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金融业员工不准炫富 泄中共何种恐惧?

大陆金融业员工不准炫富 泄中共何种恐惧?

近期,中国大陆又刮起了一股禁止金融行业炫富潮,多家券商、银行都收到通知,不要炫耀高端生活方式。示意图(Fotolia)

疫情三年以及急速恶化的国际环境,令中国经济持续低迷。近期,中国大陆又刮起了一股禁止金融行业炫富潮,多家券商、银行都收到通知,不要炫耀高端生活方式。

当局不愿因为网上炫富,刺激穷人,从而导致群体事件,把矛头指向权贵阶层,最终戳破习当局所谓“共同富裕”的假面具,危及中共政权。

专家指出,“共同富裕”是一个骗术和政治宣传,在当局越来越与自由市场经济背离的情况下,其最终结果,可能是共同贫穷。

炫富:中共恐惧什么?

长期以来,在中国券商、投行都是高薪的代名词。2022年国有金融公司中金公司收入水平最高,员工平均薪酬高达98.3万元,中信证券和广发证券紧随其后,分别为89.37万和82.97万。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中金公司7名高管薪酬总和高达一个亿,而14万多名股东的总分红是8.7亿。

政经学者《旭光时评》主持人郑旭光表示,中国的金融系统不光是金融企业,还有管理部门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都是拷贝美国华尔街模式,收入法则也相当靠拢。华尔街的收入非常巨大,中国金融业这些人的收入,也高得不可思议。“在中国内部也有很大的争议,这些人好像没干什么就挣这么多钱。当然也有一些是因为垄断性是造成的。”他说。

去年一月份,中泰证券一分析师晒了11个月工资收入224万的单子,多个月份的收入均超过了10万元,引爆了网络。其后,又有一中金公司员工的妻子在网上高调晒薪炫富,引发公众极大不满。

这种收入的不平等,似乎在有意“诋毁”习当局的“共同富裕”运动,2022年正值中共病毒疫情(COVID-19)的冲击之下,很多中小企业关闭,底层民众失去收入来源,金融业的高收入刺痛了许多人的神经。

路透社报道说,本月中旬,某大型国有共同基金的员工也向路透社透露,近期公司要求员工不要在社交媒体上传高档饮食、衣服或包包的照片,尽量不要引起监管单位注意,避免招惹社会大众批评。

一家大型中国共有共同基金和一家中型银行,已指示员工不要炫耀高端生活方式。一名员工表示,该共同基金还要求员工不要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昂贵餐食、衣服或包包的照片,以免招致监管部门的关注或公众的批评。

网上流传的一份某金融部门的内部规定说:“工作环境下须穿着得体,不允许开豪华车(100万元以上)、戴高档手表(15万元以上)、使用高档包(5万元以上),以及使用其他不合时宜、奢华定制的物品。”

台湾财经专家黄世聪表示,“现在整个经济环境不景气之下,如果你还维持那种奢华的风貌,那当然以目前的政治氛围不允许,特别是习近平一直在打贪,或是说共同富裕之下,这种就变成是有点政治不正确。”

中国一家知名游戏公司的副总裁南基峰表示,禁止炫富这件事情早就有了,只要是你跟国有资本打上交道,那你必须低调,就不能再高调了。

他举例说,2019年,他的一个朋友公司被一家国有资本机构给收购了,他股份套现后从一个普通的屌丝程序员,变成了拥有几千万资产的人。他肯定会想炫富,就买了一个特斯拉,然后想发朋友圈。这时候国有资本那边的人就说,千万不要发朋友圈。

“他们是从老早开始一直在干这个事,只是说最近媒体可能宣传的稍微用力了一点,其实这个样子,我在三四年前,已经经历过这种事。”

南基峰表示,“其实跟他们挣钱不挣钱没有关系,只是说上面觉得不要太高调嘛,免得他们就像靶子一样,让民众对他们发泄情绪,怕这样,所以就是让他们收敛一点。但钱还是依然在赚。”

