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梅西现象的全球化

专栏 | 中国透视:梅西现象的全球化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夏业良教授,经济学家与政治评论家

梅西事件一瞥

2024年2月4日在香港举行的一场季前友谊赛中,香港一些愤怒的球迷向美国迈阿密国际队发出嘘声,因为“球王”梅西Lionel Messi未能上场。

香港政府也表达了失望。政府发言人表示,可能因梅西的缺席而扣减赞助款项。

在终场哨响时,迈阿密国际共同持有人贝克汉姆(David Beckham)试图感谢支持者给予“难以置信的支持”,仍被一片嘘声淹没。

迈阿密国际主教练马蒂诺(港译:马天奴;Gerardo Martino)在赛后记者会上解释,梅西和苏亚雷斯没有上阵,是要避免两人再受伤。马蒂诺曾在赛前称,会尽可能让梅西上场。

“我知道球迷们对于梅西和苏亚雷斯的缺席非常失望,我们对此道歉,但这是我们根据他们的伤情一起做出的决定。”他说,并指梅西出现内收肌受伤。

“我们也想让他们在场上至少踢一会,但是我们不能冒险。”他说道。

虽然梅西于2月7日称自己因腹股沟受伤为由而不能上场,然而当晚本是替补的梅西在日本和神户胜利船的友谊赛中上阵30分钟,引起中国一批球迷和官方强烈不满。

第十四届全国人大代表、霍英东集团副总裁、香港立法会议员霍启刚尤其愤怒,发表了2800字的长文批评梅西和迈阿密国际,并要求他们向香港和球迷道歉。

香港立法会议员、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在其X平台账号痛批梅西说“应该永远不让梅西再来香港,他的谎言和虚伪让人恶心”;

她还说,“香港人痛恨梅西、迈阿密国际和他们背后的黑手,因为他们特意、计划好的怠慢香港。”

梅西在赛后特地绕过队伍以避开和香港特首李家超握手的一幕加剧了很多人的愤怒。前香港特首梁振英女儿梁齐昕在社交媒体发文炮轰梅西说:“你太无耻了,你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到恶心……。”

人们注意到,前述措辞强烈谴责梅西的是国安法实施后香港的上层人物。

梅西行为没有违反合约,若是有违约,早已被人索偿;但他却因未上场踢球而被认为羞辱香港。

港非香港, 共非中国 — 两个香港

如前所述,目前攻击梅西的其实并不能完全代表香港人。实际上,国安法君临香江之后,出现了两个“香港”。梅西事件,有相当数量港人为香港“失败”而欢呼。这听来令人惊诧,却是其来有自。

港人为何对梅西叫好?

香港媒体人曾志豪的观察是,梅西来港踢球最后连一分钟都没有下场,全场黑面零笑容零互动,让不少香港人“拍手赞好”。反观他到日本,焕然一新,脱胎换骨,有说有笑,除了下场献技,甚至和日本第一牛郎Roland合照送赠球鞋。为什么呢?

这个对比,香港日本,阴晴寒暑的确令人感慨,香港球迷何错之有,要受球王冷待?金钱受损、感情也受辱。确实,来香港的球迷感情受伤,可以理解。

然而,人们观察到,对梅西事件,网上不少香港人的言论,其实是“乐见其成”,或者是“拍手赞好”。

甚至有人会打气希望梅西到日本可以“踢足90分钟”,也实在比较奇特。如果不懂香港人的心理,外人可能以为香港人有点病态,那当中究竟发生甚么事?

两个香港:对峙日益彰显 — 香港在国安法后的畸型政治生态

国安法后,香港受到前所未见的打压,红线无处不在,泛政治化的操作、无日无之的拘捕,连建制派议员都接连抱怨“可否复常别一切都国安为先”,可惜换来却是特首的驳斥,甚至上纲上线为“别有用心的软对抗”。

为何连建制派议员都要出声,因为他们知道,以国安为先的纲领,只会令香港走下坡,不可能吸引到外资重临,经济不会有起色。但可惜,上至北京、下至香港,都异口同声的唱好“完善管治、由治及兴、香港复常”,这是北京的政治底线,也是香港特首要遵守的口径。

于是官民之间出现巨大鸿沟:民间明明知道没有甚么复常也没有甚么由治及兴,官方打肿脸充胖子一口咬定香港更美好。

在民间反对力量被完全铲除的情况下,有甚么办法可以对抗官方的谎言口径?

香港市民的做法就是:为一切香港社会“失败”的信号而欢呼。

因此,为香港“失败”欢呼:港人对梅西叫好。

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遗址”

恒指跌到1997年的水平,香港市民固然有哭股丧的,但更大部份是冷嘲热讽“股市二次回归”。

内地人嘲笑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遗址”,香港人乐于接受和引用。这次梅西来港的冷待和去日本的热情,其实都是同一个性质:“香港不可能复常!香港在国安法为先的情况下,在香港完善管治下只是由一伙忠诚废物领导,是不可能成功的。由治及兴根本就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这就是香港人很想讲但无法讲出口的一句真心话:国安法下的香港变成了死城!

