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雅:李斯与韩非,殊途同归的法家

1 Like

这两件最近发现的竹简,其历史记录均发生在《史记》的写作之前。笔者认为,这些新的文献,尤其是《赵正书》,其中部分段落与《史记》文字大同小异;但有一些记事却截然相反,最为引人注目的当然是,在秦始皇临终前,胡亥被立为继承人的说法。

至于胡亥究竟是奉诏还是矫诏即位,必须承认,这个问题在现代史学的标准下,还不可能得到彻底的解决。

笔者希望,以这些新发现的竹简为契机,来重新审视《史记》的编纂、取裁,与它的历史记忆及遗忘:是否太史公,有可能存在着某种偏颇?

比如,“沙丘之谋”或为“小说家言”?太史公应当也看到过《赵正书》这样的记载,而他在不同的历史记忆间,进行了选取和剪裁,结果会不自觉地反映出西汉中期的“主流”思想—胡亥阴谋篡位,因为那是当年“政治正确”的观点。

读“李斯列传” ,才知道“定于一尊”来自司马迁:blush:

1 Like

李斯,布衣,现实主义者。

韩非,贵族,理想主义者。

这两位法家,都为“天下统一”作出了贡献。

然而至今,中国人仍然在“法制”或“法治”上争议不休。

宋人临摹的李斯小篆

秦始皇*(公元前259-公元前210)*

今皇帝并有天下,别黑白而定一尊。私学而相与非法教,人闻令下,则各以其学议之,入则心非,出则巷议,夸主以为名,异取以为高,率群下以造谤。如此弗禁,则主势降乎上,党与成乎下。禁之便。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

(李斯进谏:别黑白而定一尊……史官非秦记皆烧之)

李斯为焚书的始作俑者。

根据“赵正书”,胡亥不是篡位,而是正常即位。这与《史记》的记载不同

1 Like

知识渊博!学习了!

写得太好了!学习了!

李斯以闾阎历诸侯,入事秦,因以瑕衅,以辅始皇,卒成帝业,斯为三公,可谓尊用矣。斯知六蓺之归,不务[明政](补主上之缺,持爵禄之重,阿顺苟合,严威酷刑,听高邪说,废适立庶。诸侯已畔,斯乃欲谏争,不亦末乎。人皆以斯极忠而被五刑死,察其本,乃与俗议之异。不然,斯之功且与周、召列矣。

司马迁认为:李斯虽然辅佐秦始皇,成就了帝业,但对二世和赵高“阿顺苟合……否则,便能与周公并列了。

1 Like

《史记·秦始皇本纪》载,“秦王为人,蜂准,长目,鸷鸟膺,豺声,少恩而有虎狼心。

这是司马迁的描述。郭沫若从而解释成他有“软骨病”。怎么可能呢?

从荆轲刺秦看,一位赴死的壮士都敌不过他。

1 Like

余独悲韩子为说难而不能自脱耳。

太史公曰:韩子引绳墨,切事情,明是非,其极惨礉少恩。

司马迁惋惜韩非明白游说君主之难,却不能幸免于难。同时批评他的“法”过于严苛。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