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AI团队抄袭中国大模型致歉,代码作者失联;网宿科技液冷技术:PUE低至1.049,收入占比仍小;紫光展锐融资超40亿,手机芯片业务瞄准海外市场:華爾街科技20240605

欢迎来到我们的《华爾街科技》節目,我是你們的主持人:劉英子。首先,网宿科技最近透露,其全资子公司绿色云图自主研发的液冷技术,PUE均值低至1.049,尽管目前液冷业务收入占公司整体收入的比例较小,但他们正积极与服务器、芯片厂商进行技术认证和合作,推动液冷技术的应用。其次,国内芯片巨头紫光展锐近期完成了一轮超40亿元的股权融资,主要投资方包括京沪两地国资平台以及多家金融机构。紫光展锐手机芯片业务以海外市场为主,2023年第四季度实现了24%的出货同比增长,未来将继续发展手机芯片适配端侧大模型能力。最后,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一个AI团队因抄袭中国大模型致歉,该团队发布的Llama3-V模型被曝与中国公司面壁智能的开源成果MiniCPM-Llama3-V 2.5几乎完全相同。目前,Llama3-V模型已经从开源平台撤下,代码作者失联。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网宿科技在接受特定对象调研时透露,公司全资子公司绿色云图自主研发的液冷技术能够为企业提供更节能、高效的数据中心建设及改造方案,PUE均值低至1.049。目前,液冷业务收入占公司整体收入的比例较小,但随着市场对液冷技术的关注度增加,绿色云图正积极与服务器、芯片等产业链内厂商进行技术认证和合作,共同推动液冷技术的应用。网宿科技的液冷技术代表了数据中心节能的新趋势,尽管目前在收入中占比不高,但未来潜力巨大。

紫光展锐近日宣布新一轮股权融资超过40亿元,投资方包括京沪两地国资平台及多家金融机构。紫光展锐手机芯片业务主要面向海外市场,2023年第四季度出货量同比增长24%,2024年一季度同比增长64%,市场份额为9%。紫光展锐的高速增长得益于传音手机的扩张,传音占其智能手机SoC出货量的48%。公司正积极适配端侧大模型,2023年12月,紫光展锐的5G SoC T820与百度飞桨完成I级兼容性测试。紫光展锐CEO任奇伟表示,公司在手机终端部署AI大模型,提升隐私与安全,提高网络连接性,降低硬件成本和电池功耗,推动人工智能产业生态繁荣。

斯坦福大学的一个AI团队因抄袭中国大模型致歉。由三位学生组成的团队发布了开源模型Llama3-V,但该模型被曝与中国面壁智能的MiniCPM-Llama3-V 2.5几乎完全相同。团队两位作者在社交平台上道歉并撤下模型,表示代码作者穆斯塔法·阿尔贾德里失联。面壁智能CEO李大海在朋友圈回应,披露了Llama3-V能够识别“清华简”战国古文字的新证据,证实了抄袭。事件引发开源社区的广泛关注,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克里斯托弗·大卫·曼宁也在社交平台谴责该抄袭行为。面壁智能首席科学家刘知远在知乎上回应,表示中国人工智能科研已快速成长为关键推动者,呼吁共建开放、合作、有信任的社区环境。

财联社:在近期的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国投智能董事长滕达分享了关于人工智能大模型技术的“破”与“立”主题演讲。他解释道,“破”是指利用大模型技术解决人工智能安全问题,以确保产业的良性发展;“立”则是指通过人工智能赋能数字福建,重构数字产业,拓展新机遇。滕达透露,国投智能将在2024年初整合公司各产品线的人工智能研发力量,组建新的人工智能研究院,聚焦大模型技术应用、生成式人工智能和人工智能安全三个核心方向。公司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针对大模型技术产品化、深度合成生成视频图像音频文本的检测鉴定技术、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人工智能安全取证技术等方面,不断推出更为安全、可信、可靠的产品,为打击利用人工智能的新型涉网犯罪提供技术支撑。

财联社:在欧盟的《数字市场法案》推动下,Aptoide将在本周四推出首款登陆苹果iOS系统的第三方游戏应用商店。这标志着苹果iOS生态围墙被打破,但仅限于欧盟区域。Aptoide选择在6月6日,即诺曼底登陆日这一天上线,具有象征意义。Aptoide的iOS应用商店将以封闭发行的方式推出,最初只允许持有邀请码的用户访问。虽然在苹果生态里做生意仍需缴纳“核心技术使用费”,但使用第三方商店分发的开发者可以避免支付最高30%的佣金抽成。苹果公司也调整了规则,降低了佣金抽成比例,以应对市场变化。

