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胡锡进"否毛"惹毛大五毛

专栏 | 夜话中南海:胡锡进"否毛"惹毛大五毛

胡锡进和司马南本是臭味相投,如今从"文友"变敌对的诱因居然是胡锡进连续几年的"客观全面评价毛泽东"贴文被以司马南为代表的大小毛左们认为是"以怀毛之名,行否毛之实"。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评“文革”为何只敢淡化不敢美化?》中向读者和听众们回顾和对比了习近平上台11年以来在在“文革“评价上经历了一个从干脆回避毛“错”到承认但同时极力淡化毛“错”的变化过程。广大毛左们也因此而对习近平从怀抱期望到再度失望。失望之余,又不敢对习近平本人发动文字攻击,于是便一股脑地把怨气发泄到胡叼盘胡锡进身上。

前不久,复旦留美校友孙博士流落纽约街头16年并受到复旦校友救助的消息, 在 中国内地引发强烈震动,在互联网上连续多天“霸榜”,也令自称“人上了年纪,很容易动感情”的胡锡进“不胜唏嘘”。

不过呢,“有感而发”也就罢了,就事论事不行吗?但胡锡进偏偏就要利用这个话题,不点名地把他的“文敌”,当今中国最知名大五毛司马南狠狠酸了一通。说是“老胡全家人都是中国国籍,也都在中国,我在外没有一分钱存款,也没有在美国买过小房子,我的个人利益与祖国的兴衰百分百连在一起”。

“小房子”的梗始于2022年8月。当时司马南被曝光早在2010年即已经在美国某地买了房地产, 为自己准备了“后路”。同时也质疑他和他的全家已经持有美国绿卡,而且“不排除他事实上是美国公民的可能性”。司马南随即录制了几段“美国房事丑闻”并以视频和文章的形式招供,羞答答地承认了他确实是在2010那年,花了25万7000美元,在美国买了一处房产,并特别强调只是一所“小房子”。同时他也辩解他自己没(美国)绿卡,他名下的美国房产交给人打理,自己的家人没居住等。

当时的胡锡进还和司马南互为“一条战壕里的战友”,时常以“并肩战斗在反美斗争最前线”相互期许。面对网络上对司马南“反美斗士“称号是多么虚伪的一片讨伐声浪,胡锡进鼎力声援,发文称“自己在国外没有一分钱存款,也无任何投资,应该有资格谈这个话题。在美国买过房子,投过资,就不能批评美国了?这个逻辑站不住吧!“对美舆论斗争,我认为需要中国的知识分子群体和网络界整体参与。怎么在美国买过房子就没资格了呢?”

还别说,当时的胡锡进这一番声援,至少是及时平息了毛左内部对司马南的失望甚至是质疑。

对这一过往的经历,司马南曾以“好汉识好汉,英雄识英雄”来形容他与胡锡进之间的臭味相投。据闻胡锡进还在对司马南感谢信的回帖里引述了习近平2013年的“八一九讲话”中的一段内容:“……今后,谁再围攻我们的同志,我们宣传思想部门要发声,党委要发声,各个方面都要发声!要发出统一的明确信号,形成一呼百应的态势,不要怕被污名化。我常常讲干部要敢于担当,这就是一个重要检验。”

而此二人之间从文友到“文敌”的变化,是一个挺长的故事,而起因绝对是因为胡锡进总爱拿发动文革的“毛错”说事。

5年前,当时还顶着《环球时报》总编头衔的胡锡进曾发文《纪念毛泽东诞辰125周年》,声称“毛泽东的丰功伟绩给了中国全新的选择,他晚年的错误又曾给这一选择制造了曲折。站在历史的大视角上,毛是伟大的开创者,中华民族的旷世英雄。”

胡锡进当时还说:“毛晚年的错误随着时间推移会慢慢被记在时代本身的局限性上,与他个人的形象渐渐脱钩。他将受到越来越多的怀念。”

在这份帖文的最后,胡锡进还表示“再向毛泽东致以深深的敬意”,也希望“他晚年错误所导致的那些人文悲剧永远不在中国重演”。

似乎是生怕读者不重视自己的这篇帖子,言犹未尽的胡锡进又喋喋不休地说了一通希望人们“争论”他的话:"现在只有很热衷时政的人才爱争论毛泽东,对毛的态度也常常成为舆论场站位的一个标识。像老胡这样谈毛泽东,很容易在舆论场被两头骂。但能够客观评价毛泽东,我觉得是中国稳健前进的重要能力。"