所以当香港人看到这些“失败的信号”,为何会幸灾乐祸,就是因为大巴掌大巴掌的向政权打脸!梅西在香港不发言,去到日本神情轻松,也会被解读为“在香港这种高压环境当然不开心,去到自由的日本当然便有笑容”,也是香港人对自身政治环境的一种折射。

还有一点,香港这些搞体育的官员和部门,在过去两年,经常用政治问题刁难香港本地的运动员。外国主办机构播错“愿荣光”作为国歌,结果连累本地比赛的运动员受罚、穿黑衫上阵的运动员也会被人质疑和黑暴有关,凡此种种,都令香港人恨之入骨,所以看到这些官员被梅西冷待,心里不知有多么痛快。

香港人并非病态的恨党国,看不得香港变好,只是香港人不想让香港政府继续睁眼说瞎话,不想让这些烟花门面公关功夫粉饰太平,为国安法和即将到来的23条所带来的恐怖感“洗白”,香港人不想“装作一切如常”。这是2019年香港人的理念:“你要毁掉香港,你自己也会被毁掉”。

当这些毁掉的信号一个一个的出现,也证明香港人当日的想法是对的;而且不要忘记,今天毁掉香港的人不再是甚么街头运动,而是掌权者自己。

对于此事,各个角度的解读都有。有人拿商业赛事的潜规则说事,有人拿所谓真正的合同说事,但是少有人从香港这个城市如今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名声这个角度来分析这件事。这方面如果不搞清楚,可能就无法真正理解梅西的反常举动。

这次迈阿密国际队的全球巡回赛,总共有6场,除了香港这场,其余比赛,梅西均有出场。梅西不存在在香港期间刚好受伤上不了场,因为两三天后他在日本生龙活虎踢了半个多小时。

退一万步说,即使梅西受伤,真的上不了场,他也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弥补,更不用特意避

开和特首握手的环节。作客香港,和东道主的领导握个手并和球迷做一下友好互动,讲几句话挥挥手,这并不需要很健康的身体。但是这些,梅西都没有做。尤其是双手插兜“过掉”领导,更让港府上下异常愤慨。

所有这些细节,都只能指向一点,那就是梅西不待见今天的香港。

梅西曾经来过香港两次,2008年前后,2014年,似乎都对香港印象不错。

但时过境迁。今天,香港已非昔日之自由港了。

梅西手插兜“过掉”香港特首“李家超,作为一个象征,势将载入历史。

国安法凌驾香江之后,再没有人称香港是“东方之珠”,“纽伦港”也烟消云散。

经济不景气,股市一路狂跌,恒指一度甚至低于1997年,高峰时近千只股票零成交。今天的香港,不但失去了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其特首被制裁,被国际社会不断边缘化……。

正因香港落到如今田地,港府才如此渴望借助梅西来提振香港形象,才不惜花费公孥超高规格接待梅西。

然而梅西就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踢球一根筋“吗?

中共环球时报官方定调,把梅西的行为定义为有故意让香港难堪的动机。有这么复杂吗?他不过就是爱惜自己的羽毛,不想让被国际制裁的镇压香港年轻学子的屠夫脏了自己的手,不忍见好端端一个香港被暴君活活掐死而已。

放眼望去,梅西事件,绝非一桩偶然的孤立的事件,它是当代全球心理的一个展现。

全球心理是如何诞生的?

鉴于北京习近平当局近年来为抗拒共产主义的全球失败而在政治经济文化外交上的全面倒行逆施,鉴于该政权因隐瞒初期新冠疫情而导致的新冠病毒从中国武汉散播全球导致数百万生命死亡,鉴于它在内政上对中国各族群各阶层的严酷镇压,鉴于它背弃五十年不变的承诺用所谓国安法毁灭了国际金融中心香港,鉴于它对台海、南海和东海地区的扩张姿态,鉴于它在外交上日益靠拢侵略乌克兰的俄国、威慑东亚和平的北韩以及破坏国际秩序的伊朗,中共政权已经成为世界和平与国际秩序的最严重威胁,它已成为当今世界的一个异类,一叶孤舟;众叛亲离,神憎鬼厌,避之唯恐不及,拒之唯恐太慢。

这就是世界看待共产中国的当代全球心理之源。

梅西事件反映的是一种当代全球现象

有观察家已经注意到了,“最近先是有中华西太后,后有英国钢琴家,现在又有梅西,辱华已经开始进入常态化阶段了。按照这个趋势,以后平均一个月得有一起辱华事件发生。”

