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学团涌入高校背后:免预约?食堂就餐?还能...

研学团涌入高校背后:免预约?食堂就餐?还能…

暑假接近尾声,“研学热”的话题还在延续。

来自浙江的吴先生就为没能带孩子进入复旦大学参观感到遗憾。8月16日,他们来到复旦大学邯郸校区门口,被告知没有当日预约码无法入校。吴先生打开预约界面发现,三天内(可预约天数)皆是满员状态,只能悻悻而归。

同在16日,一个规模约20人的研学团在复旦大学邯郸校区门口合影后,顺利进入校园。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入校后,该研学团还能在学校食堂就餐、使用会议室、和复旦大学的同学交流学习经验。

8月16日,研学团在复旦大学邯郸校区校门口合影。 受访者供图

根据复旦大学进校管理措施,没有校内师生邀请码的情况下,校外人员想要进入复旦大学,需预约入校。记者多次尝试预约发现,往往要靠深夜或清晨抢票,才有可能抢到入校名额。

如今研学市场格外火爆。新华社相关报道曾援引携程数据显示,今年暑期研学旅游产品订单量同比增长超30倍。高校成为研学的热门参观地,名校预约更是“一票难求”。

“火热”背后,有望子成龙的家长、良莠不齐的研学团队、以及野蛮生长但具有巨大诱惑力的研学市场。

研学团“丝滑入校”

8月16日,复旦校园,一名研学团领队摇着小旗,十分显眼。

该研学团包括4名带队老师和20名学生,学生大部分为上海本地人,也有来自浙江、江苏、北京的,还有趁假期从美国回国来参观的同学。

澎湃新闻记者询问带队老师夏果(化名)“团队如何入校”,对方回复“会保证孩子们可以入校”,不愿再多作回答。

8月16日,研学团在校园合影。 受访者供图

早在2016年,教育部等十一个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意见》指出,研学旅行正处在大有可为的发展机遇期,各地要把研学旅行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不过,该文件所指的中小学生研学旅行,是由教育部门和学校有计划地组织安排的校外教育活动,与当下火热的研学活动有所不同。

据中青报援引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研学旅行数据,近年来,参加研学的学生人数持续上涨。2019年为480万人次;2021年达494万人次(超过了新冠疫情前的人次);2022年研学旅行突破600万人次。北京成了这个暑假“最热”的研学目的地。知名高校、博物馆、公园甚至游乐园,通通成为中小学生的研学场所。

作为地处上海的知名高校,复旦大学也成为热门研学点,预约名额“一票难求”。

2023年5月20日起,复旦大学面向公众开放,入校不收取任何费用,需要提前通过微信公众号“复旦信息办”预约。

预约分为两种,一为非本校人员进校登记。有复旦内部人士称,每日开放名额在一万人以上,该数据未获校方证实。二为访客入校登记,需要填写校内师生的邀请码进校,邀请权限方面,一人一天最多邀请五人,可分次或一次性邀请。

8月17日下午4点,记者尝试预约,发现当天的预约名额已满,直到最晚可预约日期(8月19日),都没有入校名额可预约。

8月21日,记者尝试了社交平台上的“抢票攻略”:在凌晨零点,先填好个人信息,然后提交。但零点03分,记者提交时,页面就显示邯郸校区预约名额已满。8月22日凌晨5点,记者再次按照“抢票攻略”预约,成功预约当日的入校名额。

入校名额要靠“抢”的情况下,人数较多的研学团为何能“丝滑入校”?

一家研学机构内部工作员工告诉记者,除了使用零点抢票等常规手段,他们还会向复旦内部的学生“购买”邀请码,成本价为15元/位。一位学生至多可以邀请五人,确定好研学人数和日期,机构便会请跟他们合作的学生提前几天分批邀请。

记者就此向复旦校内同学求证。有同学表示,个别微信群偶尔会见到“付费购买邀请码”的消息。

此外,社交平台上也有“私信购买复旦邀请码”的评论。记者联系后,对方给出详细的预约步骤,价格为10元/人。“我觉得出售邀请码是不理智的行为,因为复旦学生的身份不是拿来牟利的东西。”复旦大学中文系大三学生周星(化名)说。

部分学生售卖邀请码 网络平台截图

部分学生售卖邀请码 网络平台截图

此前,北大(专题)就类似事件有过通报批评。7月24日,北京大学发布《校友预约入校违规情况通报》。通报称,7月21日,一个名为“北大金秋暑期定制课”的校外研学团队,由部分校友通过预约同行人员的方式,拆分预约139名学员入校,每人收费10800元,合计收费约150万元。北京大学决定,关闭相关46名校友的校友预约系统使用权限,不再具有预约本人及同行人员权限。同时,进一步完善校友预约系统使用规则,明确预约同行人员但实际未同行的校友,将取消预约同行人员权限,不再恢复。

低成本背后的“财富密码”

