心碎的经历让人难以忘怀。

《卫报》在2018年新年,数千名历史上被压迫的达利特人到达马哈拉施特拉邦的比玛科雷冈村参加年度纪念活动时,被一群印度教至上主义者投掷石块,导致一人死亡、多名伤者。警方最初指控两名与印度教右派有关的地方领导人煽动上层种姓居民反对达利特,但几个月后调查方向改变。警方将事件与前一天20英里外的反种姓跨信仰公共会议联系起来,声称组织者是暗杀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毛派阴谋的一部分。2018年8月,警方突袭了包括政治专栏作家、漫画家、诗人、人权律师、达利特学者和耶稣会牧师在内的多名人士的家,他们被指控参与毛派阴谋。英国人类学家阿尔帕·沙在她的新书《监禁》中,深入探讨了“BK 16”案件中被无审判关押的16名个人的背景故事。她认为莫迪在很多方面只是正式化了他前任的隐性残暴,现在的压迫或威胁不仅隐藏在偏远的森林中,而是可以降临到任何人身上。

《卫报》报道了Banu Subramaniam的新书《帝国的植物学》,该书挑战植物科学更好地认识到其深受欧洲殖民主义影响的方式,以及帝国态度、理论和实践的延续。Subramaniam认为,植物学的各个层面都沉淀了殖民逻辑,她探讨了更广泛和严肃的“去殖民化”努力可能是什么样子。她关注分类学、植物生殖生物学和入侵生物学三个子领域,指出欧洲殖民性别规范如何被移植到植物上,导致我们今天对植物生殖的理解局限于二元性别分类。她还批评了当前对“非本地”植物的妖魔化,认为这种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助长了排外情绪,呼吁我们需要其他逻辑来接近自然,而不是意识形态的试金石。尽管一些植物学家质疑她的观点,但她强调植物学和一切事物一样是政治性的,应该质疑既定的智慧。

《多伦多星报》:一本关于贾斯廷·特鲁多的新书《王子》揭示了加拿大总理在位期间的动荡时光。从书中我们可以得出五个主要结论。首先,即使是特鲁多最忠诚的国会议员和亲密朋友也认为他应该下台,并在书中匿名表达了这一观点。其次,特鲁多在麦吉尔大学辩论俱乐部首次遇见杰拉尔德·巴茨时,他使用了“杰森·特伦布莱”的名字,以避免因其显赫家世引起注意。第三,前加拿大和英国中央银行行长马克·卡尼因看到前财政部长比尔·莫尔诺被特鲁多政府“残酷对待”而放弃竞选自由党。第四,英国数据咨询公司汉伯里战略公司在帮助保守党进行2021年选举时,直言不讳地告诉领导人艾琳·奥图尔及其团队,他们的党派品牌“有毒”,并指出加拿大是一个根本上进步的国家。最后,乔迪·威尔逊-雷布尔德和简·菲尔波特在2019年被逐出自由党议会党团的事件也被详细记录,书中描述了自由党议会党团对这两位持异议的部长失去支持的过程。

《每日电讯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的日子里,希特勒的一位杰出火箭科学家提出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旨在袭击美国。尤金·桑格设计的“银鸟”是一种部分火箭、部分航天器的混合物,这一设计最终成为美国航天飞机计划的基础。亚当·希金博萨姆在他的书《挑战者》中详述了航天飞机计划的完整悲剧轨迹,特别是1986年1月28日的灾难。当时,挑战者号在发射后1分15秒内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上空爆炸,导致机上七名宇航员丧生。希金博萨姆通过档案研究和采访,揭示了导致挑战者号毁灭的成本削减和掩盖错误的过程,同时也描述了航天飞机计划的背景和社会反响。尽管挑战者号灾难并未终止航天飞机计划,但它标志着政府支持的常规太空飞行梦想的终结,最终以人类代价为代价。

《加拿大广播公司》:一位加拿大记者在网上遭遇猛烈批评后,捍卫了他以黑人面貌在美国旅行并撰写一本关于种族主义的书的决定。山姆·福斯特在他的书《七肩》中描述了如何通过戴有色隐形眼镜、化妆和戴假发伪装成黑人,并在美国各地旅行,以记录种族主义的现状。福斯特的做法引发了广泛的愤怒和困惑,许多人认为他应该直接与黑人交流以了解他们的经历。多位研究种族关系的黑人学者认为,福斯特的做法是去人性化的,无论出于何种背景。约克大学教授保罗·劳里认为,福斯特的结论反映了对个人态度与更广泛社会问题之间联系的误解,他的做法最终延续了将黑人视为“问题”的观念。福斯特坚称他的书是对现代种族问题的独特视角,但学者们认为他的观点是“荒谬的非历史性”的。

独立报报道,Rebel Wilson在接受BBC电台4系列《荒岛唱片》采访时,回顾了她在2016年喜剧电影《格里姆斯比》拍摄期间与Sacha Baron Cohen的纠纷。Wilson在她的回忆录《Rebel Rising》中指控Cohen在片场对她行为不当,并称这段经历让她感到“被贬低”。她表示,当时她选择公开这些指控是为了释放自己在那段不愉快经历中积累的羞耻感。尽管她在当时就报告了这些问题,但并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回应。Wilson反思道,她希望自己当时有勇气站出来反抗Cohen,或者干脆退出项目。她还提到,尽管她不认为自己是Cohen和Isla Fisher离婚的原因,但她承认这对夫妻的离婚时机对Cohen来说并不理想。

