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市场出现假仿神药;少数极端政客绑架了共和党

2 Likes

先来看看中国在对抗 COVID-19 疫情方面的消息。
据北京市的一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说,他们已经接到了通知,将会向基层社区医院配发辉瑞的 Paxlovid,这种药物的临床资料显示可以降低 90% 的高危人群的重症率和死亡率。
中国新闻社周一也报道说,北京的社区医生都接受了 Paxlovid 使用指南的培训。这种药物并不能防治新冠感染,而且必须在症状开始后 3-5 天内服用。在这之前,传出一些消息说有些人将这种药物作为预防感染药物,或者治疗重症患者药物使用。这是一种误用和浪费。因此社区医生接受培训是必要的。
Paxlovid 仍然是唯一一种获得中国监管机构批准在全国范围内使用的对抗新冠病毒的外国药物,但获取难度极大。本月早些时候,当一家中国医疗保健平台提供这种抗病毒药物时,它在数小时内就销售一空。
有一些人开始辗转从印度或者老挝等地购买仿制的Paxlovid。因为包装盒的颜色不同,它们被叫做绿盒或者蓝盒版本。但最近有消息传出,说一些印度版本的仿制Paxlovid 是假药。
正版的辉瑞的 Paxlovid 之前中国医药进口过一批,大约有 2 万盒。但这显然是不够的。后续的购买没有看到有新闻报道,但一般认为中国正在大批量的购买。目前黑市上可以买到的 Paxlovid 报价均在一万元人民币以上。但正规医院的售价只有 2300 元人民币左右。在广州需要购买 Paxlovid ,需要出示医生评估报告,新冠阳性证明和年龄超过 65 岁才行。
由于中国的数据不透明,我们并不知道中国实际的COVID-19感染情况,重症情况和死亡情况。据路透社报道, 世卫组织紧急事务主任迈克·瑞安 (Mike Ryan) 周三在媒体简报会上表示,目前中国公布的数字不足以代表住院人数、重症监护病房患者和死亡人数。几个小时之后,拜登总统发表讲话表示了担忧。美国目前是对来自中国的旅客进行一定限制的十几个国家之一。
与此同时,欧盟周三也 “强烈建议” 其 27 个成员国要求从中国飞往欧盟国家的旅客需要持 COVID-19 阴性检测报告才能登机。目前欧洲只有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对中国旅客有这种要求。因为旅行者可以在欧盟内部自由流动,因此欧盟需要做出一个统一的安排。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该布雷耶苏斯表示说,鉴于中国对其COVID-19 数据缺乏透明度,因此对来自中国的旅客进行一定的限制是可以理解的做法。
欧洲疾控中心周二也表示,中国报告的感染人数一直在下降,但这可能更多是因为检测数量的减少导致感染人数大量漏检的结果,他们说,“在中国,让人缺乏关于Covid-19 病例、住院、死亡以及重症监护室 (ICU) 容量和入住率的可靠数据。”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中国刚刚解除了外来旅客的检疫规定。奥地利旅游部长在去年 12 月底还刚刚表示说:“经过两年多的严格中国冠状病毒措施,不受限制的旅行自由的最后一个主要障碍已经消除。”但显然他高兴得有点太早了。
目前尚令人安心的是,从来自中国的旅行者身上检测到的新冠病毒,并没有新的变种。在大面积流行之下,出现新的传染性或者毒性更强的变种,这是目前世界最担心的一个问题。

…………………………………………………………

我们继续关注美国众议院的议长选举的闹剧。

我们昨天看到,经过三轮投票,多数党共和党党领凯文麦卡锡的总得票越来越低,第一轮他得到 203 票,而第三轮则只有 202 票。

麦卡锡在党内的反对派,也就是那些死硬的共和党议员们则不断推出新的候选人。第一轮他们推出的是老派的比格斯,第二、三轮则是乔丹。但乔丹看上去比较支持麦卡锡,因此周三死硬派共和党在第四轮投票中又换上了新的战将。

这一次死硬派共和党人推出的是比较年轻的拜伦·唐纳兹 Byron Donalds,他是一位来自佛罗里达的黑人议员,但却被因为自己的极端言论而被众议院的黑人委员会 CBC 拒绝接纳。在 2000 年,唐纳滋在一起银行诈骗案中因为受贿而被指控,他认罪并被免于处罚。唐纳滋从政早期积极地参与共和党极端派茶党的活动,是共和党内的一个极端组织,叫“自由力量”的重要成员。这个组织的目的在于 “和美国境内的社会主义做斗争。”