这里所谓的”辱华“,不过是”辱共“的一个代词。

联袂而来的三桩辱共事件

1)英国钢琴家与中国小粉红在伦敦火车站遭遇事件

我们已经谈到过英国钢琴家与中国小粉红在伦敦火车站遭遇的故事,这里就不多说。它正像人们所评论的,该事件有力地诠释了当代中国《1984》小说版现状在罗刹国境外的碰瓷, 而更深刻的事件根源出自百多年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集体主义…的思潮泛滥,无情的洗脑运动和集权政府的肆意打压而演出的一出活剧。

2)日本“中华西太后”事件

不久前在2023年12月9日发生的“中华西太后”事件,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中华西太后”是日本东京东中野的一家中华料理餐馆。中国大陆网络红人“油头四六分”发布视频短片,其中他发现一家店铺门口张贴有禁止中国人及韩国人入内的告示。他在短片中抨击做法涉嫌种族歧视,随后进入商店与老板争执,力主此告示违反法律规定;老板则要求其离开,油头四六分随报警寻求处理。警方到场后表示无法强制要求店家撤除告示,并劝说他离开。此事件曝光后,在中国社交平台上引起了广泛关注。之后油头四六分向记者称已向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东京法务局等机构反映情况。韩联社引述报道称,12月13日,店主因为涉嫌歧视被立案,餐馆短暂被关。根据香港01报道,虽然视频中餐厅的行为确实违反了日本反歧视法律的规定,条例禁止对任何人歧视和不平等 (包括对于国籍、出身、种族、性别、信仰、残疾等方面的歧视,而“中国人、韩国人不得入内”的标语涉嫌限制了特定族群的进入权利,违反了反歧视法律的规定),但相关条例没有罚则,现时只有邻近东京的川崎市有第一个附带相关歧视罚则的条例,可处最高50万日圆(约港币$26816)。

不过,很快事件出现了“反转”。“油头四六分”最初发布的视频被指存在字幕翻译造假行为,店长对于张贴告示的回应实际意思是“中国疫情原因”,而非“中国人让我恶心”。店长本人亦在停业数天后,选择撤下原有告示,并另外出示一份告示称,是由于“妻子身体不好,防止感染扩大”,因此暂时不允许刚到日本的中国人来店,并表示欢迎在日中国居民光顾。于是,沸沸扬扬所谓“歧视”事件瞬间变了调。有评论家中肯地指出,那些小粉红“在自己国家被政府欺负从来不敢吭声,到国外的文明社会,利用别人的宽容,用野蛮粗暴的方式貌似为自己争取权利,实际上是在霸凌别人,怎么可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呢?”

3)香港球赛梅西事件

如见前述,兹不赘。

时与势:梅西现象全球化

上述三事件,相隔很近,接连发生,如果稍稍放远眼界,不难发现,近两三年来,还有很多发生在世界各地的类似事件,这些事件的共同特点是:一些来自中国大陆的粉红男女都是开初以高昂的斗志指控所在国的人或机构“辱华““反中””种族歧视“,直至各种资讯使真相大白于天下后,事实反噬了“斗士”,反而坐实了这些斗士们的”自取其辱“”自贱“和“自毁人格”。使之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习近平曾多次训令中国的大外宣“要讲好中国故事”。当他闻听这些中国故事越讲越烂,贻笑大方,遗臭万年之后,不知该责己还是怪人?

这使人们回想起一个故事:在前苏联末期的1990年,一场世界杯赛中,球王马拉多纳呈现上帝之手,在禁区用手挡出苏联队的危险传球,但瑞典主裁近在咫尺却没有鸣。,最终苏联队含冤出局。赛后,苏联队中场扎瓦罗夫说,我不相信就在裁判眼皮底下他会看不见,他只是不喜欢我们的制度。

共产中国,今天看来正在落入同样的陷阱。辱共事件在全球的频频发生,正是表明,习式中共当局、李家超香港当局已经到了到了神憎鬼厌的地步。这正如纳粹政权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虽然由于封闭与洗脑,它在国内人气很旺,但在世界各国却是遭遇到普遍恐惧和仇视的。

然而当下的习政权,连“在国内人气很旺”都大可质疑了,其处境恐怕比九十多年前希特勒政权还不如。

虽然,目前梅西事件的效应远未终结,它还在持续发酵。恼羞成怒的北京当局将实施一系列对梅西的报复措施,如,今年3月阿根廷足球队的中国之行很可能会被取消,中国品牌与梅西的“解约潮”也将很快到来。……等等。。

但是,可以打包票,梅西事件所反映的这种当代全球现象,还将继续出现在各国各地,连绵不绝;可称之为:梅西现象的全球化。若干年后,如果人们回望北京政权在这一场为捍卫自己脸面而与梅西争夺声誉的博弈之结局,人们将发现,不是球星梅西因此声誉从此扫地,而是北京当局将输光底裤,裸泳香港海湾。

Thu, 15 Feb 2024 16:18:46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