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普京大厨到一方军阀:普里戈任的崛起

从普京大厨到一方军阀:普里戈任的崛起

今天跟大家聊聊瓦格纳首领普里戈任,俄乌开战后,瓦格纳首领普里戈任逐步进入大众的视野,他的瓦格纳私兵在战争中表现出众,在巴特穆特战役中担当俄军的主力。

个人判断,随着普京威望的下降,普里戈任迟早会瞄准(电视剧)莫斯科的宝座,无论俄罗斯结局如何,普里戈任都会在未来的变局中发挥关键作用。

就普里戈任本人来说,他的经历十分传奇。

首先是普里戈任的身世并不清白,他18岁时就曾因盗窃罪被判两年,之后又因抢劫被判13年,服刑9年,可以说是劣迹斑斑,苏联解体给了普里戈任新生,他紧紧跟随90年代市场化、私有化的大潮,赢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普里戈任在圣彼得堡开了多家热狗摊位,每个月能挣1000美元,而那时苏联人的平均工资只有200卢布,约等于100美元,他一个月的收入顶普通人一年。

两年后,普里戈任入股了一家连锁超市,1995年,他更是用余钱租下了圣彼得堡海关大楼店面,开设了圣彼得堡第一家高档餐厅,这个决定改变了普里戈任的人生,餐厅开设后迅速成为圣彼得堡的风景线,很多俄罗斯政商名流都到餐厅吃饭。

为了讨好权贵,普里戈任还包了一艘大船,并开设了一个移动餐厅,取名“新岛”,“新岛”既能让权贵们满足口腹之欲,又保障了他们的私密需要,很快,“新岛”就名声在外,当时身为圣彼得堡副市长的普京也是餐厅的常客之一。

2000年普京当选总统,普里戈任的命运迎来转折,当年4月,普京在“新岛”上接见日本(专题)首相森喜朗,普里戈任借助给普京端盘子的机会与其相识。普京对这位乖巧商人的表现十分满意,很快将其视为亲信。2003年,普京甚至在“新岛”上庆祝生日晚会,普里戈任就这样进入了普京的核心圈。

(普京用餐的豪华游艇)

普里戈任野心很大,不满足当个餐厅老板,他很快利用普京的信任承包了克里姆林宫的食品供应,并与俄罗斯军队和公立学校签了餐饮合同,因为与俄罗斯政府的密切关系,他获得了普京“大厨”的称号,通过垄断俄政府的食品供应,普里戈任成为餐饮业最大的寡头,成为举足轻重的权贵。

但普里戈任的人生还未到达顶点,很快普京对他有了新的需求,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后,普京与西方的关系急转直下,他需要更多的手段以还击他的西方对手,他开始秘密命令普里戈任组建黑客队伍,干扰2016美国大选。

普里戈任控制了一个叫“巨魔农场”的公司,该公司招募了大量黑客,普里戈任命令他们在美国散步虚假信息,以帮助特朗普赢得选举。除了黑客攻击,普京还默许普里戈任去组织一支强有力的雇佣军,以帮助俄罗斯政府干“黑活”。尤其是俄罗斯在乌东地区有重大利益但俄军不便直接参与的情况下。

俄罗斯法律禁止成立军事组织,也禁止任何人以雇佣兵的身份去国际上赚钱,但2014年,一个叫瓦格纳的私人军事公司成立,并开始在中非扩张力量,他们还高度参与到了乌东地区的战斗,组织当地的亲俄力量攻击乌克兰政府军。

最开始,普里戈任一直否认其与瓦格纳的关系,但很快有人就发现瓦格纳集团受到Concord Catering公司的资助,而普里戈任正是该公司的控股人,但这个关系一直没有实锤。

直到俄乌战争爆发,普里戈任与瓦格纳的关系,瓦格纳与俄政府的关系才完全露出水面,即瓦格纳完全是一支普京授意成立的私人武装,而普京“大厨”普里戈任就是瓦格纳的掌门人。

执掌瓦格纳的普里戈任在巴特穆特战役中为普京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在监狱中召集了4万名囚犯,他承诺囚犯们,每个月可以获得约2万多人民币(专题)的工资,如果在战场上活下来,还能洗刷所有罪行,重新成为自由人。

