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 习出卖了普京

关键时刻 习出卖了普京

1、关键时刻 习出卖了普京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之间的“铁哥们”情谊远远不似表面上的无坚不摧,随着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进入第三个年头,中俄之间相互捅刀子的消息不断传出,稍早普京就表示俄罗斯不是西方的最大威胁,中共才是西方的最大威胁;随后就传出,因为害怕美国制裁,中共四大国有银行中的三家已经停止接受俄罗斯受制裁的金融机构的付款,中共当局的支付禁令对俄罗斯造成了重大打击。有分析指出,此举就是习近平交给美国的一个投名状,为改善与美国的关系,习近平不动声色的出卖了普京。

自从去年底美国宣布将制裁相助俄罗斯的金融机构,违反规定的银行会被踢出美国金融系统以来,中共四大国有银行中的三家: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已经停止接受俄罗斯受制裁的金融机构的付款,无论这些付款是通过SWIFT系统、俄罗斯银行金融信息系统还是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这三家中共国有银行都不接受。这个消息最初来自俄罗斯的《消息报》,并很快在国际间传播。2月28日,中共大使张汉晖对俄新社证实这个传闻,并解释说,“出现中断是因为一些国家给我们制造了麻烦,但相信中俄会找到克服这些问题的办法。”

美《新闻周刊》2月29日报道,在Visa和万事达因乌克兰战争退出俄罗斯后,中国银联在俄罗斯被广泛吹捧为Visa和万事达的替代品,最新,俄罗斯人使用银联支付系统遇到了大麻烦,与华为支付(Huawei Pay)服务相关的银联卡在俄罗斯已停止使用,用户表示他们无法支付。《莫斯科时报》称,这些限制可能是美国对俄罗斯国家支付卡系统制裁的结果,该系统处理俄罗斯所有银联卡交易。

在俄乌战争期间,北京和莫斯科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并在2022年2月战争开始前几天宣布建立“无限制”的伙伴关系。习近平当局至今尚未公开批评俄罗斯总统普京入侵乌克兰。数据显示,俄罗斯受到1.3万多项限制,成为世界上受制裁最多的国家,外汇储备被冻结,俄罗斯被切断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SWIFT)银行系统的联系。与此同时,银联被广泛吹捧为中共对俄罗斯的救援行动,成为俄罗斯人在国外支付的唯一方法。《新闻周刊》报道指出,中国支付禁令对俄罗斯造成了重大打击。

中共几大银行拒绝接受俄罗斯付款,俄罗斯人无法使用银联支付系统,这会进一步削弱俄罗斯的战争能力,而这也正是西方希望见到的,而中共国有银行“脱钩”俄罗斯的行动显然是中南海授意的,海外时评人士时评人江森哲认为,北京这样做是害怕国有银行被美国踢出金融系统,这会让中共的金融机构整体毁灭。习近平这样做是因为怕川普,一旦川普再次当选总统,将对中共有致命性的打击,总体来说拜登政府对北京是被动防守,避免刺激北京,避免爆发冲突;而川普对北京将采取主动进攻姿态,拜登接任后并没有对中共不遵守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做出惩罚,如果川普重新执政,一定会对北京旧帐新帐一起算。近日已经有陆续报道,川普如果重返白宫将终止中国的最惠国待遇,对中国商品征收60%甚至更高的关税;不仅如此,川普还可能推出联俄抗中的路线,因此习近平现在要趁川普没上台,赶快讨好美国。此前就有分析指出,中俄关系的实质就是互相利用,互相拿对方做棋子、做筹码、做挡箭牌;中俄虽本性都反美反西方,但出于生存策略,又争相对美国和西方示好。在中俄现在的日子都不好过的情况下,习近平思谋与美国缓和关系,普京何尝又不是如此?面和心不和。以利相交,利尽则散。

2、升官后胡海峰首次亮相 不太对头

最近,胡锦涛之子、中共民政部副部长胡海峰露面,这是他去年终于升官出任民政部副部长以来首次亮相。然而在官媒的报道中,胡海峰的表现却有些异常。

据官媒报道,2月27日下午,中共民政部与浙江省政府在杭州召开民政工作定期协商机制第一次会议。民政部部长陆治原、浙江省长王浩出席会议并讲话,民政部副部长胡海峰主持会议。在浙江卫视的报道中,记者观察,两次近镜头中,胡海峰均是低头看材料,眼珠只是往上抬了一下,随即又朝下,没有抬头。10次远镜头中,胡海峰也多是伏案看材料,显得极为低调,而且报道也没有给出胡海峰说话时的镜头,但该报道连其他一些下面的民政厅官员讲话时多少也给了近镜头,在中共等级森严的官场和报道中,这样的报道显然有违常理。这是胡海峰去年年底出任民政部副部长之后首次公开亮相,此次露面的地点也是其此前工作的浙江省。

