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的孩子没有未来(墙内被封全文)

10分钟前我刚从聚会回来,迫不及待写这篇给大家分享见闻,3600字,稍微有点长,不过很有料,大家认真往下看。

今晚聚会是3个人。

一个华为前同事,浙江人,所属部门跟芯片相关,这两天刚好来成都出差。

另一个也是华为前同事,不过现在已经离开华为了,定居上海。

大家可能还记得我在2018年写过一篇43岁芯片公司高管被裁员的文章,告诉我这个裁员故事的,就是上海这位。

这段时间上海这位一直被公司安排在川渝两地,听说浙江人在成都出差,于是从重庆赶过来参加这个饭局。

当年我们3个在海外一起做项目,同吃同住,结下深厚友谊。

我离开华为就告别了通信圈;浙江人在华为一干就是10多年,如今还有1年就退休(华为内部允许45岁退休);上海离开华为后跳了两次槽,不过一直在芯片行业。

坐下来寒暄几句,聊到行业和工作。

浙江人表示最近比较忙,忙什么呢,因为华为的Mate60系列前段时间不是官宣发布了嘛,出货一旦开始版本迭代就加速了,基本上大半年就要迭代一次,货量起来事情也多于是最近加班很猛,全国各地到处跑。

而在被美国极限制裁的几年前,尤其2020到2021年,他基本上每天都按点下班,非常非常闲,在进入华为的10多年来是破天荒的闲。

我问他闲点好还是忙点好。

浙江人带着华为直男那种特有的腼腆说,还是忙点好吧,毕竟还得多拿钱啊。

说到华为Mate60系列,半年前发布在美国商务部长来华期间,当时互联网上一片沸腾都在夸华为好一把骑脸输出,居然突破老美制裁继续把高端机型搞出来。

但是大家也在奇怪这7纳米制程的芯片是谁造的,居然就可以批量交付商用了,难道还是台积电?

上海说,我了解到的消息是:

这个7纳米芯片来自总部设置在上海的XXXX,虽然可以生产但是良品率很低,仅仅是解决了从无到有的问题,放到市场上完全没法参与竞争。

不过美国制裁让台积电、三星这些芯片巨头无法染指中国大陆,而国内对高端手机的庞大需求依然存在,就给了国内芯片企业巨大机会,于是市场需求通过华为的Mate60为上游供应链带来海量订单。

说白了,就是中国的老百姓自愿多花钱买国产高端手机,支撑以华为作为代表的整个国产手机供应链可以活下来,活得还不错,一步步向全球最高端的技术逼近。

我问浙江人,是这样的吗?

浙江人点了点头说“应该是吧”,含含糊糊的样子。

我也不好问他在华为负责的是哪个板块,会不会一不小心把商业机密给我讲了,所以这个话题也就到此为止。

再来说上海这边。

上海说他们去年日子不太好过,因为整个行业的销量都在下滑。

工作已经很头疼了,最让他头疼的还是读初二的儿子。

他儿子读书本来挺用功,但是上海的教育实在太卷,无论如何卷不过,慢慢的孩子在学习上找不到成就感,逐渐开始厌学。

而且现在的孩子接收的信息实在太广泛,不知道他儿子从哪里听来的,名牌大学毕业生出来找不到工作,硕士博士也降薪录取,于是孩子忽然间“想通了”。

有一天晚上,他在家里加班噼里啪啦敲着键盘,儿子本来在隔壁屋写作业,忽然孩子推门进来说,爸爸,我不想读书了,他问为啥?

孩子说:

你是名牌大学毕业的,还是研究生,现在都这个岁数了不也天天加班到那么晚吗?

我考不上好大学,到时候只会比你过得更惨。

他听着孩子的话简直晴天霹雳,心想老子要不是名牌大学硕士毕业,年入百万,能给你买上海的天价学区房啊。

不过转念一想当时买房的价格,再看现在上海哪怕是最近跌跌不休之后依然高企的房价,觉得儿子说的也没错,自己要是现在才研究生毕业,多半也只能在家啃老。

当爹的也想通了,就问儿子,那你准备干嘛。

孩子说,要不我去送外卖吧。

上海跟他夫人一商量,得,反正学习也就这样了,你愿意去体验一下生活那就去吧,不过学校你还是要去、书还是要读的。

孩子表示很高兴,于是每天放学回家,他爸帮他在手机上操作完毕(需要成年人注册登录),孩子就骑着自行车送外卖去了,说是忙到晚上快11点,每天能跑10单左右,赚到的钱直接当作零花钱了。

从此亲子关系突飞猛进,一家人其乐融融。

上海一边说,一边把手机打开给我们看接单APP。

我和浙江人互相看了一眼,那叫一个瞠目结舌三观尽毁……

浙江人问,那你总不能让他一直跑外卖跑下去吧?

上海说,现在才14岁,可能等他大一点去学门手艺学门技术吧,能养活自己啥的,不然还能咋样?

