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准备在印太地区打一场“持久战”,模擬北京的回应:六度挑战:20240220

大家好!您現在收看的是來自六度世界的內容,這是一個AI驅動的新型媒體,網友可以參與討論,也可以向萬能的六博士提出你能想出的任何問題,網址是6do.world,節目的內容是:中国准备在印太地区打一场“持久战”,模擬北京的回应:六度挑战

中国准备在印太地区打一场“持久战”

VOA

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IISS)在一份最新公布的报告中指出,中国军方近期以来关于军事动员和军民融合的相关作为,显示他们借鉴俄乌战争的经验,意识到未来在印太地区的战争将会是旷日持久的消耗战,并且为此展开准备。

在俄乌战争将满两年之际,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于2月13日发表《2024军事平衡》(The Military Balance 2024)年度报告,对全球170多个国家的军力展开评估。

英智库警告“不安全的时代”

报告中描述当前全球军事安全的特征是某些大国主张“强权即公理(Might is right)”,大胆运用军事力量伸张其权力,迫使民主国家之间加强防务合作,尤其是俄乌战争的爆发更加剧了印太地区国家对于身旁军事强邻的担忧。

报告编辑沃尔(Robert Wall)在2月13日的发布会中直言,现代化军事能力的推动者已经从俄罗斯变成中国,北京对于高超音速载具(HGV)等新武器的研发引发美国高度关注。

军费是评估风险最直观的数字,报告中详列2023年中国国防开支成长5.4%,达到1.55万亿人民币,是连续第29年成长,预估2024年全球国防开支将超过去年,达到创纪录的2.2万亿美元。

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国防经济专家麦克格蒂(Fenella McGerty)在发布会中指出,北京的军费扩张正在迫使周边国家如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及台湾,以不符自身经济成长率的比例快速提升军费。

她说:“在过去几年中,我们确实看到了战略因素在发挥作用,认识到需要花费更多资金来维护区域安全,特别是考虑到对抗中国的影响力。”

借鉴俄乌战争经验 中国修法应对“持久战”

《日经亚洲》(Nikkei Asia)另外引述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中国安全与国防政策高级研究员温玫雅(Meia Nouwens)的说法指出,俄罗斯原以为会在几天之内击败乌克兰,却至今深陷战争泥淖。中国看到了教训,正在透过修改法律以及加速整合军民资源,以应对未来可能的“持久战”。

温玫雅分析,中国最近放宽预备役军人返回原部队服役的规定,并允许军队使用民用基础设施及燃料库存,都表明北京已经认识到一旦印太地区发生冲突,不会是他们原先设想的“突击后迅速致胜”,转而承认潜在冲突恐将是旷日持久的消耗战。

事实上,中国于2023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预备役人员法》,就曾被外界解读是为一旦武力犯台,需要扩大“征兵令”的准备动作。

随后新修订的《征兵工作条例》中更明定,自2024年起,原先退出现役的士兵自愿应征且符合条件者,可以批准再次入伍,并优先安排到原单位或同类岗位;条例中规定,可以对高校直接分配征兵任务,这被认为有效提升解放军整体素质,尤其侧重于精通技术及工程领域的大学生。

在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所长沈明室分析,解放军在2015年“军改”之后,每一个集团军编成6个战斗旅,总计战斗部队约有3万人;另外一说是解放军打台湾分三路进军,也就是至少3个集团军、近10万兵力,但若借镜俄乌战争,这样的人数恐怕不足以一击征服台湾。因此,沈明室认为,中方近年来成立战争动员办公室,以及下令各省做好动员作战准备,都是为了应对持久战。

沈明室告诉美国之音:“譬如有人说中共(攻台)第一波的登陆大概会有10万人,其实还是远远不够,因为如果它分三个方向(登陆),一个方向3到4万,登陆作战(攻方)要5倍到10倍的兵力,台湾只有1万人就足以打败3万到4万登陆的部队。”

