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冬的呼吸道疾患大爆炸,去年底的剧情延续...

今冬的呼吸道疾患大爆炸,去年底的剧情延续…

近日,中国尤其在北方,RSV、流感、支原体肺炎等呼吸道传染病呈现爆炸趋势,令无数国人忧心忡忡,画面仿佛要切回到去年冬天新冠防疫措施刚刚开始全面解绑之际的样子→特别是儿童感染情况严重,多地医院从门诊到住院部都人满为患,一些地方出现急诊号等候时间超过24小时,家长自带折叠椅坐满走廊,急诊号码超过1000号、输液叫号超过1600号的情况。

这时,一个新的网络造词兴起,叫做‘免疫债’。我不知道所谓‘免疫债’一说源于何方。但这个说法本身很不好,非常容易导致误解。

Immunity Gap,即免疫差,本来是应该是对目前国内状况背后主因最恰到好处的描述,也非常容易理解。相形之下,免疫债这种描述最大问题是偏离原来的恰到好处,莫名其妙地加戏,在背景有意无意的认知偏差噪音早已巨大,总体涵养本身也很不理想的公众中,极易造成误解。

这两天忙着骑车、划船和快走,发帖不多。即便如此,昨日收到一堆评论反馈令我咋舌:一方面,是坚信本次国内呼吸道疾患大流行是因为新冠损害了国人的免疫力,这种令人发指的扯淡,或者说有意无意为一些东西洗地的观点,我已经不骂不快。新冠若损害免疫,应当对任何外来病原感染类疾患易感,为何只青睐呼吸道疾患,亲兄弟开后门相互照顾吗?荒唐。而另一方面,是来质疑immunity gap这一目前最合理解释的,这些质疑冲过来的时候,直接将immunity gap解释为免疫债,讽刺说欧美日最近不都也都在病历上升,而他们曾经不都是躺平的?

这就是免疫债这一表述荒谬之处→它令中文为母语者误以为这是一场欠债,还了就好了、就没事了,欧美日不早就还了,为什么还都在生病?而实际上这是一种相对的差异,弥补回去之后,在普通年份就回归普通年份的基线而已,该如何依然如何,该流行还会流行,这才是人间常态,只是不会爆炸到医疗资源再度承受极限重压的地步罢了。并且,欠债要还,但免疫差未必,试想假如西欧一直不去美洲殖民,印第安人就没有非还天花这笔债不可的必要。这个差可以永远存在,没关系的。

明明有现成妥帖描述,非要用另一种不恰当的、容易误解的,有时候甚至是很不体面的方式去演绎,我是觉得近年来中文平台的语言劣化相当精彩,叹为观止。

我不太理解:在重要且严肃的事情上,好好说话不行吗?半年前我就写过:由新冠疫情创生、在国内网络上泛滥成灾的二阳、三阳、阳康这类措辞,很不正常、令人作呕↓

为什么在新冠上用词不能好好地、普通正常地表述,非要别出心裁地用二阳、三阳,阳康这类语感轻佻甚至带有几分戏谑的措辞方式?在我看来正因为这种用法,才会在之前衍生出更low的‘那楼里三只母羊’之类的指代。我很不能理解。因为明明有一样简单平和的又感染了、再次感染,甚至中招了这类词汇。我的意思是,这有什么好玩?是在轻调侃感染者、让大家轻松开心一点还是什么?放眼全世界还真看不到类似的、单独对于新冠的特别用法。任何传染病,本质都是一种阳,但我们不会对流感和普通感冒说二阳,也不会对RSV、甲肝说二阳,为何特别喜欢新冠上阳阳阳个不停,尊重自己有什么不好?

还是说,如今反正语言整体劣化,大家都对羞辱别人和自己的语言早已麻木,完全不在意,甚至自己也觉得挺好玩的?

回到免疫差问题。人的记忆可以很短,因为人生绝大多数事情是琐碎,但关键的能否记住、从中提取重要特征来服务将来人生的经营与决断,终会有云泥之别。现在为了各种呼吸系统疾患爆炸大惊小怪的人们,如果去年年底的关键记忆还存留的话,这次大惊小怪的精力完全可以省下。当时彻底放开后,新冠疫情爆炸了。爆炸到什么程度不必再复盘。我的要点是:当时,在一片慌乱中(慌乱本身合情合理、感同身受),很多人开始寻找原因。此时,不知道是因为缺乏基本医学涵养,还是说一种早已化为本能的、由内而外的体贴,还是说两者皆有,大家似乎无视了近在咫尺的合理解释,而是放飞想象和阴谋论,迂回辗转地向外索求,认为有Delta或Alpha等其他变异株混迹人群之中作妖,导致疫情如此严重。实在看不下去,我写了一个微博帖子(2022年12月底)。所幸,阅读过的人不少↓

