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歌星席琳·迪翁患僵人综合征很多医生都没见过

知名歌星席琳·迪翁患僵人综合征很多医生都没见过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经过一年多与疾病艰苦的抗争,国际著名歌星席琳·迪翁(Celine Dion)病情仍进一步恶化,已经无法控制喉部肌肉发声,不得不继续推迟巡演。

席琳·迪翁因演唱《泰坦尼克号》主题曲《我心永恒》而闻名全球,2013年还曾来华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在去年12月8日,席琳·迪翁公开称自己被诊断出患有僵人综合征,严重且持续的肌肉痉挛,导致她已无法在舞台上表演。

“令我心碎的是,她一直都听从医嘱,非常努力。现在我们似乎看不到希望。这个疾病没有特效药物,无法治愈,她仍然在罕见的神经系统疾病中挣扎。”本月19日,席琳·迪翁的妹妹在接受加拿大(专题)媒体“7 Jours” 采访时表示。

僵人综合征的发病率仅约百万分之一,是罕见病中的罕见病,有统计数据指出,目前全美只有不到5000名僵人综合征患者。“从业十多年来,我一共才遇过不到10例。”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医学遗传科/罕见病诊治中心、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刘功禄向“医学界”介绍,由于病例数太少,该病目前长期预后不明确,同时缺乏大规模的流调数据,患者群体的处境也鲜有人知晓。

罕见病中的罕见病

3年前,刘功禄曾接诊过一位近60岁的僵人综合征患者。

“僵人综合征的典型临床表现是躯干、肢体近端肌肉僵硬,尤其在受到声音、惊吓、情绪等刺激后会瞬间诱发加重,摸起来像硬木板一样。”据刘功禄介绍,这名患者病情严重,受到刺激后肌肉痉挛,全身肌肉绷直无法行走,“仿佛站立的雕像”。

“该患者住院期间曾出现过严重肌肉痉挛发作,表现为大汗淋漓,瞳孔散大,呼吸急促,心动过速,血压增高,全身僵硬如铁板,随时有发生心脏呼吸骤停、猝死的风险。”刘功禄回忆道,“当时是我值夜班,情况十分危急,因肌肉僵硬,针头已经无法插进他的皮肤,幸好这位患者之前留有留置针,我们立即给他注射药物慢慢缓解。”

作为一种进行性自身免疫性疾病,僵人综合征直到1956年才被学界认识,患者经常会经历持续数小时的疼痛性肌肉痉挛,这种痉挛严重时甚至会折断骨头。同时突发的痉挛和僵硬是不可预测的,患者时刻活在恐惧之中。

目前,该病的病因尚不明晰,患者常常合并有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如I型糖尿病等,诊断的唯一生物学标志物是谷氨酸脱羧酶(GAD)抗体阳性。“约60%-80%的患者会检测到GAD抗体阳性,导致抑制性神经递质分泌不足,因此出现全身肌肉僵硬、痉挛。”刘功禄说。

从躯干开始,僵硬会逐渐蔓延至四肢,刘功禄介绍,“这种僵硬还可能导致患者躯体畸形,包括脊柱前凸、躯体弯曲等,给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席琳·迪翁在去年录制给粉丝的一段视频中表示,疾病不仅影响了她正常行走,也导致其无法使用声带唱歌。此前,她已经取消了多场演出,视频中,席琳·迪翁暴瘦的身材也令人担忧。

“病情就像是‘夜里腿抽筋,突然会跳起来那样’。只不过她是全身任何肌肉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席琳·迪翁的妹妹在今年8月接受媒体采访时称。

“僵人综合征的发病年龄多在20-50岁,儿童和老人也存在,但是较少,不同患者间的临床表现差异也很大。”刘功禄说。

根据广州中医药大学学者发表的“中国僵人综合征系统评价”,1980年至2012年间,国内共计报道了192例僵人综合征患者,男女比例为2:1,其中163例表现为不同部位的疼痛、僵硬,另有37位病人张口受限,6例面部疼痛并伴有间断性听力受损,2例呼吸困难。

诊断难,容易被误诊

单纯根据疾病名字,很多人会把僵人综合征与渐冻症混淆,但实际上二者有着本质区别。“渐冻症又称运动神经元病,是一种神经变性疾病,临床表现是四肢肌肉逐渐萎缩、失去力气。”刘功禄说,这和僵人综合征的肌肉过度僵硬正好相反。

