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培育的合成人类胚胎引发监管呼吁

实验室培育的合成人类胚胎引发监管呼吁

科学家们在实验室中首次利用干细胞创造了类似于人类胚胎的结构,从而促使人们呼吁科学家对快速发展的干细胞研究实行更为严格的监管。

在过去7天内,世界各地的多个实验室都发布了预印版本的研究报告,以阐释他们的研究,而专家们表示应当谨慎对待这类研究,因之尚未经过同行评审。

这些实验室使用不同的技术来鼓励人类胚胎干细胞(可以分化成任何类型的细胞)自我发育成类似于胚胎的结构,而无需精子、卵子或受精。

这项研究的目的是为科学家提供一个符合伦理的模型,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来研究人类胚胎,并希望对出生缺陷、遗传性疾病、不孕症和怀孕期间出现的其他问题的原因获得新的见解。

有关这项研究的第一项公告是在上周三(本月14日)发布的。当时,剑桥大学和加州理工学院的教授玛格达莱纳·泽尼卡-戈茨在波士顿举行的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年会上,介绍了她的团队所进行的这项研究。

英国《卫报》首先报道了她的相关介绍。

随后,以色列魏茨曼科学研究所的雅各布·汉纳的团队在15日发布了一份预印版本研究,详细介绍了他们在基于干细胞的人类胚胎模型方面进行的研究工作。

泽尼卡-戈茨的团队随后迅速发布了他们的预印版本研究,并提供了更多的信息。中国和美国的其他实验室也纷纷效仿,并于上周晚些时候发布了不同的预印版本研究。

研究人员反驳了将这些细胞团称为“合成胚胎”的媒体报道,并称它们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合成,而是从干细胞中生长出来的,而且也不应被视为胚胎。

“几乎是不可思议的”

大量数据凸显了该领域内研究的高度竞争性。

去年8月,泽尼卡-戈茨的团队和雅各布·汉纳的团队先后在几周的时间内,发表了关于他们使用小鼠干细胞创造首个胚胎样结构的研究论文。

这两个团队都告诉法新社记者,他们的最新研究已被著名的同行评审期刊接受——并且他们在最近的媒体关注的几个月前,就已经在学术会议上展示了他们的工作。

汉纳拒绝接受两个团队都是“第一”的观点,并称他们取得了截然不同的成就。

他告诉法新社记者,他的模型结构具有“胎盘、卵黄囊、羊膜腔”以及其他的胚胎特征,而泽尼卡-戈茨的结构则缺乏这类特征。

其他研究人员似乎也认同汉纳的模型更加先进,并称赞其团队仅仅使用化学而非基因改造的方式来将细胞诱导成胚胎样结构。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分子细胞生物学和遗传学研究所研究员杰西·维弗利特表示,“汉纳的模型与自然胚胎具有明显的相似性,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

英国雷丁大学干细胞生物学专家大流士·维德拉告诉法新社记者,最好等待同行评审后再对这些研究进行比较。

但他补充称,“这两项研究的影响是巨大的。”

“我们应当尽量避免不健康的炒作,因为这项技术还处于早期阶段,但却已经需要新的指导方针了。”

处于“黑箱期”?

上述两家实验室均表示,他们开发的胚胎模型达到14天,这也是许多国家实验室培育人类胚胎的法定期限。

在14天之后,胚胎将开始组织细胞形成包括大脑在内的不同器官,而这段时期又被称为“黑箱期”(black box),因为人们对该阶段的胚胎发育知之甚少。

该领域的研究法规因国家或地区而异,但是大多数都适用于受精胚胎,而新的类胚胎模型则可以钻空子。

剑桥大学在上周五表示,它已经启动了一个项目,在英国基于人类胚胎模型而开发第一个干细胞管理框架。

相关科学家们强调,他们无意将其胚胎模型植入人类子宫——而即使是这样做,也不会产生婴儿。

维德拉表示,作为早期研究的一部分,植入雌性猕猴的胚胎模型的确诱发了一些怀孕迹象,但却没有存活下来。

英国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詹姆斯·布里斯科呼吁研究人员“谨慎、小心、透明地行事”。

他还强调,“危险在于失误或者不合理的主张,会对公众和政策制定者产生寒蝉效应,而这将是该领域的重大挫折。”

Wed, 21 Jun 2023 10:34:10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