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总理访华 中以越走越近 牵动地缘政治走向

以色列总理访华 中以越走越近 牵动地缘政治走向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本星期宣布,他已受邀访问中国。华盛顿智库保卫民主基金会负责政策研究的副总裁乔纳森·尚策 @JSchanzer 对美国之音说,如果访问成行,这将向其他国家发出错误的信号。报道内容:https://t.co/25q0p7H0n2 pic.twitter.com/6ChypKMMkH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June 30, 2023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本周在一份简短的声明中说,他在会晤到访的美国众议院议员时告知他们他已受邀访问中国,并且也已经在一个月前向白宫通报。内塔尼亚胡没有透露具体的细节和访问时间。如果成行,这将是中以在美中、美以关系都正处于多年来的最低谷之际加强两国关系的最新举措。

近年来中国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大幅提升,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底对中东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之后,中国在3月份出人意料地斡旋促成了伊朗与沙特阿拉伯之间恢复外交关系,并于本月初接待了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在另一方面,在美国致力于团结世界各地盟友抗衡中国之际,美国与这一在中东地区最为紧密的盟友之间的关系则摩擦不断。

以色列的中国选项

尽管印度莫迪政府面临着来自人权团体的强烈批评,美印两国也并非传统盟国,但是美国还是在上个星期铺开红地毯以最高礼仪高调欢迎莫迪来访,将两国关系推向新的历史高度。然而,对于以色列来说,鉴于美国与以色列在内塔尼亚胡主导的司法体系改革、扩大西岸定居点等一系列问题上的分歧,拜登总统一反多年来的惯例,在内塔尼亚胡就任半年多之后仍未邀请他访美。

双方的矛盾在今年3月罕见地公开化。“他们不能继续走这条路,”拜登今年3月罕见地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一次演讲中公开批评了以色列。内塔尼亚胡则反驳说,以色列是一个主权国家,决策不是基于来自外国的压力,“包括来自最好的朋友的压力”。

其联合政府成员对此反应更加激烈,抨击拜登干涉以色列内部事务。“以色列不是美国国旗上的另一颗星星”,以色列国家安全部长伊塔玛尔·本-吉维尔说。

“内塔尼亚胡不会等待一个未能到来的邀请去访问白宫,他同时也在打通其他外交渠道。”一位以色列外交消息源对《以色列时报》说。

“以色列总理将于下月访问中国,此行可能会惹恼拜登”,《以色列时报》以此为题报道说,这显示总理“有其他外交选择”。

内塔尼亚胡上一次访问中国是在2017年,然而自那时以来美中因贸易战、地区安全等各种议题而深陷各种危机。美国对中以之间的广泛合作多次提出警告,如果以色列不限制与中国的往来,美国就可能减少与以色列的安全合作。在美国的敦促之下,以色列在2019年宣布设立外商投资审查机构。

中资公司在特拉维夫扩建轻轨项目曾被认为是以色列对华政策的一项重要考验。去年2月,以色列宣布取消了中国电力建设集团的投标资格。

美国众议院议长麦卡锡上个月在以色列议会发表演讲时说,“我强烈鼓励以色列进一步加强对外国投资的监管,特别是在2019年首次采取的措施基础上,加强对中国投资的监管。”

在中国影响力全面崛起的大背景下,如果以色列向中国倾斜将对美国的全球战略产生深远的影响。

华盛顿智库保卫民主基金会负责政策研究的副总裁乔纳森·尚策(Jonathan Schanz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即使以色列仅仅只是抛出到中国访问的可能性这一议题,“也可能会对拜登政府产生一定的影响。”

尚策说,美国最担心的情况、也就是向中国出售先进武器的情况也许不会发生,但最糟糕的是习近平和内塔尼亚胡合影。在美国致力于团结民主国家达成广泛共识之际,“这将向全球其他国家发送一个信号,即以色列并不像美国那样看待中国。”

美国和平研究所公共事务与传播部的总编辑亚当·加拉格尔 (Adam Gallagher) 说,以色列和中国的贸易额过去十年里翻了一番,对以色列来说维持与北京的经易关系至关重要。此外,内塔尼亚胡还向美国发出一个信号,即希望美国继续参与该地区事务,特别是在以色列的重要战略问题上。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就像几周前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访问北京一样,这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向美国发出信号,嘿,我们希望你继续参与。但如果你不参与,我们会考虑寻找其他人。”

美国数字新闻网站Axios和以色列希伯来语媒体瓦拉新闻网站(Walla! NEWS)周三都援引以色列官员提供的消息报道说,内塔尼亚胡最近在一次机密简报中表示,中国参与中东事务“可能会有所裨益”,因为这将“迫使”美国增加在该地区的参与。

有损美以关系?