除了患者躯体表现和生物标志物检测,僵人综合征的诊断还要依靠肌电图检查,并排除其他会引起肌肉僵硬的神经系统疾病。但由于过于罕见,医生可能都没见过,因此患者很容易被漏诊,或误诊为帕金森等其他疾病。

就连拥有顶尖医疗资源的席琳·迪翁也花了5年时间才确诊。自2016年丈夫患癌症去世后,她就因过度悲伤和疲劳刺激,接连出现肌肉痉挛、听力障碍、视网膜病变等疾病。但当时医生也仅认为她是压力过大,是普通的肌肉痉挛。直到病情进一步恶化,才于去年12月确诊僵人综合征。

另一方面,由于患者往往合并焦虑、恐惧,“有的医生可能会认为这种僵硬感,是因为不正常的精神状态所引起的,是‘装’出来的”。刘功禄说。

年初至今,刘功禄一共接诊了2例僵人综合征患者,“其中一位只要稍微受点刺激,比如别人突然喊一下他,一惊吓就会肌肉绷直,站都站不稳。”刘功禄介绍,“他也是在当地医院做了各种检查,都没能明确病因。来我院后,我们第一考虑就是僵人综合征,给他做抗体检测,最终才确诊。”

但即便是作为黄金标准的“抗体阳性”也并非完全适用。“还有30%左右患者GAD抗体阴性,疾病可能是由其他类型的抗体异常导致。这些抗体目前尚不明确,进一步增加了诊断难度。”刘功禄说。

僵人综合征并非先天性遗传病,属于后天的获得性免疫疾病,具体的致病因素并不清楚。“目前临床药物治疗可以缓解病情,却较难阻止疾病进展。虽然疾病本身不致死,但一旦病情控制不佳,重度发作可能会引起致命的并发症。”刘功禄说。根据前述192例患者的研究,最终有6位患者死亡,原因分别是呼吸衰竭、窒息,以及心脏骤停。

据了解,席琳·迪翁自确诊后已在全球范围内找了很多顶尖的医疗团队,尝试了多种药物,病情却依旧无法得到控制。“我们找不到任何有效的药物。”她的妹妹表示。

没有特效药,无法治愈

2021年,广东的河源市人民医院曾报道收治了一例44岁女性僵人综合征患者,这位患者腰痛、关节僵硬10余年,生活已无法自理。但在经医生治疗后症状缓解,顺利出院。

据刘功禄介绍,临床治疗通是用地西泮、氯硝西泮,或者巴氯芬等有利于松弛肌肉的药物,患者定期服用。也会尝试一些免疫制剂如丙种球蛋白等进行治疗,但效果并不明确,个体差异大。同时免疫制剂一般价格高,个别报道显示有效,另一些又觉得没疗效,没有大型的临床研究样本,获益不明确。

长期预后如何,是否会影响寿命也是未知。3年前,刘功禄也曾通过上述疗法让那位60岁的患者成功出院。“但这类患者行动不便,地西泮、氯硝西泮这类药物可就近在当地医院开处方。尤其对于家庭条件不好的外地患者,很多就不会再来随访了。这给我们长期的治疗及相关研究造成一定难度。”

不仅如此,对于患者而言,特效药的出现也遥遥无期。“因为就算有企业想针对性开发一个新药,临床试验也没有那么多病人,很难判断药物的疗效。”刘功禄说。

某种程度上,僵人综合征患者的状况,也反映了整个罕见病患者群体的处境。针对罕见病的医疗资源有限、漏诊误诊、缺乏可及的特效药,患者时常还因疾病缠身而失去劳动能力。“今年有一位年轻患者,经我们治疗后已经可以实现生活自理。但疾病导致的躯体症状让他丢了工作,失去收入来源,也不知道何时还会突然发病,他非常焦虑。”

类似的遭遇在罕见病患者群体中并不鲜见。僵人综合征等罕见病由于其发病率低,往往容易被医疗界忽视,科研进展和治疗方法的探索也因此面临诸多挑战。2015年,浙大二院开设了全国第一个专属于罕见病患者的病区,过去8年已接诊了约1.5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罕见病患者。不仅仅只是治疗,中心还专门为各类罕见病患者建了群,有专门的联络员来综合管理这些病人,帮助他们更好地应对疾病带来的身心挑战。

“我们将持续关注和研究像僵人综合征这样的罕见疾病。加强与国内外科研机构的合作,共同推进罕见病诊疗技术的进步。”刘功禄表示,“也期待能在基因疗法、精准医疗等领域取得突破,为患者带来更有效的治疗选择。”

Sat, 30 Dec 2023 16:10:27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