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校长辞职后撰文:我掉进了精心设置好的陷阱里

哈佛校长辞职后撰文:我掉进了精心设置好的陷阱里

深陷“反犹”和论文抄袭风波的哈佛大学校长盖伊(Claudine Gay)1月2日宣布辞职。盖伊1月3日在美媒撰文称,她掉进了精心设置好的陷阱里。

盖伊1月3日在《纽约(专题)时报》撰文说:“周二,我做出了一个痛苦但必要的决定:辞去哈佛校长一职。几周以来,我和我为之奉献职业生涯的机构都受到了攻击。我的品格和智慧受到了质疑。我打击反犹太主义的承诺受到了质疑。我的收件箱里充斥着谩骂,包括死亡威胁。”

她还说:“我希望通过辞职,不让煽动者有机会在他们的竞选活动中进一步把我的校长任期武器化,以破坏哈佛自建校以来一直秉持的理想:卓越、开放、独立、真实。”

她强调:“在我离开之前,我必须提出几句警告。反对我的运动不仅仅是针对一所大学和一个领导人的。这只是一场更广泛的战争中的一场小冲突,这场战争旨在瓦解公众对美国社会支柱的信心。这类运动通常从攻击教育和专业知识开始,因为这些是最能让社会看穿宣传的工具。但这样的运动并不会就此结束。各种值得信赖的机构——从公共卫生机构到新闻机构——将继续成为破坏其合法性和破坏其领导人信誉的协调企图的受害者。对于那些对我们的制度冷嘲热讽的机会主义者来说,一次胜利或一位被推翻的领导人都不会令他们满足。”

她还说:“是的,我犯了错误。在我对10月7日(哈马斯)暴行的最初回应中,我应该更有力地说明,所有有良知的人都知道的一点:哈马斯是一个试图铲除犹太国家的恐怖组织。在上个月的国会听证会上,我掉进了一个精心设置好的陷阱。我没有清楚地说明,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的呼吁是令人憎恶和不可接受的,我会使用我掌握的一切工具来保护学生免受这种仇恨的伤害。”

她指出:“最近,外界的攻击集中在我的学术问题上。批评我的人在我的学术著作中发现,有些材料复制了其他学者的语言,却没有适当的出处。我相信所有学者的工作都应该得到充分和适当的赞扬。当我得知这些错误后,我立即要求发表这些被标记文章的期刊进行更正,这与我在哈佛大学看到的类似教师案件的处理方式一致。”

她说:“我从来没有歪曲过我的研究成果,也从来没有利用别人的研究邀功。此外,引用错误不应该掩盖一个基本事实:我自豪地支持我的工作及其对该领域的影响。”

盖伊还说:“在目睹了真相在争议中迅速成为牺牲品之后,我想提出一个更广泛的警告:在紧张时刻,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怀疑我们文化中最响亮、最极端的声音,不管这些声音是多么有组织、有联系。他们往往在追求自私自利的议程,这些议程应该受到更多的质疑,不能轻信。”

据悉,随着巴以冲突的爆发,美国校园内出现了分裂,“反犹”问题备受关注。当地时间2023年12月5日,盖伊同宾夕法尼亚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校长出席“高校反犹”听证会。其间,共和党议员斯蒂芬尼克质问三名校长,是否会处分在抗议中发表“仇恨言论”的学生。盖伊回答:“有可能,但要视具体情况而定。”其他两名校长也做出相似回答。

校长们的表态引起议员的不满,这段视频片段也在社交媒体疯狂传播。12月8日,超70名美国两党议员发出联名信,要求三大高校解雇校长。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马吉尔(Liz Magill)9日宣布辞职,成为美国首个因“反犹争议”辞职的高校校长。

在盖伊辞职后,斯蒂芬尼克1月2日在社交媒体X上说:“我总是会带来结果。盖伊对我的问题的道德沦丧的回答创造了美国国会历史上最受关注的国会证词。她的回答非常可悲,完全没有哈佛校长应有的道德领导力和学术诚信。”

斯蒂芬尼克还说:“哈佛知道,这位反犹、抄袭校长早该被迫辞职,这只是历史上最大校园丑闻的开始。”

Thu, 04 Jan 2024 06:10:27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