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佛書展混亂如同Fyre音樂節;莫波戈:不應因害怕傷害孩子而避談戰爭;你口袋裡的硬幣讓你成為羅馬人:讀書簡報20240506

歡迎來到我們的《讀書簡報》節目,我是你們的主持人:梁峻。今天我們有幾個非常有趣的話題要和大家分享。首先,一場在科羅拉多州丹佛舉辦的書展因組織混亂被稱為「書籍界的Fyre音樂節」,參加者抱怨排隊時間長,缺乏組織,甚至食物短缺。接著,我們會談到著名兒童作家莫波戈如何透過他的作品,告訴我們為什麼不應該因為害怕傷害孩子而避免和他們討論戰爭的話題。最後,我們將探索一個有趣的觀點:怎樣我們口袋裡的硬幣與古羅馬帝國的興衰息息相關。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在科罗拉多州丹佛举办的一场书展,被戏称为“图书界的Fyre音乐节”,这场名为Readers Take Denver的活动原本打算为书迷们提供一个与心爱作者亲密交流的机会,然而现实却是长队伍、组织混乱,让参加者大失所望。据《电讯报》报道,有些人为了参加这个活动花费了数百美元,但现场却出现了食物短缺,预订的书籍未能按时到达的情况。活动组织者承认这次活动经历了一些“颠簸”,并对安全问题以及志愿者的行为表示关切。

而在另一篇《电讯报》的报道中,儿童作家迈克尔·莫波戈分享了他对于写作和战争主题的看法。他认为,基于个人经历和对历史的理解,儿童需要了解过去,以便理解现在。莫波戈的书籍虽然曾被批评为怀旧和不相关,但他坚持认为,儿童对历史感兴趣,需要知道战争带来的苦难。他的新书《寻找阿尔菲:D日故事》讲述了一位参与敦刻尔克撤退和诺曼底登陆的士兵的故事,旨在传达战争的悲哀和捍卫自由的重要性。莫波戈相信,通过讨论困难的话题和讲述传达强烈信息的故事,像他这样的作者可以帮助儿童理解并参与他们所生活的世界。

《电讯报》还报道了一篇有关古罗马币种——第纳里银币的趣味历史。第纳里银币在古罗马帝国的兴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种小银币在第二次布匿战争期间被引入,当时罗马面临迦太基人的入侵威胁。为了恢复经济,罗马改革了财政制度,创造了第纳里银币。与其他贬值的货币不同,第纳里银币含有四克纯银,体现了价值和信誉。该币种成为罗马权力的象征,用于宣传罗马理念,并在帝国内外广泛流通。然而,随着罗马帝国面临财政困境,第纳里银币开始贬值,最终停止铸造。尽管如此,第纳里银币留下了持久的遗产,其名称被用于其他货币,如伊斯兰第纳尔和英国便士,成为古罗马权力和影响力的文化和语言记忆。

从丹佛的书展混乱,到莫波戈对儿童讲述战争故事的坚持,再到古罗马第纳里银币的历史教训,这些故事不仅反映了人类社会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也提醒我们从历史中学习,无论是在组织大型活动,还是在教育下一代,抑或是在理解我们的文化遗产方面。每一次的混乱、每一个故事、每一枚硬币,都携带着过去的智慧,指引我们前行。

在溫哥華的John William面臨著一個艱難的決定。隨著視力逐年衰退,過去十年中,他不得不考慮將自己珍藏的3500本書籍找到新的主人。《多倫多星報》報導,William因健康問題經歷了多次脊椎手術,醫生勸告他不要再搬重物。他的藏書中許多都無法找到大字體或有聲書的版本,因此他希望在完全失明前,讓這些書找到一個好去處。幸運的是,已經有數百本書找到了新的主人,包括家庭學校的孩子們和大學生。

而在人工智能(AI)的世界裡,《電訊報》探討了三本關於AI倫理問題的新書。Susie Alegre的《人權,機器錯誤》強調了未受管控AI的危險,主張AI開發者需要接受更多的監管以保護用戶權益。Nigel Shadbolt和Roger Hampson的《仿佛是人》提出了將AI機器視為人類,嵌入倫理原則的想法。Chris Stokel-Walker的《AI如何吞噬世界》則是檢視了AI的創造及其對社會的影響,強調了AI帶來的好處與樂趣,同時也指出了需要監管的必要性。然而,歐盟議會的荷蘭成員Kim van Sparrentak指出,大型科技公司反對監管,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更了解情況。

在另一個世界角落,《外交政策》雜誌回顧了杜克·艾靈頓這位爵士樂傳奇人物的生平。出生於125年前的艾靈頓,不僅是美國爵士樂的巨匠,更在冷戰時期成為美國國務院文化外交的重要人物。1933年,他的首次海外之行將爵士樂從一種流行新奇事物提升為與古典音樂齊名的藝術形式。在歐洲,他不僅受到了評論家的讚譽,唱片銷量也在大西洋兩岸飆升。更重要的是,歐洲為艾靈頓及其樂隊提供了一個遠離美國種族隔離的避風港。

