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世界秩序的龙年风险与中国变数

【梁京评论】世界秩序的龙年风险与中国变数

这个龙年,世界秩序所面临的风险为冷战结束以来所未见。这不仅表现在超级大国之间可能发生难以控制的冲突,还表现在超级大国内部,也就是说,美、中、俄乃至欧洲共同体内部的政治秩序危机,都接近了内爆的临界点。大家都知道,今年美国大选的结果有可能直接影响俄乌战争的结局,因此,完全可能影响到普京的命运;而普京若“出了大事”,则必定会影响到习近平,也就是影响到中国的政局。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即便普京的俄国能够承受住不利的战局,或者维持住战争的僵局,中国的政局也有可能发生颠覆性的变化,也就是说,习近平自己有完全属于国内政治的大麻烦。

由此提出的问题就是,对世界秩序的稳定而言,如果一切不利因素都发生作用,局面有可能糟到甚么程度?换言之,最坏的可能性是甚么?很多人都会想到的,就是普京可能破罐子破摔,动用核武器。这个可能性虽然不大,但谁也不敢排除。与此相关的问题就是,习近平的权力危机,究竟是加大了这个极端的可能性,还是中性,甚至是减少了这个极端的可能性?我倾向于认为,只要习近平还掌权,他不会支持普京使用核武器。问题是,如果习近平自身难保,会增加俄国使用核武器的风险吗?我认为也不会。我的理由是,俄国权贵和社会,对后普京时代的准备,要比中国对后习近平时代到来的准备要好很多。换句话说,即使俄国战败,普京下台,俄国不至于大规模失序。习近平若下台,俄国内部秩序更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那么,习近平要是破罐子破摔,会给整个世界带来多大的风险呢?这是一个现在很难做出判断的问题。我的基本判断是,习近平现在要做大坏事,比如说打台湾,或怂恿北朝鲜打南韩,都没有力量,连吓唬人都不会有效果。同时,习近平想做好事,也做不成,也就是说,即使他有心,也没有改革开放的本事,更没有这个队伍。那么,这样一个温水煮青蛙的局面,对中国和世界意味著甚么样的风险呢?我相信许多人会接受这个判断,这个局面拖的时间越长,对中国和世界的风险就越大。

习近平如何应对这个局面呢?我们看到的是,除了坚持“底线思维”,继续使用这些年集权保权的种种手段,习近平事实上认为自己别无选择。那么,习近平真的没有选择吗?从历史的角度看外交,习近平虽没有斯大林的能力,却有他的运气,虽没有当年戈尔巴乔夫的德性,却比戈尔巴乔夫有福气,因为习近平若选择正义,能调动的国内和国际资源,戈尔巴乔夫望尘莫及。

所谓斯大林的运气,就是指斯大林虽然在二战前不仅直接杀害了许多无辜者,而且也要对希特勒发动战争负有一定责任,但斯大林还是因为打败希特勒有功,被世界和历史承认为正义的胜利者;至于戈尔巴乔夫没有福气,那就是他选择和平结束冷战,受到西方敬仰,却让苏联人吃了很多苦头,遭到本国多数人的愤恨。

对当下危机四伏的世界秩序来说,龙年最好的可能性就是中国选择站在战争的正义一边,站在世界和平一边,反而会有利中国大幅提升国民福利,走出经济困境。局势的变化是否能让习近平为利己而这样选择,这就是龙年世界最大的中国变数。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Tue, 13 Feb 2024 14:05:15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