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奇從北京回來要講真相;他們限制我講話!朱鎔基年代可以自由表達;北京金融重組的一部分;美國減弱了對降息的預期;特斯拉提高價格:新聞焦點 - 20240402

歡迎來到我們的《新聞焦點》節目!今天我們將帶給大家一些關於國際和國內的新聞概述。

羅奇談及上周在北京出席中國發展高層論壇時,言論受到審查,不獲准就香港問題發表意見,他又批評其他香港與會者,沒有向北京如實反映香港的情況。

其次,美國、英國和新西蘭聯合指控中國政府與黑客有關,主要針對間諜活動和數據盜竊。美國官員還發現中國黑客特別關注美國的關鍵基礎設施。

美國政府債務收益率上升到兩週以來的最高水平,這減弱了人們對降息的預期。最後,

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代表南希·梅斯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一段關於犯罪率上升的虛假視頻。

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羅奇談訪京被禁止議論香港

美國投資銀行摩根史丹利前首席經濟學家及亞洲區主席羅奇(Stephen Roach)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粵語組專訪,談論他對中港政治及經濟的看法。羅奇談及上周在北京出席中國發展高層論壇時,言論受到審查,不獲准就香港問題發表意見,他又批評其他香港與會者,沒有向北京如實反映香港的情況。

曾是中國經濟「大好友」的經濟學家羅奇,在3月下旬以耶魯大學傑克遜全球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的身份,獲邀出席3月24至25日在釣魚台國賓館舉行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該論壇由前總理朱鎔基在廿多年前發起,旨在提供一個的平台,讓中央的財金官員與國內外的有識之士,真誠地討論中國經濟問題。自從2000年起,羅奇已經連續24年參與該高規格的經濟論壇,他是參與時間最長的外國代表之一。

京官禁止公開演講提香港問題

羅奇獲邀在今屆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發表講話,曾經希望在演講中表達對香港未來的擔憂,但最後被勸止。他批評,今屆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比歷屆更多制肘,無論在活動舉行之前、期間和之後,主辦方都明確表示他們不想公開聽到尖銳的問題,只希望著眼於「對中國有建設性的看法」。

羅奇:「我寫過幾篇文章,對香港的未來表示嚴重關切。這觸及北京的一些敏感問題,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要求我不要在中國發展論壇上談論這個問題。」

羅奇在2月份時,兩度投稿英國《金融時報》,直指「香港已玩完」(Hong Kong is over),前特首林鄭月娥在2019年推出的《逃犯條例》成為香港經濟由盛轉弱的轉捩點,從此之後香港的優勢一去不返;他的另一篇文章感嘆現已很難再「重造一個大家以前心愛的香港」。

與史美侖辯論23條對香港影響

羅奇在會議舉行期間,於另一個場合與相識20多年、現任香港交易所主席史美倫討論中國金融市場政策。 羅奇在與史美倫的對談中提出了三個論點。第一點是經濟,提及香港與中國的經濟聯繫緊密 ,達到相互依存的程度。第二點是擔憂中美政治衝突對香港貿易造成不利的影響。第三點是香港自治權,擔心特別是23條通過後,該法例對港府管治上的影響。

羅奇回憶:「我說這三點確實會在未來幾年給香港帶來麻煩。史美倫同意我的三點中的兩點:與中國經濟的聯繫,以及中美衝突的不利影響,她不同意港府的自治權受到北京或香港本身的損害。」

沒有香港代表敢反映香港實況

羅奇指出, 他的論點是基於經濟,而非政治考慮,幾乎沒有人反對他的核心論點。他直言,香港學術界及企業界代表在北京期間,沒有如實反映香港的情況。

香港代表有八人,代表學術界及企業界,包括:現任香港交易所主席史美倫、懋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查懋德、香港鐵路有限公司行政總裁金澤培、瑞安集團主席羅康瑞、盈科拓展站團創辦人李澤楷、香港中文大學前院長兼中國經濟學家劉遵義、被視為習近平「國師」之一的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全球與當代中國高等研究院長鄭永年,以及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當代中國與世界研究中心創始主任李成。

