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捐精,通过率不到20%:背后是个大问题

大学生捐精,通过率不到20%:背后是个大问题

昨天(2月10日),有个很有意思的新闻。

说是一些地方的人类精子库倡议大学生捐精,但结果发现,捐精志愿者的通过率不到20%。

具体是怎么回事?

2003年,广东建立第一个精子库。

后来,全国各地也开始建。捐精人的主力一直是大学生,用相关工作人员的话说就是,“毕竟年轻人的身体好。”

今年,疫情好转,所以,在大学生寒假结束返校时,不少地方又面向大学生宣传,倡议捐精。

当然,捐精是有报酬的。

根据公开的信息,云南省人类精子库是给4500块,陕西是给5000块。

不过,也不是想捐就捐,普遍要求是没有遗传病、传染病,有大专以上学历,身高165厘米以上。

要求也很严格,要做男科体检,比如染色体检测、遗传病筛查等等。

就算体检不合格,在云南,还发50块钱交通费。

而且,也不是捐一次。

成功的捐精,要捐6到8次,每次捐献前,需要禁欲3-7天。

根据陕西人类精子库工作人员介绍:每次合格补贴300元,完成捐献后半年再复查,没有潜伏期较长的传染病,再发2500元,一共给5000元补贴。

不只是云南、陕西,在北京、上海、山东等地的人类精子库,也有类似倡议,呼吁大学生踊跃捐精,补贴最高的有7000块。

不过,最大的问题是,志愿者通过率不超过20%。

这里有个原因,就是精子要超低温保存,所以,对精子条件要求高。

但实际上,大学生精子质量堪忧,在这些年一直是个大问题。

去年,重庆市人类精子库搞了一场精子比赛,面向的对象就是在重庆读书的、正生龙活虎的高校大学生。

大赛还设了奖:优秀参赛者能拿到5000元的爱心捐赠奖励。

比赛从浓度、活力、形态等几个方面来评价参赛人员的精子质量。

结果发现,参加比赛的大学生精子,只有20%左右入围合格。

大学生捐精,通过率不到20%:背后是个大问题

其实,也不只是大学生。

根据研究人员的研究,近些年来,国内男性精液质量在下滑。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妇产科对北京2300多例男性精液质量进行分析,结果发现只有13.5%的人精液各项参数均正常。

还有研究人员对2009~2019年期间,河南省近2.4万名捐精者精液质量的变化进行分析,发现精子浓度从6200万/ml下降到3200万/ml;精子总数从1.6亿下降到8000万;前向运动精子百分率从54.0%下降到40.0%;总运动百分率从60.0%下降到46.0%。

大学生捐精,通过率不到20%:背后是个大问题

相关的研究论文标题

所以,在生育方面,男性精子质量已经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

甚至可以说,精液质量是关于种族延续的重要问题。

大家也都知道,近些年来,我们的整体生育率不振。

2022年,中国全年出生人口956万人,跌破1000万,死亡人口却有1041万。

全国人口较上年减少85万人,人口自然增长率由正转负。

这是几十年来的第一次下跌。

不愿意生孩子,已经成为影响我们国家长远发展的大问题。

现在,上上下下都在想办法刺激生育,让大家愿意生孩子。

今天写这个问题,就想说一个观点:

现在,需要从年轻人角度,在解决生育困难上拿出一些实实在在的举措。

就拿文章里谈到的这个问题来说。

在以色列,45岁以下、未满2个孩子的妇女,可以不限次数进行试管婴儿手术。政府给补贴,甚至可以完全免费。

平均每次补贴超过3500美元。

以色列4%的新生儿是试管婴儿,比例全球最高。

人工受孕的费用,是以色列最大的公共健康开支。

还比如,在芬兰,为刚生下宝宝的夫妇,就能得到政府的大礼包:大到床垫、被子、婴儿床,小到尿布、防雪装、帽子、手套、袜子、图画书、幼儿玩具、指甲剪、梳子等。

大学生捐精,通过率不到20%:背后是个大问题

世界生育率地图

鼓励生育,如果只是一个口号,是根本没法实现的。

生育,不仅为个体、家族传宗接代,更是维系国家、民族最基本的物质基础。

所以,生育的成本也不应该完全由个体、家庭来承担。

Sat, 11 Feb 2023 20:12:10 GMT 原文链接🔗:

https://news.creaders.net/china/2023/02/11/25764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