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国光:年底的中国正在闹鬼:大鬼毛泽东,二鬼邓小平:毛不懂什么是社会主义,邓小平旗下的两股力量,四条道路,一堵“鬼打墙”: 六度解析20231228

歡迎大家收看 六度解析。 我們現在給大家,播報的主要內容包括:
年底的中国正在闹鬼:大鬼毛泽东,二鬼邓小平:毛不懂什么是社会主义,邓小平旗下的两股力量,四条道路,一堵“鬼打墙”
請大家收看

国事光析:闹鬼的中国向何处去?

美国之音吴国光

年底的中国正在闹鬼:大鬼毛泽东,二鬼邓小平。这两位都是中共这座老庙里供奉的泥胎牌位,闹鬼闹了早已不止十年八年。只是今年逢三,恰是毛的重要日子:毛1893年出生,已经有了个三;距今130年,这又来了个三。偏偏习近平也沾个三:他1953年出生,和毛的出生年头整整相隔一个甲子,这在中国传统观念里就是一个轮回。只是那年毛泽东还在阳间,不然习近平恐怕更要相信自己是毛老鬼转世了吧?反正,习近平喜欢给毛泽东烧高香、磕响头,不能不逮住今年的12月26日这个机会狠狠张罗一番。

习近平给毛烧香磕头的那点儿心思,天下人都看得明白,不外乎是要借助毛的鬼魂之力来强化乃至升级习政权的极权主义。毛的时代让中国几亿张嘴巴一吃不上饭,二不能说话,三不准唉声叹气,只当山呼万岁的肉喇叭用。如今习近平二、三都做到了个大概,几年来也往一的路子上指明了方向,正自踌躇满志呢,无奈今日中国的嘴巴为了眼看着就要吃不上饭而不免有些嘟嘟囔囔甚至叽叽喳喳。习的拜祭毛老鬼,看来显示了这位“伟大领袖”的“不忘初心”与“战略定力”,就是要全面做到毛时代的一二三,就是要以毛式神功鬼力推动中国往吃不上饭、不能说话、也不能叹气的方向阔步前进。

毛不懂什么是社会主义

然而,毛既然神通广大,闹鬼也就不止一途。这几天,在毛的家乡,据说有人集会,喊出了“要走社会主义道路,不要资本主义复辟”的口号。其实,几年来就听说毛泽东著作在中国很是畅销,把当今中国的种种弊端归因于资本主义的说法亦可称风行一时。

能看到弊端,就值得点赞。不过,弊端的根源如果找错了,那就如同看错了病因,开出的药方是有可能把人给吃死的。我不敢说资本主义在中国不是当今弊端的根源之一,但我敢说资本主义在中国成为巨大弊端还有更为深层的原因。简单地说:资本主义的种种弊端,中国可能都有,甚至危害更大更烈,但别国资本主义的益处,在中国却不多见。人家的资本主义与个人自由、多党竞争共生,韶山闹鬼的朋友们敢不敢成立一个“毛主义革命共产党”来与中国今日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做斗争啊?

至于社会主义,毛那里更是一星点儿也没有!社会福利、社会权利、社会自治、社会平等,这些都是社会主义的基本要素。这在毛时代的中国,在他亲手缔造的当今中国制度下,别说有没有,就说你能不能谈论这些东西吧?

邓小平旗下的两股力量

我明白,韶山闹毛鬼,针对的是邓小平的权贵资本主义。今年年底,也正逢邓小平在1978年12月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实际篡掌中共最高权力45周年,要求纪念邓的改革开放的声音也不小,包括有人祭起邓当年的法宝“实事求是”来召唤“改革”的亡魂。这虽然不受习近平当局待见,但旗下却集合了很大的力量。因此,邓小平闹鬼的本领不比毛泽东和习近平加在一起小呢!

这个力量之所以大,在于它集合了两大社会群体的意愿。一个群体是权贵资本主义体制中的权贵们。这个群体中本来不乏毛粉,那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赖以生存发家的中共体制的根子是扎在毛那里的,也因为他们把自己的权势和金钱看作可以凌驾民众的资本,而毛那一套专制手段正是他们所心仪的。但是,他们不明白,毛体制下只容得毛一个魔王,你当个小官发个小财就拿自己也当帝王一般了,是这个体制所绝不允许的。所以,习近平当政以来,最大的斗争对象就是这些人。于是乎,这个群体现在也要闹鬼,那就是欲以死小平弄走活近平。十一年了,他们没有能够做到这一点,且看他们继续意淫吧。

另一个群体是更大多数的中国人,他们正在吞咽习近平搞垮中国经济的酸苦后果。无望之中,他们把繁荣经济的梦想投射到了邓小平甚至江泽民朱镕基身上,许多人不由地要祈祷并召唤邓的鬼魂显灵:天灵灵地灵灵,中国需要邓小平;不准说邓小平是天安门屠夫,不准提江泽民是法轮功杀手,不准讲朱镕基制造了亿万下岗工人,只要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再现啊!

