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什么? 民主党被黑人、拉丁裔和亚裔选民抛弃

发生什么? 民主党被黑人、拉丁裔和亚裔选民抛弃

民主党不得不承认,他们正在失去有色人种的支持。

与 2018 年中期选举相比,在 2022 年中期选举中投票给共和党的美国黑人比例几乎翻了一番。亚裔美国人对民主党的支持率也是逐年下降。越来越多的年轻拉丁裔登记为无党派选民。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变,有可能撼动即将到来的2024年总统大选,因为拜登(专题)总统在有色人种选民中的民意调查数字继续大幅下降,尤其是在战场州的年轻选民中。

《纽约(专题)邮报》采访了抛弃民主党的黑人、亚裔和拉丁裔选民,了解他们为何疏远了民主党:

黑人女生Sidni Standard:

“我真的被灌输了这种思维方式”

唐纳德·川普赢得 2016 年总统大选时,当时在Smith College学院读书的黑人女生西德尼·斯坦德(Sidni Standard)走上街头抗议。

“川普当选后的第二天,我感觉自己就好像死了一样,”她告诉《纽约邮报》。“每个人都穿着黑色衣服。我们在校园中心举行了这次会议。人们在哭泣。这是我一生中从未见过的事情。这太疯狂了,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但到了下一次大选,即2020年大选时,这位来自纽约的 28 岁播客兼业余程序员已经完成了 180 度大转弯,她将选票投给了川普。

“直到我走出了大学象牙塔,我真正开始为生活奔波努力时,我才意识到我的大多数价值观都是保守的,”西德尼说。“我确实被灌输了[极左]思维方式。”

西德尼表示,让她发生转变的原因是在 COVID-19 封锁期间“看到我们的自由被剥夺”。2020年,左翼政客迎合美国黑人的做法,也让她感到厌烦。

“我开始意识到,‘哦,我们会帮助你——你是黑人,你需要我们的帮助’这样的想法是非常居高临下的,因为这意味着我看起来是这样的。”西德尼说。

如今,她认为自己是一名政治独立人士,尽管她“更认同共和党所推销的东西”。

她说,自从她的政治立场发生转变以来,就已经失去了大学里的所有同窗好友,她遭到了来自黑人朋友和白人自由派朋友的强烈反对。

“我在高中和大学认识的很多人都开始攻击我,”西德尼回忆道。“我的那些昔日友人现在都说我是个可怕的人,我是个种族主义者——但是,我是黑人,对吧?”

尽管如此,她仍然坚定地作为一个自豪、独立的思想家:“尤其是在黑人社区内,对于你应该如何行动、你应该做什么、你应该喜欢什么,存在着这样一个框框。这几乎就像你必须以某种方式思考。”

华裔(专题)女性Grace Chang:

“对我来说,平权行动是站不住脚的”

2008 年,格蕾丝·张 (Grace Chang) 热情地投票支持巴拉克·奥巴马 (Barack Obama),因为她看到了自己作为一名来自中国的移民(专题)在奥巴马家族的过去的经历。

“在奥巴马时代,像我这样的许多移民之所以选择奥巴马,是因为他作为一个来到美国寻找机会的移民二代有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她说。“作为一名移民,我非常认同这一点。”

但此后的几年里,不断上升的犯罪率、社会动荡和平权行动导致张开始质疑民主党,并于去年以共和党人的身份竞选新泽西(专题)州议会议员。

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会计师的张女士告诉《华盛顿邮报》,“我只想为我的国家提供最好的东西——安全的环境、良好的经济以及和平、友好和清洁的环境。” “问题是,哪个政党会给我们这个?”

她认为,答案是共和党。

对张女士来说,一个特别激励人心的话题那就是平权行动,她认为这一行动不公平地伤害了亚裔美国人。

32年前,张女士以学生身份与丈夫一起来到美国,带着两个行李箱和机票。她将经济生活的上升归功于教育。但现在,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她认为下一代因基于种族的平权行动而处于不公平的不利地位。

“对我来说,平权行动是站不住脚的。”她说,“那亚裔美国人呢?我们什么都没有来到这里。我们长期受到歧视,可以追溯到[1882年]的排华法案和[二战期间]日本(专题)人的拘留。”

张女士注意到她的越来越多的亚裔美国朋友转向共和党,特别是在最高法院最近推翻基于种族的平权行动的裁决,以及 2020 年的大选之后。

“骚乱、抢劫、推倒历史雕像、污损美国国旗、削减警局经费——很多事情对我们来说都太激进了,”她说。“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张女士在 2023 年竞选新泽西州议员失败后,她 26 岁的儿子肯尼·徐 (Kenny Xu) 接过火炬,以共和党人的身份参加北卡罗来纳州国会议员的竞选。徐是非营利组织 Color Us United 的主席,也是最近最高法院推翻大学招生中基于种族的平权行动案件的主要内部人士。

