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嫁南非人,亲历公婆被持枪打劫

我嫁南非人,亲历公婆被持枪打劫

谁能想到在疫情初期的一场起心动念的旅行,竟能导致我滞留南非三年。

伴随着惊心动魄的牢狱之灾和恐怖的审判,我步入了跨国婚姻,有了可爱的混血宝贝。这过山车般戏剧化的人生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现在的我们)

01

我,95后,昵称:NekiW, 出生在新疆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有一个哥哥。

爸爸是村长,很注重对我们的教育,他认为懂财务的人会有比较好的前途,由此我在天津科技大学读的就是财务管理。

大学毕业后,因为长相很像外国人,经常有人用英语和我搭讪,而我自己对英语也很有兴趣。

于是,我去了一家英语机构上班。在这里,我遇到了自己的命中注定Jayson。

(最萌身高差)

Jayson是荷兰裔南非人,是个职业模特,之所以选择当模特,是因为这份工作比较赚钱。

但作为直男的他,并不喜欢化妆,也不喜欢模特这个职业,他决定来中国学习中文。

很巧的是,他来到了我所在职的英语机构当英语老师,在上班的同时,也努力地学着中文。

我一直都是不太自信的人,Jayson身高1.90米,既阳光又帅气,而我才1.58米,从没觉得他会看上我。

(当模特时的Jayson)

可没想到的是,他主动靠近我,还发现我在生活中总是很拮据,当他知道我在大学时借钱买了一部手机,还在努力分期还款时,他用自己的工资将我的欠款一次性还完了。

这期间,他对我照顾又体贴。当他询问是否可以做我男朋友时,我给予了他肯定的答复。

可父母亲却坚决不同意我找个外国人做男朋友。

当时,外婆刚过世,母亲感觉失去了一切,对我的管控也越发严格。父亲也绝不同意我和外国人交往,我只能私底下和Jayson 谈恋爱。

(Jayson 为我庆祝生日)

02

2020年初,国内开始爆发了新冠疫情。3月1日,我瞒着父母,和Jayson决定去南非旅游,顺便看看他生活的地方,并拜访一下他的家人,准备在那儿呆两个星期就回国。

顺利到达南非后,我们玩得挺开心,但没想到的是,因为疫情的原因,所有回国的航班都全部取消了。

我们被困在了南非德班他父母的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国。

(我们在海边的休闲时光)

和国内不同的是,待在他父母家里,我们是需要承担各项开支的。

当时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的我们,没办法给付费用。无奈之下,我想到了包饺子,我做馅,Jayson 擀面皮,尝试着将包好的饺子在他父母居住的白人小区里售卖。

出乎意外的是,生意倒还不错。有一天,我们竟卖了900南特(相当于人民币400元)。我甚至一度想在那儿开个速冻饺子店呢。

(卖水饺赚钱,请朋友试吃)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明确地知道疫情不可能那么快结束。

于是,我在当地华人群里发了求职信息,被一位来自山东做电器批发的老板看到了,他正好需要一个财务,而我刚好符合条件。

他还需要找个当地外国人替他处理外部事物,觉得Jayson 也很合适。

他替我们提供住宿和车子,当地的平均薪资才6-7000南特左右(约2500元人民币),而他提供了超过平均薪水两倍的工资给我们。

Jayson的父母觉得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生怕我们被骗。等到我们上班后,与老板相处得很愉快,他们才放了心。我们在这上了两年多的班,直到我们搬去约翰内斯堡。

(在南非看野生狮子)

住在Jayson 父母家里的那段时间,疫情期间大家都没办法像之前那样自由行动,呆在家里或多或少都会感到很压抑。因为一件小事,我和Jayson的妹妹,大声争执了起来。

Jayson的爸爸立刻站起来对我说:“你不可以这样大声地对我女儿说话!”

我当时愣在了原地,没想到的是Jayson的反应极为迅速,他也站起来对着他的爸爸和妹妹说:“你们不可以这样大声对我女朋友说话。”

说实话,我被这件事触动了,Jayson他可以为了我和他的家人为敌,选择无条件地站在我这边维护我,瞬间觉得他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现在我和Jayson的妹妹相处融洽,如同亲姐妹)

03

实际上,他早就预定了一枚求婚戒指,正在分期付款。在我们上班的路上,他突然问我是否愿意嫁给他?

