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 新冠特效药paxlovid易引起急性血栓?安贞医院洪老院长服用后去世? 辟谣:新冠病毒感染本身就会明显增加血栓风险,病情越重风险越高。同时据悉,洪老院长也并未离世。

新冠特效药paxlovid易引起急性血栓?安贞医院老院长服用后去世?

2023-01-01 13:16:33 来源: 网易健康 !

**【本期流言说法】:**12月31日,一则关于北京安贞医院老院长洪昭光因服用新冠特效药paxlovid去世的消息在网络上流传。传言称,辉瑞的这款新冠特效药易引起急性[血栓],洪老院长因新冠肺炎(轻症)入院,服用paxlovid后心绞痛频发,抢救无效去世。

网易健康咨询了两位心血管专家,均表示老院长的症状情况尚不能确认与服用paxlovid有关系。据悉,目前洪老院长也 并未离世。

【谣言鉴定要点】:

1、 新冠病毒感染本身就会明显增加血栓风险,病情越重风险越高。

人体的血管就像是四通八达的公路,遍布于身体的各个角落,一旦某一段路堵车或者发生事故,就容易引起大规模的交通瘫痪。血栓就是指血管内的一些块状物质,导致血液流通不畅或阻塞,严重的会危及生命。

早在抗疫初期,武汉防治前线的专家们在临床实践中就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危重症患者极易形成血栓,呼吁大家提高警惕,并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静脉血栓栓塞症防治建议》。其后,世界各地的医生都注意到许多新冠患者与血栓相关的症状,并针对患者展开研究。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症患者相关凝血功能障碍诊疗专家共识》指出“感染新冠的危重症患者除了发热、乏力、呼吸困难等,还有不同程度的凝血功能障碍,凝血功能障碍是COVID-19重症患者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2021美国血液学会COVID-19患者抗凝预防血栓指南》明确“COVID-19可增加血栓形成和动脉栓塞事件的风险,且病情越重发生风险越高。
此外,2022年3月份,国家卫健委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提到,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期病例主要器官病理学改变以及具有重症高危因素、病情进展较快的普通型患者相应的抗凝治疗方案

2、八十多岁的老人在肺炎的应激下出现急性心梗,在临床也比较常见。

据公开资料显示,洪昭光教授1939年出生于福建厦门鼓浪屿,是中国著名心血管专家,中国首席健康教育专家。
一位心血管专家向网易健康透露,八十多岁的老人在肺炎的应激下出现急性心梗的情况在临床也比较常见,即使服用了paxlovid,也不能就确认与服用paxlovid有关系。
同时据悉,洪老院长也并未离世。
3、提示:Paxlovid 药物自身比较安全,但服用条件比较严格,主要麻烦是药物联用。
Paxlovid其实不是一种药,而是一种药品“套餐”:由
奈玛特韦利托那韦*两种蛋白酶抑制剂组合而成。奈玛特韦会抑制COVID病毒制造功能性病毒粒子所需的一种关键酶。经过奈玛特韦治疗后,从细胞中释放的COVID病毒不再能够进入体内未感染的细胞;另一种是利托那韦,这种药物曾被用于治疗艾滋病,但现在被用于提高抗病毒药物的水平。
2022年4月14日,辉瑞新冠口服药Paxlovid的2/3期临床数据在新英格兰医学期刊上发表。研究发现,在Paxlovid接受者(22.6%)和安慰剂接受者(23.9%)中,治疗期间或治疗后出现的不良事件发生率相似,最常见的不良反应为味觉障碍、腹泻、血压升高、肌痛、头痛、恶心、呕吐。Paxlovid治疗有症状的Covid-19最终进展为重度Covid-19的风险比安慰剂的风险低89%,并且没有明显的安全性问题。
不过,使用Paxlovid要特别注意药物相互作用。由于Paxlovid中含有利托纳韦,很多经CYP3A4代谢的药物与Paxlovid有冲突,常见的包括降血脂的他汀类药物。因此,使用前需获得医生处方,由医生确认是否适合使用,以及其它药物是否存在冲突,是否需要暂停其它药物。

