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原爱与前夫夺子风波升级:或面临国际通缉?

福原爱与前夫夺子风波升级:或面临国际通缉?

8月的一天,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酒店顶楼,从著名的空中泳池望下去,包括鱼尾狮在内的美景尽收眼底。身着蓝色泳衣的福原爱正同一个小男孩嬉戏。眼下,这位有着超高人气的日本乒坛名将正与前夫江宏杰上演一场“夺子大战”。据日媒《女性周刊》8月15日报道,福原爱为争夺儿子抚养权面临失去所有收入,损失至少上亿日元;而如果江宏杰对福原爱提起刑事诉讼,福原爱还将面临被国际通缉。

2016年福原爱与江宏杰登记结婚,一年后福原爱诞下女儿,2019年又诞下一个儿子。他们曾在中国综艺节目中出演新婚真人秀,并在镜头前接吻61次,引发热议。然而,两人于2021年7月宣布离婚,这之前男方被指冷暴力,女方则被曝出轨小5岁的学弟,目前被证实与学弟正在同居,但福原爱否认出轨。

◆2021年3月,福原爱被拍到与一名横滨男生同住一家酒店。

如今,福原爱的社交平台Instagram停更在2021年2月被爆出轨前。当时,她公布了成立新公司的消息。该帖子下面的评论超过4000条,褒贬不一。福原爱远嫁台湾时,曾被日媒夸赞是“日本与(中国)台湾友好的一段佳话”。但当传出婚变风波后,她早已成为日媒攻击的对象,不少媒体甚至称,她让“日本女性的在台形象不断恶化”。

前夫控诉其“绑架”,或面临国际通缉

“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今年7月27日下午,身穿黑色西装的江宏杰在东京的日本外国记者俱乐部召开紧急记者会。他表示,7月20日收到日本法院的裁判结果,男方胜诉,获得子女的监护权。

◆7月27日,江宏杰在日本外国记者俱乐部召开紧急记者会。

接下来,他让律师说明情况,自己在一旁边聆听边落泪,情绪激动。采访通知上,江宏杰用英文写道,指控福原爱涉及“ABDUCTION(绑架)”。

这场轩然大波始于2022年夏天。福原爱原计划7月初带两个孩子回日本过暑假,不过直至7月23日才得以成行。当天,律师和警察均来到机场的交接现场。

到了交接之际,江宏杰突然改口说,“不能将两个孩子一起带走”。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交涉,江宏杰依然态度强硬,并称“如果这样的话,一个也不能带走”。最后,福原爱只能将儿子带走。

次日,江宏杰在社交平台发文,指控福原爱带走孩子后立刻失联:“不懂昨天这是什么善意交接?从昨晚带走到现在,不接电话也不回复信息,这叫做对孩子好?”

一年后的记者会上,江宏杰委任的日本律师大渊爱子多次使用“绑架”这类强硬词语,并提及以绑架未成年人为由起诉福原爱的可能性。江宏杰提出诉求:“希望快点跟儿子见面。希望可以尊重日本法院的裁判,希望可以和平地让福原爱小姐交付儿子。”

◆7月27日,江宏杰委任的日本律师大渊爱子多次使用“绑架”等强硬词语。

法院于7月20日做出勒令福原爱将孩子交给江宏杰方面的裁定。据称法院还下达了“保全命令”,江宏杰方面则于7月21日申请强制执行。

8月6日,大渊爱子向媒体证实,东京法院8月2日已认定江宏杰一方的强制执行,虽然江宏杰曾在记者会上喊话说不希望走到强制执行的地步,但他还是认为福原爱服从法院命令的可能性很低,因此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在日本,强制执行分为两种,分别是间接强制执行和直接强制执行。前者需要每天支付一定金额,通过罚款迫使对方履行交还手续。若该措施无效,则采取后者,由法院执行官带着指令要求其交还孩子。不过有数据显示,只有三成受害者是通过强制执行将子女带回的。如果孩子下落不明或不愿意跟随另一方走,法院执行官很难强制带走孩子。

