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庭震憾弹爆港警“中国式”威迫手段 许智峯指不是首次

周庭震憾弹爆港警“中国式”威迫手段 许智峯指不是首次

周庭宣布弃保的消息,除了令大众关注到香港再有社运人士流亡,更爆出香港警方疑使用非法律赋予的方法,威迫利诱涉案保释人士,以换取拿回护照。身在澳洲的许智峯指,这并非普通法原则的概念,更透露过去已有社运人士被类似手法威迫;有中国民运人士直言这是中国式手法,为的是对当事人心理控制。

周庭周日(3日)晚上突然抛下“震撼弹”,不再回港报到。但更震撼的是,她大爆国安警以连串中国式威迫手段,著她写 “悔过书”,指“自己对过往的政治参与感到后悔”;并迫她到中国参观,了解中国及共产党发展,以及“祖国的科技发展”,同时亦被强行要求“打卡”。回港后,更被要求写下“感谢信”,以换取可取回护照离港升学。

过往香港人鲜有听过有人要写“悔过书”,或像中国维权人士般被“安排旅游”。曾获法庭批准保释期间到丹麦公务外访,后宣布流亡的许智峯向本台指,周庭不是第一人遇到这些手段。

许智峯说:“从来在香港的法律里,没有一样在刑事司法程序或者执法里叫悔过书,也不是普通法原则的概念。流亡后《国安法》后,有手足跟我说过这些做法,但没有人够胆公开讲。”

许智峯:所有保释条件必须有法律规管

另一关注点是,周庭被控违反《港区国安法》,惟未被正式起诉,因此保释条件并非由法庭而定。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承认,没听过返回中国参观便可取回护照,但指理论上保释条件可以由警方釐定,再与嫌疑人协定,所以毋须额外授权。

不过这个说法被许智峯批评:“作为大律师真的歪理连篇,所有警方的保释条件都有法律规管,这些保释条件也不可以有任何被迫招认,或者被迫自我招认这些情况。所有保释条件也不可能会可以用出入境自由来交换,这个出入境自由也叫做写在香港的《基本法》保障里,我觉得警方今次如果用这种方式安排,就是视普通法与《基本法》如废纸。”

中国民运人士直指香港中国化

类似写“悔过书”及“被旅游”的做法,在中国时有发生。例如中国异议作家余杰曾透露,他离中赴美前曾在中国当局的酷刑胁迫下写保证书,承诺不再写作有损中国的政治评论文章。

本身是民运人士的“中国人权”执行主任周锋锁直指,这是共产党一贯做法。他说:“中共用各种软硬兼施,威迫利诱,让人民跟他们合作。周庭的这种办(做)法是很典型的。最后要求你出一个结果,你要写党怎么样等等。”

他续指这种做法是为了心理控制周庭:“有你的把柄,会受他威胁等,很多人会害怕。毕竟他觉得这是一个,委屈自己自尊的事情,对于从事社会运动的人,接受这些是有些屈辱的。”

本台周一早上向警方追问,周庭有关返回中国及被迫撰写答谢信等是否属实;曾否要求保释人士返中国参观作为取回护照交换条件等,惟至晚上未获回复。

记者:淳音 编辑:李荣添 网编:江复

Mon, 04 Dec 2023 11:05:16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