离家那么久,我的签证快过期了,他变成了我唯一的依靠,我欣然答应了他的求婚。

2021年4月,我们来到Home affair(南非内政部)做注册结婚登记。因为我是中国人,依据当地的政策,必须要有个见证人,我们没打算惊动Jayson的家人。

在商场里,我们看见了一位在卖擦鞋工具的黑人小哥,问他:“你想不想赚100元啊?”他回答说想,然后他就当了证人,我们顺利地注册结婚了。

(南非的开心时刻)

在8月份的时候,我疑心自己怀孕了。我和Jayson 去医院做了检测。

15分钟后,Jayson 哭着从检测室出来了,他激动得不行,我确实是怀孕了。但我的反应是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感到无所适从。

自怀孕后,三个月里我瘦了10公斤。每天都感觉没有力气,连最基本的起床,刷牙,我都无力去做,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每时每刻只想睡觉。

医生检查出我得了孕期抑郁症,要求我必须每天到医院挂抗抑郁的吊针。但我觉得这样对宝宝不好,拒绝了药物治疗。

当时的我,不能每天跑步,失去了运动带来的快乐。Jason父母的家靠近大海,我每天面对着大海,唯一的想法就是想放弃生命。

Jayson 不停地劝慰我:“你不能这样,你有我,也有了我们的宝宝,我们已经有了一个美满的家。”他坚持带我出去散步,去动物园看鳄鱼,变着花样转移我的注意力。

每天下班回家后,他会做好饭菜,但当我实在没有胃口,不想吃的时候,他也没有半点怨言地倒掉。

(怀孕后,Jayson 带我出去散步)

那时,我选择坚持去上班,如果整天呆在家里,无疑会疯掉。就这样,在丈夫的细心呵护和陪伴下,四五个月后,我慢慢地好了起来,抑郁症被治愈了。

怀孕至6个月时,肚子实在太大,我停止了工作直到宝贝出生。

当我从产室里出来看到儿子的瞬间,我感受到了步入婚姻后,作为母亲的巨大喜悦。

其实怀孕时期的抑郁,早就有迹可循,我偷偷来南非直到我结婚怀孕,父母都处于不知情的状态,一个人远在他国,离开亲人的惶恐,是相当不知所措的。

(我们的宝贝出生了)

所幸的是当儿子出生后,我的父母也自然而然地接受了我的婚姻。自此,我开始隔三差五和妈妈视频,向她汇报我在南非的情况。

Jayson 的父母也给予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在孩子的养育方面,他们从不干涉我们。

当我需要帮助时,他们随时都在。而我和Jayson 妹妹的关系也变得很融洽,相处得像亲姐妹一般。

04

南非的贫富差距很大,社会也并不安定,经常有人打劫。没想到的是,这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Jayson父母身上。

(抑郁时Jayson 带我去抓鳄鱼体验童趣)

Jayson 的父母有自己的小生意,那天如往常一样,他们开着车装满了货,出门去镇中心送货,却在途中遇到了三个打劫的匪徒。

其中一人用qiang指着我婆婆的头,另一个人顶着我公公的腰,要他们立刻下车。还执意要求公婆交出车上的GPS以防后续警察的追踪。

公公战战兢兢地说车上没有GPS,他们不相信吼道:“你不交出来我就带走你妻子!”

经过长达5分钟的解释,匪徒们仿佛终于相信了,将车和货物及现金全部打劫,扬长而去。

(孕期时参加叔叔变装生日派对)

在德班,黑人憎恨白人,通常打劫也会打人。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公婆没有挨打。

他们被吓得魂不附体,直到回到家时,才发现奥迪车的钥匙还在包里,全家人又开始紧张起来,担心抢劫的人会不会倒回来再次打劫。

南非的治安环境是真的差,警匪经常是一家,我们在这里生活,随时随地神经都紧绷着,内心充满了不安全感。

(宝宝周岁生日的照片)

8月的一个周五,我将儿子留在公婆家里,出门去China center 的商场买东西,在商场里碰到了一位台湾朋友,我们用中文交谈了起来。

突然,从商场的角落里冲出来移民局的人,将我和另一个中国男人带走并关了起来。

在南非,有很多中国人没有合法的签证或者签证过期,移民局的人经常会在华人出没的地方设伏,这样抓住了就可以罚钱。

当时我的签证确实也过期了,虽然早已重新申请了签证,但南非人的办事效率特别慢,签证下来遥遥无期,我们始终都找不到关系能尽快拿到签证。

无奈的是,移民局没人听我解释。慌乱之余,我头脑非常冷静,趁他们不注意,将手机放进了内衣里,从而我能联系到Jayson。

我一个人被关在有小铁窗的监狱里,对面的房间里关着十几个黑人罪犯。

我害怕得不行,全身不停地颤抖。Jayson 告诉我说:“Don’t cry ,Don’t let anyone see you scared!”(不要哭,不要让任何人看出你害怕)。我尽量控制着自己,强打起精神来告诉自己冷静下来,Jayson找到了名印度警员给我的手机充电,保证我能持续地和Jayson联系。