几天来,一些分析人士纷纷对内塔尼亚胡此时访华提出警告。以色列《国土报》以“内塔尼亚胡正在与中国和美国玩危险的外交游戏”为题分析说,访问不仅可能损害美以关系,而且还会损害与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关系。

《耶路撒冷邮报》星期三发表社论提醒说,此刻正值全球事务的关键时刻,中国在中东地区的存在日益增强。“因此,在计划此次访问时应谨慎行事,以确保不损害以色列与美国的强大联盟关系。”

前以色列国防军情报部门负责人阿莫斯·亚德林(Amos Yadlin)提醒说,如果总理的团队中有人认为效仿萨尔曼王子,前往中国以激怒拜登并向他展示以色列拥有另一种战略选择,那么他们犯下了严重错误。“没有理解到21世纪地缘政治中大国之间竞争的重要性”,亚德林在一则推文中说。

在过去长达七十多年的时间里,以色列一直是美国最紧密的盟友之一,两国关系有着经济、军事、文化等几乎是全方位的深厚根基。本星期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美国国际形象的民意调查还显示,高达87%的以色列受访者对美国持正面看法,在23个接受调查的国家中仅排在波兰之后,高居第二。

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在宣布内塔尼亚胡受邀访问中国时也强调说,两国之间的安全和情报合作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并强调美国将始终是以色列最重要、不可替代的盟友。

中以之间建有“创新全面伙伴关系”。中国是以色列第二大贸易伙伴国,去年双边贸易额254.5亿美元,同比增长11.6%,两国还正在进行自贸谈判。以色列米斯加夫国家安全和犹太复国运动战略研究所(Misgav Institute for Zionist Strategy & National Security)高级研究员阿舍·弗雷德曼 (Asher Fredman)说,内塔尼亚胡会寻求加强与中国在经济领域的合作,尤其是在水资源、农业技术等美国认为不敏感的领域。这位以色列战略事务部前高级官员在给美国之音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指出,他相信,以色列在寻求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和外交关系时,“将非常谨慎地确保不会损害美国的任何战略利益。”

美国和平研究所的加拉格尔指出,以色列在官方声明中表示,美国与以色列联盟是无可替代的,美国是以色列在世界上最重要的盟友,“特别是在安全方面,这一点不会改变。”

中国再有中东外交大手笔?

今年3月,在北京四天秘会之后,伊朗和沙特阿拉伯出人意料地在中国的斡旋之下恢复了外交关系,这被普遍认为是中国外交罕见的成功,极大地提升了中国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捍卫民主基金会的中东问题专家、《2021年加沙冲突:哈马斯、以色列和十一天的战争》(Gaza Conflict 2021: Hamas, Israel and Eleven Days of War)一书的作者尚策说,伊沙斡旋成功让中国在与以色列的关系中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换句话说,如果北京能够为沙特阿拉伯做到这一点,缓解了伊朗对沙特的激进行为,也许以色列可以寻求类似的事情。”他说,美国没有中国那样对伊朗施加压力的能力,而这也许这是以色列正在考虑的一个可能性。

伊朗是中国在中东地区关系最为稳固的国家之一,常常跟中国、俄罗斯和朝鲜等站在反美最前沿。在极为敏感的伊朗核项目问题上,中国又保有相当的灵活性,主张确保伊朗核计划的和平性质。

以色列政府前高级官员弗雷德曼 (Asher Fredman)说,随着中国在中东地区的经济和战略层面上也扮演着越来越积极的角色,以色列和中国保持高层次的中东发展开放对话非常重要,这“包括对伊朗及其代理人的威胁。”

就在以色列透露内塔尼亚胡可能访问中国之前,最近中国在北京隆重接待了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 (Mahmoud Abbas)。在抨击美国未能促成巴以达成和平协议的同时,中国在阿巴斯此行当中一再暗示,中国可以为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恢复和谈发挥作用。

以巴冲突是历史上持续最长、最为复杂的冲突之一,双方间的和平谈判在2014年破裂后,至今已有近十年,不但没有任何复苏的迹象,最近还因定居点等问题爆发一轮轮新的冲突。

分析人士指出,与沙伊改善关系相比,以巴冲突并非一个级别上的挑战。

亚伯拉罕和平协定研究所的战略咨询顾问弗雷德曼(Asher Fredman)说,中国不太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调解达成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交易。首先,因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日益衰弱,“其次,因为以色列一直倾向于在美国的支持下与巴勒斯坦人进行直接双边谈判。”

美国和平研究所的加拉格尔说,几十年来,人们提出了无数的计划、方案、模式等等,比中国迄今为止提出的要详细得多,但都一无所获。他说:“无论是内塔尼亚胡还是巴勒斯坦总统的访问,或者是中国关于冲突的任何声明的目的都并不是为了解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冲突,而是意在塑造中国形象。”

Fri, 30 Jun 2023 15:21:08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