但令当时的胡锡进感到无比郁闷的是,无论是当时发声空间还没有被完全阻隔的右派公知还是左派毛粉,都没有人特别关注胡锡进的这番“胡言不乱语”。

其实,此前毛诞124周年之际,,胡锡就曾发文说“……在赞扬他(毛泽东)缔造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丰功伟绩的同时,也指出他晚年的过失,给当时的人们带来了痛苦”云云。

如此“敢言”引发毛粉不满之后,当时的胡锡进还故作娇嗔,发微博柔声倾诉衷肠:“我真是不解。我想说,极端可能会成为力量的某种源泉,让人有皈依感,而且容易结成阵营。但我太注重世俗的真实了。也许我在精神上会死无葬身之地,左右的坟场都不收我。那我就去做孤魂野鬼。”

如上连续两年的这番骚操作招致的区区几个毛粉的跟帖仍然令胡锡进感觉很不过瘾,下决心要进一步刺激一下毛粉们,于是赶在2020年12月26日,也就是毛左们自发地狂热纪念毛诞127周年的当天再次发文,文中先盛赞了毛泽东“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打下了坚实的政治基础。他的丰功伟绩随着岁月的流淌愈发呈现出非凡的历史意义”,然后就“言归正传”,用一句“毛泽东在晚年也犯了一些错误,同样值得我们记得”,来故意撩拨毛左们对他进行反击。

胡锡进在这篇纪念毛诞127周年的帖子文中还说:“老胡上微博近十年,每次写毛泽东我都会提这样一笔。有人不解,问缅怀毛主席的时候你为什么总要同时说到他 曾 经有过的错误?谁人能无错,为什么毛主席犯的错就要总提呢?我的回答是:因为在我们国家记住这位伟人曾经犯的错长期具有现实意义,而且不回避一个伟人弱点的景仰和缅怀才是我们的文化需要强化的一面……”。

很明显,胡锡进这是在向毛左们讨骂。目的自然是为了在被骂和回骂的过程中大赚点击。

于是,立刻有毛左网站上发文指斥胡锡进是在“以怀毛之名,行否毛之实“;“老胡的这番话无疑在特定的时候特定的场合让人有种不快,让人感觉是对毛主席本人及其家属是一种羞辱,对在给毛主席过生日的人民群众是一种泼冷水,甚至带来一种恶心之感……。

一时间,诸如《斥跳梁小丑、千夫所指胡锡进》、《不提“晚年错误”,真的会死?!》、《目前对毛主席最好的纪念方式就是突破“三七开”的反毛底线》、《胡总编终于露出了尾巴,原来是毛主席说的法门寺的贾桂!》之类的批胡文章比比皆是,令胡锡进接应不暇。

当时,毛左网站上还有文章指斥责胡锡进怎么是这种人,太不像话了。并威胁说“如果明年他又在毛主席过生日的时候再提什么‘晚年错误’,进行羞辱,我们一定要呼吁,写文章要求胡锡进下台,要求环球时报对胡锡进撤职查办,否则决不答应!”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就是胡锡进居然是赶在2021年12月,也就是毛左们为纪念毛诞128周年的当月月初,突然被官宣“退休”了。

许多人应该都还记得,当胡锡进退休的消息被胡锡进本人被迫出面证实后,无论是中国内地的公知还是中国大陆之外的“反贼”们,甚至包括一些西方主流媒体都是一片叫好之声。殊不知在当时的中国大陆,左派阵营里,特别是毛粉阵营里也都纷纷叫好。也难怪胡锡进自己都承认自己“两面不讨好”、“两头不是人”。

按照毛左网站上的相关文章的说法:对于人民日报社正局级领导胡锡进的退休,传言不少。“有的说是因为司马南撕联想事件中站位不对,以前是完全站在联想那边的,这次更多的是站在了司马南和民意这边;也有说是因为可能被批“党性不强”,给撤换了,借着62岁的年龄,自然而然‘急流勇退’……”

