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 Garten的旗幟蛋糕:紀念日的甜點新選擇;獨立書店崛起:2023年開店數量突破200家;Nish Kumar退出Hay Festival,抗議贊助商與以色列的財務關係:讀書簡報20240524

歡迎來到我們的《讀書簡報》節目,我是你們的主持人:梁峻。今天我們有一些令人興奮的新聞要和大家分享。首先,名廚Ina Garten分享了她的著名旗幟蛋糕食譜,這款蛋糕以香草酸奶油蛋糕為基底,搭配奶油奶酪奶油霜,並用藍莓和覆盆子裝飾成美國國旗的樣子,為紀念日增添了甜蜜的氣氛。此外,Ina Garten還將於10月1日發布她的回憶錄《當幸運來臨時準備好》,書中談及她的童年困境和與丈夫Jeffrey Garten的愛情故事,令人期待不已。

接下來,我們來談談獨立書店在2023年的崛起。根據美國書商協會的數據,今年已有超過200家新的獨立書店開業,會員總數達到2433家,幾乎是2016年的兩倍。這一增長歸因於人們對抗書籍禁令、支持多樣性和對書籍的熱愛。無論是線上書店還是實體店鋪,這些書店都克服了財務和物流上的挑戰,為讀者提供了更多的選擇。

最後,我們來看看Hay Festival的最新動態。喜劇演員Nish Kumar和Grace Blakeley因抗議活動贊助商Baillie Gifford與以色列的財務聯繫而退出了這個著名的文學節。超過600名業界專業人士也簽署了一份由Fossil Free Books發起的聲明,呼籲該公司撤資。這一事件引發了廣泛的討論和關注。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The Independent》报道,Ina Garten在Instagram上分享了她著名的国旗蛋糕食谱,以纪念阵亡将士纪念日。她在视频中展示了如何用蓝莓、覆盆子和奶油霜装饰蛋糕,这款蛋糕出自她2002年的食谱《Barefoot Contessa Family Style》。Garten还透露,她正在为即将于10月1日出版的回忆录《Be Ready When the Luck Happens》做准备,这本书讲述了她的童年和与丈夫Jeffrey Garten的爱情故事。Garten表示,虽然她起初认为没人会对她的生活感兴趣,但在朋友Deborah Davis的鼓励下,她决定写下这本回忆录。

《The Independent》报道,RAYE在今年的Ivors颁奖典礼上获得了年度最佳词曲作者奖,颁奖典礼在伦敦的Grosvenor House举行。评委称赞她是“这一代的声音”,她的首张专辑《My 21st Century Blues》获得了广泛好评。其他获奖者包括Bruce Springsteen,他获得了Ivors学院的最高荣誉奖,Bernie Taupin因其对英国音乐的杰出贡献而获奖。Lana Del Rey则因其六张英国冠军专辑和备受赞誉的词曲创作获得了特别国际奖。Skepta和KT Tunstall也分别获得了Visionary Award和Outstanding Song Collection奖项。

《Guardian》评论了Gilles Lelouche的新片《Beating Hearts》,这是一部巨大的歌剧式犯罪片,讲述了星际恋人和受伤情感的故事。尽管影片中有一些出色的表演和一场非常精彩的武装抢劫场景,但影片缺乏微妙之处且显得臃肿,最终部分过于强调爱的重要性,显得感伤和天真。影片改编自爱尔兰作家Neville Thompson的小说《Jackie Loves Johnser OK?》,背景从都柏林附近的Ballyfermot搬到了法国北部一个由炼油厂主导的小镇。尽管演员们全力以赴,但影片整体仍然令人失望。

《美联社》报道,2023年独立书店继续扩展,超过200家新店开业。佛罗里达州基西米的前中学图书管理员埃琳·德克尔因州内的图书禁令感到沮丧,决心通过开设书店来反击。她与同事塔尼娅·加里纳内斯共同创办了White Rose Books & More,专门提供被禁图书。尽管行业销售缓慢,但美国书商协会的会员数量却持续增长,目前达到2433家,比前一年增加了200多家。协会首席执行官艾莉森·希尔表示,开店的原因多种多样,包括反对禁令、支持多样性以及疫情后的职业转型。尽管独立书店的盈利并不稳定,但许多新店主仍然充满热情,通过众筹和个人储蓄等方式克服资金困难,努力提供多样化的书籍和商品,以吸引更多读者。

