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春秋一幅花

李廣平先生一九六四年畫的梅花

無虞友喜歡我的梅花,我覺得他更應該看看廣平先生的梅花,這樣他會有更大的喜歡。我的梅花是從先生那裡移栽過來的。

我便找出這幅畫——兩米多的卷軸——小心地、慢慢展開,畫緩緩展開,往日的時光也緩緩出來。往事卷在畫軸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展開了。但他並不如煙,而是一幅鮮活的生命。

當往事隨畫軸而全面展開時,一看,便是一驚,隨之就是一個長長的唏噓。一入眼的是先生的題款:甲辰年新秋,為仁瑞研弟屬。寒香閣,廣平寫。甲辰二字一入眼,眼中就起了淚花,今年不正是甲辰年嗎?甲辰年遇甲辰年,這就是一個甲子——六十年,從今倒過去六十年,就是一九六四年。時光活得真不容易啊,同名同姓的兄弟見一面,也要等待那麼長的日子!而畫軸一卷一展也活過去六十年!我和廣平先生又面對面,這也不容易啊!大家都不容易,要好好珍惜!

廣平先生喜歡畫梅花,其中有故事:他有一位女友——陸眉,抗日戰爭期間,被日本飛機炸死。"眉"和"梅"同音,為了紀念,他說要畫一千幅梅花,寫一百首梅花詩。一百首梅花詩是寫完了。我有抄存。但一千幅梅花是否畫完了,我沒有把握。他走得早了點,五十二歲,走在文革的一九六八年——一個專革文化和文化人之命的年代!

我想,畫是否畫完不要緊。他已盡了心,盡了情。廣平先生就是有情人!他把深情畫進畫里,畫就是生命,形而下的愚蠢革不了這個形而上的命!看嘛,今天——六十年後,我又把這有情的生命展現,並正在說明給無虞朋友,並請他欣賞。想必他一定會有感,也會記住這個生命,並傳講這有情的生命。而我也在畫這生命。文化的命革不了!但願世人永遠拋棄這樣的革命——愚蠢!

六十年一回頭,是那一九六四年啊,一九六四!這可不是一聲長長的唏噓,它是飢荒剛剛過後的一個喘息!六四年的前一年,是六三年,可說是大飢荒之尾,處處還能聽到飢餓的嘆息,真想說說飢餓,但什麼是飢餓呢?也只能說:飢餓就是飢餓。餓過了就知道了。現在,我還聽到這樣的聲音:說,那是一個偉大的時代,餓死那麼多人,江山依然固若金,固若湯。但我要說,不是這樣的。昆明有句俗話:冷尿餓屁!冷了尿就多,餓了就忍不住地要放屁。這可是最樸素的唯物主義,——飢餓會忍不住地放屁,整個時代在飢餓,整個時代都是屁,在屁味薰陶中,群眾都被薰糊塗了!所以,說的話,只能是屁話,如: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我來了!要叫高山低頭,河水讓路⋯⋯,——這樣說話,真是——屁放大了傷了胯!這是:屁話時代,沒有偉大的味,只有屁味!飢餓產生不了偉大,也產生不了藝術,只會產生胃腸的幻夢!

活到六四年了,——這是一個幸運!飢餓嘆息漸消,肚腩皮里可以多放進一點食品,人們羸弱的生命可以喘口氣,——歇會兒!好好歇會兒吧!再過兩年,大革命又要來了。這真是一個乍驚乍喜的年代。而那時我正青春年少,在屁味彌漫中,剛吸到一點清新空氣,就去請廣平先生為我畫了這梅花。不想這一畫就成了一個——天長地久的記憶!

說起那個年代,不發點感慨都不行。雖然說糾纏過去影響人生,但要忘記了也是於心不安。起碼要以誠實,以個人的生活角度把當時看到的,經歷過的真實寫下來。不然讓那些狗屁文人去寫這個歷史,能看嗎?一部廿四史,能看嗎?——除了《史記》,還有些人味,其它難道不是屁味!

要發感慨,感慨太多,發出來使人煩,自己也煩。——將來有機會寫本書吧!在這里就大而化之,馬馬虎虎發幾句!