对此,福原爱一方也多次发声。7月27日,福原爱通过律师发表声明,反驳江宏杰在记者会上的主张,还指责江宏杰将孩子推到舆论第一线,严重违反法律,福原爱认为对方在制造冲突,甚至在刻意撕裂家庭关系。声明写道:“不要将孩子推到荧幕前,以此来霸凌孩子的母亲。”

◆7月27日,福原爱通过律师发表声明,反驳江宏杰当天在记者会上的主张。

8月1日,福原爱再次发布日文声明,痛批江宏杰召开记者会之举侵害她的人权,让她深陷社会制裁,“被社会舆论埋葬”。

对此,台湾《娱乐明星》发文称,“如果福原爱不听从命令,‘流亡’到他国,她可能真的会成为国际通缉犯……这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吗?”

有日本杂志认为,福原爱可能会移居新加坡以逃避强制执行。“如果她回到日本,必须以被强制执行的方式交出儿子,但如果在新加坡,江宏杰必须在新加坡提起新的诉讼。福原爱或许是想争取时间,让儿子强烈抵制离开自己。之后,江宏杰再想要强行带走已与母亲生活一段时间的儿子,会变得困难。”

大渊爱子表示,此前已设想过福原爱前往新加坡的可能性。“我们会提交遣返令,要求先将孩子送回日本,接着才会要求引渡。”她表示,“我担心江宏杰永远无法见到他的儿子,因为办理这些手续需要时间。但无论她躲去哪个国家,我们都不会放弃。”

有律师解读道,如果刑事申诉被接受并开始调查,那福原爱就有可能被捕。“两人都有监护权,如果福原爱把孩子从江宏杰手中夺走,的确能被指控为绑架未成年人。事实上,这样的事件时有发生。”

据日媒报道,近五年间,仅仅在和欧盟国家的跨国婚姻中,就有约一万名日本母亲离婚后,在没有征得男方的同意下,私自将子女带回国,造成国际纠纷,频频登上国际新闻的版面。

或将移民新加坡?收入仍相当可观

未来,新加坡会成为这场婚姻泥潭之战的中心吗?

8月4日,日本周刊杂志《FRIDAY》刊登了福原爱与友人入住新加坡超豪华酒店的照片。据悉,该酒店旺季每晚至少要15万日元(1日元约合0.05元人民币),泳池仅供酒店住客使用。

◆8月4日,日本周刊杂志《FRIDAY》刊登了福原爱与儿子入住新加坡超豪华酒店的照片。

杂志援引一位在场日本宾客的话说,“由于我(用日语)喊了同伴的名字,立刻引起福原爱的警觉。此时,她正和女性友人一起,与儿子拍照,看上去很欢乐。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我们的对话,福原爱立刻戴上墨镜,背对着我们。”

另据这位宾客说,与福原爱同行的还有一位长发男子。“他当时坐在沙滩椅上,一边打手势,一边喊着‘准备离开泳池了吗’。他的年龄大概30多岁,皮肤被晒黑了。第二天早上,这个长发男子和福原爱母子又一起在泳池玩耍,所以他们很可能是一起住在这里的。”

从去年开始,福原爱多次被拍到出现在新加坡。2022年夏天,有媒体发现,福原爱中国微博显示的位置就是“新加坡”。另有居住在新加坡的日本人透露,“福原爱好像送孩子去上新加坡的幼儿园了。”

离婚前,福原爱曾在东京购买了一套价值3亿日元的公寓。据日媒报道,今年春天,她正在寻找租客,计划以每月200万日元的价格出租。媒体因此认为福原爱收入锐减、还贷压力大。

今年4月,福原爱时隔许久首次露面,出现在日本TBS电视台的一档特别节目上。她与前日本男子乒乓球队主力选手水谷隼一起打乒乓球,并参加了一年一度的迷你马拉松。然而,节目播出后,网友对她的评价更多是负面的。