网易健康提示大家,新冠特效药Paxlovid有严格的适应症,大家遇到新冠防治相关的问题尽量从官方媒体平台获取信息,或者寻求医学专业人士的协助,而不是听信来历不明的传闻。

参考资料:

1、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8848202300289050&wfr=spider&for=pc/

2、https://medsci-private-files.medsci.cn/2021313/1615649424223_2020535.pdf

3、Wu C, Chen X, Cai Y, et al. Risk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 and death in patients with coronavirus disease2019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 J]. JAMA Intern Med, 2020. doi: 10.1001/jamainternmed.2020.0994.

4、http://www.gov.cn/zhengce/zhengceku/2022-03/15/content_5679257.htm

5、辉瑞新冠口服药Paxlovid 2/3期临床数据正式公布|病毒载量|利托那韦|安慰剂组|辉瑞|数据|临床|-健康界

为了不让你吃辉瑞特效药,活人都说成了死人

原创 张明扬的阳明山 [冰川思享号](javascript:void(0):wink: 2023-01-06 10:53 发表于浙江

收录于合集

#张明扬66个

#疫情43个

冰川思享号

汇聚思想,分享锐见

793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你愿意相信什么,人家就喂给你什么。你愿意相信的真相才是真相。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丨张明扬

这段时间,猝然去世的老专家老学者很多,朋友圈里每天都处于悼念的状态中。没想到的是,“有心人”连这个也没有放过。

有一则流传甚广的“讣闻”乍看倒也言之凿凿:我国著名保健专家、83岁的北京安贞医院老院长洪昭光先生不幸感染离世!

图/图虫创意

但若再仔细看就会发现其中大有文章。 截图一边“痛悼”洪昭光教授,一边声讨辉瑞新冠特效药,说得现场感十足,“洪教授昨天服用paxlovid后出现心绞痛,今天又吃一次,下午频发心绞痛”,“刚看见我同事发的消息,洪院长抢救没成功,去世了”。

悼念老教授去世,没见到什么哀悼之情,一直忙着谴责辉瑞,我就下意识地查了下,果不其然,“网易健康”早在1月1日就发文辟过谣了:《新冠特效药paxlovid易引起急性血栓?安贞医院老院长服用后去世?

但辟谣有用么,看来真没什么用。

01

洪昭光的“讣闻”两天后又改头换面冒了出来。1月3日,一则名为《痛悼洪绍光》的公号文刷屏,从“点赞”和“在看”的数据来看,点击量可能有上百万。文章最后盖棺论定:洪绍光教授因误服辉瑞口服药而惨遭不幸,国人悲愤有加。

最有仪式感的是,这篇文章还弄了篇“挽联”:

上联:半生爱国利民敬业乐群先生大德流芳百世

下联:毕身行医制药救死扶伤竟然殁于辉瑞新品

横批:死难瞑目!

我本以为呢,此类黑辉瑞的文章,至少得先找个真去世的老专家,然后再编造个和辉瑞有关的去世原因。但这则谣言的离谱之处在于,洪昭光教授虽然病了,但根本就没有去世。

为了攻击辉瑞,竟然能把大活人写成死人,这种造谣水平真是登峰造极了,也更可见明目张胆了:我随便找个活人写死了,又怎么样?

还有一个极其明显的硬伤是,这篇文章甚至连洪昭光教授的名字都写错了,通篇都是“洪绍光”。

图/“网易健康”公众号

谣言肆无忌惮自有人家的底气,网易的辟谣自然不在话下,《痛悼洪绍光》发表后,一位洪昭光教授的工作伙伴愤怒地发了一篇《痛辟谣传:“痛悼洪绍光”》:洪教授已度过危险期,正在平稳恢复中。

这么一篇义正严辞的辟谣文点击量是多少呢?一万出头,尚比不上百万加造谣文的一个零头。

我甚至怀疑,造谣文是故意将洪昭光写成“洪绍光”,他明知道洪教授还没去世,万一家属找上门来,这样易名不是可以回避风险么?