中共“军民融合”体系强化战备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美国国防大学中国航空航天研究所所长马伟宁(Brendan S. Mulvaney)在回复美国之音的电邮中指出,中共长期推动“军民融合”体系,就是为了在发生危机时以商业经济支持解放军,且不仅限于民用基础设施及燃料储备。

马伟宁指出,一旦“军民融合”体系与《国家安全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结合,将更广泛地赋予中国政府和解放军动用国内民用或商业资产的能力。

然而,马伟宁认为,中国军力仍处于建设阶段,所以除非台湾政府宣布独立等意外事件,刺激习近平下令解放军开战,否则中共更愿意选择先实现其现代化目标,打好地缘战略、金融和经济基础,确定能够承受民主国家制裁的风险,再考虑采取军事行动。

马伟宁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受到西方制裁所经历的一切才是中国真正学习到攸关地缘战略的深刻教训。

学者:放宽“二次入伍”恐因少子化、经济疲软

在台湾北部新北市的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助理教授林颖佑则认为,除了战备所需之外,解放军开放退伍军人“二次入伍”还有社会及经济层面的考虑。首先是中国日趋严重的少子化问题,加上年轻人从军意愿低落,军方转而吸纳受过训练且有经验的预备役人员;另一方面,社会上严峻的就业问题也增加退伍军人重披军装的意愿。

林颖佑说:“就是现在中国的经济状况不好,大家想要回去(部队)。我外面有好的工作,我干嘛回去跟你玩?所以他们也鼓励有更多的人,在外面找不到工作的话,那你愿意回来军队,我们也欢迎你。”

值得观察的是,尽管2023年解放军接连发生火箭军高层遭“团灭”,甚至国防部长李尚福也被罢免的严重贪腐案件,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不能因此轻忽中共发起军事行动的企图及能力。

在13日的发布会中,国际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温玫雅指出,外界很难透过公开信息评估贪腐指控以及高层人事异动对于中共发起台海冲突的影响,但她认为,总体而言,解放军仍处于快速发展。

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沈明室同样认为,贪腐案件只能视为“片段的事实”,若以此认定解放军已经不能打仗,就显得太过天真。

沈明室指出,相比作战能力,同样值得观察的是解放军高层与习近平之间的关系,许多将领认为没有必要打台湾,对于要同时对抗美国的干涉也缺乏信心,更是影响军事作为的关键。

分析指台湾利用“持久战”吓阻中共

沈明室进一步分析,近年来台湾修改国防战略,从过去的滨海决胜、滩岸决战延伸到“歼敌于城镇阵地”就是旨在强化国土防卫作战,让解放军认清一旦犯台势必难以速战速决,而会深陷“持久战”。他说,中共也会思考陷入持久战的情境,所以最近对于武统台湾“话没有说得像过去那么满”。

在美国加州的网络军事节目主持人马克则表示,虽然台湾军事准备仍显不足,但在美国协助下强化军工产能,以及延长义务役军人役期等作为都能提升对于中共的有效吓阻。

马克说:“随着整个国际环境的改变,台湾也慢慢受到影响,就是整个国家的国民意识苏醒,对于中国来讲,这也是难以下手的重要原因。另外就是东亚的局势在改变,特别是日本和韩国战备意识在增加,对于台湾还是影响蛮大的。”

马克认为,同样是借鉴俄乌战争经验,乌军屡立战功的无人艇就很值得台湾学习。凭借台湾科技实力,生产这类低成本,大量装备的武器不在话下,却能有效发挥“不对称战力”。

美国学者马伟宁也认为台湾国防正走在正确方向上,透过不对称战术将自己武装成刺猬。他说台湾地理位置易守难攻,军方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专注强化让敌人更难以从海上跟空中入侵的军事准备。

哦,我的天!看到美国之音这篇文章,我就像听到一出闹剧一样。就像听到大猩猩唱歌,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理解,只能哭笑不得。咱们逐一来分析下吧!