现年51岁的胡海峰作为胡锦涛的独子,其仕途一直备受外界关注。他主政丽水市期间,至少10次传出升迁的消息,但全部落空。今年1月16日,中共国务院任免一批工作人员,其中胡海峰被官宣任命为民政部副部长。目前民政部有四名副部长,胡海峰排名第四。当时就有分析指出,这可视为“习向胡安慰和示好,缝合党内分裂,弥补自己严重失礼与不义之行”。也有分析认为,习可能为照顾胡锦涛面子,因为胡锦涛身体不好,就调胡海峰进京方便照顾父亲。曾有网友指出,胡海峰虽然看着升官了,但每天可以说如履薄冰甚至心惊胆颤。宫廷政治杀人不见血,李克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至于升迁有什么样的内幕交易我们不得而知,但看看胡海峰满头的白发和憔悴的眼神就能明白政治斗争中的残酷。升官后的胡海峰首次出镜就如此低调,似乎印证了网友的说法。

3、赵安吉被谋杀?德州警长:朝刑事方向侦办

美德州布兰科郡警长办公室2月29日宣布,参院共和党领袖麦康诺小姨子、福茂集团董事长兼执行长赵安吉在本月初的死亡事件,并非“典型事故”(typical accident),警方正在进行“刑事调查”(criminal investigation)。

50岁的赵安吉是在2月11日午夜过后不久,被发现死于德州强森市的一处私人牧场的池塘中,当时救援人员把她从淹没在水中的一部汽车中拉出来,这座牧场距离奥斯汀约40哩。据CNBC报道,布兰科郡警长办公室29日在写给德州检察长帕克斯顿的一封信中写道,“这起事件不是一宗典型的事故。”“尽管初步调查显示这是一起不幸的事故,但警长办公室仍将这宗事故作为刑事案件进行调查,直到他们有足够的证据排除犯罪活动。”

由于赵安吉之死仍是刑事调查的主题,布兰科郡警长办公室的公共信息官员告诉检察长,包括事件的警察报告、911报案纪录、录音与影片证据以及其他材料,不应该向提出要求的媒体公开。警长办公室表示,“在调查结束之前,公布报告、影片和其他信息,会干扰对此事的调查和可能的起诉。”该封信件中没有提到有证据表明赵安吉死于犯罪。不过,根据信中赵安吉之死并非“典型事故”的说法,以及信中提出起诉的可能性,这些与之前赵安吉死亡后警方所发表的最初声明已经有了转变。信中还写道,一旦赵安吉的死亡调查完成,“所有报告将向请求者公布。”

赵安吉死亡的牧场由归一家信托公司所有,该信托公司与赵吉安的丈夫布雷耶拥有的一家投资与公共股权公司在芝加哥的地址相同。麦康诺2月28日宣布将在今年晚些时候,辞去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的职务。

由于赵安吉家族与中共的特殊关系,赵安吉出事后各种传闻都有。比如,有人说赵安吉是恒大美国贷款的担保人,有人说赵安吉与秦刚案、李玉超案有关系。最直接的一个关联是:今年1月,赵安吉的丈夫布莱尔在达沃斯论坛上宣布:不再投资中国。2月1日,与布莱尔合作的风险投资公司IDG资本,被美国军方列入制裁名单。2月10日深夜,赵安吉就出事了。海外时评人士王友群分析指出,如果赵安吉是他杀的,或许可以从财新网发布的赵安吉死亡的假消息中找到线索。财新网发布有关“华裔女船王”这样有世界影响的企业家死亡的消息,地点、新闻来源、事件经过等,都是假的,这太反常了。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妖”是什么呢?很可能与中共有关。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在赵安吉出事后指出,习近平变得非常偏执,采取了斯大林模式进行了一系列清洗。所以现在无法排除中共的任何可能。当你听到一个备受瞩目的投资者在达沃斯表示不再在中国投资,然后他的妻子突然去世时,我认为需要调查一下这件事。

