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英雄还是战犯恶棍?科索沃前总统受审

战争英雄还是战犯恶棍?科索沃前总统受审

巴黎 — 在科索沃残酷的独立战争结束近四分之一个世纪后,其前总统和游击队领导人哈希姆·萨奇(Hashim Thaci)周一(4月3日)对战争罪的指控表示不认罪;一些人认为,在荷兰开始的这一项审判可能会影响最近普里什蒂纳与其长期宿敌塞尔维亚之间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

54岁的萨奇穿着深色细条纹西装,与其他三名被告亚库普·克拉斯尼奇(Jakup Krasniqi)、卡德利·维塞利(Kadri Veseli)和里希普·塞利米(Rexhep Selimi)一起在科索沃特别分庭(Kosovo Specialist Chambers)出庭,这三人也表示不认罪。

他们都是科索沃解放军(Kosovo Liberation Army)前成员,因据称在1998-1999年与当时的南斯拉夫的冲突期间和之后实施杀戮、酷刑和监禁而面临多项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指控。在北约空袭将塞尔维亚军队赶出科索沃后,这场战争结束。

“毫无疑问,这四个人是科索沃解放军的主要领导人,他们也因此而大名鼎鼎。但他们的领导地位有更黑暗的一面,”检察官亚历克斯·怀廷(Alex Whiting)说。他指责萨奇和其他几名被告进一步推动了“拘押、虐待、酷刑,有时甚至是死亡”的政策。

分析人士和人权活动人士称赞审判向双方持续数月的暴行追究责任,不过他们也呼吁塞尔维亚承担其在战争中犯下的那些没有得到审查和惩罚的战争罪行。这场战争造成13000多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是阿尔巴尼亚族人。

“这场冲突已经过去24年了,但仍然需要伸张正义。有罪不罚的遗产仍然笼罩着这场冲突,”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国际司法部主任利兹・埃文森(Liz Evenson)说。

被告方周二开始辩论该案件。在上周接受巴尔干调查报道网络(BIRN)采访时,辩护律师格雷戈里·基霍(Gregory Kehoe)辩称,萨奇和以及其他被告是“自由战士”而不是战争罪犯。科索沃前外交部长佩特里特·塞利米(Petrit Selimi)同意这一描述。

塞利米谈到萨奇时说:“他是前新芬党总统格里·亚当斯(Gerry Adams)和前南非总统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等人那种类型的政治领袖;他们一直在充满族群和其他类型的分歧的冲突中,身处压倒性的逆境而坚持斗争。” 塞利米对美国之音说,对萨奇的审判对科索沃来说是“悲伤的一天”。

赞美与指责

同科索沃解放军其他成员一样,萨奇被阿尔巴尼亚人占多数的许多科索沃人视为英雄。在审判之前,数千人在科索沃首都普里什蒂纳和海牙集会支持他。虽然特别分庭是在西方压力下成立的科索沃法院,但它的任务是审判前科索沃解放军成员的战争和战后罪行,因此非常不受当地民众欢迎。

“不要将受害者等同于罪犯,”一名抗议者的标语上写着,这里的“罪犯”指的是塞尔维亚。

像律师基霍一样,塞利米将科索沃解放军描述为一个由科索沃人组成的混杂团体,在没有明确指挥线的情况下与压迫者作战,这表明其领导人不能对其他人犯下的潜在罪行负责。

“我认为可以公平地说,科索沃解放军是一群来自各村庄的乌合之众民兵,没有真正的将领,也没有真正的坦克,与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的极有组织的军队作战,”塞利米说。米洛舍维奇是前塞尔维亚前领导人,他在海牙另外的战争罪法庭受审期间死亡。

萨奇参加了科索沃解放军,成为该组织在1997年为建国发动游击战时的高层领导人之一。北约针对塞尔维亚军队展开了78天的空袭行动,终于在1999年结束了战斗。 2008年,科索沃正式宣布脱离塞尔维亚而独立,萨奇成为其第一任总理。2016年,他当选总统,2020年被特别法庭起诉后辞职。

据报道,时任美国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在称赞他的同时,称他为“科索沃的乔治·华盛顿”。但是,除了赞誉之外,根据欧洲委员会2010年的一份报告,萨奇一直受到许多指控的困扰,包括涉嫌与参与走私武器、毒品和人体器官的阿尔巴尼亚族组织有联系。

危及科索沃-塞尔维亚协议?

在海牙审判前的两个星期,科索沃和塞尔维亚达成口头协议,实施一项新的西方支持的计划,以使长期敌视的关系正常化。塞尔维亚不承认科索沃;其它几个国家,包括俄罗斯、中国和几个欧盟成员国也不承认科索沃。

一些人认为,对战争追究片面的责任将滋生科索沃阿族人的愤怒,可能会危及协议的命运,特别是在欧盟协议呼吁普里什蒂纳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该协议将保证科索沃的少数民族塞族人口一定程度的“自我管理”。

“很明显,如果我们向前迈进,如果在使科索沃-塞尔维亚关系正常化方面采取更多措施,另一方面我们又在海牙进行这项审判,而海牙却只关注一方,这实际上可能会为和平进程本身制造某种障碍,”科索沃前外长塞利米说。

巴尔干事务专家爱德华·P·约瑟夫(Edward P. Joseph)称正常化协议很重要,但“有缺陷而且模糊”。

“该协议可能为科索沃提供了一种打破现状的方法,但存在真正的风险,”曾任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rganization for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驻科索沃使团副代表的约瑟夫说。

他说,科索沃正在放弃其影响力,希望在美国和欧盟的支持下塞尔维亚能采取对等行动。但塞尔维亚“仍然否认自己的过去”。

“哈希姆·萨奇这条道路很复杂,因为科索沃被要求迈出第一步,”约瑟夫说。

他认为,这不仅对科索沃和塞尔维亚来说利害攸关,俄罗斯和中国在该地区也都有利益。莫斯科将北约1999年在科索沃的战役与北约目前对乌克兰的支持相提并论。

“地缘政治背景使得美国和欧盟必须看到这项协议发挥作用,”约瑟夫说。“如果失败了,他们不可能说,‘这是塞尔维亚和科索沃的失败’。这将是美国和欧盟的失败,代价将由美国和欧盟承担。而这将是俄罗斯和中国的胜利。”

Tue, 04 Apr 2023 00:45:20 GMT 原文链接🔗: