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宇辉能全民热议,说明大家真是没什么好议的了

董宇辉能全民热议,说明大家真是没什么好议的了

这几天我在朋友圈上看了无数篇关于董宇辉老师的文章,一直在今天还有。在微博上,董宇辉也是霸了热搜了好多天,就跟连续剧的:董宇辉和小编,董宇辉小作文,董宇辉任副总裁,董宇辉简历……我问了问周围的人,也都知道这件事。感觉全民都在热议董宇辉老师,一直要到这个话题彻底枯竭,像甘蔗渣似的再也咀嚼不出什么味道了,大家才会罢休。

当然,董宇辉是知名人物,这件事本身也自带趣味性,引发一定程度的关注也很正常。但是热闹到全民议论的程度,而且一议就是这么多天,我觉得背后恐怕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大家实在是没什么好议的了。

就拿我们这些做自媒体的来说,都有一定程度的话题饥渴症。你要发言,要表达,可没啥能让你表达的。在这个行业里,死心眼的都被淘汰了,就剩下我们这帮机灵鬼,所以都在琢磨自己能说点啥。任何一个可谈的话题都是好的,都要谈了又谈、议了又议,仿佛这是天底下最重要、最有趣的问题。这就是属于逮着蛤蟆也要攥出尿来,逮着唐僧也要挤出元阳来。

其实何止董宇辉老师,前一段抓住一个拍马屁的王自如老师,大家也陷入狂欢,全民批判这个倒霉蛋。我这么说倒不是要显清高,撇清自己。王自如老师出事以后,我不也是专门写篇讨论了吗?这几天我没议董宇辉,是因为我最近忙着别的事儿。要是写文章的话,不也得拿这个话题好好议一议吗?现在我腾出空来,不也写了这篇文章议了吗?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评论公域问题是自媒体的天职之一,谁也无法完全避开。当然,往好处说,我们这些自媒体也会自我安慰,说这是要“以小见大”,从一个小事件切入到社会问题,分析社会观念…..但是为啥要曲曲折折地“以小见大”?因为我们这些人都是些机灵鬼嘛。

说到这儿,我想起了明朝言官的两个小故事。当然我倒不是说自媒体有古代言官的影响力,但是那些言官有一点跟现在自媒体很像,就是他们也要定期发言,算是他们的KPI。结果在KPI的压力下,有个御史就说了:最近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京城的大街上有驴也有马,马走得快,驴走得慢,搁在一起(电视剧)走不太好,能不能想个办法,让马走马的,驴走驴的?

还有个给事中轮到发言的时候,也上了一本,说:我到饭店调研,也发现一件事,就是糖饼不一样大。其实糖饼太大了吧,费料。糖饼太小了吧,费人工。我建议出台一个规矩,把糖饼的大小统一起来,这样既不费工,也不费料。

这两件事在当时是被当成段子讲的。我读明代笔记的时候,看到这里也觉得好笑,可是现在我对这些人却有了所谓“同情之理解”。干这一行就得发表议论。那个时候又没有王自如和董宇辉,不议论糖饼,让他们议论什么去呢?当然,议论糖饼会被一些刻薄的人讽刺两句:哎呀,你们这些人真无聊,属于逮着蛤蟆也要攥出尿来啊!但是你真把话筒搁到这些人嘴边,他们也会逮着蛤蟆猛攥。因为蛤蟆嘛,想怎么攥怎么攥,不攥白不攥。

不光我们这些自媒体,其实大部分网友也都是这样。大家可以看看微博上的热搜:董宇辉简历、张译拒跳科目三、董明珠称年轻人不该以自我为中心、男子拆快递发现全是现金慌忙报警……看到这些热搜,真会觉得我们这里是个一片静谧的平和所在,根本没什么大事发生。人们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除了鸡零狗碎的一些争执外,再也无事可做。历史到达了幸福的终点。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肯定不是。大家都知道这个世界正处于一个变化多端的时期,我们谁也看不清未来的方向。但是这些东西在我们的舆论场里完全反映不出来。打个比方,我们就像坐在一个大船里,外面是茫茫沧海,滔滔白浪。然后我们这些人围在船舱里,热烈地讨论蛤蟆好挤还是青蛙好挤,蛤蟆嗓门大还是青蛙的嗓门大,蛤蟆为什么不叫青蛙而青蛙为什么不叫蛤蟆…….

争论到最后,结论是:

蛤蟆为什么不叫青蛙?因为它叫蛤蟆。而青蛙为什么不叫蛤蟆呢?因为它叫青蛙。

Wed, 20 Dec 2023 21:10:28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