网易:日本国土交通省通报了丰田、本田、马自达、雅马哈、铃木5家企业在申请车型生产认证时存在舞弊行为,涉及超过622万台乘用车。丰田、本田、马自达等企业紧急道歉,并表示将暂停部分车型的生产和销售。丰田章男在记者会上鞠躬致歉,强调将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马自达和本田也分别表示将采取措施应对。日本国土交通省将对这些企业进行现场检查,并在调查结果的基础上进行严肃处理。此次事件引发了对日本制造业信任危机的担忧,媒体和行业专家呼吁进行深刻反思和改革。

網易:随着试点联合体的放开,L3、L4车型的上路正在进入快速通道,这对于自动驾驶行业而言是一个好消息。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四部门发布文件,确定由9个汽车生产企业和9个使用主体组成的联合体将在北京、上海、广州等7个城市展开智能网联汽车试点。试点产品涵盖乘用车、客车以及货车三大类。入围的企业包括长安汽车、比亚迪、广汽等国内品牌,而特斯拉等国外品牌未进入首批名单。此次试点不仅是测试产品,更是为实现真正由车辆承担责任的自动驾驶汽车上路打造完整的治理体系。

網易:根据研究公司TrendForce的说法,苹果不太可能在2027年前发布可折叠iPhone,但当它发布时,可能会对市场造成冲击。报告指出,目前可折叠手机仅占智能手机市场的1.5%,预计到2028年将增加到4.8%。尽管三星、华为等品牌已经推出了许多可折叠设备,苹果推迟进入这一领域并不一定是劣势。苹果的巨大市场影响力和成熟的客户基础意味着,可折叠iPhone发布后可能很快就会广受欢迎。分析人士认为,苹果进军可折叠手机领域可能会显著改变市场格局。

網易:“造假是汽车制造商绝不能做的事。”丰田汽车扯开了日本汽车制造业质量问题上的遮羞布。日本交通部宣布五家汽车制造商数据违规,包括丰田、马自达、雅马哈、本田和铃木。大发汽车的造假行为是此次事件的起因,调查范围扩大后,其他车企的造假行为逐渐被查出。近年来,日本制造业质量丑闻层出不穷,涉及汽车、钢铁、化工等诸多领域。此次丑闻不仅削弱了国际市场对日本汽车的信任程度,还可能扰乱日本庞大汽车供应链的运营,对日本经济产生连锁反应。

網易

董宇辉离开后的东方甄选,日子并不好过。5月31日以来,东方甄选股价连续三日下跌,累计跌幅近18%。股价之外,粉丝数、销售额也都在向下,连俞敏洪自己都说“东方甄选现在做得乱七八糟……”这种凌乱感首先来自于突变的画风。“321,上链接!”这是大众熟悉的直播带货,却是大家陌生的东方甄选。“6·18”大促期间,“东方甄选”直播间主播纷纷大声叫卖,并伴随夸张的身体动作,一改往常温文尔雅的内容输出模式。曾经那些羞于吆喝喊麦、耻于消费主义的主播,以个人才华、文学素养、英文教学等特色带火东方甄选。董宇辉是超级大IP,但IP不只有他一人。无论是儒雅的顿顿,还是憨憨的明明,个人IP都极其鲜明。他们引来众多粉丝驻足直播间,东方甄选也因此通过内容输出大量获客,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直播带货之路。新东方转型直播带货,属于半路出家。作为后来者,无论是自采自建还是整合资源都没有明显优势,东方甄选能够成功在于扬长避短。扬的是IP之长,避的是平台之短。看腻了“321,上链接!”,才会记住“OMG,买它买它”,才会为“额尔古纳河右岸”动容,避开了拥挤的美妆食品赛道,“农产品+IP”让这道光真正照进了东方甄选。短视频时代放大了个人IP的价值,个人形象、个人标签、个体情绪都是卖点,又随时能够成为爆点。人是最大的变量,更是最大的流量。个人IP成为智能平台的识别标准,这些与流量分配规则密切相关,鲜明的IP才能最大限度地满足互联网下的期待感、满足感、愉悦感。换句话说,东方甄选用董宇辉接住了时代给它的一切。从货架电视转型内容电商的艰难一跃,靠新东方的老师们实现了。时至今日,东方甄选看似是一家用直播来卖货的公司,其实更像是一家MCN,成也IP,败也IP。一旦没有了董宇辉和主播们鲜明的特色,只能沦为芸芸众生。没有了超级大IP,以及众多IP失灵,让东方甄选加速下坠。在做“号”与做“人”的不同逻辑下,东方甄选不能鱼和熊掌兼得。有人替平台鸣不平。在东方甄选,招商、选品、自营产品都有各自团队负责,主播只是主播,不需要负责其他环节。但在东方甄选难以复制的成功面前,主播就是主播,其他环节只能是其他。不管是去董化还是去抖化,东方甄选的焦虑打在了公屏上,但收效均不显著。在粉丝与公司治理之间、大IP与平台之间,每一个选择都是机会与代价的博弈,俞敏洪也只能艰难平衡。他在去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年会上说,自己看不起网络直播中那种“卖卖卖、买买买”的嚎叫。但没了IP,东方甄选还没找到嚎叫之外的第二条路。

