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雅:拿破仑—罗马的衣钵,欧盟的先驱

旧文重发,在习近平访法之时

逊位后的拿破仑

这次,盟军绝不心慈手软。这其中,普鲁士和俄罗斯出自固有的落后保守,从根本上就反对革命、民主、共和等等价值观。所以,他们这群地主,对新兴的资产阶级,尤其对其代表——白手起家的拿破仑,分外地仇视。

但英国的角度相当蹊跷,虽貌似“自由与专制”的决斗,其实不然。

早在1215年,英国即有“大宪章”,国王不得不与贵族分权。后至1688年,英国又有“光荣革命”,王公贵族不得不与资产阶级分权,实行君主立宪制。法国大革命后的拿破仑政权,实为晚于英国100多年后,步英国的后尘,企图追赶现代化的潮流:发展资本,壮大资产阶级。所以,从价值观的角度,英法的差别此时并不大。但英国执意要置拿破仑于死地。何故?

当年的英国凭借英吉利海峡,得天独厚。国内不管是改革还是革命,闹翻天,爱谁谁,国际上的列强都干预不了。法国则不同,是欧陆国家,与邻国唇齿相依,又一直与英国在欧洲和世界上争雄。这包括1776年美国闹独立那会儿,路易16为了跟英国作对,不惜倾家荡产,支持美国革命,尽管法国自己当时是绝对君主制。然而,即便英国丢了北美13州,也有没兴师动众,进军欧陆,去擒拿路易16。倒是后者本人因援美过于积极,府库空虚,引爆了自家的革命。

说到底,英国不能容忍拿破仑,是由于他的“大陆封锁”,不但卡死英国的财路,法国还可以此控制全欧的经济。而英国乃海上霸主,依仗全球贸易,发家致富,并维持其霸权地位。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英国与拿破仑之间,是当时世界老大跟老二的死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