第四轮投票在下午 2 点结束,经过努力,麦卡锡又成功地使自己的得票降低了一票,现在他只有 201 票了。唐纳滋依然得票 20 票。共和党人一票弃权。我昨天介绍过,如果要采取分化死硬派的战略,那么必须要说服至少 10 名死硬派弃权,但显然麦卡锡离这个目标还很远。

在这期间,川普有点坐不住了。他开始公开向自己在众议院的支持者们喊话,要他们支持麦卡锡。无论如何,先把议长决定下来再说,这总比决定不了议长是谁,让民主党和全美国人民继续看笑话要好。但一些微妙的事情发生了,死硬派竟然不听川普的。川普最忠实的信徒(可以不加之一)马特盖茨 Matt Gaetz 直接说川普的这种努力是可悲的,并称这绝不会动摇他的投票。这似乎印证了美国一位政治观察家的论断:川普只不过开启了一个潘多拉盒子。共和党将会抛弃川普,但继续一种没有川普的川普主义。至少我们在共和党选举议长这件事上,看到川普已经无力指挥自己的粉丝们了。

麦卡锡也曾经努力希望周三能够休会,给他一天时间来进行内部协调,然后周四再来投票,以避免这种无休无止的丢脸。但即使要休会这个提案,他都无法得到足够的共和党人的支持。似乎那些死硬派共和党人非常乐意看到这些建制派们继续丢脸。死硬派真是一些信仰纯正的革命家!

拜登总统一直使白宫远离这场闹剧,但周三他也不得不公开表态说,这种闹剧在世界舞台上让美国“很尴尬,面子上不好看”。与此同时,参议院的共和党领导人麦康奈尔则和拜登总统保持了一致,这似乎也在暗示众议院的共和党人:别闹了。

第五轮投票紧接着又开始,死硬派依然推选唐纳滋作为自己的候选人。他们甚至警告川普说,不要再支持麦卡锡了,因为麦卡锡不可能得到足够的选票。

果然,第五轮投票的结果和第四轮没有区别,民主党党领 Jeffries 依然是得票最多的候选人,212 票,麦卡锡依然 201 票,唐纳兹依然 20 票,另有一票弃权。僵局看不出有被打破的希望。

麦卡锡的一些盟友开始发出警告,他们说如果继续这样拖下去,麦卡锡可能会失去越来越多的选票。有些人开始提议让共和党内的第二号人物,现在任党鞭的斯卡里斯 Steve Scalise 来试试运气。斯卡里斯也是一名较为保守的共和党人,他反对控枪,反对移民,也反对堕胎。斯卡里斯被公众记住,是来自 2017 年的一次枪击案。一名桑德斯的忠实支持者在弗吉尼亚亚历山大市伏击了一群打棒球的共和党人,斯卡里斯臀部中枪,但是没有大碍。斯卡里斯的另一件引起争议的事儿是他曾经为 3K 党领袖,美国臭名昭著的大卫杜克的组织进行过演讲,这是 2014 年的事儿。事后斯卡里斯进行了道歉。

陆陆续续有一些新的消息传出。有消息称死硬派向麦卡锡提出了一些过分的要求,要求麦卡锡安排他们进入一些重要的委员会。这一要求被麦卡锡拒绝,所以才导致今天死硬派要和麦卡锡斗争到底的局面。另有消息称,一些温和派共和党人已经开始寻求民主党人的帮助。民主党人目前似乎没有拿定主意,他们也希望换掉麦卡锡,共和党一方提出一个民主党能接受的人选。

下午 4 点过,第六轮投票结束,没有任何改变。共和党内部协商,由挺麦卡锡派和反麦卡锡派各出四个人,组成一个谈判小组。

到了晚上 8 点,议员们再次回到议会厅。有一些传闻说麦卡锡一方和死硬派中的部分人达成了一些协议,但具体事项外界还不清楚。麦卡锡获得了鼓舞,要求议会暂时休会,明天中午再回来投票。这是为自己再争取一些时间,来和死硬派谈判。这一动议最后获得了通过。但值得注意的是,仍然有四名死硬派投票反对休会。换句话说,这些人还希望继续羞辱麦卡锡。这得是有多么大的仇恨呢?