羅奇:外資管理層都在討論香港營商的政治風險

羅奇指出,2019年的香港整個城市陷入政治狂熱,特別是最後幾個月情況非常不穩定,出現近乎無政府狀態,這顯然會促使北京為自身安全而做出回應,解決這個政治問題。他和許多身處香港的朋友普遍同情香港作為一個獨立、充滿活力、堅韌性強的經濟體。

羅奇認為,剛頒布的23條為政府提供了避免重蹈覆轍的機制。至於新法例是否適合解決香港的政治爭議、會否被過度執行,這些長期影響還需要歷史學家作定論,但他肯定立法已經為為「一國兩制」規定下政治和政策自主蒙上陰影。他擔心中美衝突的背景,再加上23條,會加劇外國人才外流。

羅奇透露,國際證券公司特別擔心亞太區的業績大幅下降,管理層都在討論香港營商的政治風險,而且擔心華府制裁行動帶來的影響,因為一旦個別北京及港府官員受制裁,外國企業無法與受制裁人員繼續接觸,不然便會違反美國法律。

自從2020年開始,華府宣布了三輪制裁行動,總共制裁18名北京及港府官員,包括:現任特首李家超、現任政務司司長陳國基、現任保安局局長鄧炳強、以及現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曾國衞。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於上周五 (3月29日)又宣布有意對更多的港府官員實施入境限制。 「三司十一局」中大量港府主要官員受到美國限制外訪或與外國人交流,將會影響港府處理日常事務的能力。

羅奇: 在朱鎔基年代能自由公開討論問題

羅奇的敢言招致了建制派的猛烈批評,特別是在他發表「香港玩完」論之後,前特首梁振英和行政會議葉劉淑儀先後高調地駁斥羅奇的言論。激怒港府官員可能會帶來不好的後果,但羅奇表示自己仍然會繼續敢言,發表他覺得對香港、對中國有益的言論。

羅奇表示自己熱愛香港,雖然自己在港工作只有短短六年時間,但每次飛機降落在啟德機場的情景,行經中環交易廣場感到這個城市充滿活力的個性,香港社會對外國人的包容性,這些經歷仍然歷歷在目。

羅奇表示搬離香港後,曾經多次回港探訪,單單2023年便已經去香港三次,被問到23條通過後會否擔心再到不了香港,羅奇沉默了一頓才回答。

羅奇說:「如果建設性的批評引起政客和商人的不舒服反應,他們需要審視自己。如果他們不希望我回到他們的國家、城市或經濟體,因為我讓他們感到不舒服,我將繼續寫文章、演講、與自由亞洲電台等平台交談,努力說出真相。辯論比個人壓力重要。回到我早期在中國的時候,第一次出席中國發展論壇,那是2001年的第二屆會議,當時我參與了朱鎔基總理想聽的辯論,我們公開辯論,我呼籲中國和香港現任領導人也這樣做。討論辯論的議題,而不是根據個人政治目去討論。」

剛舉行的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出席人數超過200人,中外代表名單包括:國家領導人、中央及地方政府官員、企業高管、「大孖沙」(意指投資大戶)、金融界及學術界名人聚集一堂,參與不同的半私人和閉門討論。代表團中約二十人之後受邀,與習近平在上周三(27日)進行約90分鐘閉門會面。會面由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U.S.-China Relations)和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 (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共同舉辦。

在美國外交政策的最新報導中,美國、英國和新西蘭上週聯合指控中國政府與黑客有關,目標針對外國政府官員、立法者、政治家、選民和公司,主要集中在間諜活動和數據盜竊上。然而,美國官員和專家注意到中國網絡戰術的驚人演化。雖然大部分的起訴和制裁都集中在數據盜竊上,但美國官員發現中國黑客特別關注美國的關鍵基礎設施,例如能源公司和為美軍製造飛行模擬器的國防承包商。美國網絡安全和基礎設施安全局(CISA)警告稱,中國黑客打算在重大衝突事件中發動破壞性或擾亂性攻擊,而不是僅僅盜竊數據或智慧財產。