02

12月以来,辉瑞似乎成为了谣言的最大靶子。

12月底,一则“消息”在网上流传,说是“生前在不遗余力地推广辉瑞新冠特效药”的辉瑞上海营销部负责人陈可杰,因感染新冠在上海瑞金医院过世,年仅四十多岁。

图/网络

攻讦马上就借题发挥:“自家特效药为何没派上用场”?

而事实上,这又是一则连基本事实都搞错的谣言。 陈可杰先生的确不幸去世了,也的确供职于外资医药公司,但他并非任职于辉瑞,而是另一家国外药企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的中国区高管。

施贵宝在发讣闻时,还带上了公司logo,造谣者的自信在于,他们将带有施贵宝logo的内部信照发不误,但就是说这是辉瑞。

这是欺负中国人看不懂英文,还是掐准了不少国内网民的死穴:他们就是愿意相信辉瑞出品的特效药没有功效;他们就是愿意相信连花清瘟才是新冠的终极解药。

你愿意相信什么,人家就喂给你什么。你愿意相信的真相才是真相。

现在有一种很让人愤懑的社交媒体舆论是,辉瑞这种外资药企生产的药品,无论是特效药还是疫苗,都不可信,都是外国人毒害中国人的阴谋。

那些愿意对辉瑞等新冠特效药说几句公道话的人,比如张文宏,就被说成是“辉瑞代言人”、“卖国贼”……

陶斯亮也站了出来,直接批评了反辉瑞的“旗手”司马南。她在2022年12月23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大疫当前,请嘴下留情》中说:

希望国家既鼓励研发中国自主创新的新药,也能排除干扰,理直气壮引进国际抗病毒特效药。科学成果是属于全人类的,中国人有权利吃好药。

她挖苦那些动辄将辉瑞与卖国联系在一块的所谓“爱国人士”说:“我有点好奇,如果骂辉瑞的那些人成为新冠危重病人,生命垂危之际,他会不会拒绝使用辉端这样的新药呢?心里会不会有爱国和卖国的纠结呢?”

图/“天道和圣”公众号

陶斯亮显然是低估了反辉瑞者的声浪,更高估了常识的力量。

有自称陶斯亮粉丝的人在她的文章下留言称:“我相信陶奶奶正直善良,但我怀疑您身边的坏蛋太多。”

陶斯亮文章发表次日(2022年12月24日),司马南也发了一篇貌似客气的回应文章《关于“张文宏卖药”》:

辉瑞的疫苗死了多少人,有哪些副作用,这都是国外媒体上公开的材料,问题的一个侧面嘛,有些就是辉瑞自己公开的。没有人说这个东西是禁区不能讲。如果陶大姐认为你司马南就不能讲,我以后不讲就是了。但是辉瑞疫苗的副作用,国内外材料不少,大姐也要当心才是。

“我不知道辉瑞治疗新冠是特效药,现在依然不知道”,这是司马南全文观点最明确的一句话。

司马南皮里阳秋,他的拥趸则无所不用其极。 有些人自以为抓住了陶斯亮的把柄,发文称辉瑞曾多次捐助陶斯亮任主席的中国医学基金会,传来传去,更是变成了陶斯亮本人拿了辉瑞给的160万人民币。

图/网络

这样的套路和攻击张文宏如出一辙,总之支持辉瑞疫苗或特效药的一定是拿了钱的“代言人”。

陶斯亮对这样的攻击可能有些错愕,隔了几天,才委托朋友发布了一则声明。声明最重要的一点是:陶斯亮女士早已离开中国医学基金会,与辉瑞捐款无关,也就是说辉瑞给赞助的时候,陶斯亮女士已经离开这个基金会多年了。

更进一步说,即便基金会接受了辉瑞的公益捐赠,也符合中国的慈善法。

03

关于辉瑞特效药之争,最耐人寻味的现象可能是不少左翼大佬出来挺张文宏和陶斯亮。

比如率先发布陶斯亮声明的就是有“当代民族主义代表人物”之称的王小东。他说:

如果辉瑞真的给了陶斯亮女士贿赂,这个节骨眼上她应该反而不敢站出来替辉瑞说话,因为这会害了自己也害了辉瑞。陶斯亮女士和辉瑞会有那些网暴者那么愚蠢吗?