浙江人长叹一口气,说,哎,现在的孩子真的太卷了,你们知道华为现在招聘都是什么学历吗,全是清北985和211,要不就是留学回来,好多藤校的,现在就算是个正常985要进华为都要卷掉几层皮。

我老婆在一家广告公司,她说现在的年轻员工真的不一样了。

她们公司的95后小妹妹,人家到了下班点多一秒都不会呆,毫不犹豫拎包走人,公司要搞团建,可以,不要安排在周末占用我的休息时间,还跟领导说,公司与其搞团建不如多发点钱好了。

浙江人还没说完,上海接过话题,说,我允许我儿子跑外卖没逼着他非去卷读书,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我们问是啥。

他说,ChatGPT你们用过吧,我和浙江人都说用过。

上海说,我儿子学习这个状态肯定考不上好大学,20年前去读个一般学校出来,多少还能找份工作,但是现在ChatGPT替代的不就是普通学校的孩子他们未来的工作吗?你们想想,这玩意儿普及之后得让多少人裁员?还有刚出来的Sora,太恐怖了,卷学历除非卷到顶尖,不然前途照样不确定。

既然如此,我为啥还要把他往火坑里送?

10年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谁知道啊,他不愿意学就算了吧,反正我和我老婆都想明白了。

浙江人说,哎呀,你不要以为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就高枕无忧,你看我,搞芯片的算有技术含量吧,好不容易熬到现在还有1年就退休,结果华为最近准备改政策,说要把退休时间延后到50岁。

我去,那我还要再干6年,这怎么搞!

还有谣言说,等到下次签合同公司要是不续约,之前买的内部股票也没法保留了,分红也没了。

外面看华为全是光环,内部看全他妈是各种限制,日子也不好过啊。

我说大哥,你知足吧,你哪天就算从华为出来,顶着光环,哪哪不能去啊。

浙江人露出轻蔑的笑容,说你离职得太早了,职级还不够高,你不知道华为的竞业协议在业内是出了名的严格。

上海在一旁也笑了。

说我知道我知道,我当初走的时候就知道,个人是玩不过公司的,你就老实在华为呆着吧还挣扎啥呀哈哈哈哈。

浙江人说哎你们不知道,我最近不光愁工作的事,我老家亲戚借钱的事才最愁,就是那个做代购的表弟,跟你们说过还记得吧?最近被人割韭菜了。

我和上海都说知道。

他表弟专科毕业,前些年跟着一个小老板做代购赚了些钱,在老家一时风光无限,连他这个在大公司打工的表哥也没他有面子。

结果最近卷进去当地一个现金贷。

说白了就是给放贷的提供资金,然后庄家拿着钱往外借,自己一年有稳定的10好几个点的收益,别的不说,至少“跑赢通胀”没啥问题。

没曾想经济太差,放出去的贷款开始大面积坏掉收不回来,庄家自己卷款跑路把他们一堆投资人给晾在那里。

他表弟之前赚的钱全赔进去,现在没办法,向他这个当哥的借钱。

浙江人说,我也没啥钱呀但是这咋拒绝呢,都知道我在华为上班。

这回是我笑了:

遇到这种赚快钱的亲戚,我从来不图占人家便宜,但是我会提前向他借钱,目的不是借钱而是让他知道我没钱,以后也别找我借,哈哈哈哈。

聚会就记录到这里。

下面谈我的几点感受吧,不一定对,大家批判着看。

1、不管是华为遭受的极限制裁,还是中产阶级的教育焦虑,说白都是增量已经没有了,国与国,人与人之间的内卷正在加剧。

内卷啥时候结束不好说,反正接下来几年只会更残酷。

烈火烹油的飞速发展已经结束,接下来,是我们大多数人包括我自己都没有经历过的“非高速增长”时期。

普通人苟着就好,现金为王,什么房贷几百万、家属不上班、二娃上国际学校这种中产作死三件套,离得越远越好。

2、要对一切投资产品充满警惕。

现金放卡里就放卡里,贬值就贬值。只要你承认自己还是一个普通人,就要接受财富贬值的宿命。

只有极少数人的钱可以跑赢通胀,但你不太可能是极少数人。

圈子里都说怎么收割中产?怎么收割拿到巨额赔偿款的拆迁户?

温柔体贴地提醒他“跑赢通胀”,就是那把最快的镰刀。

3、小镇青年考名牌大学,出来去大公司拿高薪,买房成家留在大城市成为标准中产,这样的故事是特定时代的产物,以后只会越来越少。

作为家长一定要约束自己的妄念,尤其是高学历家长,要意识到自己的高学历是偶然现象,自己孩子是普通人乃至学渣才是大概率事件。

中产不掌握生产资料,再高再牛的职位也没法继承,所以中产的孩子只能路径依赖,重新把爹妈攀登学历的路再走一遍。

很遗憾,除了极少数孩子的确适合应试教育,其他大部分都不会有未来。

4、应试教育的内卷加剧和社会上学历贬值的加剧,已经成为一个互为因果的恶性循环。

从人生的资产负债表来看,孩子在未来究竟是你的资产,还是负债,强烈依赖于你们的亲子关系。

初中的孩子去送外卖体验生活,我不推荐。

但是,亲子关系不到位,一味强迫一个不适合应试教育的孩子非去走独木桥,我更不推荐。

只能说既然老路走不通,不如尊重孩子意见,让他去发挥个性和优势,说不定趟出一条新路来。

最后,大家要清楚一点:

高考不是一个培训机制,而是一个筛选机制,所以才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当家长的,一定要搞清楚你孩子到底会是那个一将,还是那个万骨。

2 Likes

转发这个的都是全球化受益一族,偷着乐吧,晚生五年,看见这文章就得掉眼泪:smile:

我说的是你啊:thinking:

墙内还可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