我国汽车产业距迈入L3时代又近一步!6月4日,工信部网站发布了《四部门有序开展智能网联汽车准入和上路通行试点》的通知,确定9家首批智能网联汽车准入和上路通行试点联合体。具体来看,在9个汽车生产企业中,有7个车企试点的产品类别为乘用车,其中包括比亚迪、长安汽车、广汽乘用车、上汽集团、北汽蓝谷、一汽集团以及唯一的新势力车企蔚来。另外,宇通客车和上汽红岩所对应的客车和货车也同样入围。这些车企和使用主体两两结合,组成试点联合体。2023年1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住房城乡建设部、交通运输部(以下简称“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智能网联汽车准入和上路通行试点工作的通知》。根据通知,四部门遴选具备量产条件的搭载自动驾驶功能的智能网联汽车产品,开展准入试点,并对取得准入的智能网联汽车产品在限定区域内开展上路通行试点。据悉,试点的组织实施共分为五个阶段,当前,仅仅是完成了试点申报阶段的遴选。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一司强调,此次入围并不代表具有自动驾驶功能的智能网联汽车取得准入许可或允许上路通行,接下来,四部门将指导进入试点的联合体开展试点实施。下一步,四部门将按照试点总体要求和工作目标有序推进试点实施,并基于试点实证积累管理经验,支撑相关法律法规、技术标准制修订,加快健全完善智能网联汽车生产准入和道路交通安全管理体系,推动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业内分析认为,这一通知的出台,标志着我国L3/L4级自动驾驶上路的政策支持进一步完善。同时,这也意味着这些车企中很可能会出现首批在中国落地自动驾驶的企业,而这也将成为中国自动驾驶行业的里程碑。另外,需要提及的是,近日多地传来“车路云一体化”布局新进展。其中,在5月31日,北京市公共资源交易服务平台发布《北京市车路云一体化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初步设计、施工图设计)招标公告》,投资额为99.4亿元,将在全市选取约2324平方公里的范围,对6050个道路路口进行智慧化改造。工信部此次也作出解释,准入和上路通行试点由汽车生产企业和使用主体组成联合体自愿申报,通过遴选符合条件的智能网联汽车产品开展准入和上路通行试点。而“车路云一体化”试点以城市为申请主体,旨在开展智能化路侧基础设施和云控基础平台等建设,形成统一的车路协同技术标准与测试评价体系,健全道路交通安全保障能力,促进规模化示范应用和新型商业模式探索。