但普里戈任的战法非常残酷,他让囚犯们充当炮灰吸引乌军火力,瓦格纳精锐则在后面打扫残局,这种残酷的战法让囚犯九死一生,大概有2万5000名囚犯死亡或失踪,存活率不足50%。

(普里戈任走到了前台)

凭借巴特穆特的战役成功,普里戈任在俄罗斯国内声望大涨,被评为十大最受关注的俄罗斯政治人物。3月的民调显示,普里戈任是仅次于普京的2024俄罗斯大选热门候选人,在调查中,30.2%的受访者将普京作为首选,2%的受访者选择了普里戈任,而只有1.8%的人选择了反对派政治家纳瓦尔尼。

普里戈任自己也利用此次大胜不断攻击俄罗斯国防部,通过政治表演为自己积累政治资本,赢得民众的欢心。

普里戈任大骂俄国防部对瓦格纳区别对待,故意不给弹药支援,这让瓦格纳多出了五倍的伤亡,他骂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是“该死的婊子、无耻的败类”,“迟早要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代价”。

他还说“正当俄罗斯穷人家的孩子在战场上牺牲时,权贵的孩子却在过着愉快奢侈的生活,看着油管视频,在美国度假”。

他还大骂普京入侵乌克兰的决定。认为“该决策不仅没能让乌克兰去军事化,反而再军事化了,以前他们有500辆坦克,现在有5000辆,使这场错误的战争让乌克兰武装到了牙齿。“普里戈任甚至惊呼“俄罗斯正在处于劣势,甚至再一次爆发1917革命”。

普里戈任的发言越来越大胆,不仅抨击俄罗斯国防部,甚至开始打擦边球,染指普京。对于普里戈任动摇民心、军心的言论,普京几乎未做任何反应,不是普京对普里戈任网开一面,而是处于困境的普京愈发依赖瓦格纳的支持,不得不忍耐普里戈任的放肆。

普京此前重用普里戈任,固然有个人关系和能力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普里戈任的身世并不清白,其生意存在大量的非法内容,尤其是瓦格纳集团,完全违背俄罗斯法律,这意味着只要普京愿意,可以轻易将普里戈任拿下。

考虑到战争前俄罗斯正规军精锐尚在,以及普里戈任只是对瓦格纳集团间接控制,控制普里戈任对普京并不困难。

但俄乌战争后,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两人的实力可以说是此消彼长。一是俄罗斯正规军的实力被大幅削弱,而瓦格纳通过招募囚犯实力大增,而普里戈任也借助战争走向前台,实现了对公司军队的直接掌控,这标志着普里戈任正式从普京的“下人”变成了一方军阀。

二是普里戈任和卡德罗夫已经实现了联盟,二人的组合让普京更难遏制普里戈任的壮大。

从民望上讲,因为俄政府军接连吃败仗,普京的威望不断受到质疑,尤其是俄罗斯的民族主义者,开始质疑普京的统治,而普里戈任因为一枝独秀的表现和敢于说真话的性格赢得了更多人的支持。

在乌克兰即将反攻之际,普京更要依靠普里戈任的私兵,对普里戈任的二心,普京只能忍耐。

对于形势的变化,以普里戈任的智商,很快就能察觉到,普里戈任深知自己核心的政治利益是既赚取名望又不让自己的军队遭到重大损失,在保存实力的同时赢得政治资本,是普里戈任的核心诉求。

不难判断,在未来乌克兰的大反攻中,普里戈任很可能会效仿卡德罗夫,“光说不干”,采取消极避战的态度,并将战事的不利推到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上。俄罗斯正规军损失越大,普里戈任的筹码就越多,迟早会向普京发起挑战。

如果真有一天,俄罗斯国内发生了重大变化,普里戈任将是俄罗斯的潜在统治者之一。

与普里戈任相比,梅德韦杰夫、反对派首领纳瓦尔尼和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都缺乏军事上的根基,在日渐军阀化、寡头化的俄罗斯,普里戈任将在权力竞争中拥有特别的优势,在未来的变局中,普里戈任很有可能主导俄罗斯的未来,而这对俄罗斯是福是祸,就未可知了。

Sat, 24 Jun 2023 05:30:09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