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宜家要禁止木头手竖中指?

为什么宜家要禁止木头手竖中指?

在世界绝大多数地方,竖中指都会被视为一种不文明行为。

但在世界绝大多数地方的宜家,竖中指却更像是一种代表人类叛逆本能的集体仪式。

在去宜家之前,人们往往倾向于认为宜家提供着优质服务,给足了消费者耐心与尊重。

直到他们亲身到访,在那巨大的地牢迷宫里迷失自我,每一抬头,都能望见店里姿态整齐划一的手部模型,正在向自己发出无情嘲讽——

会对这种场面感到冒犯的无疑都是宜家新手。

等你去得多了,你不仅能逐步掌握宜家的迷宫地图,还将对那一只只昂然挺立的中指习以为常。

在宜家,竖着中指的木头手是如此之多,多到能让每个初登宝地的人误以为它们的出厂设置即是如此,而其背后的光明会势力正试图借此结阵召唤某种神秘力量。

我非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天才,深知不可将这件事情包装成奇谈怪论都市传说,因为常逛宜家的人大体都知道,此现象的成因和麦田怪圈没什么区别:

就特么是你们自己干的。

社交媒体上,有多少顾客曾对宜家木头手的中指姿态发出过疑问——相应地,就会有多少顾客po出自己刚刚完成的宜家中指杰作耀武扬威。

宜家的木质手部模型官方名称为“汉德卡拉(HANDSKALAD)”,作为这家家居巨头的拳头产品之一,它已经在世界范围内风靡了多年,并且有了多个版本。

其高度可动性一直为消费者称道,这款手模也因此被开发出了多种功能:从最早的客厅摆件,到桌面支架,再到手部绘画参照物等等。

而宜家决定在线下门店的显眼处摆放这些手模,动机也非常明确:让消费者通过亲身互动,零距离感知其实用性和可玩性,借此提高消费者购买欲望。

只是初时恐怕没人想到,当手模被摆上公开展架后,它们的最终形态会如此工整,仿佛木质手模竖起中指就是一种自然规律。

如果世界上只有一家宜家里中指齐日天,我们尚能将原因归结为该地区居民整体素质低下。

但当全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一家宜家都有类似的现象发生时,你就应该反应过来:它已经成了全人类的问题。

早在世界还没变得那么坏的2021年,上海宝山区的宜家商城就曾被顾客举报影响市容,应当判处开除沪籍:

而在国外社交媒体上,来自世界各地的宜家店员,也在相关帖子中诉说着同样的烦恼:

“我每天都会花超过一半的时间,把这些该死的中指按回去。”

“十分钟——这是我在客流高峰走完自己工作区域的时间,也是我将中指复原的轮回周期。”

“这跟我在苹果体验店的工作没什么区别,我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把那些愚蠢的自拍一遍又一遍地删除!”

宜家店员不断地将手模掰回原样,就像西西弗斯徒劳地推动着一次次从山顶滚下的巨石。

这对于每个在宜家门店工作的店员都无异于一种刑罚,奈何人工复原确实是最容易想到也能最快见效的办法。

很显然,这种做法对于遏制类似的不雅行为毫无帮助,甚至可能适得其反。

因为一次次将手模中指竖起的“罪犯”绝非同一个人,而是每一个吃饱了没事干的路人。

当员工复原了这些手模,对于下一个手痒患者来说,摆弄这些五指朝天的模型,就又变成了一次全新的创作体验。

如此一来,每个人就都有机会认为自己是独树一帜的叛逆分子,然后再次将手模摆成他们引以为傲的日天姿势。

直到这种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案被发到网上公之于众,人们才会最终发现:

他们竖起手模中指的做法其实跟叛逆毫无关系,只能算是一种入乡随俗。

竖中指,是所有手部动作中能表达最充沛情感的一种。

你能想象到每一个把木头手中指掰起来的人,TA可能想表达叛逆、宣泄糟糕的心情,又或者只是想要把身边的人逗乐——好吧,这就是一种下意识的惯性决定。

在应对手模竖中指这件事情上,明令禁止人们将手模改造成低素质符号,是最不应纳入考虑范畴的解决方案。

因为当宜家决定在店面公开摆放这些可动模型时,就已经明确地将创作权下放到了每个人手里。如果以此为前提再行规则限制,那就相当于当了那什么又想立那什么。

但问题既然出现了,终究还是需要被解决。

近两年,有不少宜家门店已经采取了另一套新思路,他们用更加简单粗暴的方式限制了中指的发挥:

如果你希望人们自由创作,但又想限制一部分创作自由,最直接的方式自然是将一些你不希望出现的题材一刀切砍掉。

而且只要思路打开,将竖中指从创作中抹杀的方式也能有很多种。绑起来、钉起来,甚至直接拿掉中指,都是可选择的方案。

如果处置得当,它甚至也能呈现得像一件本就如此的艺术品。

各种锁住中指的方式其实表明:宜家已经对顾客的素质水平和创造力彻底丧失了信心。

此刻,被固定住或被取走的中指便更像是一种堂而皇之的挑衅——我知道你要这么做,但你就是做不到。

从如今亡羊补牢的架势看来,宜家在最早时根本没有想过这些手部模型会被如此广泛地用于此种用途。

客观地说,没有一家面向全人群的大型连锁商超,会愿意让自己的店面充斥日天中指,且这件事情也确实给工作人员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想办法解决问题实则无可厚非。

但如果将宜家摆放手部模型当成一场事先计划好的互动艺术呢?我认为它也已经走完了一场当代艺术最理想的历程。

图源小红书@KOUJIA

一开始,它可能只是被用来证明每个人都拥有日常中的创造欲。

到后来,它证明了大多数自认为标新立异的人其实并不具备真正的创意思想。

最后,“过度”下放的创作权引起了有关人士的高度警戒,他们用限制、篡改甚至取消的方式完成了这场表面失控的讽刺艺术。

而当中指甚至连无名指都被锁住,留给每个人的创作空间其实就相当有限了。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把宜家也称为“摇滚之都”了吗?

Fri, 22 Sep 2023 07:21:13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