“我们希望团队的好工作被更多人关注与认可,但不是以这种方式。”6月3日,对于连日来备受关注的斯坦福大学AI团队疑似抄袭面壁智能一事,面壁智能CEO李大海作出回应。同一天,面壁智能联合创始人刘知远也发文回应提到,开源共享的基石是对开源协议的遵守,对其他贡献者的信任,对前人成果的尊重和致敬,Llama3-V团队无疑严重破坏了这一点。风波中心的Llama3-V多模态大模型出自于斯坦福大学的一个本科生团队。几天前,该团队发布这一模型,并宣称只需500美元训练,其性能就比GPT-4V、Gemini Ultra、Claude Opus更强,一度成为“HuggingFace Trending”Top5。但随后,该模型被指抄袭面壁智能发布的MiniCPMLlama3-V 2.5,且声浪越来越大。面壁智能是一家“清华系”人工智能大模型创业公司,成立于2022年8月,今年4月刚刚宣布完成新一轮数亿元融资。面壁智能自研了百亿参数预训练语言大模型CPM,MiniCPM是其端侧模型,也被称为“小钢炮”。今年5月20日,面壁智能推出并开源MiniCPM系列最新的端侧多模态模型MiniCPM-Llama3-V 2.5,支持30+种语言,可实现最强端侧多模态综合性能。对于Llama3-V套壳、抄袭MiniCPM-Llama3-V 2.5的指责,主要聚焦在Llama3-V的模型结构和配置文件与MiniCPM-Llama3-V 2.5完全相同,只是进行了一些重新格式化并将部分变量重新命名,Llama3-V具有与MiniCPM-Llama3—V 2.5相同的分词器,包括MiniCPM-Llama3-V 2.5新定义的特殊符号等方面。Llama-3V团队曾回应,他们只是使用MiniCPM-Llama3-V 2.5的分词器,并在MiniCPM-Llama3-V2.5发布前就开始了这项工作,但并未解释如何做到在MiniCPMLlama3-V 2.5发布之前就获取详细分词器的具体方式。随着事件引发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李大海与刘知远先后作出回应,其中最为关键且特别的证据,在于“清华简”。李大海称,经过团队核实,除了社区网友列出的证据外,面壁智能还发现,Llama-3V展现出和小钢炮一样的清华简识别能力,连做错的样例都一模一样,而这一训练数据尚未对外公开。此外,两个模型在高斯扰动验证后,在正确和错误表现方面都高度相似。刘知远提到,比较确信Llama-3V是对MiniCPM-Llama3-V 2.5的套壳,“证据是MiniCPM-Llama3-V 2.5研发时内置了一个彩蛋,就是对清华简的识别能力,这是我们从清华简逐字扫描并标注的数据集,并未公开。而Llama-3V展现出了一模一样的清华简识别能力,连做错的样例都一样”。目前,Llama3-V团队的两位作者已在社交平台上就这一学术不端行为向面壁智能MiniCPM团队正式道歉,并将问题归咎于另一名“无法联系”上的成员,同时表示会将Llama3-V模型悉数撤下。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ChristopherDavid Manning也发文谴责这一抄袭行为,并对MiniCPM这一中国开源模型表示赞扬。值得一提的是,Llama3-V抄袭风波引发广泛关注的另一面,也在于大模型领域开源、套壳、抄袭由来已久的争议。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称,开源就是把源代码公开,公开时都会选择一个遵循的协议,不同协议需遵循不同的规范。套壳还是抄袭的界定,都取决于开源的协议以及对方采取了怎样的动作。对于后续安排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面壁智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东方甄选乱了?

正值“6·18”大促期间,东方甄选却面临新的考验。近日,“东方甄选直播画风变了”和“俞敏洪称东方甄选做得乱七八糟”等话题先后登上热搜,导致其股价出现震荡。截至6月4日港股收盘,东方甄选股价继续下探,跌幅为4.24%。与此同时,粉丝数量也在减少,第三方直播电商分析平台蝉妈妈数据显示,东方甄选抖音账号在近三个月内掉粉近50万,而董宇辉主导的与辉同行账号则在带货达人月榜中排名第三,并稳步涨粉。业内人士认为,两个账号之间只有做好差异化区分,才能提振市场对东方甄选的股价信心。

再登热搜

近日,东方甄选CEO俞敏洪亮相物美创始人张文中的直播间。俞敏洪在对谈中坦言东方甄选现在做得乱七八糟,引发了外界的广泛讨论和猜测。实际上,早在俞敏洪发声前,“东方甄选直播画风变了”的话题已引起讨论。直播视频显示,东方甄选主播一改此前轻声细语的产品讲解风格,转而变成了“卖力吆喝”。例如“321,上链接!”这样的直播形式也出现在了直播中。俞敏洪曾表示,他心中的直播应该是心平气和地对产品进行知识性讲解,但现状显然与他的初衷有所偏离。

“掉粉”与“涨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