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報導: 吃坏掉的水果、孕妇没钱产检:河南村镇银行储户春节前讨债反遭警察殴打

ABC

Joyce Cheng

Posted 9h ago9 hours ago

由于担心进入郑州市后遭警方逮捕,元旦当日,数百名手举标语的储户在河南郑州往开封方向高速公路中牟南服务站路段步行,抗议河南村镇银行拖欠还款。(Source: Supplied)

Help keep family & friends informed by sharing this article

COPYSHARE

就在中国各地深陷新冠疫情的冲击之时,34岁的康先生在寒风中抵达郑州,决心在春节之前再一次亲自到河南讨债。

康先生是2022年中河南村镇银行暴雷事件的众多受害者之一。去年4月,康先生全家六口人约210万人民币(约合45万澳币)的存款遭河南禹州新民生银行冻结,至今未获任何赔付。

由于担心预约高铁票会遭警方拦截,他决定搭乘朋友的顺风车从上海出发,路上耗时近18个小时。

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下车后还不到五分钟,他便遭郑州的地方警察逮捕。

“我是想多找几个‘难友’一起去银保监讨要说法,问一下这个案子的进展,”康先生告诉ABC中文。

“但是没想到在路边走的时候,后面就窜出一个人,他没有穿警服,就把我推到路边的警车上。”

康先生和其余约七名维权储户被带至郑州市公安局中原分局林山寨派出所,他表示,警方在派出所内反复对储户进行搜身、审问、并要求他们交出手机和开机密码。

[

河南银行暴雷、多地烂尾房断供:中国经济怎么了?

中国政府努力遏制房地产泡沫和不断上升的债务,对村镇银行业造成沉重打击,产生了连锁反应。河南村镇银行无法取款的丑闻只是中国经济进入动荡的冰山一角。


Read more](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22-07-21/china-economy-faces-multiple-challenges-impacts-australia/101258474)

“他[警察]拍桌子,很凶,拍得桌子都跳起来,”康先生回忆,出于对人身安全的顾虑,康先生请求ABC中文不在报道中透露他的全名。

“[警察要求]必须要报出我的开机密码,写在纸上,纸上有对应的姓名、身份证号。”

“我看到墙上贴的民警规章制度里明确要求对待犯罪嫌疑人不能辱骂、殴打、人身攻击,他们都触犯了。”

自去年4月18日起,河南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突然关闭线上取款和转账功能,引发大规模储户抗议。

目前,四家涉事银行仍在正常营业。春节将至,将近九个月的维权和争取后,这些痛失积蓄的储户们过得怎么样?

订阅中文简报

订阅ABC中文周报 网罗每周精选内容

Your information is being handl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ABC Privacy Collection Statement.

垫付遇阻

这并非康先生第一次遭到警方粗暴对待——两月前,数名辅警强制将康先生带到派出所,禁足超七小时。

去年九月,康先生的岳母也在陪同他前往上海市南京银行讨要银行结算业务查复函时,被带至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共和新路派出所并遭殴打——南京银行负责代理河南村镇银行的资产清算业务。

“你问他什么理由去派出所,他也不解释,”康先生说。

“就给我送到警车上去,送到附近的派出所,就在这里耗着,让你难过。”

“等我看到丈母娘的时候她在哭,手被铐在关犯罪嫌疑人的那个房间里,脚部受伤了,手腕也受伤了,”康先生回忆道。

“我从来没遇到如此恶劣的场面…… 当时已经吓傻了… 这是我永生难忘的,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尽管如此,储户讨债的经历在中国媒体上几乎再也没有被提及。官媒《北京商报》1月10日报道称,银行已从9日启动“50万元以上资金客户预约办理”。

但康先生和其他知情储户却表示,目前只有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存款的储户才可预约办理垫付。

包括他们在内的超过1000名通过柜台办理活期存款储户仍无法取款,其中绝大多数来自河南省外。

多名知情储户告诉ABC中文,至少一名储户在维权过程中被捕的储户仍被羁押于河南,现况不明。

ABC中文已联络中国公安部和四家村镇银行寻求回应。

“崩溃的边缘”

2022年7月10日,村镇银行储户在郑州市中国人民银行门前抗议,一些人随后遭到了警方暴力对待。(Reuters: Social Media)

临近春节,康先生和家人的生活却举步维艰,全家现在只能依靠借钱生活。

康先生说,他的妻子去年九月查出怀孕,尽管他们十分盼望孩子的诞生,但艰难的经济情况让他们不得不选择放弃。

“我们买菜只能买那种最便宜的,已经坏掉的水果。”

“当时[我老婆]抱着我哭了好久。我妈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么坚定,因为我们已经没钱再去检查了,”他说。