◆2023年4月,在日本TBS电视台播出的特别节目《全明星感恩节23春》中,福原爱时隔一段时间首次出现在媒体上。

就在6月,福原爱卸任了职业乒乓球队“琉球Asteeda”所属公司的社外董事。目前,她除了负责自己公司的业务,还担任青森大学客座副教授、日本世界乒乓球协会(WTT Japan)总经理、乒乓球T联赛推广形象大使等。

6月7日,福原爱作为青森大学客座副教授第一次举办讲座。据悉,讲座约有300名学生参加。其间,福原爱从奥运会聊到作为乒乓球队员的职业生涯。

◆2023年6月7日,福原爱作为青森大学客座副教授,第一次完成了一场公开讲座。

有广告公司人员估算,WTT Japan总经理的年薪约1200万日元;T联赛推广大使的年薪约2400万日元。在日本一般大学兼任教师年收入约400万日元,虽然福原爱两年内只开课一次,但她对学校来说如同广告招牌,推估年薪应有500万至600万日元。

虽然由于外遇和离婚丑闻,福原爱几乎不再出现在电视上,但她依然接到了东京奥运会的解说工作,据说出场一次可获得至少100万日元的薪酬。

◆福原爱在东京奥运会中担任解说员。

当初她与江宏杰结婚时,曾因收入悬殊成为话题。当时江宏杰的年收入仅为400万日元,福原爱的收入是他的37倍。目前尚不清楚这对夫妇离婚时是否有进行财产分割,但即使有,对福原爱的影响应该不大。据日媒估算,福原爱目前的年收入加起来至少约有1.2亿日元。

律师:想实现共同监护权很困难

在福原爱与江宏杰的离婚声明中,有一句话引起外界关注:“至于我们的孩子,我们将有共同监护权,所以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尽可能减少对孩子的影响。” “共同监护”一词成为日本社交媒体上的热门词汇,并出现在一些新闻节目中。因为在日本,法律规定离婚后子女的监护权归个人所有,而非共同监护。夫妻争夺抚养权的情况很多,但约九成是母亲拥有抚养权。

◆福原爱和江宏杰昔日恩爱照。

自2018年开始,日本法务省正式讨论引入离婚后父母双方均拥有亲权的共同监护制度。现行的日本《民法》实行的是父母一方在离婚后拥有亲权的单独监护制度,计划通过引入共同监护权,使父母双方更易于参与子女的养育。

发达国家中,只有日本采用单独监护。现行制度规定不具有监护权的父母一方属于户籍上的“他人”,探视孩子受限。日本法务省表示,日本以协议离婚为主,多数情况下法院不会介入监护的决定。若想要引入可选择的共同监护,如何让法院深度介入监护权成为课题。

“对福原爱和江宏杰来说,想实现共同监护权的确有困难。”日本家庭问题评论员池内博美 (Hiromi Ikeuchi) 认为,“离婚的时候,福原爱住在台湾,所以按照台湾法律,她和丈夫应该有共同监护权。但考虑到孩子的成长,这实际会带来很多缺点。例如探视权均等分配,孩子们必须将上课与假期分开,这会给孩子的生活带来混乱,比如暑假期间无法见到学校的朋友。”

“福原爱可能正在考虑在日本获得单独监护权,如果孩子与父亲住在一起有不利之处,那她的这种做法就不属于绑架的范畴。”池内博美补充道。

另有日媒报道,由于中国台湾地区并未加入《海牙公约》,导致最终判决难以迅速生效。《海牙公约》规定,对于被带往国外的未满16岁子女,如果身处原居住地的父亲或母亲要求归还子女,原则上应予以批准。如果夫妻所在地都加入了《海牙公约》,在得到法院明确判决后就可以执行,原则上按照判决来做。但由于江宏杰居住的中国台湾没有加入《海牙公约》,造成现在两人夺子大战的升级。

Fri, 18 Aug 2023 04:21:09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