8月16日来到复旦大学邯郸校区的这支研学团,入校第一站是燕园,园林边矗立着复旦的老校门。

去燕园的路上,带队摄影老师从队伍后跑到旁边,叫住马路上的学生们,“回头,看这里,来,笑一下。”老师飞速按下快门。摄影老师的任务是拍下学生们旅途中的“欢乐时光”,在家长分享群里给予反馈。

“反正孩子只要出来玩就开心,家长们也愿意自己‘解放’一天,他们不在乎花这几百块钱。”带队老师陈晨(化名)告诉记者,参加这次复旦研学活动一天的费用是699元/人。澎湃新闻记者搜索市面上类似的复旦大学研学团,价格在399元/人到799元/人不等。

8月16日,上海,研学团在复旦大学邯郸校区北区研究生食堂用餐。 受访者供图

燕园、光华楼、校史馆……参观完一圈,研学团到邯郸校区北区研究生食堂吃饭。

记者发现,16日当天到北区研究生食堂用餐的研学团有2家。北区研究生食堂的食堂阿姨说,暑假期间,自己每周都会看到两三支研学团队来食堂用餐。

陈晨是复旦大学的学生,由于复旦食堂内必须用学生卡结账,研学团学生排队拿饭时,他就站在一旁负责刷卡。在他看来,除了人力成本和校园用餐等支出,组织高校参观的研学团运营成本很低。

陈晨今夏正值从硕士到博士的过渡期,便找了一家研学机构暑期实习,实习工资一个月2500元左右。他需要负责研学带队、校内参观讲解、食堂刷饭卡、预约会议室、学习经验交流分享等工作。

陈晨告诉记者,办一次研学,该研学机构的营收可以达到一万三、四千元。今年8月,该研学机构已经开展四次复旦研学。除此以外,他们还有上海汽车博物馆、上海纺织博物馆、上海电影博物馆等参观活动,几乎每天一场。

在陈晨看来,上海做研学的主要有三类:一是和他们一样的教培机构;二是旅行社或旅游平台;三是一些单位自行组织的研学。

事实上,除了研学机构,网络上还有不少私人组织的研学团队。澎湃新闻记者联系到一家私人组建的研学团队,对方自称上海某高校的学生,两个人运营一个社交平台账号,一人负责带队,一人负责摄影,“只要找到复旦内部的同学购买邀请码,就可以组织一次研学了。”

此外,在社交平台,还有题为“复旦学子带你逛复旦,研学一日游”的帖子,文中自称团队成员为复旦本科+清北复旦及海外TOP院校硕士,针对不同年龄段提供复旦校园导览、考试及学习经验分享。该贴文真实性难以辨别,但评论区已有网友尝试联络或询价。

社交平台上“复旦学子带你逛复旦”的相关帖子。

复旦学子:有人被打扰,有人成为“活招牌”

复旦大学的同学们已经习惯校园里出现研学队伍了。一名暑期留校的同学告诉记者,她一周至少能看见两支不同的研学团队。

“我们走在路上,家长(带队老师)会对小朋友说,你看这是复旦的学生……他们是这样学习的,走在路上都在看书。”8月16日,一名学生告诉记者,有一次她走在学校碰见了这样当面对她指指点点的研学团,“那一刻,我觉得我就是动物园里被观看的动物”。

当日入校的这支研学团,主要行程为上午在复旦大学校内标志性建筑游览一圈,中午到食堂用餐,下午在食堂会议室里“自由创作”。等到两点半,研学就结束了。

此前有网友发文称复旦食堂涌入研学团。

“我现在已经不去一楼吃饭了,窗口的小孩太多了。”8月16日,复旦大学一名学生告诉记者,上次她在一楼打饭时,险些被旁边玩闹的小孩撞到,从此以后,她就只在楼上吃饭,“小孩就在旁边闹,家长(带队老师)也不管。”

当天,澎湃新闻记者看到,研学团有一名学生在前往食堂的途中摔倒了,膝盖流血。带队老师带他到一边,拿出碘伏和纱布,简单消毒后包扎一下继续带队。“孩子们精力旺盛,老师们很难全部都看住。”带队老师夏果告诉记者,他们会在出发前为孩子购买保险,也会随身携带基本的清创消毒药物。但除此以外,研学团队没有提供更多的安全保障措施。

午饭过后,研学团队的讨论时间到了,他们来到了食堂的会议室。

食堂的会议室是给师生开会、讨论的地方,只能通过复旦校内师生提前预约。“但如果里面没人,门又没有锁,随时可以进去。”在会议室一旁的桌子上自习的杨同学介绍,“我们昨天(8月15日)预约不到今天的会议室,才在外面自习。”她记得上一次会议室也被研学团占用,自己只得在外面自习。由于研学团对小孩缺乏约束,又占用了他们的学习资源,杨同学觉得研学团“很烦”。

记者发现,当天复旦北区研究生食堂二楼的四个会议室中,研学团占用了两个。剩余两个会议室里虽然没有人,但上了锁,学生无法预约。夏果告诉记者,除了食堂的会议室,有时他们也会使用空教室来进行下午的活动。