《电讯报》报道,喜剧作家尼什·库马尔因抗议赞助商与以色列的金融联系,退出了海伊文学节。经济评论员格蕾丝·布莱克利也因同样原因退出了活动。两人反对海伊文学节与投资公司贝利·吉福德的赞助协议,该公司被指控在以色列的国防、科技和网络安全行业投资近100亿英镑。超过600名作家和出版业人士签署了由“无化石燃料书籍”组织发起的声明,要求贝利·吉福德从化石燃料行业和以色列相关公司撤资。海伊文学节的首席执行官朱莉·芬奇表示,虽然赞助是一个复杂的伦理问题,但他们始终保持编辑独立性,专注于实现慈善使命。贝利·吉福德回应称,他们在以色列相关公司的投资比例很小,并正在与这些公司进行接触。

《卫报》对奥斯卡获奖编剧布鲁斯·乔尔·鲁宾进行了专访,探讨了他在《人鬼情未了》中的创作灵感、同性恋身份以及精神追求。鲁宾在81岁时公开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并在回忆录《这只是部电影》中详述了他的心路历程。他回忆起在大学时代因无法回应女友的爱意而感到困惑,因为他一直知道自己是同性恋。鲁宾的妻子布兰奇早在50多年前就知道他的性取向,家庭对他的公开表示理解和支持。鲁宾通过电影表达了自己的内心世界,并在书中分享了他与多位名人的交往经历。他的婚姻生活和谐,并在晚年重新发现了对男性美的强烈感受。尽管退出编剧行业已有十多年,鲁宾依然对人类旅程充满热情,并在与妻子一起喂养锦鲤和金鱼中找到了生活的乐趣。

BBC

自今年一月起,Maeve Walsh,也被称为“阅读医生”,开始在考文垂收集书籍并分发给学校。她的初衷是确保孩子们能有书可读,并能带回家。到目前为止,她已经收集了近13,000本书,并与大约16所学校联系。Walsh表示,她从社区收集书籍,然后捐赠给城市学校。她提到,尽管她非常自豪,但仍觉得自己只是“刚刚开始”。Frederick Bird Academy的Holden女士表示,他们非常感激Walsh的慷慨捐赠,孩子们能带着免费书籍回家,这真是太棒了。

Guardian

Emil Ferris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个怪物,她的图画小说《我最喜欢的东西是怪物》中的小狼人女孩Karen显然受到了她自画像的启发。Ferris的第一本书出版后广受赞誉,七年后,她的第二本书继续讲述Karen在1968年芝加哥的街头戏剧和政治历史中的冒险。Ferris在2001年感染西尼罗河病毒后曾一度瘫痪,但她通过学习绘画重新找回了生活的意义。她的作品不仅仅是对怪物的重新定义,更是对人性和艺术力量的深刻探索。Ferris坚信,艺术是我们进入未来的必要条件,因为它承载了我们的人性和独特性。

Telegraph

“蛇后”凯瑟琳·德·美第奇在1519年出生后不久便成了孤儿,她的父母相继去世。幼年的凯瑟琳在修道院间辗转,直到14岁时被安排与法国国王的次子亨利结婚。婚后十年,她才生下第一个孩子,之后又生育了十个孩子,其中三个成为法国国王。凯瑟琳在丈夫去世后成为法国的实际掌权者,致力于和平谈判和家族的保护。尽管她被指责策划了1572年的圣巴托罗缪大屠杀,历史学家玛丽·霍林斯沃思认为这些指控是对她坚持宽容政策的嘲讽。凯瑟琳的一生充满了权谋和阴谋,但她始终未曾停止为未来做打算。

对于那些希望在睡前为孩子们提供一些隐秘教育阅读的家长来说,作家科莱特·希勒和插画家托尔·弗里曼已经成为了一个梦想团队。他们的首次合作《B在你的拇指上》(2020年)是一部充满吸引力的押韵诗集,旨在帮助年轻读者拼写单词。现在,这对搭档推出了《孩子们的巨大词汇》,一本旨在拓宽孩子们词汇量的书。希勒在书的介绍中解释道:“你的词汇就是你的魔杖”,并指出合适的词汇是最好的:“谁会愿意说倒数第二,而不是说……倒数第二!”这本书的目的是向7到12岁的孩子们介绍75个“巨大的”新词汇,并通过生动的插图和押韵诗来激发孩子们对语言的热爱。许多词汇如“拟声词”、“夸张”、“忙碌”、“多毛”甚至会让成年人感到困难,但希勒强调,她的书并不是单纯为教识字而设计,而是为了激发孩子们对语言的热爱。