《卫报》评论了Julia Armfield的第三本书《私人仪式》,该书描写了气候危机对人类生活的深远影响。在这本书中,姐妹三人Isla、Irene和Agnes生活在一个被无尽的雨水淹没的城市,居民们不得不将房子建得越来越高,并通过渡轮出行。尽管世界处于“最后阶段”,但人物们依然被日常琐事所困扰。三姐妹因父亲的去世而重聚,她们对父亲的去世感到复杂。父亲Stephen Carmichael是个著名的建筑师,但在家中他却是个不称职的父亲,常常挑拨女儿们之间的关系。随着雨水的加剧,Agnes发现房子里长出了海葵,邻居们在排水沟里发现了甲壳类动物。姐妹们在处理父亲的葬礼和遗嘱时,经历了一系列奇怪的遭遇。书中最后一幕的邪教暴力场景让人感到不安,但也提醒我们气候危机同样是人类制造的灾难。

《卫报》报道了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名图书管理员Amanda Jones,她因反对书籍禁令而遭到骚扰,并成为美国首批提起诽谤诉讼的图书管理员之一。Jones在2022年7月因在公共图书馆董事会上发表反对书籍审查的演讲后,遭到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攻击,包括死亡威胁和网络欺凌。这些攻击使她的健康状况恶化,不得不请病假。2023年春天,她决定提起诉讼并撰写了她的回忆录《那位图书管理员:美国反对书籍禁令的斗争》,讲述了她在小镇上与审查制度斗争的故事。Jones的案例引起了全国关注,并激励了许多其他图书管理员。尽管她的斗争取得了一些成功,但社区中的仇恨依然存在,她也失去了一些朋友。Jones希望通过她的书,能让更多的图书管理员感到自己并不孤单,并鼓励他们继续为知识自由而战。

Guardian

在英国,杂草正在经历一场文化改造。曾经被视为威胁的杂草,现在正被园艺爱好者们接受,从前花园到切尔西花展都是如此。保护慈善机构Plantlife发起的年度“不割草五月”活动鼓励园丁们在五月期间不割草,超过2000名受访者中有46%表示在五月不会割草超过一次,40个地方议会也承诺不修剪野生空间。皇家园艺学会的威斯利花园在萨里举办了一场为期一夏的展览,庆祝野生花园的先驱威廉·罗宾逊。在2024年的切尔西花展上,野生花卉如牛蒡和勿忘我赢得了最佳展览奖。艺术家和作家安娜·查普曼·帕克在她的新书《Understorey: A Year Among Weeds》中,详细描绘了她在北安伯兰郡的贝里克小镇附近观察杂草的一年。她通过植物识别应用和罗杰·菲利普斯的《英国野花》学习了许多杂草,并为这本书绘制了线条图。帕克认为,随着气候危机意识的增强,人们对“野生”的价值越来越重视,这推动了杂草在园艺中的复兴。杂草不仅具有生态重要性,还能为传粉者和其他昆虫提供栖息地和庇护。

Foreign Policy

《阿基里斯陷阱:萨达姆·侯赛因、中央情报局与美国入侵伊拉克的起源》一书虽然标题有些不合逻辑,但其副标题却足够描述性。作者史蒂夫·科尔是一位普利策奖得主,曾任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和新美国基金会主任。他的书从2003年伊拉克战争是一场灾难的前提出发,探讨了美伊关系中的许多失败。科尔通过四十多年的历史和多个地区的资料,讲述了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包括侯赛因的统治方式、流亡中的伊拉克领导人以及9/11后的美国决策。书中揭示了侯赛因的决策过程和他的统治特点,并通过大量新资料展示了这位暴君的真实面貌。科尔认为,尽管美伊关系中的误解和恐惧导致了战争,但更重要的是美国在冷战后全球主导地位中的战略模糊性。书中还讨论了美国政策制定者在9/11事件后如何将伊拉克视为主要威胁,并最终推动了入侵。

Telegraph

艾米·特维格的处女作《Spoilt Creatures》讲述了一个女性专属公社逐渐陷入黑暗和野性的故事。叙述者艾瑞斯是一位中产阶级的普通女性,她与平庸的男友内森分手后,接受朋友的建议,加入了一个位于肯特丘陵的女性公社。这个公社由莎拉拥有,但由神秘的布莱斯掌控,她保护女性免受男性世界的侵害。艾瑞斯在公社中帮助耕种土地并在农贸市场销售产品。随着时间的推移,公社的情况恶化,成员们陷入饥饿和绝望。特维格通过细腻的描写,展示了公社从和平到暴力的转变。然而,书中对时间的处理有些问题,2008年的背景设定不够准确,导致读者在阅读时感到困惑。尽管如此,当特维格自由发挥时,她带领读者深入布莱奇屋的污秽与超现实氛围,结果令人惊艳。虽然书中的悬念处理略显不足,但整体上,《Spoilt Creatures》是一部融合了人类脆弱性和阴暗魅力的引人入胜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