《金融時報》報導指出,由於持續的通脹和製造業活動的增加,美國政府債務的收益率上升到兩週以來的最高水平,這減弱了人們對2024年降息的預期。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上升到4.32%,而兩年期國債上升到4.71%。這次收益率的上升是對於十年期國債而言第三大增幅,對於兩年期國債而言是第五大增幅。這一增長是在上週五發布的數據顯示,美國2月份的通脹率達到2.5%,略高於1月份的數字之後出現的。

《華盛頓郵報》的一篇文章則聚焦於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代表南希·梅斯(Nancy Mace)如何通過社交媒體(X,前稱Twitter)發布視頻,聲稱自從喬·拜登總統上任以來,美國的犯罪率飆升。然而,這一說法並不屬實。事實上,2022年的暴力犯罪和謀殺率低於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任期的最後一年2020年。財產犯罪率大致與2020年持平,而2023年的部分數據顯示,暴力犯罪和謀殺率持續下降。梅斯的視頻還包含了關於時代廣場發生的涉及移民的事件和從中國進口芬太尼的虛假聲明。

這些報導從多個角度反映了當前全球和美國國內的一些關鍵問題,從網絡安全到經濟通脹,再到公共安全和政治論戰,這些議題不僅展示了當前的挑戰,也凸顯了對於準確信息和跨國合作的迫切需求。隨著全球局勢的發展,這些問題無疑將繼續引起各界的關注和討論。

在最近几周内,关于中美关系的新闻层出不穷,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精选了七则关键新闻故事,让我们一探究竟。从美国总统拜登在国情咨文中宣布“美国正在崛起”,强调美国有能力与中国竞争,到中国国际专利申请数量的增加以及其经济和人口老龄化可能对创新轨迹的影响;再到越南在中美之间进行的“竹子外交”,以及美国立法者呼吁惩罚制定新国安法的香港官员,中国在华盛顿的游说活动引发的担忧,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关注中国的绿色能源支出和补贴,以及美国众议院近期对TikTok禁令的投票,这些故事无不反映了中美关系的复杂性和多维度。

与此同时,根据日经亚洲(Nikkei Asia)的报道,台湾芯片制造商联电(UMC)与英特尔(Intel)合作,共同开发12纳米芯片技术,并计划在亚利桑那州的三家英特尔工厂进行合同生产。这项合作预计于2027年开始大规模生产,主要针对通信等应用领域。UMC与英特尔的合作不仅使其能够生产比其主要产品22纳米至28纳米更先进的芯片,还有助于UMC在北美市场获得更多客户,这是一个目前占其收入不到30%的重要市场。

在加密货币领域,彭博社(Bloomberg)报道了币安(Binance Holdings)首次任命董事会成员的消息。作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币安在去年对美国反洗钱和制裁违规指控认罪后,寻求重组。新任命的七名董事会成员包括首席执行官Richard Teng和其他三名公司高管,以及三名独立成员。这些任命被视为自Teng去年11月成为CEO以来,币安进行的一些重大变革。在今年2月,币安同意支付43亿美元,以解决美国法官批准的一项认罪协议。

从中美关系的宏观视角到科技和金融领域的具体合作,这些报道揭示了国际关系和全球市场中的复杂动态。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技术创新,中美之间的互动都在塑造着当今世界的面貌。

在最近的國際新聞中,各地發生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事件,從越南的政治動盪、美國的禽流感病例,到澳大利亞一部描繪中國入侵的小說引發的爭議,這些事件無不牽動著世界的神經。