在慌乱面前,很多人甚至开始怀疑中国流行的不是Omicron,而是Delta甚至其他。我想说,假如这样的经历都还没有让你放下阴谋论,用科学和理性去正视世界和自己的话,那恐怕这辈子哪怕你南墙撞到进ICU,你也没有改善的可能了。

早在中国放开之前,Delta甚至Alpha在世界的一些角落很可能存在reservoir,也就是并没有完全绝迹这一点早已是学界共识(甚至应该说这是一种常识),未来不排除死灰复燃的可能性,以及重组,但这绝不等同于现在的海啸是Delta等之前的株型引起的,没有任何确切的证明。无数人,甚至可能是大多数国人,都太小看Omicron了、太小看immunity gap是一种多么严重的情况了。引起如此疫情,Omicron一己之力完全能够做到,毫无违和感。

甚至我可以说,Alpha和Delta很可能还无法造成这样的状况,你只要做一道小学数学题:Omicron比Delta危险度降低40-60%,但是传播性(+免疫逃逸)是后者数倍,然后算算传开之后哪个杀伤力更大,你就明白了。是什么就是什么,非要用阴谋论来获得某种发泄或自慰,实际上是对无数新冠感染者,特别是亡故者的不尊重、妖魔化,也容易让我们很难在观念意识上过渡到疫情后。

为什么厘清这一点那么重要?很简单:假如拥抱事实,那么你就明白这个差如同高山流水朝向海平面一样,总需要回归弥合。硬撑着,结果不过是把问题延后到未来罢了。但假如你拥抱无知和阴谋论,那好,你会获得相反的逻辑:难道不应该继续撑下去吗?或者,你会开始搜寻替罪羊→都是那帮要躺平的惹出来的!嗯,正因为如此,有了一个当时很流行的新词叫做唐飞。

结果是什么?从科学角度来看一切简单清晰、经典如教科书→一放开,第一波猛砸上来的是全民最易感的、也就是immunity gap最剧烈的Omicron,持续数月。差距终于拉平后,到今年开始拉平其他病种。就这么简单。今年的故事,不过是去年故事的episode 2,鹅蚁。

所以,本季中国的非新冠呼吸道传染病爆发,并没有任何特别玄虚、不可思议的地方。现在轮到这里,不过是因为放开在去年。这是最合理的解释,反之没有任何更加好的理论模型可以比这个解释更加合理自洽。早在2021年,还在新冠疫情最深重的阶段,西方一些国家已经经历了这一波折,譬如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在新冠疫情控制措施放松后,观察到创纪录的RSV疫情爆炸,而且还是非季节性的。

而在英国,下图更加一目了然→在对于流感样疾患的统计图表中,2020年冬季与2021年冬季这两个新冠疫情肆虐最残忍时期的线条几乎躺在地板上,但到了2022的冬天,猛烈上翘,比我们早了整整1年。为什么?还需要解释吗?

日本,2023年,日本的流感季节比往常更早开始,且流感爆发持续时间异常长→2023年9月初流感疫情就开始,短短1周内流感患者激增57%,极不寻常。日本医疗界一致认可背后原因正是免疫差,因为日本真正的社交完全放开是从2023年5月才开始的(3月开始不再要求戴口罩、5月开始个人出行完全自由)。

西方国家当时根据疫情波折管控时松时紧,而我们是几乎整整3年。更何况我们3年的措施力度和广度,可谓是两个维度。

昨天有人对我杠,说2022年的确封控严厉,但2020和2021,我们国内最理想的岁月里,大家都生活在仿佛没有新冠的环境中,RSV和流感等疾病难道不是在自由传播?我看到这样的回复,愤怒至极,忍不住破口大骂,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1年都还没有过去,已经忘记了所有人3年来所经历的、所忍受的、所创伤的,到头来除了防疫好好好之外,不过就是暗示不做好自我防护的责任自负么,还能有什么?自我防护当然重要,可当背景里存在显著免疫差的时候,你的自我防护效果会大打折扣,很多时候防不胜防,恰如1年前的冬天我们所有人都经历过的那样。坦然正视、尊重别人与自己,那么难?

医学话题,本质上和人间任何其他话题一样,本质上是一种思维方式、认知方法而已。除非进入基础研究、R&D领域,一般话题、尤其是用来指导自己日常生活中维持健康合理膳食适当运动预防疾病规避感染等领域,任何人,只要在头脑中具备了正确的常识,都完全能做到大方向上正确的判断,至少不可能错到离谱。遗憾的是,正确的常识哪里来?谈何容易。正确常识的建立需要个人努力、社会环境、媒体良知、资源可及、命运际遇,谈何容易,我也只能写到这里了。唯一感慨是:拥抱理性、培养常识、好好说话——3年承受之后如果还无法换来这些好东西,太可惜了。

Sun, 26 Nov 2023 00:03:35 GMT 原文链接🔗:

https://news.creaders.net/china/2023/11/25/2672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