那么我们就需要等到周四下午来看是否能出结果。目前来看,分化死硬派的可能性在增加。

如果我们追溯历史,近代共和党的分裂大概是开始于奥巴马时代的茶党运动。最初的茶党只是一群迷恋小政府理念的共和党人组成,他们希望降低税收,减少政府支出。但 2009 年奥巴马上台之后,为了对抗金融风暴给美国经济带来的冲击,就走了罗斯福新政的道路,增加了 5000 多亿的政府开支来带动经济。这一下使得这些保守派共和党人出离愤怒了,他们指责奥巴马这是在搞社会主义。一般认为茶党运动在 2009 年达到了一个高潮。请注意,从这个时候开始,福克斯新闻开始向极右翼靠拢,甚至有人认为茶党运动本身,就是福克斯新闻煽动起来的。茶党运动最高潮的时候,曾经民调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支持茶党运动。
从这次茶党运动之后,共和党内部就一直有一股极右翼的势力。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多,但主要的原因不外乎几点。一是奥巴马这样的黑人可以当上美国总统,这使得一些本来就具有保守主义甚至种族主义观念的人觉得必须要予以反击;二是进步主义势力日益扩大,同性恋平权运动、多元文化运动,甚至奥巴马时期还鼓励将圣诞节快乐的祝福改为节日快乐,以淡化宗教色彩。这些都使得一些保守主义人士觉得国将不国。所以我一直在说,这些极端保守的共和党人已经不再是为了某种政策某种利益来国会讨价还价的议员了,他们已经逐渐将自己定位为“拯救美国的斗士”。因此我们可以看出这些人,人数不多,但战斗力极强。他们在很多时候可以裹挟整个共和党,来达到他们自己的政治目标。比如制造了 2011 年美国债务上限危机,2013 年美国政府停摆等等。2015 年,他们建立了自己的国会核心小组,这就是我们今天熟知的自由核心小组 Freedom Caucus。这个核心小组的第一任主席,就是在昨天第二第三轮议长投票中的死硬派候选人吉姆乔丹,第三任主席就是死硬派第一轮的候选人比格斯。可以这样说,今天坚决不投票给麦卡锡的 20 名共和党死硬派,19 名是这个自由核心的成员。

自由核心小组的核心诉求,就是反对移民、反对奥巴马医保,崇尚小政府。当川普崛起之后,自由核心小组全面倒向川普,成为了川普党的核心力量。当然,目前自由核心小组的成员们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他们中间的一多半人都否认 2020 年大选是一次没有大规模舞弊的合法大选。

自由核心小组迫使走中间路线的温和的共和党党领博纳 John Boehner 在2015 年提出辞职。同时也阻挠他的继任者保罗瑞恩试图和民主党人合作的企图。最终,保罗瑞恩在 2018 年也只能自己提出了退休。这才轮到了今天的凯文麦卡锡成为共和党的党领。但极右翼的共和党战士们从一开始就不喜欢麦卡锡,2015年博纳下台的时候,本来麦卡锡是最受欢迎的人选,博纳也支持他接任自己。但极右翼强烈反对麦卡锡,认为他的立场不够坚定,最后只能选择了保罗瑞恩。

总的来说,自由核心小组和这些极右翼的共和党议员们,他们并不是一些务实的政治家,而更像是一些绝望的意识形态战士。他们看到了美国的改变和进步,他们并不喜欢美国前进的方向。因此他们以一种自毁的方式来试图“拯救美国”。为什么说他们是自毁呢?因为很明显他们在任何民意调查中都不占多数,在共和党内部也属于非常小的一个团体。但是目前的局势是,共和党在众议院只比民主党多十个席位,那么共和党温和派无论要做什么,都必须要获得全体党员的同意,共和党无法承受失去整个自由核心小组成员的合作。

这就使得自由核心的极右翼共和党人有了以小博大的资格。整个共和党不同意我们的政治主张,我们就让你整个共和党玩不下去,连议长都选不出来。这基本上就是他们目前的策略。

被他们赶下台的前共和党党领博纳曾经对他们有过这样一个评价:“他们不会告诉你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只告诉你他们反对什么。他们是无政府主义者。他们想要彻底的混乱。想把建制全部拆掉,然后重新开始。这就是他们的核心理念。”

当一个国家的政治被一小撮自认为自己肩负重大历史使命,动不动就要拯救整个国家于危亡,动不动就要抽干整个沼泽来建立一个河清海晏新世界,而对一个一个解决现实问题没有兴趣的革命家所把持的时候,恐怕这个国家的政治就真的出了大问题了。

Eric

2 Likes

艾睿先生辛苦

Wric您好:看上去支持麥肯錫的喬丹是哪個喬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