[

点击下载ABC新闻手机应用

独立、客观、公正。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是澳大利亚最受信赖的新闻媒体。点击下载ABC新闻手机客户端,在My Topics页面订阅中文新闻。


Read more](https://abcapp.page.link/get-abc-news)

与此同时,康先生也表示,自己患有慢性肝病,每月药品和检查费用逾千元,但家庭经济的巨大压力以让他数月来“睡不好、吃不好”,身心接近“崩溃的边缘”。

为了拿回存款,康先生曾致信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河南省银保监局、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和国务院,并通过“国务院”微信小程序进行信访。

但除在一封中国人民银行11月15日出具的复函外,其余信件均未收到回复。

在这封ABC中文获得的复函文件中,中国人民银行称“将继续配合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做好后续工作,依法保护广大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要相信党和政府会最大程度地维护您的合法权益,加大力度推进追赃挽损,”复函写道。

康先生表示,他从小“遵纪守法”,如今的遭遇“颠覆了”他的价值观。

“自己的权利、家人的安危、人权或者生命财产安全得不到任何的保障,”他说。

信访无望

对于一些储户而言,河南村镇银行冻结的存款是他们一生的积蓄。(Reuters: Thomas Peter)

来自天津的另一名储户杰克·刘(Jack Liu, 音)在河南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的285万人民币(约合60万澳元)存款至今也仍被冻结。

今年43岁的他告诉ABC中文,从去年4月至10月中共“二十大”期间,他接到超过五次自称天津警方的电话,警告其在微信储户群中“尽量不要说话”,“坚决不能违法越级上访”。

迫于压力,他选择放弃参与线下维权和抗议。

“因为我面对的是国家公权力机关,我有软肋。我没有同他们对抗的勇气,没有同他们对抗的权力,也没有同他们对抗的对等的身份,”他说。

“我将来还要在这片土地上生活,我不知道还要生活多少年,我还有孩子,我不知道我将来还会遇到什么样的事儿。

“他们告诉过我,如果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话,就会采取相应的刑事措施。”

但刘先生表示,由于每月需要偿还8000元房贷,如今已“入不敷出”。

他试图通过致电各部门询问事件进展,从去年4月至今,每月给河南省金融监管局打至少四次电话,但工作人员每次均以“看公告,等公告”答复,这让他感到茫然。

今年6月,刘先生在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开发的微信“信访+督查”小程序进行线上信访,但禹州市人民法院12月27日向他出具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称,“经向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请示后,对该立案申请不予受理”。

“一切都非常的绝望,”他说。

“看到的并不是光明的未来,感觉眼前一片黑暗,”他说。

ABC中文已经联系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信访局、中国银监会、河南省银保监局和河南省金融监管局寻求回应。

难以信任银行系统

YOUTUBE河南银行暴雷 中国经济怎么了?

悉尼大学政府与国际关系专家陈明璐博士告诉ABC中文,河南储户在维权方面遇到的问题说明人们对中国金融制度“重建信心肯定是很难的”。

“我觉得中国市场的规模和量级表明,各地[民众]的态度是不太一样的,”她说。

“要以一个地方的经验来代表全国的经验,可能不一定代表得了。

“就算之前可能信心有所回落,一旦经济回暖,我觉得大部分消费者信心还是存在的。”

据中国官媒《新华社》消息,中国银保监会负责人曾在去年回应称,该事件起因为四家村镇银行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以及资金掮客等吸收公众资金,涉嫌违法犯罪”。

报道称,银保监会与人民银行“将密切配合地方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门,严惩金融犯罪,依法保护广大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

中国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綦相在去年7月的一场记者发布会上亦表示,要“严格依法依规”处理河南村镇银行相关案件。

“总体来看,我国中小银行总体运行是平稳的,风险是可控的,”綦相说。

但一位来自北京的储户表示,他的亲身经历让自己难以重建对银行系统的信任。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储户说,他在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的存款累计超过700万(约150万澳币),这是他全家的积蓄。

“现在房贷还欠几十万,只能四处奔走向戚朋友借钱,现在生活无以为继,”他说。

今年元旦前往郑州维权时,遭到了中原区林山寨派出所的警员殴打。

“一些坏人占据了要位,”他说,“先是在办公室打[我]…… 随后被两个人拉到厕所,一顿拳打脚踢,攻击头部,面部和腹部,还有眼部。”

他表示,他在派出所曾“多次要求做伤情鉴定”,“但是他们[警察]不搭理”。

这批储户也是去年6月在核酸检测阴性的情况下健康码被“赋红码”无法出行的人员。

“当然[我会继续]维权,用生命来捍卫自己的存款。”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