“不影响校内师生使用的情况下,研学团队可以使用会议室。”在食堂另一角自习的同学分享了自己的观点,“但研学团队本身就是牟利的。无论是刷饭卡还是预约自习室,都该提前和学校沟通好,这是研学团队的本职工作。通过学生来刷饭卡、预约也很麻烦。”

在会议室里坐定,小朋友们“自由创作”的时间开始了。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信封,内容是“写给未来的自己”或是“写给自己一封复旦大学录取通知书”,第二个环节是复旦学长学姐经验分享。

陈晨又一次被推到台前,面对着一群9到14岁的学生分享自己的“学习经验”。他采取的是问答的形式。“如果碰到小朋友们问我怎么学习,我就会讲一讲过往的学习经历,再问问看他们学习上遇到了什么问题。”陈晨不喜欢回答假大空的问题,所以碰上“学习”“计划”这种大词,他都会引导小朋友们往具体的问题上靠,例如“怎么背单词”“怎么写作文”。

“复旦学长学姐经验分享”几乎是每个研学团队的“活招牌”。记者调查发现,除了陈晨这样暑期实习的同学分享经验;也有研学团队负责人本身就是复旦大学的毕业生,现身说法;还有的研学团队会邀请复旦大学同学前来分享。有研学团队人员透露,邀请复旦大学学生的报价是1000元/人。该说法未获得复旦在校同学的证实。

手机显示,8月16日复旦大学邯郸校区北区食堂会议室已无法预约。 受访者供图

复旦教授:研学游管理“堵不如疏”

“其实我不指望孩子真的能学到什么,就是想给他们心中埋下一颗学习的种子,让孩子看看名校是什么样的。”家住上海的沈先生说,他已经给六岁的女儿报过上海各大高校的研学游了。

来自浙江宁波的一位母亲,特意在暑假带儿子小周参加了复旦的研学游。“你总说你自己学习苦,那你看看跟他们比你算什么。”研学前,她这样跟儿子讲。等到研学后,她觉得自己的“鸡娃”政策颇具成效,儿子回来就和她说:“妈妈,我要考复旦大学。”在她看来,花这笔钱激发孩子的内驱力很值得。

浙江宁波当地负责复旦研学团的联络人郑女士也表示:“来报名的家长大多是希望通过高校研学激发孩子学习的积极性,希望孩子能够爱上学习。”

“复旦的人文氛围,不是在学校里逛一圈就感受得到的。你要在这里切实地生活,早起、吃饭、自习,看看你和周围同学一天在干什么,参与进复旦学科培养体系中,才能感受到。”陈晨认为,有的高校研学只是走马观花,并不能对孩子产生实际影响。

研学市场的良莠不齐、带队人员专业性堪忧等问题引起了社会关注。“研学游导师具有教师与导游的双重职能,既要善于研学辅导,又要善于旅行组织。但目前市场上的研学专业人才匮乏,人员素质和教学经验参差不齐,使研学效果打折扣。”天津社会科学院舆情研究所副研究员张丽红此前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

小朋友自由创作的绘画作品 受访者供图

而在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于海看来,高校研学本身没有问题,大学校园应该面向公众开放。

“第一,高校要开放校园,让家长可以带着孩子参观校园,感受学校的氛围。大学要起到社会教育的作用。第二,复旦大学本身也受惠于社会,应该怀着善意回馈社会,而现在我们做的还太少了。”于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例如食堂窗口可以为校外人员推出‘研学便餐’,也可以开放更多的厕所、标明校园指示牌给参观者。”

于海认为,学校在对外开放、管理得当的情况下,就不会有商业研学团队利用管理漏洞牟利,“名校不光要有学术,更要有道德。道德才能影响社会,才能赢得孩子的心、家长的心。”

上海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陈蒙也认为,针对研学游的管理“堵不如疏”。“‘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中国人一直以来的观念,通过短期研学引导孩子了解心仪的高校、发掘潜在的学科偏好,恰恰是大部分学校的教育难以满足的。”陈蒙说,但大部分家庭报名时难以判断研学的质量优劣。

“中国的研学旅行市场仍在初期发展阶段,乱象频生的背后是规则不健全、监管责任落实困难、监管办法有待完善、组织方与消费者信息不对称等多种问题。”针对种种乱象,陈蒙认为,首先,国家应尽快制定行业规范,明确市场准入门槛和从业人员资质标准,完善监管机制。其次,高校应正面认识研学旅行入校的需求常态化,理解接纳研学旅行团队的社会价值,可化“被动”为“主动”,除明确研学团体预约入校规则和参观管理办法外,可在寒暑假开辟相应资源,如区分可参观区域和不对校外人员开放区域、短期专设可供校外人员使用的食堂、动员假期留校学生以社会实践形式适当参与辅助研学活动等。

Fri, 25 Aug 2023 10:30:09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