本月初网上曾有一篇标题为《胡锡进自从炒股亏钱后,开始越来越说人话了》的文章,文中引用胡锡进去年10月发的一个帖文的内容:很多事情说出来你可能都不相信,1992年后我们才取消粮票,2002年后商品供应才逐渐丰富,告别了短缺经济,2012年后人们的收入才得到普遍提高……所以对年轻人来讲,我们才过了将近10年的好日子,我们真不能嘚瑟。

当然有明眼人一下就看出来胡锡进如此言论的本意是要拍当今圣上习近平的马屁,因为他强调2012年,也就是“习近平元年”之后“人们的收入才得到普遍提高”。不过,公正地讲,相比众多毛左们的无脑“怀毛“,胡锡进确实是中共左棍中唯一一个愿意承认毛时代的”物质短缺“的。

去年9月12日,胡锡进发文称不时看到有人公开否定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取得的发展成果和全面社会进步,宣扬改开之前的社会比改开之后更加美好、理想。如果是没见过过去的小青年人云亦云,也就罢了。但有些穿越了两个时代的人也那样说,真是不可原谅。

胡锡进说:“那样的人应该住回到筒子楼里去,吃饭用粮票,一个月只有半斤油,主要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和公共汽车,出了北京就没见过地铁,坐不起出租车,更没坐过小汽车,从没有过全家一起旅游的经历,老婆孩子都穿打补丁的衣服……。”

胡锡进还说:“中国人民收获感最大的时期肯定是改革开放的这四十多年。这期间在之前发展、探索的基础上实现了大踏步前进,我们同样有失误,也积累了新问题,但这四十多年一脉相承的成就创造和积累全球瞩目,无人敢抹杀,除了睁眼说瞎话的网上那帮人。请那些人回归常识,不要继续宣扬与党的文件精神南辕北辙的极左论调,停止蛊惑人心。”

就是这样一段内容,把包括司马南在内的毛左们彻底惹毛了。一时间大批判文章在几家毛左网站上铺天盖地。

紧接着,胡锡进又于毛诞130年的当月初发表《从<我本是高山>遭围攻,看网上“极左”声音膨胀之风险》。限于本文篇幅,这里不引述该文的内容,而本文的读者和听众们很容易理解仅仅是批“极左”的标题,就会把毛左们惹毛。于是司马南带头撰文,标题为《学习老胡 辨明方向》,,对“率先吹响了反‘极左’的号角” 的胡锡进大批特批。不过,这篇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只有一处令胡锡进感觉受辱,那就是“五陵公子跟我说,老胡炒股亏了,情绪不太好,你躲他远点儿。瞎扯吧,我绝不信老胡是为五斗米折腰的人”。

接下来,多家左派网站转载了始发于《乌有之乡》的司马南去年12月26日毛诞当天的纪念会发言,取标题为《毛泽东,超越时空价值永恒;新中国,强大而又使人可亲》。其中开始一段就是不点名地揶揄胡锡进:“一个挺好的朋友,人蛮不错的,就是有的时候犯糊涂。他的糊涂事儿之一,便是若干年来,每到毛主席纪念日,便出来讲一通毛主席的缺点和问题,比比划划在那里煞有介事地对主席几几开,弄一番指点江山的刀笔功夫。他不但这样做,而且还讲得出一番自以为是的道理。”

司马南说:“坦率说,每见此景,从感情上,理性上,我都不舒服,但说服人是个很复杂的事情,搞不好适得其反。隔壁王奶奶说过,老太爷过生日,每到大日子前后就数落他一顿,这是做寿啊,还是添堵啊?子孙要抱团儿奔红火日子,这么干让人笑话……。”

当时的司马南还提醒说:“今年12月26号,是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诞辰130周年纪念日,不知道这位老朋友是不是还要坚持他的一贯正确。”

看到这里,我们本文的读者和听众们就应该明白十几天前胡锡进为什么被迫删除了他毛诞130周年重提毛泽东“晚年错误”的帖文内容,继而又借为一个复旦博士流落美国街头发表评论之机,用一句“没有在美国买过小房子”的梗报复司马南。这两个人算是杠上了!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Fri, 19 Jan 2024 22:17:33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