4、沦为中共帮凶 澳大利亚华领被判刑

澳大利亚华侨领袖兼前自由党候选人杨怡生(Sunny Duong)因准备或策划协助中共当局干涉当地政策的行为,被判囚两年零九个月,成为澳洲《反外国干预法》在2018年实施以来首位被定罪的人,在华人圈引发关注。

今年68岁的杨怡生是越南华人,后因战乱而来到澳大利亚。在维多利亚州担任越柬老华人团体联合会主席等多个华人社团要职。杨怡生被认为与中共和平统一促进委员会有关,此会由中共统战部控制。2023年12月,维多利亚州中级法院认定,杨怡生试图秘密影响前联邦多元文化事务代理部长艾伦·塔奇以推进中共影响澳洲政界的目标,其“准备在澳大利亚境内进行外国干涉”的罪名成立。在法庭上杨怡生不认罪,并否认所有关于外国干涉的指控。澳大利亚堪培拉查尔斯特大学公共伦理学教授克莱夫·汉密尔顿分析指出,对杨怡生的判决向外国情报和势力机构及其在澳大利亚的特工发出了明确的信息:当局正在监视你们,并愿意把你们送进监狱。

2020年6月,杨怡生向皇家墨尔本医院捐赠了37,450澳元,时任澳联邦多元文化事务代理部长的塔奇出席了捐赠仪式。在法庭审判过程中,检控官指出杨怡生的捐赠并非善举,而是由于他认为艾伦·塔奇将来可能成为澳洲总理,因此对之施加不当影响。检控官特别强调杨怡生经常与中共情报人员接触。汉密尔顿教授分析:杨怡生的捐款是他被捕的一个原因,该捐款被视为讨好和影响政府高级部长决策的一种手段。澳州警察表示,杨怡生与中共情报人员有联系,并向他们汇报他的影响活动。在他的被拦截的通话或电子邮件中发现他在替外国政府行事。

尽管审判已于2月29日结束,但是公众并没有听到或看到检方收集的所有证据。不过,专家指出,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一直都在密切监视杨怡生,包括他吹嘘自己与中共政府的接触、承认自己有罪的被拦截的通话等。汉密尔顿教授说,杨怡生的活动只是中共当局深入影响澳大利亚社会活动中的冰山一角,此案打开了一扇小窗,让澳大利亚人可以看到外国是如何对澳洲社会进行干预的。

澳大利亚墨尔本《天安门时报》社长阮杰就此事指出,相信澳大利亚的法律是公正的,不会冤枉人。之前在一次活动中有些人替杨怡生辩护,说他只是帮中领馆办一些事情,没有为中共服务。而我认为他和中领馆关系那么密切,中领馆经常邀请他去领馆做客,共产党是不会对海外的人无故示好,除非是帮他们做事的。对于这种为中共卖命、为中共做事的人,应该用法律来惩罚他们。

该案件在29日宣判后,在网络引发热议。“ 中共虽然是合法政府,但是地盘仅限在中共国,现在的问题是北京在以搞内政的方式搞外交,已经惹了西方国家一个遍了。只要老习在台上,不会有正常的国际关系。普通人保护好自己,不要夹在中间。”“有意思。中国抓了一个华人但是没有公开他干了什么,来个重判;澳洲也抓了个华人,没听懂他干了什么危害澳洲的,也判入狱。然后这里有华人兴高采烈,不知道他们高兴个啥!”

5、中国偷渡客大增 大批无证客美加边境被捕

美联邦海关边境保护局(CBP)最新数据显示,近几个月来,穿越美墨边境入美的中国偷渡客人数已超过墨西哥人;在圣地牙哥边境被拘留的中国无证客人数较去年同期增加500%;而在中国偷渡客源源不绝从美墨边境进入美国之际,北边的美加边境也出现中国无证客企图从加拿大越境进入缅因州被捕。

中国经济疲软和政治打压加剧,迫使愈来愈多中国人“出走”;加上受社交媒体抖音激励,许多中国人以“走线”方式到美国寻求更好生活。德国之声访问了24岁郭姓中国男子,他从深圳飞到中国护照免签国厄瓜多,循陆路穿越连接中美洲与南美洲的“达连隘口”(Darién Gap),然后与大多是中国人的50多人越过美墨边境,到达圣地牙哥市以东的加州小镇,他们排队等待美国海关边境巡逻人员接他们“自首”,以便正式申请庇护。郭姓男子掏出手机告诉记者,“我从网络、从TikTok知道所有信息”,这些社交媒体展示了进入美国最佳路线,提供逐步说明,建议各种交通方式,甚至列出沿途各国边境巡逻人员可以被贿赂的金额。

