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改变的猜想和建议

2023年尾了,中国的经济又是度过了”历史上艰难“的一年,纵观近几年中国的经济难题和发展优势,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得到某位的启示,今日将梦中的说法整理下,说出来以供六度的大家做一个笑谈。

梦中那位说的,整理下来有几条。

第一条——言论管控方面。
古言,民意如流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大禹治水又言:堵不如疏。

舆论,乃是民之声,古代君王想听万民声,苦不得;如今想听民意,轻而易举,奈何反塞之?

此乃不疏反堵之洪水,实为下下策也。

中国的舆论管控,现在已经是堵塞过分了,任何的批评声音听不到,任何的不利于政府的言论,都是被禁止的;地方领导,甚至可以采用这种方式,建立新一套欺上瞒下。
新闻的监督力量,媒体的监督力量,弱小到极致。

这是堵塞民意,长期截堵洪流,只能让洪水危害更大,而不是更小。

但要如何疏?可以采用间断法。何为间断法?对于批评政府的言论,对于对政府不利的言论,对于对某事不利于政府的言论,可以封锁但不要完全封锁,采取三,七,一的策略。

任何批评或者不利的言论,让他们发表出来,三天一个周期,若是不会引起社会动荡,则等七天之期;若到底七天,即使讨论的人很多,但其言论并不会对社会和执政造成危害,则再任由之,待一月之期;若一月期到,其批评声音热度已经下降,同时民众不会有过分之举,则放任之。

反之在三七一任何阶段,都可以将舆论进行封锁。
此乃三,七,一之策。

而若是谣言,造成对于社会的危害(需要实质造成危害,则以谣言罪处罚)
——法乃判罪之法,不是戒罪之法;是以判罪达成戒罪,而非无罪先戒之。

这是一种对于民意最好的疏通方式,好处有三。
1让民意有发表的空间,洪流有宣泄的地方,长疏缓堵,则洪流不成患;
2让高层不易被蒙蔽,不会被一套欺上瞒下之策遮住双眼;
3提振民众信心,能改变中国的经济环境。

其实在之前的例子,唐山打人事件;铁链女事件;胡鑫宇失踪事件,这些新闻报告其实对于政府是不利的,对于当时政府公信力也是不利的。
但当时的政府,顶着公众的压力,将事情办完了,结案了。虽然后面一堆阴谋论,但终究是收回了很大的民心,也恢复了不少公信力。

疏,将是必要之策,即使现在不做,今后也难免要开闸放水,望戒之。

第二条,反腐,房地产危机等的应对策略
纵观历史,权利的绝对集中,则必定产生绝对的腐败。
中国的反腐,到现在已经是有十来年之久。
但无论怎么抓,能否说腐败已经消失了?或者官员变得廉洁了?
依梦中那位所言,未有。贪,乃人之本性,法政再严,亦无法逆本性性之。若要止贪,唯有以“贪”治之。
为官者为何贪腐,盖因财少,财少,则以权贪之;
若让权不贪财,唯有以财先让其贪之。

在房地产低迷的中国,今后将出现大量的空置率和巨额的银行债务。
同时上下游的企业也因为低迷的房地产,苦不堪言。
此事对于政府是个困境,但恰好可以应对中国的贪腐。

梦中先生有一策,可一箭双雕。
若要让官员不贪腐,可以提高官员的薪酬。
但不是实实在在的钱,而是给住房公积金注入的钱。
对于为国家贡献的官员,可以给予住房的奖励,但凡工作满五年的任职官员,可以给予住房奖励。
此房所需之钱款,公积金抵扣之后,其余由中央政府垫付,房子由中央政府统一采购。

在公务员任职期间,其房子权利交予个人管理,可出租但不可出售。
其退休之后,可将房子出售。
期间若发现公务员贪腐的行为,则政府有权利将其房子回收,其住房公积金不退还。

对于做出优秀成绩的官员,则可以给予多套房子奖励。
但任职期间,若有任何贪腐行为,政府有权利将房子没收。
那么很多官员就要掂量掂量,我以权换的这个钱,是不是值我那套房子的钱?

至于房子?
完全可以由银行与当地开发商对接,对于其有债务的,可以让开发商利用低廉的价格换取其住宅楼,然后将债务换的房子打包给政府,由此将不良的债务变成政府的债务。
对还不清债务的,即将倒闭的开发商,则直接将资产低价转售给政府。
由此政府可将房源变成官员的福利。

此策一箭双雕,即能让低迷的房地产带来刺激效应,吸收大部分的不良债务;又能给腐败这一行为加上枷锁,以“贪”治贪。

同时也能带动整个经济,让官员谋其事,定其心。
更有一个好处,则是政府手头拿着巨大的房子,对于整个房地产价格的控制,更具有实质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