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密友变证人;司法部保护选举工作者;威斯康星州恢复投票箱:美国总统大选202420240514

歡迎來到我們的《美国总统大选2024》節目。今天我們有三個重要的新聞要和大家分享。首先,前特朗普的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如今成为了对抗特朗普的关键证人,他在法庭上详细描述了特朗普在2016年指示支付封口费的过程。科恩的证词对检方至关重要,但辩护方将努力质疑他的可信度。接下来,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警告选举工作者面临的暴力威胁日益增加,并承诺司法部将起诉那些威胁民主进程的人。自选举威胁工作组成立以来,已经进行了17起起诉并获得13次定罪。最后,威斯康星州最高法院表示将恢复投票箱,这一决定可能会对2024年的选举产生重大影响。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华盛顿邮报》报道,迈克尔·科恩从特朗普的“问题解决者”变成了关键证人。在纽约的法庭上,科恩详细讲述了他为特朗普解决的种种问题,包括威胁记者、对付批评特朗普选美比赛的选手,以及在特朗普竞选总统时压制两名女性的性丑闻指控。然而,现在这些阴谋将特朗普和科恩带到了曼哈顿的法庭上,成为了对手。科恩详细描述了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期间批准向一名成人影星支付秘密款项,目的是为了防止她的故事影响他的竞选前景,而不是因为担心妻子的反应。科恩的证词是检方将特朗普与非法封口费计划联系起来的关键,他可能是唯一一个能够声称直接知道特朗普试图隐瞒13万美元支付给成人影星斯托米·丹尼尔斯的性质的证人。

《华盛顿邮报》进一步报道,科恩在法庭上冷静地描述了特朗普指示他支付封口费的过程。科恩证实,特朗普在2016年10月,当丹尼尔斯的故事即将曝光时,指示他购买她的故事权利以防止其在大选前曝光。特朗普当时更关心竞选,而不是他的婚姻。科恩详细讲述了他如何与特朗普组织的首席财务官艾伦·魏塞尔伯格一起策划支付款项,最终由科恩自己支付了13万美元。科恩还在法庭上调侃说,他没有告诉银行他成立空壳公司的原因,因为“如果我说是为了支付给一名成人影星的封口费,他们可能不会开户”。

《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德警告称,对选举工作人员的暴力威胁正在增加,并誓言司法部将“毫不留情”地起诉那些威胁民主进程的人。在选举威胁工作组的会议前,加兰德提到了近年来在亚利桑那州、密歇根州和乔治亚州的选举工作人员面临的死亡威胁,并指出联邦检察官已经对这些威胁者赢得了定罪。自2021年6月成立以来,选举威胁工作组已经提起了17起诉讼,赢得了13起定罪。司法部官员强调,他们也在监控新兴的威胁,包括使用人工智能传播虚假信息和威胁。副司法部长丽莎·摩纳哥表示,使用AI的暴力威胁仍然是暴力威胁,司法部将在这些案件中寻求加重判刑。

华盛顿邮报报道,威斯康辛州最高法院的自由派法官们暗示,他们准备推翻两年前禁止使用缺席选票投递箱的决定,并允许在2024年选举中使用投递箱。法官们在口头辩论中的言辞显示,自由派多数派准备迅速改变保守派在控制法院15年期间制定的政策。投递箱曾在2020年大选中被广泛使用,因为新冠疫情导致选民大量转向缺席投票。保守派曾在2022年以4-3的投票结果禁止使用投递箱,但随着自由派法官的上任,这一决定可能被推翻。自由派法官们指出,投递箱的禁令是“极端错误”的,且其理由非常薄弱,带来了有害后果。预计法院将在下个月做出最终决定。

在另一篇华盛顿邮报的文章中,唐纳德·特朗普在曼哈顿的刑事审判期间,利用媒体机会谈论了新泽西州的民意调查,声称他在新泽西州的支持率领先,因为他在南部海滩小镇Wildwood举办的集会吸引了超过10万人参加。特朗普多年来一直用集会人数作为其受欢迎程度的指标,尽管这种方法并不可靠。2016年大选期间,特朗普在举办集会的县赢得了约55%的选票,但他在这些县的表现实际上比周边县差。2018年中期选举的分析显示,特朗普的支持往往对共和党候选人不利。尽管特朗普的集会吸引了大量人群,但这并不能准确预测选举结果,因为选举的决定因素非常复杂。

