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颂苦难”的官方烂活何时休?

”歌颂苦难”的官方烂活何时休?

《活着》的序言是这样写的:“作为一个词语,‘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今天思绪比较乱,所以就想到哪写到哪吧。先看第一个新闻,说得是女子通过贷款买了一套商品房,后来房子烂尾了,女子申请让银行停贷停息,这才发现银行违规放贷将资金发放到了非监管账户。在法庭上,银行辩解说银行违规操作和房子是否烂尾没有因果关系,所以你该还贷还是要还。

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钱花出去了,房子没拿到,什么时候拿到完全看运气,有可能一辈子拿不到,但贷款却一分也不能少,不然就是上征信上黑名单。

这件事的最终结局是女子停交房贷同时也上了黑名单,但她觉得值得:“为一口饭而活,不是为了征信。” 这个新闻下有条评论让我印象深刻:一生不许犯错的普通人。

短短几个字,却概括了大部分人的一生和当下的真实处境:干着最苦最累的活,无怨无悔任劳任怨,最后却一点点错不能犯,一次错误的选择可能毁了自己的一生。

第二条新闻,这个新闻本来是正能量新闻,但我看完后却丝毫感觉不到正能量,只觉得悲哀。说的是一个拾荒老人在深夜的街头拾荒时突然口吐鲜血,我不知道她吐血的原因,可能是本身就有重病在身,也可能是长期的积劳成疾。

”歌颂苦难”的官方烂活何时休?

后来一个夜跑的年轻人看到了老人,他看了老人的情况后当即拨打了急救电话,可能是担心时间拖久了耽误病情,小伙子把自己的车开来送老人去了医院。

我承认看到那一幕时我的心里很难过很难过,我不知道她是谁的母亲又是谁的女儿,但我却能感同身受她的遭遇,在这个世上有太多命运相似的人,他们吃着最多的苦,却享受不到一点点的福。

我思考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切,可惜这个答案太复杂了,想了半天我只想到一句话:钱都流向了不缺钱的人,苦都留给了能吃苦的人。

我坚持写作,我秉承着“说人话,说真话”的初心,只希望,我的坚持能一点点改变这种现状,哪怕它是极其微小的,渺茫的。

但我的声音自始至终是微弱的,尤其是在某些官媒面前,我再多的努力也是徒劳,当官媒站出来歌颂苦难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是那么地渺小,这也引申出今天的第三条新闻。

新闻说得是一个残疾人的哥哥,12年前因病去世了并留下了21万的债务。这个残疾人站出来揽下了哥哥的债务,期间就是这个残疾人如何辛苦工作,省吃俭用还债的过程。

”歌颂苦难”的官方烂活何时休?

说实话,如果放在以前看这条新闻,我会觉得很正能量,但现在我却产生了严重的生理不适。当我们抱怨命运的不公,当我们痛恨苦难时,总会有官媒适时站出来歌颂一下苦难。

任何新闻都怕比较起来看,不管从法律上来讲,还是从道义上讲,弟弟都不需偿还这笔债。但媒体们却将这当作正面典型大肆宣扬,对底层施加过多的道德要求,我不知道这到底想表达什么。为什么不对卖烂尾房的那么多要求?为何要对底层那么多要求?

或许,我可以将这个新闻理解成树典型,拉好道德形象的同时不忘提醒看到新闻的人,残疾人都信守承诺,偿还债务,你们这些人可千万不能断供…

苦难本身就没什么值得歌颂的,苦难带给人的只有屈辱、折磨以及无休止的痛苦。

没人想要经历苦难,一切都是迫不得已罢了。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女子宁愿按时还贷,也不愿房子没了、钱没了,还背上老赖的标签。如果有更好的选择,老人不会愿意深夜还在街头的垃圾堆里翻找。如果有更好的选择,残疾人弟弟明明已经自身难保了,不会愿意再背上本和自己无关的巨额债务。

他们所经受的苦难,并不是他们引以为傲的东西,也不是他们值得炫耀的徽章,一切的一切,只是没得选择罢了。

这些新闻中的她、她和他们,以及现实中的我们,都是一个个鲜活的人,苦难对所有人来说,并不是财富,也不值得歌颂,苦难是每个正在经历者这一辈子不愿再回忆起的痛苦,是万劫不复,是万丈深渊。

我想表达的,是如果不去讨论制造苦难的根本原因,不去讨论如何解决困难,一味歌颂苦难,还安想以此疗愈人们的精神内耗,不过是凌空蹈虚,缘木求鱼。

Wed, 02 Aug 2023 05:12:09 GMT 原文链接🔗:

https://news.creaders.net/china/2023/08/01/2632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