知名左翼经济学家、中国政法大学退休教授杨帆也在《关于饶毅、司马南、陶斯亮和张文宏的一家之言》中表示:

陶女士的观点我很认同,‘生命至上’是最高原则,只要是科学证明有用的疫苗、有效的药物,要尽最大可能让相应的人群有机会获取。自己打不打mRNA疫苗,吃不吃Paxlovid是个人的自由,但不能阻止、妨碍别人打和服用。如果打了有效疫苗,发病后马上服用特效药,很多老人可以免于重症和死亡。

“老百姓有权利用好药,用好药谈不上卖国不卖国”,在这个是非曲直如此清晰,如此有关基本常识的问题上,根本上升不到什么左右之分,只有是否昧着良心睁着眼睛说瞎话之分。

没错,吃不吃辉瑞特效药是个人选择,也是个人自由,相信连花清瘟的人也大可以敞开吃,但任何人都没有资格阻止别人吃什么药,用编造谣言,用爱国卖国来绑架他人的吃药自由。

目前,辉瑞特效药遭遇的最大问题还不是谣言与讨伐,而是缺药。

在昨天冰川发布的《赤脚医生靠输液打败新冠?张文宏最新讲话当头棒喝》一文的跟帖中,很多读者都表达了相似的诉求:问题是买不到抗病毒药,医院也开不出药。

图/“冰川思想号”公众号

他们都看到了张文宏这几天一个传播甚广的内部讲话:新冠救治“黄金72小时”中,首先要用上抗病毒小分子药物。

据说,现在辉瑞特效药在黄牛那里的价格已经达到了一两万元一盒。

那也许就有人说了,既然买不到,既然严重缺药,那你们在这里为辉瑞特效药“辟谣”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我想,辟谣和呼吁的意义就是,只有让更多的人知道Paxlovid等抗病毒药对挽救老人家生命的巨大作用,才能形成合力,突破某些舆论和某些政策对进口新冠特效药的阻碍,加快药品进口或仿制的速度以满足国内燃眉之急。

毕竟,在某种程度上,谣言和滥用民族主义的攻击,都是我们未能及时获得足够新冠特效药的原因之一。

而即使是民族主义,也未必就和新冠特效药冲突了。我这几天还看到一种呼吁:在扩大辉瑞特效药进口量的同时,加快仿制药的生产,由卫健委和辉瑞进行磋商,要求辉瑞允许国内仿制药用于国内疫情,否则应当实施专利的强制许可。

虽然这是一种有争议的说法,但却也是一种有价值的声音。前些年,不是很流行一种说法:“看到祖国这么XX,我就放心了”。

那你去仿制啊,那你去学印度啊,那你去“我不是药神啊”。这个特殊的时刻,弄点厚黑的非常规手段,也无可厚非。

图片

▲《我不是药神》剧照(图/豆瓣)

可是,我也知道,那些谣言宿主们是不会听的。他们最热衷的,还是把大活人给说死了,把无药病死的给说成辉瑞害死的。

他们所谓的“爱国”,是宁可死于某种本土中草药偏方,也不要活于国外的特效药。

一切关于中药西药的争论,辉瑞特效药是否有效的争论,吃进口药是否就是卖国的争论,可否等到我们的医院里有了充足的抗病毒药后,再慢慢争论?

有了药,再来造谣好么?

那时候,才有真正的自由选择,才说得上“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健康第一责任人”。没有选择,哪有责任?

有些人,就是不想让我们买到吃到新冠特效药。

但你说,我们可以让他们得逞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