The Globe and Mail

安德鲁·劳顿是一位皮埃尔·普瓦里耶的粉丝,这位True North保守派媒体网站的主编写了一本同情(甚至更多)的传记,这本书会让保守党领袖的崇拜者们感到高兴,而他的反对者们则会感到愤怒。如果你觉得需要更好地了解这位根据民调显示可能成为加拿大下一任总理的人,你应该阅读劳顿的书。但请注意:在阅读期间,你将置身于一个保守派/保守党宇宙之外的一切,劳顿要么忽视,要么轻视。作者采访了普瓦里耶的家庭和朋友,并利用这些访问讲述了这位卡尔加里本地人的早年生活故事。普瓦里耶是杰奎琳·法瑞尔的儿子,她在十几岁时生下了他,并将他送给了收养家庭。他的养父母是卡尔加里的两位教师玛琳和唐纳德·普瓦里耶,他们后来又收养了法瑞尔的另一个儿子,皮埃尔的同母异父兄弟帕特里克。普瓦里耶在少年时期接受了各种体育运动,特别是摔跤,但由于腱鞘炎,他不得不放弃,转而将精力投入到政治中。劳顿描写了普瓦里耶从学生活动家到当选政治家的迅速崛起,并指出他的成功不仅源于他真实且好斗的保守主义,还因为他总是能在恰当的时机做出正确的决定。

西非的城市生活,作为地球上最具多样性的地区之一,常常是一场充满戏剧性和令人惊叹的角色的每日过山车之旅。许多作家试图捕捉这些大城市中发生的一切。以下是一些突出的书籍选择。玛格丽特·阿布埃特和克莱门特·乌布雷里的《阿雅》系列自2005年首卷出版以来便成为畅销书,这些书设定在1970年代的阿比让,象牙海岸的商业首都,讲述了一个在经济繁荣时期的青少年的生活。克莱门特·乌布雷里的插图将这些故事生动地呈现出来。西普里安·埃克文西的《贾瓜娜娜》讲述了1960年代拉各斯一位年长性工作者的生活,这部小说被政府禁止,因为它揭示了拉各斯的阴暗面。莱耶·阿登勒的《轻松运动游客》则是一部2016年的惊悚小说,讲述了一位外国记者和一位为性工作者安全而奋斗的活动家在拉各斯的合作。奎·夸特的《睡好,我的女士》讲述了阿克拉时装周第一天,一位时装大亨在家中被发现死亡的故事。达米拉雷·库库的《几乎所有拉各斯的男人都疯了》是一部短篇小说集,描绘了当代拉各斯女性在爱情中被欺骗的故事。

《卫报》报道,智能性机器人可能看似未来的梦想,但这个梦想已有几个世纪的历史。1816年,ETA霍夫曼的故事《沙人》描绘了一个年轻人爱上一个美丽但“僵硬无魂”的女孩,结果发现她是一个发条玩偶。最近,艾伦·艾克本和初次写作的小说家塞拉·格里尔利用人工女友揭示人类情感。爱尔兰作家萨拉·克罗斯安的第二本成人小说《嘿,佐伊》讲述了一个关于AI玩偶佐伊的故事。女主角多洛雷斯发现佐伊后,起初视其为入侵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开始在生活中为佐伊找到各种角色:朋友、知己、饮料架、出气筒,最终成为她生活中无声的见证。克罗斯安通过平淡无奇的叙述风格,反映了多洛雷斯内心深处的创伤和秘密,尽管读者可能在前50页内就能猜到这个秘密,但拼凑多洛雷斯形成的原因仍然令人愉快。

《卫报》报道,乔纳森·布利策的《那些离去的人们在这里》详细讲述了美国移民政策的故事。凯尔蒂在洪都拉斯目睹了几个兄弟被谋杀后,带着两个儿子踏上了前往美国的危险旅程。尽管她认为自己的庇护申请无懈可击,但在边境被告知将与孩子分离并被驱逐。她与孩子们分离了四年。布利策揭示了美国在中美洲的干预历史,尤其是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的政治动荡,这些国家在战后被美国扶植的独裁者和军政府统治。如今,移民问题仍未解决,特朗普政府的极端移民政策导致了超过5000名儿童与父母分离。拜登政府虽然成立了一个任务小组,但在赔偿问题上却退缩。布利策的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清晰的理解,帮助我们在人道主义危机中找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