(用偷偷带入的手机留影我呆了四天的地方)

Jayson下班后都会在监狱的外面走来走去,他必须确信我还是安全的。因为这里的犯罪率极高,单个的女囚犯很有可能会被警员侵辱后sha死而被扔掉。

他还让警员给我送一些吃的,但我实在是太害怕了,没有任何的胃口。

我只是用Jayson送进来的烟,打点对面大房间和旁边房间里关的人,尽量对他们友好,和他们搞好关系。但黑人警员害怕被告发,拒绝接受他的打点。

他们会接受中国人的打点,和我同时被关进来的一位中国男人,第二天就被放走了,我一直被关在看守所里四天,担惊受怕地一直等到开庭。

(南非野钓)

开庭的那天,我被转进法院的监狱,里面关押着很多重刑犯。Jason交代我不要和任何女犯人说话交谈,很危险。

我被带到法院的监狱等待开庭,房间里已经有三位女人在那儿等候。我紧张到手心冒汗,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

没想到,她们主动热情地对我打招呼,让我放下了戒备心。

我看到其中一位不到18岁的女孩,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上,冻得瑟瑟发抖,我褪下脚上厚厚的袜子,递给她穿上,还将我的巧克力分给她们。

在搭讪中知道,她们三人是亲戚关系,因为Violence to their sister(是打了她亲妹妹还是怎样)而被审判,但Jason 告诉我:You should not ask that!(你不应该问那样的问题)。

实际上,她们的态度让我感觉到放松,并没意识到自己是跟重刑犯在聊天。

(我和朋友们在一起)

由于种种原因,我的案子原本没有机会开庭的。幸运的是,我的律师是个印度的黑人,他相当肯帮忙,催促法庭审我的案子 。

而坐在法庭上的人大多是黑人,看到我的印度律师,我感到特别的放心,起码法院不会为难黑人。看样子应该有机会被放出去了。

轮到审理我时,唯一的一个白人法官在庭上说,移民局就不应该抓我,是违法的,我在南非注册结了婚,有丈夫和孩子,他们抓我其实就是违法的。

我是有充分理由告移民局的。但当时已经有四万个投诉移民局的案子,始终都没有开庭,更没有结果。如果我再起诉,并不会得到什么好的结果。反而是浪费我们自己的时间。

(我俩和他俩)

我终于被放了出来,Jayson抱着告诉我,入狱的这几天,他整个人天天都处于崩溃的边缘,他无能为力,想尽办法都救不出来我,他坐在车里感到非常无助,呐喊尖叫着泪流满面。

我也挺感慨的,自从落地南非,就是一波不平一波又起,始终都不怎么顺利,但好在总算是有惊无险。

05

2023年的一月,我在约翰内斯堡找到了新的工作,在物流公司里面做管控服务,月薪比德班时还要高一些,工作安定后,我在当地不错的小区里租好了房子,这里有24小时的保安,相当安全。

三月份的时候,Jason 和儿子就搬来了,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家。

Jason 也找到了工作,我们有了足够的能力,请了一位津巴布韦的保姆,她对我们的儿子照顾得相当好,我们可以放心地工作。

我们还有一个印度邻居,也非常喜欢我们的儿子,经常帮忙带孩子,她鼓励我和Jason有单独的时间出去过两人世界。

之前,我们在德班时,种族歧视很严重,办理手续都相当困难。

直到搬到约翰内斯堡,歧视没那么明显,我找了人帮忙才将儿子的出生证明办了下来,紧接着又帮他办护照,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办理这些手续。

(带着儿子看野生动物)

最近,儿子的护照终于办下来了,我们一家三口可以回中国了。

我们打算年底回国,主要是考虑到孩子的教育问题,儿子到现在还不会说中文,我们必须回国,趁着他只有1岁半,回国后可以有好的语言环境和教育环境。

与此同时也是基于安全生活的考量。以后等孩子长大了,有机会再回欧洲生活。

如今,我内心充满了幸福,自从遇到Jayson以后,我才知道何谓幸得识君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春。也才知道爱情原本的样子。

(幸福的一家三口)

我从一个不自信的女孩,从未想过能走出国门,到经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虽然过程有些艰难复杂,却也让我遇见了不同的生活。

一程山水一年华,一世浮生一刹那,当我能勇敢地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安然地度过牢狱之灾后,将来还有什么是我不敢面对的呢?

既许一人以偏爱,愿尽余生之慷慨。我和Jayson共同经历了患难,互相扶持着有了我们美好的三口之家,我们是幸运的。

Tue, 13 Feb 2024 20:03:34 GMT 原文链接🔗:

https://digest.creaders.net/2024/02/13/2700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