在肯尼迪政府期間,艾靈頓扮演了國務院文化外交的關鍵角色。美國政府利用他的音樂在古巴導彈危機後向蘇聯附近國家傳遞友好信號。即使在政治動盪的國家,艾靈頓的表演也受到熱烈歡迎。然而,在幕後,國務院官員認為艾靈頓及其樂隊難以管控。儘管如此,艾靈頓的音樂和表演有助於展示美國文化的活力,並可能有助於冷戰期間緩和緊張局勢。

艾靈頓的海外巡演對他個人也有深遠的影響。1958年與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會面後,他創作了《女王組曲》,該作品在他去世後贏得了格萊美獎。艾靈頓曾考慮過移居海外,但最終他認為自己太過於美國化,無法長時間離開。他的音樂展示了美國精神,以及他對於一個包容所有種族的更完美聯邦的美國承諾的信念。

透過John William對書籍的執著、對AI倫理的探討,以及杜克·艾靈頓以音樂為橋樑的文化外交,我們看到了不同領域中人類對於知識、倫理和文化的不懈追求。這些故事不僅凸顯了個體在面對挑戰時的堅韌與創造力,也反映了在快速變化的世界中,我們如何尋找和保持人性的共鳴。

在法國,康斯坦斯·德布雷(Constance Debré)的故事震撼了整個國家。《電訊報》報導,這位曾是巴黎成功的刑事律師,在2015年做出了一系列驚人的決定:她離開了丈夫,剃了頭,開始與女性交往。更令人震驚的是,她賣掉了大部分財產,放棄了法律事業,轉而專注於寫作。然而,由於前夫的施壓,德布雷被剝奪了對兒子的監護權,只能在家庭聯絡中心進行監督下的探視。儘管面臨著巨大的社會壓力,她的兩部小說《花花公子》和《溫柔地愛我》在法國引起了廣泛關注,其中《花花公子》更是獲得了2018年的庫波爾獎。這些作品以赤裸裸的真實描繪了愛情,尤其是母愛。德布雷在作品中批評了當代對身份政治的迷戀,認為這是自戀的表現。儘管德布雷來自一個擁有多位部長和著名藝術家的知名家族,她否認自己是從特權階層寫作。面對挑戰,她表示自己現在感到滿足,並希望通過寫作的成功能夠在巴黎購置自己的住所。

另一個故事發生在英國赫特福德郡的聖奧爾本斯,一個關於童年記憶和收藏熱情的展覽即將開幕。根據《BBC》的報導,海倫·戴(Helen Day)在過去20年裡收集了大量私人擁有的經典瓢蟲書(Ladybird books)。這些書籍構成了她童年的背景,她特別喜歡這些書中所描繪的歷史事件和童話故事旁的“美麗圖片”。瓢蟲書最初由威爾斯&赫普沃斯公司在1940年出版,直到20世紀70年代中期被企鵝書出版社收購。這些書的獨特尺寸源於二戰期間的紙張短缺。展覽將於5月10日至9月8日在聖奧爾本斯博物館和畫廊舉行,這是收藏家一直夢寐以求的事情,她終於能夠將這些珍貴的收藏帶回家。

而在《獨立報》的報導中,我們得知2024年的海節(Hay Festival)將於5月23日至6月2日舉行,這是世界上最大的文學節之一。在為期11天的節日裡,將有超過600個活動,包括與著名作家、詩人和知識分子的討論、訪談和工作坊。節目包括與新興作家的會談、對喬治·奧威爾作品的探討、園藝技巧,甚至還有全明星板球比賽。這次文學節不僅是文學愛好者的盛宴,也是發現新聲音和隱藏寶石的絕佳機會。觀眾可以通過節日的官方網站預訂門票,親身體驗這場文化盛事。

這三個故事,從不同的角度展現了文化的多樣性和人類情感的複雜性。無論是康斯坦斯·德布雷在法國文壇的爭議、海倫·戴對童年記憶的珍藏,還是海節文學節上的文化盛宴,都展示了人類對於美、愛和記憶不懈的追求。

謝謝您的收看。上面播報的內容,是六度團隊推薦的全球專業媒體、智庫、政府機構和行業專家的最新報導、分析簡報,更詳細的內容,請大家去這些媒體、智庫的網站閱讀。
這些內容並不一定反映六度簡報的立場,亦不能作為任何決策的建議。
六度團隊由專業媒體人、學者、科學家組成的獨立新型媒體,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專業要求,訂閱各種簡報,網址是:6dobrief.com,您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通過電郵收到六度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