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只东北虎”魂断资本局

“20只东北虎”魂断资本局

仅仅依靠门票收入只是初级阶段,动物园吸引了客流,如何让客流在前往动物园、在动物园等这个范围内充分地“流动”起来,在这个流动过程中,让餐饮、文旅等精品且富有创意的项目,留住客流,并让游客愿意主动地掏腰包,这才是关键所在。

文/每日资本论

这是令人悲伤的故事。

5月13日上午,部分媒体发布了《调查|20只东北虎之死》一文。大致意思是,安徽阜阳野生动物园在未取得人工繁殖许可证的情况下,违法展示展演、人工繁殖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北虎。令人愤怒的是,因为动物园经营权纠纷的影响,导致大量野生动物死亡,其中包括20只东北虎、2只非洲狮、3头长颈鹿等珍贵野生动物。

此事迅速引起了网友的广泛关注并冲上微博热搜榜,阅读量达到了惊人的1.2亿。绝大多数网友表示要“严查,惩办责任人。”据悉,目前,安徽阜阳野生动物园发布了临时闭园公告。安徽省阜阳市也表示:“针对此事,成立调查组进行全面调查,后续调查和处置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据报道,阜阳野生动物园是一家民营动物园,运营方为安徽七彩野生动物乐园有限公司,总用地1200余亩,从图纸设计到招标、开建,再到第一批动物入园,仅用了半年时间。动物引进时,园区由于土地手续问题,处于停建状态,环境远未达到野生动物生存所需标准,园方贸然引进的12头长颈鹿,不久后就有一头非正常死亡,之后,又陆陆续续有大量野生动物死亡。

这已经不是偶发事件。比如,2021年杭州野生动物园金钱豹出逃……2016年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发生一起老虎伤人事故……2010年,沈阳森林野生动物园11只东北虎因长期营养不良,导致免疫力下降而病死,另有20只老虎处在生命垂危边缘……

2005年,湖北仙桃太子湖野生动物园8只非洲雄狮死亡,经调查,园内缺少基本饲养经费和养护技术。这是一家由三方组建的民营股份制公司……1998年,珠海市一家民营野生动物园因资金短缺,将动物散养在大林山区,导致1只华南虎,5只蜂猴先后死亡……

更令人恐惧的是,一边是动物们的非正常死亡,一边又是动物伤人事件。

2013年,河南媒体曾报道,“最近5年间,河南至少发生三起动物园内动物咬死人事件,而且当事动物园均为私人经营”……还有更早之前的2007年1月,广东梅州市区天伯公的一个私办动物长廊发生狗熊咬死未经培训的饲养员的惨剧……

本能的问题脱口而出,这种事为什么屡屡发生?谁来监管,又怎么防患于未然?

显然,这么多案例背后都是民营资本的动物园。事实上,自1997年,中国首家民营野生动物园长隆野生动物世界诞生后,全国掀起一股野生动物园热潮。直白点说,野生动物园变成了一桩生意。

据悉,2019年,国内与动物园相关的企业注册量为474家,2020年注册量为833家,同比增长了75.7%,达到近十年注册量的高峰期。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动物园行业资产规模3000.74亿元增长至3445.68亿元,全球冒险和野生动物园市场规模达到了71亿元,预计2026年将达到12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7.9%。

资本是逐利的,动物园展现出强大的吸金功能。部分媒体报道,广东某野生动物世界在2021年“五一”黄金周,其所在的旅游度假区接待游客23.8万人次。以节假日成人票价300元/人,儿童票价245/人计算,单纯门票收入就在5000万至7140万元间。

此外,该野生动物世界还推出了“国际大马戏”,每次表演总会座无虚席,堪称吸金大户的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小型动物园还会将动物租借给马戏团,从而赚取费用。若是动物意外身亡,还能将其躯体卖作标本。这也是“生意”。

但硬币都有另一面。无论是动物园还是野生动物园都面临几个共同的老问题,即建设周期长、建设资金大、资金回收慢等几个特点。上述特点决定了动物园行业的压力很大,资金链很容易断裂,因此行业的偿债能力较弱。

对于动物园这桩“生意”,业内的共识是5到10年很难收回成本。即便如此还要面临区域内同质化竞争的老问题。多年之前就有一项关于野生动物园的调查报告显示,国内多个地区已出现野生动物园过剩现象,长三角、武汉、北京等多地区野生动物园数量均已超过3家,加上原有的城市动物园,全国有上百家。

请注意,除北京、上海等地的大型动物园享受相关政府资金支持外,绝大部分民营动物园都需要自我循环,一旦出现意外,就会产生动物挨饿、动物园荒废等问题。

其次,绝大多数动物园都会面临“假日魔咒”,即假期客流量爆满,而平时又常常游客稀少。这对需要强大现金流支撑的动物园生意来讲,绝不是什么好事。更为重要的是,绝大多数动物园(野生动物园)的附加值高的项目并不多,这也导致了盈利模式比较单一,大部分还是依靠简单的门票收入来维持生计。

长此以往,一些盈利方法单一且无强力资本作为后盾的民营动物园就难免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甚至出现珍稀动物饿死、病死……动物园倒闭的悲剧。

要防患于未然,就必须要求加强相关政府机构、行业协会、舆论媒体,以及广大民众的监督,更为重要的是加大法制监管。让贪婪的资本在法治面前冷静思考犯错成本,避免悲剧发生。

但动物园往往与旅游业紧密相连。换句话说,仅仅依靠门票收入只是初级阶段,动物园吸引了客流,如何让客流在前往动物园、在动物园等这个范围内充分地“流动”起来,在这个流动过程中,让餐饮、文旅等精品且富有创意的项目,留住客流,并让游客愿意主动地掏腰包,这才是关键所在。

反之,这条产业链就无法做到闭关,也必然还会出现饿死动物、动物园倒闭等种种悲剧。希望“老虎死亡”的事件不要再发生了。

【文章只供交流,并非投资建议,请注意投资风险。码字不易,若您手机还有电,请帮忙点赞、转发。非常感谢】

Tue, 14 May 2024 23:21:35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