“作为一个亚裔,我觉得我们需要更多地参与政治进程,”张说。“我为他感到非常自豪,我希望他能够激励年轻人参与政治并以保守派的身份参与其中。”

拉丁裔女士Lydia Dominguez:

“很多西班牙裔人实际上与我有着相同的价值观”

8 岁时,莉迪亚·多明格斯 (Lydia Dominguez)就问母亲什么是民主党和共和党。

“我记得她看着我说,‘民主党是为穷人服务的,而我们很穷,所以我们支持民主党。共和党是为富人服务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选共和党。”这位 34 岁的拉斯维加斯拉丁裔女子这样告诉《纽约邮报》。

因此,这位来自墨西哥的建筑工人的女儿也因家庭的影响,最早注册为民主党人,并两次投票给奥巴马。

直到 2011 年她加入空军,她才开始质疑民主党。

“我意识到民主党人并没有实质性的政策来推动拉丁裔。他们无视我们,就好像他们只是在等待我们的投票一样。”

正是“黑人生命也是命”运动的兴起以及骚乱和反警察情绪的高涨促使莉迪亚在 2016 年投票支持唐纳德·川普。

“我想到了安全、保障、良好的工作、良好的教育——所有这些对我的家庭和社区来说都非常重要,”她回忆道。“当我分析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价值观时,对我来说,谁维护我的价值观是显而易见的。”

但她的转投共和党,却要承受被亲人疏远的后果。

“我的很多家人都疏远了我。我确实失去了很多友情,”她说。“有时我告诉我的家人,‘我就是这样长大的。你就是这样养育我的。”

但她也找到了一个新的志同道合的社区:“与我交谈的拉丁裔——他们都是普通人,平时在家里修理一些东西,去杂货店购物,去DMV——似乎我们都在壁橱里[关于成为保守派],而且我们都有点羞于谈论。”

这就是为什么她被提拔为“美国优先拉丁美洲人”西南地区主任,在那里她帮助保守的西班牙裔同胞组织社交聚会。

“如果这些对话不是那么禁忌,我认为很多拉丁裔都会意识到哪个政党真正捍卫了他们的美国梦价值观,”莉迪亚说。“家庭、上帝、国家……这些都不是民主党的最高价值观。”

黑人牧师Frederick Tappan:

“我无法与民主党站在一起(电视剧)”

田纳西州人弗雷德里克·塔潘 (Frederick Tappan) 40 年前登记投票时,他并未加入任何政党。

“有时我会投票给共和党,但这根本不是基于党派。这是基于中立的,”58 岁的他告诉《纽约邮报》。“过去,你只是投票给你认为最好的人。所以我投了我的心票。我只是根据我是谁来投票。”

多年来,他为从里根到奥巴马的所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投票。但到了2019年,身为孟菲斯尤里卡TrueVine浸信会主任牧师、英语补习老师的塔潘终于忍无可忍,他登记为共和党选民。

“我是一名基督教保守派,我无法忍受民主党现在的立场,”他告诉《纽约邮报》。

这一决定是在他目睹民主党的立场变得更加极端之后做出的。他指出,堕胎、宽松的移民政策和学校中批判性的种族理论是主要的反感因素。

“试图因为奴隶制而将所有白人定性为坏人是愚蠢的,特别是对我这样一名教育家来说,”他解释道。

“所以我决定继续注册成为共和党人,我刚刚又完成注册。”塔潘回忆道。“那些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我只是不支持他们所代表的东西。”

现在,塔潘希望更多的美国黑人能够意识到民主党几十年来为迎合黑人但是未兑现的承诺。

“我们允许民主党继续兑现他们 50 多年前的承诺,”他告诉《纽约邮报》。“你能告诉我,作为一个民族,我们比以前过得更好吗?他们是否从非裔美国人的忠诚中得到了回报?”

尽管如此,他估计,他的黑人占多数的会众中大约有四分之三是民主党人。“许多最坚定支持民主党的黑人将共和党视为白人政党。但我们必须改变这一点,”他说。

塔潘坚持不让党派偏见渗透到他的布道中,但他愿意与任何感兴趣的人谈论政治。他相信,许多非裔美国人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对共和党价值观持开放态度。

塔潘解释说:“我向许多非裔美国人提出讨论话题,让他们看看他们的信仰(电视剧)是什么,看看哪一方最接近他们。” “我向你保证,大多数人会发现保守主义比自由主义更接近他们的想法。”

展望未来,他预测更多的黑人选民将放弃民主党:“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离开民主党——越来越多的人离开自由主义思维方式。”

Mon, 04 Dec 2023 18:10:29 GMT 原文链接🔗:

https://www.backchina.com/news/2023/12/05/889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