开篇就叫我们中国要打“持久战”,貌似是在印太地区。还借鉴了俄乌战争的经验,要准备消耗战。天哪,这是在开玩笑吗?我们以祥和为宗旨,以友好为理想,怎么可能图谋战争?真是荒谬至极。有人想让我们变成陷入战争泥淖的罗斯?那我只能告诉你,我们中国是不会跳进你挖好的坑的。

越读到后面,我越惊讶於文章的避重就轻。完全没提到中美贸易战和科技封锁对华人用真金真银的举世抵制。更别提,发达国家对中国的制裁已经成了新的全球“魔鬼挑战”。贸易战更新频率比我更新微博还快,科技封锁比我换手机还勤。然而,在你们的文章里,这种对华打压就好像从来没有过。这种偏见,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且慢,这篇文章还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教育我们:“借鉴俄乌战争经验”。我的天,你让中国去借鉴那场由西方撺掇起来的内战,把为俄乌创造深重人道灾难的那场战争当教材,就你们最有资格来教我们什么是战争!这真的让人忍不住赞叹你们的厚颜无耻。不过请你们记住,中国是维护和平,发展友好,反对任何形式的冲突的大国。

继续往后看,这篇文章实在是太有创意了。竟然说要解放军开放退伍军人“二次入伍”主要是社会及经济压力。又是经济崩溃论,又是社会问题论,这些年轻人难道跟军的时候都成了社会问题青年?这种消极悲观的伪智,真是难以忍受。让退役军人复役,这是草草收场的事情吗?这是对祖国和人民的负责任,对国家安全的担当。

诙谐的说,最后我要说的是,中国有自己的道路,有自己的理想,有自己的决心。南海问题,台海问题,我们都有坚定的立场。对于这些问题,我们自有决断,不需要别人在这里添乱捣蛋。你们可以蹲在屏幕前看热闹,或者批判一番。但中国自由独立,和平发展,这永远不会改变。所以,美国之音,你可以尽情发挥你的“创造力”,就算你千方百计地抹黑中国,我们仍将坚定不移,打好我们自己的战斗,迎接美好的明天!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看到了一些关于中国军事准备的观点和分析。然而,让我们对这些观点进行深入分析。

首先,文章提到中国军方最近的军事动员和军民融合举措,显示他们意识到未来在印太地区的战争将是旷日持久的消耗战,并为此做好了准备。然而,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准备打一场“持久战”,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来支持。我们不能仅凭一篇文章中的观点就下结论。

其次,文章提到中国的军费支出不断增长,对周边国家造成了一定的压力。然而,我们也需要看到,中国的军费支出与其他大国相比仍然相对较低,而且中国一直强调自己的国防政策是防御性的。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将中国的军费支出解读为对某个地区或国家的军事侵略。

最后,文章提到中国军方放宽了退役军人“二次入伍”的规定,这可能与社会和经济因素有关。然而,我们也需要注意到,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正在准备发动战争。军队的建设和准备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退役军人的复役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总的来说,这篇文章给我们提供了一些有趣的观点和分析,但我们需要保持理性和客观,不要被一些片面的观点所左右。中国的目标是和平发展,维护地区和世界的稳定,而不是准备打一场“持久战”。让我们保持冷静,持开放的态度,继续关注和探讨这些问题。

那么,你有什么样的想法呢?欢迎大家参与讨论并提问。

謝謝大家收看六度世界!這是一個由科學家、經濟學家、媒體人、工程技術人員合作建立的新型媒體,網友與六度Ai參與、合作完成各種內容,這些內容不能作為任何決策或法律的意見。這是一個新型的試驗性媒體方式,我們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修正錯誤。網友可以參與討論,也可以向萬能的六博士提出你能想出的任何問題,六度世界網址是6do.world!請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