大陆富商孟军表示,最近金融业爆雷的企业特别多,所有的基金,百分之百全部是亏损的,老百姓投一块钱进去,市值就变成一毛钱。那你想一下,那老百姓的民愤是非常大的。业绩不好,那你们还穿着这么奢侈品啊,那让这些买基金的人,这些老百姓怎么看呢?他肯定承受不了的。

“那么在这种舆论下,我估计可能金融业出来的相关的政策,在这个时期一定要避避风头,不要过度去刺激老百姓。”他说。

“共同富裕”是中共的一场政治运动

炫富应该说是一个司空见惯的社会心理现象,在西方国家,富豪、明星们拥有豪宅、飞机、游艇等,没有人觉得不正常。但在中国大陆,炫富则与中共主导的“共同富裕”运动宣传不合拍,或者说戳穿了宣传的假面具,进而会危及到共产政权的合法性。

中国是全球最不平等的主要国家之一,根据官方数据,中国家庭收入最高的五分之一的可支配收入,是收入最低的五分之一的十倍以上,城市的可支配收入是农村的两倍半。瑞信的数据显示,1%的最富裕人群拥有该国30.6%的财富,远高于英国、日本和意大利。

在习近平之前,胡温政府多次警告“发展不平衡”问题。但习近平比他的前任走得更远,他把经济上的发展不平等,提升到“共同富裕”这样的政治高度。习近平说,“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经济问题,而且是关系党的执政基础的重大政治问题。”

同时,习近平所谓的“共同富裕”,目标不仅是解决不平等问题,还包括对习近平领导地位的认同,以及吹嘘中共体制比西方更优越,并排斥西方资本主义所谓的负面因素,包括“金钱至上”、“享乐主义”、“精英思想”等等。

今年年初,中纪委发布《坚决打赢反腐败斗争攻坚战持久战》,文章说,“破除‘金融精英论’‘唯金钱论’‘西方看齐论’等错误思想”,“纠治行业‘潜规则’和不正之风。”

澳洲悉尼科技大学副教授冯崇义表示,共同富裕是共产党政权的一个骗人口号,当时胡温不敢提这样的口号。“因为这个口号,我们走过毛时代的人就知道,这个口号在毛时代是喊得欢天喜地,但是毛用这个口号,给中国带来的不是共同富裕,而是共同贫困。”他说。

冯崇义说,这个口号就是它现在整个政权的合法性、正当性受到严重质疑,中共要把这个口号提出来去骗人:我们是代表你们利益的,我们是追求共同富裕的,就是这样一个政治目的,就是用来巩固政权。

“欺骗本身就是一个政治宣传,本身跟毛一样,比如做扶贫,大家都在作假,去给一些特别贫困户发钱,然后就是达标了,已经脱贫了。然后又重新返贫,中共不理这个东西,制造这些数据,又让多少人脱贫,所以这是一个骗术,一种宣传。”他说。

做法上适得其反

2021年习近平提出“共同富裕”口号,并被写入“十四五”规划,尽管中共官方不断宣传,但“共同富裕”缺乏一个清晰的政策路线图,更像一个口号式的政治大饼。

冯崇义说,“中国收入和财富分配的严重不均,原因就是按权分配,有权的人、国家干部或者跟权力勾兑的那些人就会发财,那些跟权力无缘的人,权力越远的人就越贫困。要说具体什么措施,那就要改变这种一党专政的政治制度,这个措施他怎么能够做呢?”