文革的烈火,燒烤了天,燒烤了地,燒毀了珍貴的藝術以及高貴的人性,文化也被燒得焦頭爛額,燒走了無數象廣平先生這樣的有文化的好人。奇而怪哉,却就是沒有燒死古怪精靈的小鬼。烈火過去的今天,大家拭目看看,各條路上,攔在要緊地方的都是小鬼。常言道:烈火金剛,就是說,烈火中應該煉出金剛嘛,怎麼竟煉出五花八門的小鬼!奇也哉!怪也哉!歷史難道就是這樣?

司馬遷說:桃李無言,下自成蹊。說得是:凡是美好的事物,自有人來欣賞,不必大聲嚷嚷,喋喋不休!引伸說一下:凡美好的事物,都是來有來路,去有去路。來得明白,去得清楚。就象廣平先生這樹梅花,六十年前真情地笑着,今天依舊這樣笑着,未來還會這樣笑下去。一個笑,一路笑下去。這才叫——清白!來如清風,去如流水!也可說:死而不亡者壽,——藝術方可擔當此話!但凡翻開歷史,魯迅先生說,他只看到兩個字:吃人!他是紹興人,有紹興師爺作風,斷事判情,言簡意賅。我看到的歷史那些事,都是:來路不明,去路不清。你也不知道它的表情:是笑呢,還是憎?——一團模糊。惚兮恍兮的,摸頭往往模到的是——腳!

做人啊!最好遠離這不清不白的歷史,最好向人性的藝術靠近。最好靠在廣平先生這樹梅花上——他明明白白在那裡:有情,有笑,有芳香,——是清白人家栽培!

4 Likes

好一副梅花:heart: 赏着梅,读着字,不知不觉中已泪眼朦胧!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谢谢王老先生:pray::pray:

不知道广平先生何许人也。google 只找到这个贴,想必说的就是广平先生吧:

https://bbs.wenxuecity.com/sxsj/38670.html

3 Likes

正是廣平先生,敘述已基本屬實。只是結尾那個羅小姐和她弟之事,和我了解的略有不同。以後再說吧!

3 Likes

期待!!

3 Likes

我以前寫過兩篇回憶先生的文章:《李廣平老師的一首詩》和《人生之旁一縷煙》,如果沒讀過,可查找讀一下。

3 Likes

現在主要是沒人出紙質書啦!如果有人出,我可以不要稿費。讀了一輩子的書,就想有本自己的書。但這希望可能都渺茫吧!

2 Likes

好的,谢谢您!

1 Like

王老可以自己出呀,不一定需要通过出版社的。我们图书馆就有这样的服务,相信美国也应该有的吧。

2 Likes

謝謝。再想想辦法。

2 Likes

再次感谢您把这么宝贝的珍品拿出来与我这艺术小白分享:heart: 心中的惶恐和感激无法形容!等我想明白了,再私信您请教:pray:

2 Likes

清峻有仙氣,又不失溫潤。

去哪裡𨔼山玩水啦?很久不見了!

我倒是想去雲南看蝴蝶來著,私信跟您打聽,至今沒有回音。

1 Like

抱歉,抱歉!我沒看到私信。不知道你發在哪裡,當然,我對虛擬世界的技術操作是文盲。或許因為,我回家了一趟——兩個多月吧!望諒!朋友之信,沒有不回之理。就做個亡羊補牢吧!

大理有蝴蝶泉,往日蝴蝶飛成窜。今日人來人往看她,都嚇飛了!——只留一個想象!大山野林里蝴蝶倒是還多,只是我不知道象往日在蝴蝶泉——有組織,有紀律飛舞的蝴蝶在哪裡?你只有另請教大方者了!不過,大理還是值得一去:去登一登蒼山,可能你也登過吧!我建議你從三月街小索道上去,然後步行約九公里吧——走玉帶路,到七仙女池,路雖說遠一點,却如行走在山陰道上,到了仙女池,可喝一口仙女喝的水,你馬上明白:仙人和俗人的飲食差別!我的很多畫的靈感都是來自這條路上!

以上贅文,暫做補牢吧!望諒,望諒!

2 Likes

大理的蝴蝶都快要入籍加利福尼亞了,不够原生。

不知在高黎貢山一帶,山人可有靠譜的土著相熟?

1 Like

高黎貢山,已沒有朋友,等我打聽一下別處再回信给你吧!

1 Like

我已私信給你,雲南金平蝴蝶較多。你可看私信。詳情下一步再報告。我第一次有私信,第一次學用。見笑!

1 Like





2 Likes

看蝴蝶的地方——雲南紅河洲金平縣。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