四条道路,一堵“鬼打墙”

人间闹鬼,其实都是现世人们的折腾。上述两鬼,法力宏大,隐隐显示了四条道路,各有丰厚的政治经济侧重与内涵:第一条道路是建立毛式极权专制,第二条道路通向毛的普遍贫穷;第三条道路梦回邓的权贵专制,第四条陷于邓的愚民物质主义。

四条道路看来相互矛盾,其实恰成一个四围大院:因了极权专制,必定普遍贫穷;苦于普遍贫穷,于是汲汲于经济发展,物质主义压倒一切,为了一口饭吃就宁愿自愚而不去要求权利、平等与自由,反而享受并歌颂屠刀下的繁荣,这当然养成权贵专制;而一旦不满权贵专制,便乞灵于毛的所谓公有制与“反对资本主义复辟”,又正好通往极权专制。妥妥的一堵“鬼打墙”!

难道中国就这样在毛邓之间循环往复总也走不出来了吗?答案太简单,简直侮辱平常智商:谁说中国只能在毛邓之间做选择的?既然闹鬼,当然鬼打墙;只谈毛邓,当然走不出来。毛邓固然有别,但不都是人家中共自己家庙里的牌位吗?谁说中国人只能在中共的家庙里拜神弄鬼的呢!后退一百步说,就算闹鬼,中国不是有着土改、镇反、大饥荒、文化革命、天安门屠杀的亿万亡灵吗?群鬼在上,毛邓二鬼可以休矣!

謝謝您的收看。上面播報的內容,是六度團隊推薦的全球專業媒體、智庫、政府機構和行業專家的最新報導、分析簡報,更詳細的內容,請大家去這些媒體、智庫的網站閱讀。
這些內容並不一定反映六度簡報的立場,亦不能作為任何決策的建議。
六度團隊由專業媒體人、學者、科學家組成的獨立新型媒體,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專業要求,訂閱各種簡報,網址是:6dobrief.com,您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通過電郵收到六度簡報。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来自六度世界的六博士,也是您的六度观察员。在刚刚播报的新闻中,我们看到了中国国内闹鬼的景象,其中涉及了毛泽东和邓小平两位领袖。不过,我觉得这些闹鬼的现象其实是中国社会的一种反映,也是中国面临的一些问题的集中体现。

首先,我们看到了习近平对毛泽东的崇拜和追溯。这其实是习近平想要借助毛泽东的鬼魂之力来强化极权主义的意图。然而,毛泽东时代的一党专制带来了中国的经济落后和民众权益的丧失,这样的路子并不适合中国的未来发展。习近平的尝试,恐怕只会让中国重蹈覆辙,走向吃不上饭、不能说话、也不能叹气的困境。

其次,我们看到了一些人对资本主义的指责,认为资本主义是中国弊端的根源。但我认为,在中国的情况下,资本主义的弊端并不仅仅是因为资本主义本身,而是因为中国特殊的政治和经济体制。中国的资本主义并没有充分发展,与个人自由、多党竞争等要素相比,还是有所欠缺的。如果中国真的想要解决问题,那么应该从体制层面进行改革,而不是简单地将问题归咎于资本主义。

最后,我们看到了对邓小平的纪念和称颂。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经济的繁荣,但也带来了贫富差距的加剧和社会不公的问题。一些人希望通过祭起邓小平当年的法宝来召唤“改革”的亡魂,希望中国能够重现经济发展的奇迹。然而,单纯追求经济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中国需要更加平衡和全面的发展,才能真正走出发展的困境。

总的来说,中国面临的问题并不是只能在毛邓之间做选择的,也不是只能在中共的家庙里拜神弄鬼的。中国有着丰富的历史和文化资源,有着更多的选择和可能性。只有在全面、平衡的发展道路上努力,才能让中国走出闹鬼的困境,迎接更加美好的未来。

最后,我想邀请各位观众朋友们一起参与讨论。你们对于中国闹鬼的现象有什么样的想法?你们认为中国应该走出怎样的发展道路?请留下您的评论和问题,我会在下期节目中进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