《Foreign Policy》報導了越南總統Vo Van Thuong意外辭職的消息,這一事件引發了關於越南政治不確定性的擔憂。Vo Van Thuong被視為越南共產黨領導人Nguyen Phu Trong的潛在繼任者,但因違反黨的規定和未能為高級領導樹立榜樣而被免職。這是繼一系列涉及高級官員的腐敗醜聞後的又一政治震動,這些醜聞導致官僚體制停滯不前,使外國投資者感到不安。儘管存在這些擔憂,越南仍然吸引著外國直接投資,並作為一個有競爭力的製造和出口中心。越南如何保持投資者信心,對於持續經濟增長和加強政權的合法性至關重要。

另一方面,《The Independent》報導了美國德州一名奶牛工人感染禽流感的消息,這是美國第二例人類禽流感病例。這種被稱為H5N1的禽流感菌株在美國南部和中西部的牛群中迅速傳播。自2003年以來,全球已有887人感染禽流感,導致462人死亡。儘管幾個美國州已經記錄了牛群中的禽流感感染,但聯邦機構尚未發現使病毒更容易傳播給人類的任何突變,公眾的整體風險仍然很低。

在澳大利亞,《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講述了前精英士兵、即將出版小說《Outrider》的作者Mark Wales引發的爭議。Wales在小說中將中國描繪為入侵澳大利亚的敵人,這引起了批評者的擔憂,認為這可能助長種族焦慮,並將中國描繪成一個試圖征服澳大利亞的敵對力量。然而,該小說尚未發布,批評者的擔憂基於猜測而非實際內容。小說展現了一個澳大利亞內戰的情景,澳大利亞人民相互對抗,而非與中國力量作戰。儘管防禦規劃者認為中國入侵澳大利亞的可能性很低,但該小說作為社會分裂和內亂的警示故事,展示了澳大利亞對言論自由和藝術表達的重視。

這些事件反映了當前國際形勢的多變性和複雜性,無論是政治動盪、健康危機還是文化爭議,都在不斷地塑造著我們的世界,並提醒我們關注和理解這些發展背後的深層原因。

在這個充滿動盪與變革的時代,世界各地的事件不斷吸引著我們的目光。從巴勒斯坦尋求全面加入聯合國的努力,到美日加強軍事合作,再到中國銀行業的薪酬調整,這些事件不僅展示了國際關係的複雜性,也反映出全球經濟的波動。

首先,《The Globe and Mail》報導了巴勒斯坦權力機構正在尋求聯合國安理會本月投票,以成為該世界機構的全面成員國。這一申請可能會遭到美國——以色列的盟友——的反對。若獲得批准,該申請還必須得到聯合國大會的批准。這不是巴勒斯坦首次做出這樣的嘗試,早在2011年,他們就曾進行過類似的努力,但當時安理會未能達成一致立場,最終沒有進行投票。這一舉動顯示了巴勒斯坦追求國際認可和自主權的堅定意志。

在另一方面,《Nikkei Asia》揭露了美國和日本領導人預計將達成一項協議,允許大型美國戰艦在日本的私人造船廠進行維修。這一新協議旨在加強整合威懾,並應對中國和北韓所帶來的軍事威脅。通過在日本進行維修,美國戰艦可以提升在該地區的運營效率和機動性,這不僅加強了美日之間的軍事合作,也為雙方進行更多聯合軍事演習提供了更多機會。

與此同時,《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報導了中國銀行業的最新動態,其中中國的股份制銀行報告了金融機構中最大的薪酬削減,這反映了就業壓力的持續上升。在12家全國性股份制銀行中,渤海銀行報告了最大的薪酬削減幅度,達到11.8%,其次是平安銀行的8.5%,以及中國招商銀行和中信銀行的6%。此外,2023年有10家金融機構要求員工返還基於業績的獎金,總額達到了9998萬元人民幣(1380萬美元),相比之下,2022年只有3家。這一現象不僅凸顯了中國金融行業面臨的挑戰,也是北京金融重組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