分析人士指出,如果中共真的想消除贫富差距,需要解决大学生失业问题,建立一个资金更充足、不与特定地点挂钩的社会安全网。同时需要减轻金融部门对小企业和家庭的贷款歧视,并停止对农村人口向城市移民的控制、允许农村土地自由转让,改变中央和地方的税收分配。

但迄今为止,习近平只提到了“三次分配”,第三次分配要求富人“参与一些慈善事业,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习近平特别警告不要“陷入福利依赖的陷阱”,还要重点打击非法高收入、反垄断措施等等。

这被解读为“杀富济贫”,迫使私营部门承担中国收入分配再平衡的主要调整成本,倡导共同富裕有可能破坏中国经济的活力。

郑旭光表示,习当局是要跟常识作对,他要转移矛盾,杀富济贫,他就搞政治。你穷不是因为你穷,是因为别人太富了,把他们钱供给你,你就不穷了,这就是煽动人们的这种最悲烈的嫉妒心。

在疫情三年期间,当局严苛的清零政策,是导致人们返贫的一个重要原因。打击目标也指向了在疫情期间财富增加的私人企业,如教辅行业与互联网公司。

台湾财经专家黄世聪表示,习当局的共同富裕效果非常有限,只是打压了那些所谓的既得利益者,但没办法为中下阶层创造出新的获利模式。

“看不出有共同富裕的迹象,反而看到打了一个中美贸易大战,以及全世界供应链逼着跟你脱钩。这就有点奇怪,如果要共同富裕的话,应该还是要办法把蛋糕扩大,但中共没有这样做,而是在分配蛋糕同时,反而让这个蛋糕缩小,那这样要达成共同富裕的目标越来越不容易。”

黄世聪表示,“问题是几年下来,没让民众感觉到真的什么共同富裕状态,只能够做一些很表面的东西,譬如说去扶植一些贫困的农村,然后政府的预算砸下去,看起来好像发展的起来。或者是说命令那些所谓高资产的人士你不要炫富,让整个社会看起来比较平均一点点。”

中共共同富裕最终结果 可能是共同贫穷

1950年代毛泽东首次提出的“共同富裕”,实际上的做法,就是对传统中国社会的农业、工业和商业改造,强行剥夺民众的私人财产,进行国有化。中共政府现在对民营企业的整顿和打击,也是以促进“共同富裕”之名而展开的,包括教辅、电子游戏、娱乐、互联网科技等等行业。

冯崇义分析说,人类真正走向共同富裕,是17世纪从英国资本主义开始,当时是建立两个基础制度,一个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一个是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两者相辅相成,让社会很快实现了工业化,提升整个人类的财富。

“如果是脚踏实地的建立资本主义制度、自由民主制度,走这条路都会富裕,如日本、香港、台湾、澳大利亚。” 冯崇义说,“但是如果走社会主义道路,马克思主义、列宁或毛泽东思想,想在(社会主义)这条路装神弄鬼,那就像毛时代的中国那么极端贫困。”

冯崇义认为,社会主义的经济政策都会陷入贫困,制造大饥荒。中国国情这三四十年,之所以那么多人脱贫,那是因为苏联东欧崩溃之后,它为了维持政权,放开市场搞资本主义,哪怕是半拉子的半资本主义,也会让很多人脱贫,让很多人相对的富裕起来。

他表示,但是中共现在倒回去,共同富裕完全是撒谎。如果真正能够实现富裕,就要脚踏实地的建立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自由民主制度,就可以像现在的世界发达国家一样,走向富裕的路。

冯崇义说,但中共极权对整个经济造成巨大破坏,最典型的就是对民间私人企业、各行业的大规模的扫荡,造成大规模的破产失业,还有公司工人降薪。他不仅是消灭这些老板、管理层的财富,也让工薪阶层跟着受损,就是整个他们薪资不但没有提高,而且是降薪,或者是失业。

“中国真正说要能够共同富裕,那就要打破权力垄断,对国企全面的改革,实现土地制度私有化。但(中共)做的完全相反的,把国企做大做强,对这个私企还有外企进行越来越大力度的打击,那么就会制造贫困,消灭财富,使中国走向像毛一样的共同贫困的道路。”他说。

Thu, 29 Jun 2023 07:12:09 GMT 原文链接🔗:

https://news.creaders.net/china/2023/06/29/2621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