尽管与他国相比,穿越美墨边境的中国公民数量仍较少,仅占入境总数2.5%,但海关边境保护局数据显示,他们已是增长最快群体。去年10月到1月,边境巡逻人员登记了约1万9000名中国非法入境者;2021年同期仅55人。尽管是非法入境,但中国公民在美获庇护机会很大;超五成中国申请人获得庇护,墨西哥人比例仅为4%。这样的趋势已引起美国当局对国家安全的担忧。

据报道,2月29日在北边美加边境,缅因州边境巡逻人员也逮捕了试图从加拿大潜入的三名中国公民和一名在缅因州接应的中国公民。美国北部边境官员去年记录了超过19万次遭遇越境者,比2022年增加41%。纽约州、佛蒙特州和新罕布夏州的非法越境数量上个季度创下历史新高。

6、29年来首次倒退 中国人变穷了

中国国家统计局2月29日公布2023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人均国民所得毛额(GNI)以美元计算为1万2597美元比2022年下降0.1%,为29年以来的首次减少,主要因为经济低迷和人民币贬值,这使中共国离世界银行定义的“高收入国家”更远了。

《日经亚洲》报道,GNI是指1年内个人和企业在国内外获得的收入的总额。世银以人均GNI为标准,划分为高收入国家、中上等收入国家、中下等收入国家、低收入国家4类,每年7月修改标准。目前,世银定义的高收入国家标准是超过13846美元,比上次调高了5%,中国2023年人均GNI与这个门槛相差9%,2021年曾一度拉近到只差1%左右。

尽管2023年年初中国取消了严格的防疫措施,但因房地产陷入债务危机导致经济持续低迷,以人民币计算的人均GNI也只增加了4.7%。截至2023年底,符合申领失业保险人数达352万人,比2022年底增加了55万人,创2012年以来的最高。此外,2023中国人均GNI减少,还受到人民币贬值的影响。2023年人民币兑美元平均汇率为1美元兑7.0467元,比2022年平均贬值4.5%,主要因为美国多次加息和中国经济的低迷。根据世银2022年数据,全球有67个国家和地区属于高收入国家。

7、事态严峻 全球最大投资银行出手了

路透社3月1日发表的一篇独家报道爆料,世界最大投资银行之一的德意志银行正在准备向香港法院提起一宗要求对中国房地产开发巨头世茂集团进行清算的诉状。

随着中国房地产业危机的加深,越来越多的中国房企发生债务违约,但是由一家外国大型金融机构发起对中国房企进行清算的法律行动还是非常罕见的。总部设在上海的世茂集团在2022年七月因未能按期支付一笔金额高达十亿美元的离岸债券而触发了离岸债券违约行为。为此,按照行业规定,世茂集团全部117亿美元的境外债务便被视为进入违约状态。德意志银行是世茂集团的债权人之一。两名了解情况的消息来源说,德意志银行是在发现世茂集团拿出的债务重组条件无法接受之后决定将在本月对世茂集团提起诉讼的。

世茂集团一度名列中国二十大房企,也是最早开始与债权人进行债务重组谈判的中国大型房企。去年12月,世茂集团在经过18个月的谈判后向债权人提出了进行离岸债务重组的条件。消息人士表示,德意志银行给世茂集团的贷款主要是私人美元债券。但是,这笔美元债券的数量目前还不清楚。不过,目前双方还没有就重组方案达成共识。据说,债权人已经接受将他们对世茂的投资减记50%。

路透社指出,德意志银行的诉讼行动一旦开始执行,这将是自从中国房地产业在2021年爆发债务危机以来发生的第一家大型外国金融机构向一家中国房企启动清算法律行动的非常罕见的案例。据统计,目前至少有十家中国房企在香港和其它海外法庭遭遇清算诉讼,它们将被迫拿出债权人能够接受的债务重组方案。

Sat, 02 Mar 2024 01:03:35 GMT 原文链接🔗:

https://video.creaders.net/2024/03/01/2706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