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演员被赞美演技时,他们还只能聊族群议题”

“白人演员被赞美演技时,他们还只能聊族群议题”

2023年奥斯卡颁奖典礼刚刚结束,杨紫琼终于在各种风浪中拿下最佳女主角奖,《妈的多重宇宙》/《奇异女侠玩救宇宙》(以下简称《宇宙》)的十一项提名获得七项,也是科幻电影在奥斯卡95年历史上首度拿下最佳电影奖。

《宇宙》声势浩大,今年在开奖前就成为奥斯卡最佳电影的头号种子。这在电影上映初期时人所难料,《宇宙》虽然票房很成功,在同期影片中也算表现稳中有升,并不是拔尖水平,电影上映后半年内,美国票房一直定格在七千万美元,与过去《疯狂亚洲富豪》不能比。可见虽然商业电影愈来愈多元化,介乎于主流与独立或者艺术院线的观众对亚裔题材仍然算是抱观望的态度。

Cate Blanchett出席第29届SAG(美国演员工会奖)(Invision/AP/Jordan Strauss/)

不过,进入颁奖季之后其公司A24的宣传策略非常有效,不仅让原本呼声最高的片中饰演女主角丈夫的关继威一路挺进男配角超级大热,更让此前呼声平平的演员Jamie Lee Curtis和许玮伦也拿下奥斯卡提名,更将此前的导演大热史匹堡(斯皮尔伯格)拉下赔率最低的位置,在导演,电影,最佳原创剧本等多个奖项人气高涨。曾经被《TAR》主演Cate Blanchett压低一线的杨紫琼,也迎头赶上,成为最大热门。一个有趣的观察,在SAG(美国演员工会奖)独立精神奖的颁奖现场,司仪不停地在用玩笑恭维Cate Blanchett的演技多么出色,却只字未提杨紫琼,或者任何《宇宙》班底的表演如何。这一份早已写好的文稿,或许真的没有预料到杨紫琼会在女主角奖项里变成焦点。

《宇宙》在这个颁奖季的所有提名明星——他们因被奖项肯定而获得关注——都有各自的丰富经历和故事。颁奖季根本就是另一场story telling。而其他白人演员,可以侃侃而谈自己对表演的看法,或者纯粹只需要展示自己的个性,《宇宙》的班底还在强调自己在演艺圈政治大环境下的遭遇,讲述少数族群一类议题。这本身已经很说明问题。《宇宙》这部戏本身也是要他们一次性将自己整个职业生涯凝聚贯通,拼命证明自己。

剧组的每一个人在接受采访时都在不遗馀力地夸奖杨紫琼——她的确在戏剧内容上是这部戏的核心,但在戏外,关继威似乎才是那个推着公关前进的人。因为他本身经历丰富的故事性,使得崇尚传奇的好莱坞有了一个新的焦点。是啊,儿童时期和超级大导演合作,而后长达二十年没有幕前工作,甚至在《宇宙》拍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也没有工作,甚至没有钱缴付医保。电视节目上,记者通常不断问他和当年的巨星朋友们互动和自拍的情形,将他塑造成失而复得,梦想成真的典型。

关继威夺得奥斯卡本届最佳男配角。 (Invision/AP/Foto Jordan Strauss)

这些故事都是真的,于是现在的丰收某程度上缓和了过去的残忍。因为明明也是曾经白人至上的好莱坞造成这些悲剧,如今便营造一种传奇来补救。相比之下,杨紫琼的遭遇更隐性。毕竟虽然没能进入一线制作,可是她的类型片经验让她在大量B级片中找到了位置,她甚至因为接触了大量的B级片,而成了科幻迷心中不可缺少的明星。从各种访谈中,你能听到所有人对她的那些作品没有兴趣。大家都只去谈那几件最典型的事,参选马来西亚小姐,与成龙的另类友谊,怎样奋不顾身地去做动作特技。如今传媒用“icon”来称呼杨紫琼,这固然是还了她一个公道,却也让人不禁好奇,他们真的看过她在好莱坞出演的那些B级片吗?如果他们只知道《卧虎藏龙》和《疯狂亚洲富豪》,“Icon”这个词似乎也有点夸张,她一直以来都在做无米之炊,在一个被限定的范围内活动。

其中除了种族议题之外,还有一个微妙的性别因素。男性被放入一个整体来讨论,女性则不断展示她们自身或者来自文化母体的传承,与多元的移民社会主体总是看似不相干。《宇宙》也是那个安全范围内的创作。所有的一切爱恨和身份认同,人物所有的活动,都发生在一个不大的社群里,剧情的走向是拯救世界,最后还是有点像华裔移民关起门来的故事,只要家庭安乐,世界也就和平了。远到《喜福会》,近看《疯狂亚洲富豪》和《别告诉她》也有类似的意思,回到那个华人的原生世界,华裔女性角色的故事上天下地都好,都和外部的多元社会没有太多联系,然后这些作品都获得广泛好评。反而是现在的漫威,甚至是过去的成龙电影,编剧非常乐意为那样的男性角色在多种族社群里找到一个位置,或者《永恒族》的Sersi,陈静用亚洲女性的面孔出现在这个绝对多元的卡司里,且没有被束缚手脚。

陈静饰演《永恒族》的Sersi。 (Marvel Studios)

当杨紫琼在颁奖礼对上Cate Blanchett,这些背景就相当值得玩味了。尽管杨紫琼被称为“Icon”,可她被谈论的重点还是好莱坞应该对她补偿,反而Blanchett被反复夸奖“演技”,似乎后者在艺术殿堂里更“纯粹”。但又是谁把杨紫琼放在一个框架里,事后再用一种委屈的口吻为她平反呢?她为什么不可以饰演Cate Blanchett那个有性侵嫌疑指挥家的角色?或者她为什么不可以是游牧西部的中年女人?不可以是涉嫌欺诈的作家?不可以是在爱乐之城有明星梦的演员?又或者反过来,不合时宜且政治不正确地问,为什么当年昂山素季的传记片,无法变成奥斯卡种子选手呢?

Sat, 18 Mar 2023 10:21:10 GMT 原文链接🔗: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3/03/18/12209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