华盛顿邮报还探讨了2024年总统选举中年轻选民的态度。根据Siena College为纽约时报和费城问询报进行的新民意调查,特朗普在六个关键战场州的支持率领先于拜登。调查显示,拜登在年轻选民和非白人选民中的表现异常糟糕。年轻选民对美国政治和经济体系的看法也显示,他们更倾向于认为需要重大变革,甚至完全推翻现有系统。调查表明,特朗普在这些反系统选民中领先32个百分点,而拜登则保留了几乎所有认为只需小幅变革的2020年支持者。年轻选民普遍认为,特朗普会带来更大的变革,但这种变革不一定是有害的。这些年轻选民大多在特朗普时代成长,对现状感到不满,认为拜登不会带来显著变化。随着选举临近,年轻选民的态度可能会发生变化,但目前他们对特朗普的支持度较高。

《华盛顿邮报》报道,唐纳德·特朗普在曼哈顿刑事审判中因违反禁言令而面临监禁威胁后,开始相对克制自己的言行,避免攻击陪审团、证人和法官的家人。然而,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却站出来为他发声。最近几天,共和党议员们频频出现在特朗普的审判现场,并发表了特朗普不被允许说的话。例如,在特朗普的前律师迈克尔·科恩作证时,参议员J.D.万斯、汤米·图伯维尔和众议员妮可·马里奥塔基斯在法院外攻击科恩。万斯称科恩为“有罪的重犯”,图伯维尔质疑科恩的证词,马里奥塔基斯则称科恩为“被定罪的剥夺执业资格的伪证者”。这些议员的言论比特朗普自己在过去一周中的言论更加直接。特朗普的发言人阿丽娜·哈巴在福克斯新闻上也质疑证人的可信度。尽管特朗普通过转发他人的言论来试探禁言令的边界,法官胡安·梅尔昌裁定这仍然违反了禁言令,因为特朗普的意图显而易见。三位共和党参议员的出现帮助特朗普绕过了法官认为必要的禁言令,以保护审判程序及其参与者。

《华盛顿邮报》还报道了一名来自圣路易斯地区的男子赛·瓦尔希斯·坎杜拉,他在去年驾驶租来的U-Haul卡车撞向拉斐特广场,意图进入白宫并推翻政府,周一在联邦法院认罪。根据认罪协议,检察官增加了“恐怖主义”增强条款,使坎杜拉面临12至15年的监禁,但因联邦财产损害的最高刑期为10年,检察官同意在坎杜拉8月23日的判刑时寻求8年的刑期。坎杜拉在去年5月的短暂事件后一直被关押在华盛顿特区监狱。监控录像显示,他驾驶U-Haul卡车冲向安全防护栏,并在撞击后展开了一面带有纳粹标志的旗帜。坎杜拉告诉特工,他计划了六个月,目标是“进入白宫,夺取权力,并掌控国家”。他还表示钦佩希特勒,因为他是“强有力的领导者”。坎杜拉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并在认罪听证会上表示正在服用药物,但不清楚具体药名。他承认自己出生在印度,不是美国公民,服刑后可能面临驱逐出境的风险。坎杜拉还可能被判支付撞击造成的损失赔偿。

謝謝您的收看。上面播報的內容,是六度團隊推薦的全球專業媒體、智庫、政府機構和行業專家的最新報導、分析簡報,更詳細的內容,請大家去這些媒體、智庫的網站閱讀。
這些內容並不一定反映六度簡報的立場,亦不能作為任何決策的建議。
六度團隊由專業媒體人、學者、科學家組成的獨立新型媒體,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專業要求,訂閱各種簡報,網址是:6dobrief.com,您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通過電郵收到六度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